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一屋子烟味儿(第六十二回)那一场雪,仿若梦里那一袭洁白的纱裙
一屋子烟味儿(第六十二回)那一场雪,仿若梦里那一袭洁白的纱裙



更新日期:2015-10-0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对于两个等待了六年的恋人来说,睡觉是多余的。因为他们总会有说不完的话,叙不尽的情。天已放亮,他们不是从梦里醒来,真实的触摸和眼里流淌的爱意远比梦境更美妙。温柔了一夜,缠绵了一宿,纵然这一夜难以补回六年的光阴,但他们的心也得以小小的慰籍。只要两个人相爱,即使住在冰窖里也如沐春风。

  梅影伸着懒腰坐了起来,她觉得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做,他要把冷旭介绍给她的朋友们,她要对着全世界呼喊“我要结婚了,我有老公了,我终于等到他了。”

  冷旭也坐了起来,还是紧紧搂着她,用自己滚烫的脸贴着她清瘦的脸颊,无比心疼地摩挲着,绵绵地诉说着这些年来的思念之情。其实他已经说了一夜,可是一夜对于两个痴心爱着的人儿来说显然是不够的,他甚至觉得就是再说上一千零一夜,也远远不足以表达他的思念和炽热的心。

  蓦地,他抬起头来望了望窗外的天,那并不严丝合缝的窗帘在被寒风掀起的刹那,他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把被子裹在他们身上,抱着梅影就往窗边走去。

 “影子,快看,下雪了!我好多年都没见过雪景了,你也没见过吧,我们所处之地本来就少有这样的景致,瑞雪兆丰年,这真是极好的彩头,这意味着我们今后的生活会幸福甜蜜的。”

  梅影被冷旭抱着,伸长了脖子向窗外望去,从小到大,她几乎都没见过雪,她的家乡很难得有大雪盖顶,这实在是极妙的景致。今年的春节她不仅有爱人的陪伴,还有这漫天的白雪。

  那雪,仿若一层层的白纱,好似正给她这个准新娘缝制着拖曳的婚裙,窗外的每一棵树上都撒落着洁白的雪花,世界在这一刻也变得明亮起来。梅影看得痴了,她兴奋得张开了双臂,想要去拥抱那一个纯白的世界。

   雪,一直在下着,柔柔地如同冷旭的轻盈浅笑,缓缓地飘落入她的心底。那些树上仿佛是一群天外飞仙,裙袂飘飘,与凛风共舞。又好像是天使们遗失的白羽毛,因了人间的欢乐,便不再想要回到天堂。

  梅影转过头来望着冷旭,他的眼光正与她触碰,突然间她又觉着这满天的雪就像他们身上这一床纯白的被子,没有一丝杂色。冷旭的胸膛就是一张白布,随她怎么画,他都是高兴的。她知道,他喜欢永远的素色,但她却要为他们的未来涂抹斑斓。

 “亲爱的,我好想有一枝画笔,我要在你胸口上画一朵巨大的冰凌花,我要看看你是如何遇梅而化的。”

 “影子,你叫我什么?我喜欢你这样叫我,还是第一次听你这样叫我,再叫一次好吗?我对所有的女人都冷酷,唯有你能融化我,不如直接画一片海吧,我这块冰早都被你烤化了。”

 “讨厌,你要是海,早把我淹死了,人家又不会游泳。”

 “那有什么关系,我会啊。我会托着你去欣赏那风口浪尖的惊绝之美,然后再把你轻轻地推送回海岸。以后我们一起去海边观日出,赏日落,只要你喜欢的地方,我都陪你去,好不好?“

  “好,亲爱的。以后我去哪里都要牵着你的手,我不想再摔倒了。不过现在咱们先回家行不行,把事情处理完了我再跟你回重庆,我还要带你去见我的朋友,我要告诉他们你就是我一直爱着的人。我还有个老同学,你见过的,王燕玲,我想告许她,我们又在一起了。喜悦总是要与人分享才会生出更多的喜悦来,我说的对吗,亲爱的。”

 “宝贝,以后都听你的,你的话总是有道理的。你想怎么支配我就尽管说吧,人都是你的了,敢不听话吗?”冷旭柔柔地回应着她。

  这是六年来最美的一个清晨,还有这百年难遇的大雪,梅影真希望他们俩绵长的思念尽都被冻成寒冰,永也不要化开。

 “喂,你们俩的情话莫非要说到明年不成,今天还要不要回去啊?”

  是强子的声音,将他们俩从缠绵里惊醒。

 “影子,我的宝贝,我真想这样永远抱着你,一刻也舍不得你离开。”冷旭依旧恋恋不舍。

 “傻瓜,以后咱们不是每天都在一起吗?你想甩都甩不掉的哈。走吧,一会儿强子得破门而入了。”梅影从冷旭的怀里挣脱开来,羞涩的开始穿戴起来。

 “我还以为你们俩殉情了呢,这么半天才出来,我都快冻死了。”强子跺着脚,搓着手,嘴里还哈着冷气。

 “你才殉情呢,我跟冷旭开心得很呢,一夜都没睡,正在欣赏雪景呢。怎样?强子哥还睡得好吧。”

 “我倒是想殉情哦,可是没人陪啊,瞧你们俩这恩爱样,我连死的心都有。睡个屁啊,这什么鬼地方啊,连窗户都是坏的,可把我冻坏了。我说哥们儿,咱们今天还走不走啊?”强子抱怨地说着。

  没多会儿,冷旭拿着收拾好的东西出来了,看来今晚是不打算住这里了。

 “强子,咱们就过了年三十再走吧,一会儿去影子家里吃饭,我亲自掌勺,给你们弄几个可口的菜,在家里喝酒就不用担心店家打烊嘛。影子还有几个好朋友也要过来,还有她们班那王燕玲,你从前不是说挺漂亮吗,自己去慢慢勾兑哈。”

 “我说呢,冷旭叫我来之前非要去买几身衣服,敢情要扎根在这里了。你晚上倒是住影子家,我可是要另外找个酒店住,这地方没法住人。还想讨好我给我介绍女朋友,才不吃你们这套。我说了,要找就找我妹这样的,够爽快,够辣,我不喜欢那些文静的小娘们儿。你们去买菜吧,多买些我喜欢吃的哈,把影子家地址给我,我一会儿过来,顺便把酒买过来。“

 三个人到一楼大厅退了房,强子拿着梅影家的地址去找他中意的酒店了,梅影和冷旭就慢悠悠地向菜市场走去。

 “亲爱的,你说要亲自掌勺,你居然会炒菜,这可让我很是吃惊哦。”梅影诧异地问着冷旭。

 “你不知道的事还多呢,头些年在外面打拼还是挺苦的,又没钱上馆子,只好自己做啊,你这结拜大哥天生懒骨头,凡事还不都是我打理。再说了,你又不会做饭,我不学着做,以后你想被饿死啊。”

  听着他这番话,梅影的心被满满的幸福感充臆着,一夜之间,她就成了幸福的代言人,不需要上班的劳作,不需要下厨的辛苦,她唯一的工作就是爱他。试问天下的女子,谁的幸福指数能有她高呢?此时的梅影,只想高歌,只想蹦跳,她一下子跳到街沿上,她要把心底的喜悦与爆棚的幸福要用肢体语言来好好诠释一番。于是她一边扭一边唱着,“你就像那冬天里的一把火,熊熊火焰燃烧了我......”

  冷旭看着眼前这快乐的小女人,她似乎从来就不在意别人惊诧的眼光,她的自娱自乐很是别有一番风情。他被她逗得不停地笑,后来他也被她欢快的歌声感染了,跑上前来拉着她一起疯。

 是的,他们才不怕路人笑呢,随他们笑吧,快乐不就是拿来传递的吗?他们就是要这样疯狂地玩转青春,他们就是要这般恣意地渲泄情感,生命中的美好才刚刚开始,他们要以最热烈的方式去拥抱。

  快过年了,菜市场异常热闹,冷旭牵着她的手从一个摊点转到另一个摊点,一点都不累,买了些什么自是记不得了,只见冷旭的两只手越来越沉,可是他还是固执地坚持一个人提着。他说过,再不会让他心爱的女人受一点点苦,哪怕是帮他拿一袋菜,他也不允许。

  快到家属院门口了,杂货店的老板娘笑盈盈地跟梅影打着招呼,还伸手指了指小店的招牌和那木板门。梅影笑着对老板娘挥了挥手,再细细地看过去,一夜之间,她那没卖完的对联和一些挂饰都装饰在了老板娘的店里,红红地泛着金光,一片喜庆之色。

  进到门里,家属院的大人孩子们都在欣赏着雪景,赵阿姨和周叔叔也在门口那棵百年的白果树下拍着照。看着她和冷旭走进来,赵阿姨有些诧异地走过来向他们问着好。

 “小影,这是新男朋友?长得真好看。介绍一下吧,年轻人就是要开开心心的嘛,你看你父母走了以后,你整天就四处奔波,都少有见你笑了。”

  其实梅影很感激他们两口子对于她和周凯的离婚从来没怨过,总是心疼着她和妹妹,逢年过节还拉她们去家里吃吃饭,说实话,他们也有些受不了周凯他妈的趾高气扬。还常安慰梅影,“离了也是好的,你父母就是在世,也不愿你在别人家里受委屈。那会儿是我们欠考虑了,心里总是对你存着愧疚。”

 “赵阿姨,周叔,这是冷旭,我大学的校友,也是我现在的男朋友,以前来过我家,只是你们没见过而已。”梅影开心的拉过冷旭来给赵阿姨周叔叔介绍着。

 “赵阿姨,周叔叔好,我跟影子就快结婚了,到时候请记得来喝一杯喜酒哦。”冷旭开心地说着,满脸的喜悦。

  这冷旭,才第一次见面就跟人家说这些,把梅影整得怪不好意思的,脸有些微微发红。

 “是不是哦,小影。眼光不错,小伙子长得真精神,说话也干脆。这下你爸妈在下面也可以放心了,去吧,别忘了年三十给你父母多烧点纸钱。”

  赵阿姨很欣慰地说着,毕竟也是看她从小长到大的阿姨,无论第一次婚姻如何,梅影其实从来不曾抱怨过他们夫妻俩,并且对他们的照顾是心存感念的。

  回到家,妹妹已不在,桌上留了张纸条,说是去男朋友家了。这死丫头,一定是不想打扰她和冷旭的重逢,自己悄悄地溜了。

  冷旭放下手里的菜,瞧着冷清清、空荡荡的房子,又是一阵心疼地抱着她。

 “快去做饭吧,我都快饿死了,如果调料不齐就去楼下小卖部买,我下去给徐燃和王燕玲打个传呼,让他们一起来分享我们的喜悦,好不好?”梅影很急切地想要品尝冷旭做的菜,一个劲地催促着他。

 “真是我的小傻妞,打个传呼还下楼,我那包里有电话,你打吧。过了年给你也买一个,再给你家里装个电话,以后也不用担心妹妹找不到你,怎么样啊?”

 “哦,对哈,我都忘了你也是暴发户,好!买电话啰,我要最新款最小巧的,你看强子拿那破砖头,太沉了,用来打人还差不多,哈哈哈。”

  梅影开怀而爽朗地笑了,从前她不喜欢用周凯的钱,但她喜欢用冷旭的,因为她爱他,花自己心爱男人的钱无疑是莫大的享受,还有那每一次数钞票的快感。

  梅影不是会过日子的人,家里的冰箱也只放了一些鸡蛋,厨房里的调料更是少得可怜,她不吃姜,不吃蒜,不吃任何咸菜,平时炒菜也只搁点干辣椒、盐和味精,冷旭围着屋子转了好几圈,也没找到更多的调料。

 “影子,你可真是我的宝贝,真不知道你平常在家里都吃了些什么,难怪你瘦了这么多,今天尝尝我给你做的菜,保证你食欲大开。你看看你,家里连水果都没有,你也该学会保养自己的身体啊。去床上躺一下吧,昨晚都没睡,我出去买点调料,再给你买些水果和零食回来,就算你不吃,一会儿来了客人也是要好好招待的嘛。”

 “不,我要跟你一起去嘛,你不也没睡吗,讨厌!你个纠缠鬼,还好意思说。我也不愿意你走开,一小会儿都不行,我怕万一我不在的时候,你也摔了跤,你也迷路了呢,对吧?”梅影说完脸都红了,想起昨夜里的温存,禁不住又是紧紧地抱住了冷旭。

 “宝贝,听话,去休息一下,你这样让我如何安心去买东西,我的心都被你弄乱了。乖啦,一会儿强子和你朋友们来了没人开门,我很快就回来,好不好?”

  冷旭说完穿上大衣就走了,若他再不出门,怕是双腿再也没法挪动了。他又何尝想跟她分开啊,哪怕是一分一秒他也不愿意。

  听着冷旭急促的下楼声,梅影哪有心思睡觉啊,她为今后美妙的生活都快膨胀得要飞起来了。拉开冷旭的包,拿出电话,她脑子里飞快地涌出一个又一个的传呼号,她巴不得把从前所有的小伙伴们都呼来。她要告诉他们,从此以后,她不会再孤单了,她无须再辛苦了,因为她拥有了这世间最最完美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