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一屋子烟味儿(第五十一回)生活总是要继续的
一屋子烟味儿(第五十一回)生活总是要继续的



更新日期:2015-09-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这个夏天,在泪眼迷离中走远了。紧接着,秋天又来了.在这个秋天里,梅影依然一无所获,她感觉到生命里很多东西都在渐渐失去,而她竟是无力去挽回。

冬天伴随着阵阵冷雨将梅影的心都淋得透湿,每天除了上班和买菜,她哪里都不想去,时常静静地坐在父母的房间里发呆。有一个深夜,妹妹起来上厕所,看见父母的房里闪着幽暗的火星,把她吓得一阵大叫,打开灯才看见自己的姐姐坐在爸妈的那张旧床上抽烟。

“姐,你怎么老不开灯啊,你知道我胆子小,下次别再这样了。”妹妹心有余悸地拍打着胸口。

  “去睡吧,我就是想爸妈了,想坐在他们曾经睡过的床上感受一下从前他们给予的爱和温暖。妹,你知道吗?我觉得今年的冬天特别冷。”梅影悠悠地说着。

  “姐,还记得吗?我们小的时候一到冬天就会钻进爸妈的被窝,你还用手去冰妈妈的脸,可是妈妈给你捂热之后你又一个劲吵吵着手痒,因为你总是长冻疮。有一年冬天爸爸过生日,妈妈给他织了根围巾,可是第二天爸爸就给你了,说是叫你上学的路上用来遮冻疮,那一天我可生气了,你总说爸爸打你,可我觉得他最爱你了。”梅林也坐在了床边,两姐妹一同回忆着从前,那每一句话里都渗着对父母浓浓的思念之情。

  “是啊,每到冬天我这手就长满冻疮,肿得跟包子似的,连手套也戴不进去,在炉子上烤一会儿吧,热了之后又发痒,还真是挺难将就的。又到冬天了啊,真想爸爸妈妈。”梅影的眼眶又是一片盈润。

  “姐,咱们今晚就在爸妈的床上睡吧,他们床上的被子我经常换洗的,就像他们还没离开时一样。来,我抱着你睡吧。”

  梅林将两床棉被都铺好,做势要抱着她这个姐姐入睡。

  “妹,还是我搂着你睡吧,爸妈不在了,以后我们都要好好的,周凯家我是不会回去了,他妈妈历来不喜欢我,你是知道的,也许有一天我们会离婚。你以后也重新找个工作吧,咱们不要欠他们家的,好吗?”

   “嗯,我也讨厌周哥他妈那不可一世的骄横,说话阴阳怪气的。有一天我下楼碰见赵阿姨了,问周哥在不在我们家。他妈好像不允许周哥来我们家,我听赵阿姨那意思是他妈嫌我们家不吉利吧。姐,你想离就离吧,周哥对你再好,他妈不喜欢你也是白搭,我看着你在他家受委屈心里都难受。我明天就去别的地方应聘试试,放心吧,你妹没那么笨,会找到一份好工作的。睡吧,明天早点起来,起晚了,虫子可就被吃光了哦,嘿嘿。”

  妹妹躺在她的身边,一会儿就呼呼入睡了。在这个阴冷的冬夜里,梅影在期盼着春暖花开的日子,她已经收拾好心情准备轻快地上路。她的辞职信交了很久了,一直没被应允,但她也早已失去了对那份工作的兴趣,何况,她并不想一辈子被圈禁在那里,那座高高的楼房,和那份周凯家“赐”给她的工作,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一定要从那里走出去,拥有了能让她轻盈飞翔的翅膀,还要有一片属于她的蓝天才行。

   自那个黄昏走后,梅影再没有回过周凯家,连他家的钥匙也一并还他了。周凯每天都来陪她,甚至把她家当成了他自己的家,还学着给她做饭。她也时常给他爸买些点心让他捎回去,从来不提他妈,他总是顺着她。

  可是有些情愫是与生俱来的,无论她如何感恩,怎样感动,那终究不是爱,她不是个能勉强自己的人,更不愿一份爱里有着牵强之心。她没有办法爱他,给不了他想要的幸福。自从父母走后,她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

  她觉得自己应该按爸爸的意思去活,要大气,要泼辣,还要天不怕地不怕,她再也不能容忍自己活得像个小脚媳妇似的。她血液里流淌着爸爸那倔强的血液,她理当重新规划自己的未来。哪怕这辈子都穷困潦倒,那又怎样?至少她活出了自己的本真,至少她没有在别人哀怜的目光中苟延残喘。

  这一天,妹妹不在家。再一次,她旧话重提。

“周凯,咱们离婚吧!”梅影很冷静地说着。

“小影,你又来了,现在咱们不是挺好吗?我不是都答应你的协议了吗?以后等我分了新房咱就请保姆,好不好?至于孩子嘛,过几年再要吧。”

“周凯,你这样老往我家里跑,你妈会更恨我的。你好好用脑子想想,你妈能允许你这样常年住我家吗?我的态度是很坚决的,我再也不会回到你的那个家,在那里,我活得很憋屈,我活得不像我自己。是,我也曾很努力去改变自己,可是无论我怎样改变,你妈永远是以不变应万变,她永远站在原点,她不会改变不喜欢我的初衷。在她眼里,我就是个坏女人。”

  “小影,我妈以静制动,你就来个四两拨千斤嘛,你一定行的。”周凯一点不生气,笑咪咪地对她说着。

  “什么四两拨千斤啊,你给我讲杠杆原理呢还是教我打太极啊,我又不是张三丰。你说得可真够轻巧,你以为给我一个支点,那地球还真能撬起来啊,别扯了,这根本就是两码事。还有,你是装糊涂还是没弄明白我的意思啊?孩子不是过几年的问题,是我压根就没打算要,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生孩子的,如果你继续跟我在一起,你会背上不孝之罪名的。周凯,去找个纯洁的好女孩结婚吧,让你的家人都开开心心的。我的世界你还不懂,也许我们永远都无法成为一个世界的人!”

  “小影,你知道我是爱你的,孩子的事咱先不说,好吧。你的世界是怎样,我管不了,可我非常努力地想要挤进你的世界里去,我想要去看看那里面究竟还埋藏着你多少的秘密,我不要占据你全部的内心,哪怕只给我留一点点空间就好。”周凯的语气近乎哀求。

  “周凯,一个人的内心不是你想要挤就能进来的,因为我的心没法与你融为一体,与你的家人融为一体。我知道,你是个孝顺的男人,我不想你为了我去做任何改变,那样太累了,真的!因为我在你家那段日子尝试过,我不想再为了任何人与事去改变自己了。我的理想男人不是你,真的不是你!早在几年前,我就把心许给他了,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他,那一次在医院时我也对你讲过的,我没有再欺骗过你,可是也不愿让自己的心再受折磨。你对我的好让我感动让我愧疚,可这里面真的没有一丝爱,你懂吗?”

“你把心给了别人,他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他是魔鬼还是巫师?他攫取了你的灵魂,还是在你身体里下了蛊?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整天都在想着别人吗?跟我在一起时就无精打采、神思恍惚,一跟你那山东的丹姐写信就精神焕发,是那个信里提到的冷旭吗?人家都知道你结婚了,你以为人家还会要你吗?真不知道你的身体被几个男人糟踏过。”

  周凯发怒了,他从来没有说过这么难听的话,他紧握着拳头,身体有些微微地发颤。梅影不愿意再遮掩自己的内心,她要勇敢地直视自己的情感,她也决不允许他这样轻贱自己。既然决定了离婚,就断得彻底一些,就伤得再痛一些吧。她不能让周凯在自己身上浪费时间了,这样只会加深他母亲对她更深的积怨。

“周凯,从前咱们就说好的,结了婚还是有隐私权,你干嘛偷看我的信件,真卑鄙!我是跟他好过,但他很尊重我,不像你所说的这些污言秽语,请不要亵渎了我和他的纯洁,他不是你所说的那种人。”

“小影,我才是你男人,你最好给我搞清楚,跟我在一起还护着别的男人,你的心是钢铁做的吗?你怎么能这样残忍,我对你千万般好,还抵不过他在梦里对你的一笑吗?我才是你名正言顺的老公啊,难道我连你体内存活的一个影子都不如吗?你的信我看了又如何,你是我老婆,我要知道你整天都在想些什么,我要知道你为什么尽个妻子的义务也总是推三阻四,难道这样也有错吗?”

“我不想多说了,你爱咋想就咋想,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行了吧。爱是两厢情愿,婚姻不是感化院,不是你对我有多好我就会爱上你,这两年来,我有对你说过一个爱字吗?你是个好男人,你也很优秀,我早已经排除一切杂念要好好待你,可是这些所有的好里面实在分泌不出一丝爱来。周凯,去找个温婉柔约的女孩吧,我真的不适合你,再继续走下去我们都只能伤得更深更重。”

“小影,我刚才情绪有点失控,我错了,原谅我好吗?咱们今天不说这些好吗?我给你做饭去,刚刚来的路上买了两条鱼,我给你煲鱼汤去,吃了饭就好好休息。你瞧自己又瘦了,恐怕只有八十几斤了吧,杨玉环快变赵飞燕了哦,可别变白骨精哈,因为悟空的火眼金睛实在太历害了。”

  周凯轻轻地搂着他,他为自己刚才激烈的言语又是一番忏悔,他不在乎梅影爱不爱他,只要能待在她身边他就满足。看到她一天天地又回复到从前的性格与神彩,他心底里是高兴的。这才是他爱的女人,如果对她的爱是命里一劫,那么他也认了。他始终认为,有一天他会说服自己母亲的。

  是的,他还是不想离婚,他说过不会再动手打她了,哪怕她罪无可恕。为了那一天的一巴掌,他已经在心里骂了自己无数次。

  梅影的眼眶又湿了,他居然还记得从前她的回信,这个男人的确是真爱她,可是因了种种因素,她难以与他携手白头。他是那么喜爱孩子,每一次见到他姐的孩子,他就抱着不撒手,他理应有一个完美的家,有一个待他真情实意的女人,有一个他母亲认可的儿媳妇。

  梅影知道他不会在离婚协议上签字的,她只能等待,等待他的热情被耗尽,等待他心冷却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