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一屋子烟味儿(三十九回)真想做个落跑的新娘
一屋子烟味儿(三十九回)真想做个落跑的新娘



更新日期:2015-09-1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没有婚车,没有婚纱,甚至她连出门前的鞭炮也没准备,梅影历来讨厌那些繁文缛节,也不喜欢那些场面上的形式。婚不是结给别人看的,有很多隆重的婚礼不都是以离婚收场吗?教堂就一定神圣吗?那一句“yes I do "就真的是发自内心吗?那每一声信誓旦旦的诺言还不是一样会在那些飞溅的唾沫星子里飘落入尘埃,被风吹散,为雨淋透,在有阳光的日子里,终是逃不过被蒸发的命运。很多所谓的圣洁不过是一种表象罢了,真要层层剥开来,怕是很多人连那一句“我爱你”都无颜说出口。

  当然,梅影更不想让别人说她找了个什么样的男人,又有什么样的背景。如今这社会的很多人嘴都很碎,没事就聚在一起,一边嗑着瓜子,一边东家长西家短的,要是知道你有个什么好的背景,没准哪天就提着东西来找你帮忙了。像梅影他们这种厂区的宿舍楼,这样的人并不少见。

  一家人都没怎么休息,妈妈和妹妹起得很早,爸爸可能是昨夜里喝的有点多,房门关着还在睡。周凯天不亮就到了她家,徐燃和燕玲也来得挺早,燕玲坚持要给梅影化妆,梅影就在房间里四处找地方躲,她可以想像,就燕玲那化妆技术,绝对会把她的脸弄成猴子屁股。她们两个人就在挤满了人的房间里你追我赶地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后来在梅影耐心的说服下,燕玲就淡淡地给她抹了点眼影,涂了一圈红色的口红,梅影坚持不擦胭脂,燕玲也只得作罢了。

天已大亮了,徐燃煮好了汤圆,招呼着大伙赶快吃了就出门,这是昨天妈妈就备好的,说是吃了会团团圆圆、和和美美,梅影也不懂这些习俗,妈妈说好那便是好吧。

在客厅里和阳台上打麻将的同事们依然热火朝天,要上班的都在抱怨着,梅影也没办法,她还没有权力让整个卖场关门三天来为她庆贺。还好,双方家里都没啥亲戚,邀请的也基本都是单位的同事和父母们的故交好友,算起来也就有个十桌的样子。

梅影和周凯最早打着车去饭店等着了,徐燃和燕玲帮他们搭着一袋袋的糖和瓜子也骑着车很快赶来。这是周凯他妈挑的一个饭店,装修很华丽,价钱应该不便宜,一楼的餐厅拿给他们全包了。梅影没有问过多少钱一桌,在周凯他们家,她还没有做决定的权力,并且她也懒得去问,如果没来由地找一句骂,那她才是吃饱了撑的。他们愿意花钱就花呗,只要不让她穿婚纱,坐婚车、去教堂就行。

昨夜里没睡好,又喝了不少酒,梅影疲惫地坐在餐椅上,她感觉有点撑不下来。刚想给自己点上一支烟,就被周凯伸过来的手按住了。

  “小影,一会儿晚上再抽行吗?我姐他们很快也到了,我爸妈跟着也会过来,今天这日子让他们闻到你身上的烟味儿不好。听话嘛,晚些时候回到家里我关上门让你抽个够,好吧。”

  “姐,周哥说得对,今天你就不要出啥差错了,大喜的日子别整得大家不开心嘛。结婚可是大事,一辈子就这一次,你就忍忍吧。”

  "梅影,来,吃点瓜子吧,我也听说周凯他妈妈最看不惯女孩子抽烟喝酒了,今天你倒是可以喝喝酒,烟嘛就算了,以后想抽烟了来我家吧。我爸和我哥都要抽烟,谁会知道是你抽的啊,对吧。”

  徐燃和燕玲也附合着周凯,梅影没法不给这两个好朋友面子。

  “不抽就不抽嘛,还这么多人来说教,你们俩到底是哪派的啊?还人生大事,还一辈子就一次,谁知道这一生要结几次啊。不过,我可先警告你们哦,晚上闹洞房时你们俩别跟着瞎掺乎。”

  “姐,又瞎说了嘛,今天说这话可不应该啊。至于闹洞房嘛,我保证不起哄,来的路上我都跟王燕玲商量好了,你昨夜里没休息好,今天绝不会为难你的。就是不知道那一帮人和周哥单位上的同事会不会给你们出难题了哈。"

  梅影望着周凯,“我说周凯,一会儿晚上要是有人出些怪点子来整我们,你可别掉链子哈,有些人吧,你越害羞人家越要整你,就随他们好了。咱们大方点,要弄得他们不好意思才好,知道不?”

  “行,我都听你的,小影。”周凯喜滋滋地回答着,又从包里拿出一枚金戒指来给她带上,梅影不好拒绝,戴就戴吧,婚礼一完摘了便是。

  “哟,这就戴上了,新郎是不是少了几个动作啊,连玫瑰花也没买,这也太委屈我们梅影了嘛,是不是啊,徐燃?"燕玲转过头问着徐燃,还说不闹,这会儿就开始了。

  燕玲的一番调侃让周凯的脸一下子红了,他在迟疑着是不是要跪下来。

  “行了,别折磨他了,是我不喜欢这些形式,连他妈联系好的婚车都给退了。我的老校友,来,我给你剥颗糖,把你这张嘴堵上才好。”

  梅影的确不喜欢一切的饰品,更不喜欢这么个黄圈圈套在她手上。她不是高贵的公主,但再不起眼的穿着也遮掩不了她骨子里的高洁。就算她很富有,也绝不会去买这些来装点自己。在她的意识里,这些都是俗物。

几个人坐在宽敞的餐厅里又说又闹的,他们把糖和瓜子、香烟摆满了每一个桌子,宾客们陆陆续续都来了,梅影和周凯拿出礼花别在胸口前,端端正正地站在餐厅门口招呼着来客。

  爸爸没有来,周凯他妈有些不悦,妈妈和妹妹吃过饭就离开了,说是爸爸不太舒服,可是梅影感觉似乎妈妈也不太好,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脸上也没啥血色,可能是最近忙她婚礼的事有些累了吧。

其实前几天她就发觉了,可爸爸只一味地说没事,妈妈也叫她别操心,昨晚爸爸还跟燃燃他们谈笑风声,妈妈也与这些小伙伴们打牌欢得很呢,应该真的没事吧。梅影心里还是很不安,她觉得晚上要跟周凯他妈提一下这事,她认识的人多嘛,一定可以给爸爸妈妈找个好医生做个细致的检查,他们总是太固执了,总是说吃了药就没事了。

穿着新买的高跟鞋站了大半天,吃过饭,很多人又到楼上的茶坊去打牌了,也有很多人一直在桌前喝着聊着。周凯他姐把晚上的饭也安排好了,没有办法,结婚都是这样,连吃饭也要搞一天出来。

有离开的,也有才来的,梅影和周凯就迎来送往的,又每桌去敬酒,说了多少句感谢已经记不清了。周凯的酒量很差,她特意叫徐燃将一个空酒瓶装满了白水,一直跟着他们负责给周凯倒酒。人家要检验时,她就将她的酒杯给他们闻,谁会知道她一个女人那么能喝啊。梅影自己能喝善饮,但却非常讨厌醉酒之人,喝酒的人自是不会介意自己身上的酒味,但真的很介意喝多了的人打嗝时喷出来的酒气,实在是太刺鼻。何况,从今天开始,周凯就是她的男人了,若他醉了或是吐了,还不都是她来收拾,她讨厌那些泛着恶臭的污物。

  总算应付得差不多了,梅影脑子有点晕,她从来不会吐的,也可能还没喝到她的最高点吧。感觉到袜子粘乎乎的,她的脚后跟居然都磨出血了,鞋袜已连在了一起,结婚实在太累了,若早知如此,她倒想做一个落跑的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