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一屋子烟味儿(第三十八回)即将跨入围城
一屋子烟味儿(第三十八回)即将跨入围城



更新日期:2015-09-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下辈子,多么的遥远,遥远到超出了她的想像范围,遥远到她没有耐心去等待。等待是恼人的,那一份浓浓的期许是很折磨人的。是的,她不想等待,她的心还静不下来,她更怕等待后的失望,失望后所带来的绝望,她不想给自己制造一个悲情的人生。

  徐燃挑衣服的眼光不错,穿上这件大红色的呢子大衣,再配上她那张素面清颜,梅影都感觉自己没有那么臃肿了,挺拔的料子也给她衬出了几分喜气和贵气,对于一个新娘子来说,这是必不可少的。望着试衣镜中的自己,她将一只手插进大衣的斜兜里,一只手捏着那根腰带,像模特那般,时而叉腰,时而甩头,来来回回地走了好几个碎步,把旁边的徐燃乐得不行。

  “我说姐啊,你这走姿挺霸气啊,有点T台风范哦。就是这脚下的旅游鞋太不搭了,是不是该考虑再去买双高跟鞋啊,那样扭起屁股来才更好看嘛。”

  “你个不学好的小东西,才多大点就注意女人的屁股了,我的屁股在里面藏着呢,轻易不示于人前的。要想看你姐扭屁股,等到明年夏天吧,姐给你穿一梦幻纱,保准你瞧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哈哈哈。”

  梅影最喜欢跟男孩子开玩笑,尤其是徐燃这种羞涩的大男孩,她觉得一个男孩子红脸时特别可爱。

  “姐,你就爱取笑人家,每次都这样,你晓得我没接触过女人嘛。以后人多时不要再拿这些话来逗我了,求你了。”徐燃害羞地说着,连头也不敢抬起来,只一个劲专注地望着地面。

  “好好好,姐错了行吧,不逗你了,等你有了女朋友,看她的屁股去吧,哈哈哈。走,姐请你吃过桥米线去,姐知道你喜欢。”

  从百货大楼里出来,梅影一直挽着徐燃的胳膊,她是真心把他当做弟弟的,并且她很清楚他还是喜欢叫她姐。望着熙熙攘攘的人流,她感到自己是幸福的,在茫茫人海里,她居然又找到了一个关爱她的小弟。似乎,她的身边永远不缺少喜欢她,愿意去疼惜她的人。

  周凯已经正式上班了,第一个月的工资就要交给她,被她拒绝了,她连柜上的账都不想管,拿他的钱来做什么。虽然他的工资比梅影多了一倍都不止,但她不稀罕。她不是对钱有仇,也不是对周凯有仇,她只是不愿意花他的钱罢了。她不愿意让他妈觉得嫁给周凯是为了他们家的钱,她让周凯今后把工资都交给他妈来管,她不想因为一点钱又给了他妈鄙视他们家的一个理由。

  她只用过冷旭的钱,因为她爱他,花一个自己所爱男子的钱无疑是一种享受。她对周凯没有爱,还算谈得来,更多的只是感恩吧。有时候她感觉自己像一个童养媳,那种寄人篱下的滋味把她心底里对他仅存的一丝好感也吞噬了。

  可是她不能埋怨他,周凯是没有错的,爱她更是没有错的。她只想着能够在今后的生活里好好待他,过一种平静安然的日子。过日子是不需要满怀激情的,有一颗感恩的心,一样会白头偕老。

她买衣服的钱是妈妈给的,要出嫁了,妈妈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太寒酸,还特意嘱咐她多买两身。梅影是不喜欢逛商场的,对牛仔装的钟爱也一如从前。周凯见梅影不要他的钱,自己跑去商场给她买了几件衣服,齐整整地给她挂在他们的新衣柜里。当他觉得那是一个给予她的惊喜时,梅影却嘟着嘴说太娇艳了,那颜色太刺眼了,根本不是她喜欢的颜色,她也穿不出门。

  那一天,周凯很失望,坐在那新买的沙发里,许久都不说一句话。他真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讨她喜欢,他所有为她做的事总是得不到她一句的肯定或赞美。有时候他的心底里又会生出一些不安来,即使她站在他面前,他依然觉得那是一个幻影,他使再大的力气也抓不住的幻影。他从来不认为她胖或是不好看,他喜欢她骨子里那一股韧劲。

  在他的印象里,她从来没屈服过,小时候只要有人嘲笑他们俩,她就会予以还击,可是他生性胆小,从来不敢去跟别人吵架或是用更激烈的方式去反击。他已经记不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她的了,是那一次过春节她扔鞭炮时差点炸到他的屁股,还是那一次她要爬树时他做她的梯子,又或是有一次别人叫他“丑八怪”时,她狠狠朝那几个小孩扔了一把石子,太乱了,脑子里那些画面时时交叉重叠,再加上她爽朗的笑声,就是在他最艰苦的高考岁月里,那些生动的画面也常常浸润着他的心。

  她很要强,她讨厌别人的怜悯,所以他一直就很努力地专研着自己的学业,他想要给她一个美好的未来,就像小时候她照顾他一样。

  他在想,她这么爱说爱笑的女孩子不可能没有人喜欢,她肯定有过恋爱史,在她若有所思的时候,他又会从她那略显愁绪的眉头间猜想,她一定有过自己喜欢的男孩子,但他不能去打断她的思绪,更不能去探究她的从前,那样做,她会反感,会厌恶他的。他只能一点点去从她脑海里抹去那些记忆,用他的一颗真心去让她感动,甚至爱上他。

离婚期还有一个礼拜,单位的领导已经暗示她“忙去吧”,她自是意会的,也很“领情”,把柜上的事都交给燃燃,本想把这组长一块儿交出去的,又一次被冯头儿拒绝了。

有什么好忙的,正好每天在家睡大觉,她本来就贪睡,大冷天的起床上班实在是让她不堪痛苦。有时候她睡醒了就骑车到单位去约燃燃他们下了班到家里打麻将,还把燕玲叫上去舞厅又尽情地欢跳了几场。那几天她把一切烦恼都抛开了,连周凯家也没去,万事都有他们家里的人操心,并且她的“瞎操心”他母亲并不领情。

梅影给自己准备了一个纸箱,到时候收拾几件衣服抱过去就算完事,她还要把冷旭买给她的那双鞋也一并带走。自从那一夜从招待所出来,她原本想扔掉的,可又下不了手,一直就让那双鞋静静地躺在盒子里,给自己留个念想也是好的。

结婚的前一夜,单位的小伙伴们都来到了她家里,他们要为她举行一个盛大的单身告别仪式,他们拒绝周凯的加入,无奈的他只好灰溜溜地回去了。走到门口,大家还不约而同地挥手“明天请早”。

  这一夜真是够闹的,他们一家人把整个单元的桌椅都借来了,摆了四桌麻将,连梅影的书桌上也放着酒菜,三十几个年轻人又唱又闹,连平日里不喝酒的也端起了酒杯,因了他们的欢乐,梅影也不再烦恼。结婚就结婚,多大的事,如果不爽离了就是。人生百味,她要一一去品尝。

“影儿,你来一下”,爸爸拉了拉她,满屋子都是人,爸爸拉她到了楼道间。

“爸,什么事啊?燃燃他们都嚷着要你喝酒呢,他们最喜欢跟你说话了。”

“影儿,明天你就结婚了,我和你妈也没什么能给你的,这五千块钱你拿着,以后也别委屈了自己,想吃什么就自己买些。本来想多给你点,但因为把这套房子买了下来就剩这些了,你的房间永远给你留着,有什么烦心事就回来跟我们讲。周凯这小伙子待你挺好的,他妈那你就让着些,他爸其实也是很明事理的人,你的脾气收敛点,别让我和你妈操心。”

“爸,你说这些干什么,钱你收好,买些好酒来喝,烟也抽好点,你和妈的身体要紧。我以后会经常回来的,又不是多远,骑车也就十来分钟。我看你最近脸色不太好,等事办完了,让周凯他妈找家好的医院去做个检查。”

爸爸轻轻拍了拍她,把钱给她塞进了包里,没有再说什么,进屋去跟燃燃他们喝酒了。她想抱爸爸一下,她感觉到了爸爸养育她二十一年来的种种辛劳与辛酸,也感觉到爸爸对她离去的不舍与不放心。太想哭,即便明天是她大喜的日子,今夜她放声痛哭又何妨?

这么多年来,她已经习惯了爸爸的鞭子,其实每打她一次,爸爸的心里也会痛一下,爸爸对她寄予了太多太多的厚望,只因她天性散漫,对很多事都没有兴趣,枉负了爸爸一番苦心。

她只恨不能重活一遍,她也想考个名校,让爸爸看到她有个灿烂的未来,让爸爸以她为荣。倚在墙角,她偷偷地啜泣着,是啊,毕竟今夜同事们是来为她的出征壮行的,她岂能痛哭。就把所有的一切都埋在心底,或许,有那么一天,她会对着这天地放声怒嚎。

“姐,干嘛呢这是?大喜的日子哭什么啊?伯父都回屋好一阵了,你怎么还不进来?”徐燃走了出来。

“没事,要出嫁了嘛,难免伤怀。”梅影转过头去擦着眼泪。

“姐,好好的啊,以后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就跟我说,我这个做弟弟的理当为姐姐分忧。”徐燃给她擦着眼泪。

“姐,这是他们给你凑的份子,你不是说千万别送什么床单被面吗,我让他们都准备的现金,全给你装好了,名字也都写上了,这个是我自己给你的,你好好收着。结了婚就是女人了,以后别再穿牛仔装了,我听周哥说,他妈对你的衣着很是不满,有时间我再陪你去百货大楼,买些有女人味的衣服,好吗?”

“燃燃,你干嘛要对我这么好,我那不过是些调侃的话,你也当真啊,你真是个傻弟弟,你再这样我又要哭了哈。”

“好好好,我傻,我傻才显得你聪明不是,不说了不说了,别再伤心了。一会儿少喝点,明天还要应酬那么多客人,我看里边那几个打麻将的肯定是通宵,我再坐一会儿就回去,明天我早点过来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梅影张开双臂,紧紧地拥抱着徐燃,什么都不用多说了,她知道这一生又欠下一份情。丹姐的那份还没还,徐燃的这份又注定是欠下了,恐怕她都只能永远欠着,她没有偿还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