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第三十一回 隐忍后的爆发
第三十一回 隐忍后的爆发



更新日期:2015-09-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快乐总是与烦恼相随,为什么人不能简单地欢笑,不能麻木地知足?是啊,每一天梅影笑着,也恼着,随着周凯毕业日子的临近,跟他的婚事越发近了,一桩她不是很情愿的婚姻自然不会令她流露出欢愉来,甚至她还有一点难以言喻的担忧。

  她脑海里还有很多的烦愁琐事难以抛开,她还无法在情感的国度里给予周凯一个纯净的天空。 上班和上学对于梅影来说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上班意味着自由,上学却好似一场牢狱之灾。但随着上班的时日渐长,其实这份工作也并没有带给她很多实质性的快乐,国营单位死板的体制令她堪忧,很多人从最初的热情也变了懒散,在这里,无论你做多做少,你的工资都不会改变。

   像她这样凭关系进来的人比比皆是,那每一台电视机,每一个录音机上挂的标牌都把价钱写得死死的,就连放了很久的样机也不能便宜一分钱。梅影很多时候只能对顾客很抱歉地摇着头,她只是个组长而已,她并没有打折的权力。

   心底里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有一天她会离开这里,她不是太习惯每天被圈在这一大片钢筋水泥里。望着手里又一个月的工资条,她很烦闷,对面街上那一排时装店总是在诱惑着她,她经常都在想像穿上那一双玻璃厨窗里摆放的diadora运动鞋,那洁白的,柔软的鞋面,还有那厚厚的,黄黄的鞋底,一定会让她更加英姿飒爽,走起路来轻快如飞的感觉,去舞场跳迪斯科时也就不会那么费力了。

   梅影不漂亮,但她很爱美,也追逐时髦,可她又看不惯那些流里流气的男人烫的爆炸头,那种感觉像吃了一只苍蝇般恶心。对于男人,她的审美观亘古不变,要么寸头,要么光头,从前为了冷旭的发型,她总是不断给他提点,至到她满意为止。周凯的头发也偏长了,等他下次回来,一定要让他去好好修剪一番。

  梅影很自我,也很自私,要求别人这样那样,可她从来不改变自己,因为除了胖一点,她并不觉得自己哪里不妥。 前几天见妈妈和妹妹都穿着那种黑色的,腿脚细细的健美裤,脚底还崩根橡筋带,她感觉滑稽透了,笑她们俩好像两只不会飞的乌鸡,在沙发上捂着肚子笑了好半天,害得第二天上班之前,妈妈为了穿什么足足想了半个小时。

  在梅影的认知里,服装就是要让人穿起来舒服透气,不别扭不土气,给人清新爽洁就好。 她还是喜欢牛仔系列,随着一波又一波的所谓潮流涌来,永远不被淘汰的也只有牛仔装,她喜欢那种挺拔硬朗的质感,还有那仿佛历经岁月洗漂磨染后的那一袭淡蓝,如同天边那一抹微云,漫不经心地闲雅踱步。因此,她非常渴望那一双运动鞋来搭配她的牛仔裤,有几次在梦里穿上那双鞋,每一次醒来都还恍然在云端里漫步。

  可是那一双鞋要两百四十块,除去自己的烟钱和零花钱,这个月至少要给丹姐汇去一百块的礼金,月底的误餐费和奖金拿到后还要请组里的伙伴们去吃麻辣烫,谁让她爱面子呢,谁让她一早就把话放出去了呢,谁让她那么爱请客呢。唉,还是算了吧,脚上的皮鞋还没坏,再凑合着穿几个月吧。

   梅影叹叹气,将目光从那排时装店里收回来,就靠她那点微薄的收入,可能永远买不起那双鞋。当有一天她有能力买了,但她也许再也没有拥有的欲望了。自从上班后,父母没有要她往家里交一份钱,但她也没再向父母伸过手,她觉得自己还是在慢慢长大,心智也渐渐成熟起来。 她把所有的书都卖了,只留下了几本爱看的小说。日记也懒于写了,她怕那些不经意留下的文字会给她以后的生活制造一些麻烦。就目前看来,除了嫁给周凯,她别无选择。

  她对他妈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从来都不以为然,她也不会花周凯的钱,那只是属于他们家的,跟她并没有关系。她已经欠了他们家一份厚重的人情,她不愿意再给自己的心添上更多的负累。 日子不紧不慢地过着,这一天是她二十一岁的生日,周凯也毕业了。应了他父母的邀请,还有赵阿姨和周叔叔,都来到了周凯家吃晚饭,一是给她庆生,二是祝贺周凯的毕业。 这种热闹气氛在他们家肯定不多,他妈的笑容虽然不够热情,但还算是在笑吧。他爸就别提了,把别人送给他的好茶叶拿出来给每一个人都泡上一杯。还拿了几盒给爸爸,让带回去喝。然后两个老男人一边品茶一边开心地聊天。

   周凯寒假没回来,忙着在学校里写毕业论文,这一年后再见到梅影,声音都激动得有些哽咽,一把将梅影拉进自己的屋子,柔柔地看着她。

   “小影,干嘛我写三封信你才回一封啊?你不知道每次见寝室里的人都有信看时,我是多么羡慕又失落啊。你啊,真是个懒丫头,也是个坏丫头,就会折磨我。哦,对了小影,本来想着给你带全聚德烤鸭的,可你不知道学生坐飞机有多麻烦,还要去开证明,我实在是搞不懂那些程序。想给你买来着,可又怕这大热天的在火车上坏了。”

  梅影笑了,她可不会折磨男人,只是觉着那信写来写去太麻烦,还有那一份等回信的心情,她是不喜欢的,因为她不喜欢等待。

   “没事没事,以后有机会亲自去吃就好了,成都的烤鸭味道还是不错的,我那天就随口一说,不必太当真。我说,谁折磨你了啊,又开始自作多情了,看信多费力啊,还是见到人比较好。不过一年时间而已,我知道你总是会回来的嘛,我不是活生生站在你面前了吗?你来闻闻,为了迎接你回来,我还特意喷了你给我买的香水呢,并且出门前还洗澡刷牙了,身上一点烟味儿没有。”

   梅影凑过身去让周凯闻,周凯再也抑制不住心内对她的那日日夜夜的想念,紧紧地将梅影搂在自己怀里。这是他们第一次拥抱,周凯的这一番冲动并没有感染到梅影,可是她无力去拒绝,去推开他。自从有了两次恋爱经历后,对于爱情,她已经不再炽热地去怀想了。

   “我们出去吧,刚才你妈不是说要打牌吗,我们去摆桌子,好不好?” 梅影并不贪恋周凯的怀抱,以后就跟他自然地发展吧,就算是没有一丝的喜欢,但也有好感吧,他没有办法令梅影讨厌的。

   刚出房间门,周凯的姐姐姐夫也回来了,他姐姐叫周容,也在物价局上班,比周凯大了五岁,可能生了孩子以后有些发福,身材跟梅影倒很相似,不过今天他们并没有把儿子带过来。他姐跟他妈一样生就一副刻薄相,一张清汤挂面脸,你很难猜到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上一次梅影跟她聊天时,她也是爱理不理的,和他妈一个德行,对梅影的家并没多大兴趣。他姐夫姓王,全名叫什么梅影还真记不住。据说他在政府部门上班,家里条件也很优渥,两个人是经人介绍认识的。他姐夫不太爱说话,笑起来也很腼腆,中等个子,样子看起来倒还蛮温和的。

   又是一阵寒暄,忙的忙,玩的玩,闲地闲。赵阿姨和他姐姐一块儿去厨房做饭了,梅影和爸爸陪着周凯父母打牌,妹妹坐在一边翻阅着杂志,妈妈就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周凯则坐在她身后时不时地给她倒着茶水。

   “凯凯,以后结了婚可不要这样惯着小影了,家里这么多客人也该去厨房帮着做点事了,你们就快结婚了,不会做饭怎么行呢。” 他妈不悦了,语气里尽是对梅影的抱怨,那张脸拉得老长了。

  梅影和周凯他妈仿佛天生就是两个相斥体,如果不是她儿子的坚持,她永远都不可能接纳梅影。在那一刻她真不想结这破婚了,想要站起来一走了之,过个生日也这么晦气,哪不能吃饭啊,非要跑到他们家来受这鸟气。

   “亲家母,影儿是不会做饭,他们两姐妹都是我和她爸惯的,以后我慢慢教她。你们好好打牌,我去厨房里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坐在沙发上正看电视的妈妈站起来一把按住她,妈妈对自己的女儿还是非常了解的。梅影抬起头来看了看对面坐着的爸爸,很显然地,她看到了爸爸的不爽,但能觉察那不是对她,是对周凯他妈。

  梅影心底很清楚,爸爸早就受不了周凯他妈颐指气使的样子。 平日到他们家也是这样,嫌这个不干净,那个不新鲜,打完麻将用冷水洗手就好了啊,她非要用热水,还不能太烫,每次她来都要给她准备一张新的毛巾,梅影早就想发火了,她还真把自己当皇太后了,摆架子给谁看啊,哪来那么多穷讲究。

   “妈,你来打牌,我和周凯出去买几瓶啤酒回来,今天我生日嘛,我喝点啤酒你们没意见吧。”梅影还是很给周凯他妈面子了,她不想当着这么多人发火,毕竟她的工作也是他爸找人帮的忙。

   “没事的,影儿,我去炒菜吧,反正你们都喜欢我做的菜。”妈妈起身往厨房走去。 看着周凯他妈那张脸,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这摆明就是要在她嫁过来前给个下马威嘛,骨子里生就的骄傲和固执令她再也无法忍受,一把甩开周凯拉着她的手。

   “炒什么菜啊,你又不是人家的老妈子,是他们请我们来吃饭的,又不是来帮佣的。” 说完梅影拉着妈妈就要走,爸爸和妹妹也站起来了,拉开门她就准备离去。 这个生日,她觉得应该跟爸爸喝几杯,或者不该拒绝组里的员工要到她家里给她庆生的请求。她每一次的生日就是妈妈的受难日,她体会过那种痛苦,她不愿意妈妈在别人家里受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