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一屋子烟味儿(第二十七回)约会
一屋子烟味儿(第二十七回)约会



更新日期:2015-08-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夏天总是很好的,映入眼帘的都是一片令人神清气爽的绿色,这是生命的色彩,是活泼而欢快的。走在公园的林荫小道上,阳光从茂密的树枝间穿过,那一些看似零碎却又完整的光圈,就像她对他的记忆,时而隐没,时而忽闪,又时而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这天空里,有他的气息,这阳光里,有他的味道。 对冷旭的不能忘怀揪扯着梅影的心,走着走着她又沉默了。

  来到了湖边,望着涟漪轻泛的糊面,还有湖边的那一排柳树,总是时时不忘整理自己的妆容,在这毒辣的日头下,舒展着柔嫩的腰肢,对着湖面,梳理着她们昨夜里被风吹乱的发。在这令人昏昏欲睡的午后,她们以一种轻盈的的高姿态在向大自然展示着她们清丽的容颜,她们时时都在等待风起的时刻,以她们的婀娜多姿和清新翠绿给予这世界更多的生机和盎然之美。 梅影在那一排柳树下驻足,寻了个湖边的椅子就想坐下来慢慢地欣赏。

   “小影,等会儿,你看这椅子多脏啊,来,我把手绢给你垫上。”周凯从兜里拿出一方洁白的手绢放在那椅子上,梅影惊讶地望着他,她不是个讲究的人,也不在乎这些琐碎的细节。周凯的心思太细腻,梅影觉得他更像个女人。

   “周凯,我看你上了大学后,照顾女孩子的功夫倒是越发细致了哦,你怎么也不学学北方老爷们儿的粗犷之气啊。在学校里是不是有女朋友啊,有也没关系,我又没说要嫁给你,我们只当是老朋友叙旧嘛。不过,工作的事你还是得帮我哈,咱一码归一码,好吧。”

   “小影,你说什么呢?在学校里我可没心思谈恋爱,我们班里也没成都女孩子啊,就是有我也不会找。我喜欢自己的家乡,我更喜欢成都女孩子的泼辣劲,还有那话语里透出的俏皮,就像你一样。” 周凯说完,意味深长地望着梅影。

   不错,他的确是喜欢梅影的,其实大学期间他给她写过信,但一封也没有勇气发。因为他们两家离得近,小时候他常来她们院里玩,那时候,他被人叫做丑八怪,而她则被人叫做猪,他们俩是被人嘲笑的对象,他们俩是同病相怜的。可是她从来没那样叫过他,她从小就像个男孩子般,喜欢爬树,跟他一起滚铁环,吹小人儿,每一次跟她一起玩攻城的游戏,看着她的腿和胳膊被扯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可她从来不说疼。

   她大气又野性,有时候还会对那些不尊重他们的人扔石子,然后牵着他的手跑到某个地方躲起来。那是一段童贞的岁月,纯真而无邪。后来因为要考大学,高二以后就再没见过她了。这一次见到她,她还是那么爱笑又调皮,他心里是很欢喜的,对她的喜爱很自然,没有一丝牵强的理由,就算不是因为她工作的事,大学毕业后他还是会来找她的。跟她在一起,他很开心,开心到愿意为她做任何事。

   “周凯,从前吧,你瘦不拉叽的,我还可以保护你。可如今,你看看,你变化多大啊,你都这么壮了,而我却依然老样子,一点没瘦下来,我感觉自己越来越像个母夜叉,你跟我在一起,你不怕别人说我们是两个男人啊,哈哈哈。”

   “那很好啊,你就是个男人我也娶你,免得你去诱惑别的女孩子,呵呵。小影,你自己没发觉吗,你就是那种雌雄同体,阴阳合一的人。有男儿的阳刚和坚韧,又不乏女儿的阴柔娇憨之态。”周凯认真的说完,很自然地就握住了梅影的手。

   梅影笑着将他的手甩开,"像你这么说,我可成了怪物了,哈哈哈。周凯,我看你这北大是没白念,说话也有层次感了,不像从前笨嘴拙舌的,在你妈面前半天放不出个屁来。我真的很纳闷,你喜欢我什么啊?还要娶我?你就那么确定我会嫁你啊?”

    “我当然确定啊,每一年假期我回来就跟我幺婶打听你的事,我知道你没有男朋友,我心里高兴得很呢。前年春节想来看你的,可你那年寒假并没回家。去年暑假又陪我父母回了趟老家,所以一直等到现在才有机会见你。等我毕了业,我们就可以天天见面了,我们是不是书里说的青梅竹马呢,嗯?”

  听着周凯一番诚恳的言辞,她突然感觉到这个世界乱极了,还有些荒谬,她梅影无德无才更无貌,这些男人喜欢她什么啊?

  "什么青梅竹马,谁跟你两小无猜了啊,别自作多情哦。你想的还挺多,以后的事谁知道呢。我觉得你妈挺厉害的,从前见你跟你妈说话身子都发颤,现在她还那样吗?”

   一想到周凯他妈那张不苟言笑的脸,梅影觉得再炽烈的阳光里也会渗出寒意来,并且他妈说话真的很刻薄,比她还干脆直接,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总是嫌梅影学习不好,让周凯不要来她们院里玩。周凯每次跟他们玩了回去之后都会挨他妈的训,真不明白这一次他妈怎么如此爽快就帮她找工作,可能年岁大了性情也温和了吧。

   “我妈那人就这样,对我严格要求也是好的,没有她的严厉,我真还考不上北大呢。都说刀子嘴豆腐心,我妈对我还是挺好的。我妈知道我喜欢你,所以这一次你工作的事她还是蛮热心的。”

   “周凯,他们身体都还好吧?要不哪天请他们来我家里吃顿饭,我要当面好好感谢他们一下,我也好多年没见他们了,在我印象里,你爸挺随和的,有一年春节去周叔家里吃饭,你们一家子都在,你爸还给过我压岁钱呢。”

   “他们都挺好的,你记性真好,小时候的事还没忘呢。你这么说我倒还想起来了,就那个春节,你们院门口的杂货店那老板娘,人家炖了一锅鸡汤,你叫我去买鞭炮把她支开,你偷偷跑进厨房在人家锅里放了一块抹布,等我们放完鞭炮回来,那老板娘还站在店门前骂呢,哈哈哈,你真是太淘气了,那天回家被你爸打惨了吧。”

   “你还说,本来是叫你去的,谁让你胆子小呢,男子汉一点担当都没有。嗨,那会儿小不懂事嘛,就是觉得捉弄人好玩,其实老板娘人挺好的。”

   跟周凯这一番谈话是愉快的,他们之间有太多共同的话题。渐渐地,梅影连他脸上那块乌黑的胎记也忽略了。她跟周凯还是很谈得来的,毕竟,他们没有错过一同成长的岁月。

   周凯的假期度完了,他父母工作一直很忙,只能约到国庆节两家人聚一聚。梅影是真心感谢他们的帮忙,要找个好工作毕竟也不是小事。周凯就要回学校了,梅影在妈妈的督促下不得已去送了他,她是不想去送他的,她还没从失去冷旭的阴影里走出来,不可能那么快就接受另一个男人。

  对于爱情,她认为应该有一颗纯粹的心,面对着周凯对她的好,她内心里是很歉疚的。 又来到了车站,这是个令人很不痛快也有些伤感的地方,人生的站台总是有太多的过客,兜兜转转,来来回回。有的人走了会回来,可有的人一旦离开,就杳无音讯。想起去年冷旭送她的情景,心下里一阵难过,伴随着隐隐的悲愁,眼眶也湿润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