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一屋子烟味儿(第二十五回)离别
一屋子烟味儿(第二十五回)离别



更新日期:2015-08-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深秋的太阳温软得有些冷漠,梅影又来到了伏虎寺的溪水边,坐在溪边,看秋水的安然,静静的空气里感觉不到风的流动,看不到吹皱的溪水,一切都很安静,是啊,太安静了。

  那一天他的软语温言犹然在耳,那一天,这里所有的一切都见证了他们的爱情,那一个炽热的火夏,还有他的那些话。 他走了,跟强子一块儿离开了学校,她竟然连给他们送行的机会都没有,跟林雨默道别时她还挥了挥手,没有带走一片云彩,只记住了那五彩的斑斓。可是冷旭并不只是一片云彩,他是她整个的天空!

   她并不知道他们何时离开的,是父母来接他们走的,丹姐怕她伤心,后来才告诉她的。看着校园里那一张他们被开除的告示,她的心又如这溪水般安静下来了。校园并不适合他们,他们的血性男儿身应该去更广阔的地方一展拳脚。他们都是聪明的男孩子,相信他们在此番的痛定思痛后会重塑全新的自己。走吧,都走吧!走了便好,从此便再无牵挂,也无须去想像不经意碰面时的尴尬。

   溪水里飘浮着许多落叶,拾一片起来把玩着,泛着黄又略有些红色的印迹,泾渭分明的根筋依然清晰,好像总有一些东西是无论季节如何地变迁也模糊不了,轻轻地撕下那叶片,只留下那些根筋,好像很直,没有一丝的弯曲,只是显得有些落寞而孤单......

  在后来的日子里,那天的一幕幕总是不断在梅影的脑海里回闪,冷旭的那一个回眸,那一双冰眸里的眼泪,将她原本还对他心存抱怨的心浸润得仿若这湿冷的天空,晒不穿,干不透。还有那满地的血,太刺眼,她只在警匪片里见过这种场面,莫非她这一生都离不开鲜血吗?这些该死的血,好似永远也不被阳光所蒸发,永远都流淌在她的记忆里。

    接下来的几个月梅影几乎都是神思恍惚地过着,除了跟丹姐说说话、喝喝酒,她连周末的舞会都不去了。她不清楚在心底里对冷旭存着什么样的情愫,但心里还是很眷恋他,毕竟他是第一个赋予她真情实意的男孩子。无论岁月再久远,她都永远抹不去他那青春帅气的容颜,还有他给予她的阳光般灿烂的笑脸。

   这是梅影在大学里最后的日子,因为计算机没过,不得已父母又汇了些钱来做补考之资。几经周折,她终于拿到了父母梦寐以求的毕业证书。没有丝毫的喜悦,被丹姐拉着去报国寺拍了几张离别照就算完事,还是丹姐有福气,曹斌早已把工作给她找好了,丹姐以后就去山东安家了,天涯远隔,不知何时才能再会面。

   离别的夜宴难免凄楚,梅影除了不停地喝酒抽烟,根本提不起一丝豪气来说那些“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的话。分别不是永别,但却胜似永别! 一个地址代表不了永恒,以后各忙各的,再一结婚嫁娶,地址也就作废了。

  人活着,总是有无数的可能与不可预知性,只要不停下来,命运的轮盘永远都转着。梅影不敢去畅想以后,大学两年,她啥也没学到,就连恋爱也是一团糟,她的心随着冷旭的离开空荡荡一片,她不再渴望爱情了,就连林雨默那迷人的嗓音也不再愿意去回味了。 随着冷旭的离去,她的心已如死灰,她不知道今后会怎样,他们之间怕是再难相聚。丹姐也要去别处安家,去找冷旭的念头也烟消云散。

  她从来不信命,可是她现在终于认命了。以后还是听从父母的安排吧,就让父母去操心,工作、恋爱、结婚皆如此,她太累了,她不想靠一己之力撑下去,她需要家人的搀扶。

   离别的时刻依旧骄阳似火,并没有因为她和丹姐的不舍生出丝毫的忧风怨雨来,真实的生活总是与电视剧形成极大的反差。校园里人流如织,恋人们缠绵拥抱着挥别,看着那一双双泪眼,梅影在心底庆幸着没有这些烦恼,又不是要上战场,搞得跟喝壮行酒似的。看到这场面,她想到了荆柯刺秦,真想高声吟唱“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想了想她又忍了,都要离别了,就不作弄他们了吧。

  校园式恋爱本就没什么善果,异地恋就更别提了。从此以后各奔前程,青葱岁月只属于遗忘。

  看到齐远辉向她走来,不再回避他,坦然地等待与他的告别。 “影子,一会儿咱们一起走吧,今天的校车肯定特别挤,到了火车站人也比往常多,你拿着这么多东西怕是找不到位置。我帮你吧,好吗?给我留个你家的地址吧,以后咱们几个成都的同学还可以聚一聚嘛。”

   其实梅影早就不恨齐远辉了,确切地说连说恨都是抬举他了,对于一个从没给予过她真情实意的男人,她连记忆都谈不上。自从认识了林雨默和冷旭后,齐远辉再也入不了她的眼。

   “你好啊,谢谢你的好意,如果你觉得我的行李看起来太多,我扔了就是,我想,我还不至于为了一堆繁重的行李而错过了回家的行程。还有,不要再叫我影子,我们的关系还没到那份上,以后也不必再见面了,我们的关系说不清道不明,这会令人困扰的。祝你一路平安!"

   抛下齐远辉发呆的身影,她又去人群中寻找丹姐,这样沉重的离别只属于朋友,只属于情谊,而那些不相干的人并不在她挥手的范围内。 家里条件好的都开车来接,她拒绝了燕玲的好意坐她父母来接她的车回成都,她不想因为几块钱的车票就要一辈子揣着一颗感恩的心。因为她跟燕玲不是一个层次的人,即使燕玲样样都胜过她,即使她贫寒一生,她也不愿意接受别人的施舍。要强可能会毁了她,也可能会造就她,生命里总是会有很多遗憾,谁又能说自己的一生完美无缺呢。

   再一次踏上回家的路,望着车窗外丹姐那一双泪眼,她冲动得想一次次跳下去再跟她爱重的姐姐紧紧地拥抱,可是车厢太拥挤了,列车也只会做短暂的停留,这只是成昆线的一个小站而已。丹姐会在晚些时候跟他们班里的人一块儿走,因为少了强子和冷旭,梅影拒绝了他们一同上路的邀请。

   丹姐在向她不停地挥着手,"影子,回到家就给我写信,我还要过些日子才去山东,有时间我一定去成都看你,一有冷旭和强子的消息我就写信告诉你,你要好好保重!我们都会想你的!"

  "姐,快进去吧,去候车室待着,这里太热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我也会想你们每一个人的,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列车开动了,丹姐的身影越来越远,渐渐地,变成了一团红色的小圆点,直到再也看不见。

   望着车窗外秀丽的群山,这里留给了她很多的眷恋和不舍,还有她青春的身影和爱情。可是她在心里发誓,这里她不会再来了,因为眷恋的人儿已先她离开了,佛主并没有保佑他们的爱情,就让佛主见鬼去吧! 纵然全世界的人都将这里看做旅游胜地,可于她而言,丧失了一颗虔诚的心,再幽静的禅院,再圣严的钟声,也终不过是寺院招揽游客的噱头,佛主不可能显灵,他的弟子们传承了他的衣钵自然是万世无忧。只有傻瓜才指望着佛主保佑,只有愚眛之人才会进香礼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