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第二十四回 封存的眼泪
第二十四回 封存的眼泪



更新日期:2015-08-2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诗人冯至在《原野的小路》里曾写到“在我们心灵的原野里,也有几条宛转的小路,但曾经在路上走过的行人多半已不知去处。”是的,路是留在心灵的原野上了,但踏出这些路的人,却已杳杳然不知去向。慢慢地,连路也变了荒芜。

  在又一次失恋后,梅影的心从抓狂到平静,慢慢地,对感情淡漠了。 在每一个寂静的夜里,她也会检讨自己,其实心灵的滋养不仅仅靠的是爱情,或许她的视野不应该那么狭隘。她应该让心灵的原野上长满鲜花和青草,而不是被一个又一个男人踏过留下的足迹而已。不知去向的只是路人,并不需要过多的交集。

    又回到了学校,一切仿佛依旧,一切又都不同,\\\\\\\\\\\\"熊猫馆”周围的竹林青翠如常,“情人道”的恋人们一如既往,如胶似膝、恩爱非常,一个个如飞蛾扑火般,为了那一线微光,以翩飞的姿态去换取悲壮的焚化。每一次从小道路过,梅影不再瞪他们,就让他们先享受爱情的甜蜜,再品尝失恋的痛楚吧。

   一直没见着冷旭,他也不到食堂来吃饭了,打饭都叫强子他们帮忙。有几次强子好心让梅影给送过去,都被她拒绝了。一个男人的心眼这般小,以后还能干什么大事。那么喜欢纯洁的女孩子,就让他慢慢找去吧。丹姐也少有提及,她也知道那些事是瞒不住的,早点了断也好,真要到新婚之夜,那可才是要出大事了。不过,丹姐和强子还是为他们俩深感遗憾,还是会想法设法地为他们俩说和。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班的人都觉得冷旭只有跟她在一起才会笑,只有她梅影才能带给他幸福。

    这一天,冷旭依然没有出来跟他们一起用餐,强子和丹姐想要为他们做一些调解,可是丹姐刚开口就被梅影制止了,她不想让强子知道她和冷旭为什么分手。

   “影子,我的妹儿啊,你说你们这事整得大家都不愉快了,本来先前你们没谈恋爱时大家还能坐在一起开开心心地吃饭,现在倒好,还要我每天给冷大少爷打饭送回去。我到现在都没想明白他喜欢你什么,你自己看看哪点有女孩子的柔美了,妹儿,我不是说你不好哈,我就是觉得吧,像他那种性格的应该喜欢文静的小娘们儿,你嘛,以后要找一个能管得住你的,还要能言善辩的,对吧?你看冷旭在你面前经常都开不了口,只有傻乎乎地望着你笑,我都替他着急。”

  强子这时候还不忘打击她,还在跟她打趣逗乐,梅影心里很清楚,强子觉得她没有女人味儿,他弄不明白她哪里吸引了冷旭,在强子的眼里,她就是十足的男人婆。

   坐在一边的丹姐忍不住发话了,“强子,有你这么糟踏自己结拜妹子的吗?帅哥就一定要找美女啊,我们影子差到哪里了啊,真是的。又不是影子要去喜欢他,是他自己先跟影子表白的,我还替影子冤得慌呢。我看你们两个大少爷都是一路货色,一个花心得要死,一个呢,给人家一颗糖又来扇一巴掌,折磨我们女孩子你们很开心是不是?” \\\\

  \\\\\\\\"得得得,我说错话了还不行吗,我不也好心劝过他们俩吗,还让影子去给冷旭送饭,可他们俩都不领情。我说妹儿啊,吹就吹了呗,天涯何处无芳草啊,冷旭的脾气怪得很,不适合你这泼辣性子,以后上了班慢慢找也不迟嘛,着什么急啊,对吧?不过也蛮奇怪的,你还是改变了他不少哦,至少他会笑了嘛,对不对?唉,懒得管你们两个,没准哪天他那榆木脑袋又开窍了呢。” \\\\

  \\\\\\\\"谁要你管了啊,谁着急了啊,你还怕我嫁不出去不成,你这做哥哥的怕是舍不得礼金吧,哈哈哈。我以后结婚了保准第一个通知你,礼金少了门都不让你进。” 梅影又开始笑了,其实也没什么好恼的,人这辈子总是会遭遇很多的不如意和情感挫折才会慢慢长大成熟起来。

   “对了嘛,这才是我的结拜妹子该有的风范嘛,走了,还要给冷大少爷送饭去,一会儿饿着了可有人心疼了。\\\\\\\\\\\\"强子收拾好饭盒就要起身离去。

   “哥,以后别再瞎说了,谁心疼谁啊,以后他会找到心疼他的人,我也会的。”梅影觉得有必要纠正一下强子的话,即使心里心疼也不能表露出来。

   “是,我又打胡乱说了哈,不过影子我跟你说,以后谁找你谁倒霉,一身的烟味儿和酒味儿,就是没一点女人味儿,哈哈,走喽。” 看着强子离去的背影,丹姐又开始安慰她。

  “影子,啥也别想,他那些话别往心里去,他这人说话老没个正经。下一次再恋爱了可要瞧仔细了,别再跟过家家似的,说散就散了。前一阵我还替你高兴,没想到他那么快就知道那事了,这都是命吧。”

  “姐,我没事,才不会想那么多呢,我能吃能睡,好着呢。走,报国寺喝茶去。”

  不用恋爱了,也无须烦恼了,梅影时不时地也温起书来。天渐渐有了凉意,这一天她正翻箱倒柜地寻着自己的冬衣,丹姐急冲冲地跑了进来。

   “影子,不好了,冷旭跟强子他们出去打架了,这一次那边的人挺多,他们几个人怕是招架不住。现在冷旭的脾气暴得很,我看他拿了好长一根铁棍,不会出人命吧。今天下午也没课,除去逛街的,谈恋爱的,不会打架的,宿舍里还能剩几个啊?”

   听丹姐说完,梅影觉得事情有些严重,连丹姐都说不好了,那一定是要出大事了。

   “在哪呢?快快快,你带我去瞧瞧,先报案吧,咱俩怎么劝得住。”梅影从前的预感应验了,从她见冷旭那次为了她打架就知道迟早会有这一天。

   “我都报了,就在电影院那条巷子里,这次感觉太不好了,从没见过冷旭那么凶,我刚才见他时,他那眼神里有一股寒光,像是要去杀人似的,跟从前的打架一点都不一样,一副豁出去的样子。”

  她们一路快跑着到了校外,看到电影院了,整条巷子里都是血迹,派出所和校保安都在现场,巷子里三层外三层堆满了看热闹的人群。

  梅影惊呆了,拔开人群去找冷旭的身影,只见他们一大帮人都被制服了,她看见了强子那非常显眼的光头,他和冷旭居然被铐着蹲在墙角,还有几个不认识的男人双手也被铐着跟他们蹲在一起,一排民警拿着警棍站在他们跟前,地上还有好几个在痛苦地呻吟,有一个男人腿都被打断了,附近卫生所的医护人员正抬着担架准备将受伤的拉走。

   梅影怕血,可是这一次她非常勇敢地直视着这一切,这一刻,她心里没有黑白之分,没有是非之念,她满脑子都是冷旭,她从头到脚都是对他的担忧和挂牵,这些日子来无一日不念他,无一日不想偷偷地随着强子去宿舍里看看他,可是生就的倔犟阻挠了她,她爱虚荣,要面子,她放不下身段去找他。

  她的笑声里明明带着哭的,可是她要将对他的思念隐藏起来。她发过誓,绝对不可以服软的,绝对不可以先去找他的。 可在此刻,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冷旭从前对她所有的爱都在心头翻涌,她拼命地挤上前去,冲着闹哄哄的人群使尽全力地喊着“冷旭、冷旭...”,就像一只失了伴侣的大雁,痛彻心扉地哀鸣不已。

  她想冲过去再抱抱他,她想说一些要他原谅的话,她想告诉他,她没有埋怨他,她在心底一直都念着他,如果可以,她愿意再回到他身边。她不在乎他会不会被判刑,她可以等他的。

  冷旭听到了她的呼喊,转过头来望了望她,虽然他抱着头,但她已经依稀看到了他不再怨恨眼神,他居然流泪了,她的到来令如此坚强好斗的男人也会流泪,她再也抑制不住,拼尽全力往里挤去。

   十九年来,第一次看到一个喜欢她的男孩子流泪,她必须要跟他说几句话,可是她一次次的强行突围被民警阻拦了,还被告诫这样是扰乱社会治安,丹姐拼了命地抱住她,只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一个个被带走。在上警车前,她看到冷旭回过头来深深地凝望着她,她知道,那一眼,所有的一切都释然了!那一眼,他在告诉她,他是爱她的!

   梅影的心在那瞬间被撕裂成了碎片,她哭喊着往前跑去,直到警车渐行渐远,她无力地倒在那一路飞扬的尘埃里,颓然地坐在地下,再也忍不住地嚎啕起来,她的精神彻底崩溃。

   丹姐赶上前来轻轻地搂着她,“没事的,没事的,没有出人命就是万幸,是对方先挑衅的,他们在里面呆十几天就出来了。” 假如她不来,她很清楚冷旭不会哭的,以前他就常说流泪的男人最窝囊,可是刚才,他哭了,他听见她在叫他的名字,他看见她那么努力地想要冲过去跟他说话,她所有的举动触到了他依然对她柔软的心,他还是喜欢她的,他不可能这么快就忘记他的初恋和初吻。他的眼泪滴进了梅影的心底,她要好好存放,就如同他依然活在她生命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