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第二十三回 七月的流火已燃尽
第二十三回 七月的流火已燃尽



更新日期:2015-08-2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轻轻地带上门,她独自走在凌晨的小道上,脚下的鞋还是冷旭买给她的生日礼物,真想脱下来扔到马路上,任车辆肆意地碾压。 热浪已渐渐散去,起风了,吹起了她的裙袂飘飘,吹出了她一直没能流下的泪水,她哭了。跟齐远辉分手她没哭,对林雨默无望的迷恋里也没有掉过泪,爸爸从前的鞭打她也只是紧咬着牙,让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只有那天躺在手术台,是因了彻骨的心之疼痛才落了泪。她一直都很坚强,她觉得只有弱者才会用眼泪来表达心内的伤痛。

   而今夜,她的心里却有一把刀子般在一阵阵剜她的心,将她的身体一点点切割,如果说她在心底里把朦胧的初恋留给了林雨默,那么冷旭绝对是她第一次最真切的恋爱。虽然他没有林雨默那磁性迷人的嗓音,但他对她的喜爱是那么真实,他将她视若瑰宝,从不曾伤害过她。

  可是今夜,在他眼里,她成了放荡的女人,他不会再喜欢她,她也不配拥有他了。 不愿去猜测他此刻在做些什么,但她可以确定,他不会追出来挽留她,甚至都不会担忧她回家路上的安全。既如此,就让怒火去折磨他吧,即便以后在学校里碰着他,他们也会形同陌路。乞求上苍让时间过得快些吧,她不想去经历那一次次见面后的伤怀。

   此刻,她还真有些后悔没有要王燕玲家的地址,其实燕玲是真心想跟她做朋友的,可是她不明白为什么总是拒绝人家。这一双泪眼要如何回去见父母,一次闪电的恋爱就这么结束了,她该要怎样去向家人说明和交待啊。

   回到家天都快亮了,夏日的曙光原本就来得早些。她不敢惊扰了任何人,很庆幸她没有忘记带钥匙,像做贼般小心翼翼的开了门,把鞋脱掉溜进了家门,连灯都不敢开,摸索着上了床,洗脸刷牙更是免了,她不愿意因了这些声响惊动了家人。懊恼地躺在床上,一阵阵心酸的痛楚袭来,真想对着窗外的天空嚎叫“去你妈的,爱情!”

   睡不着,这个凌晨,她和冷旭都无法入睡,这样煎熬与折磨的状态应该会持续很久很久。

   “影儿,什么时候回来的啊,小冷呢?不是还要带你去他们家吗?你回来了就好,若是夜里不回家,那男孩子再好你爸也不会原谅你的。”妈妈不知啥时候进来了,看样子他们要准备上班了。

   “妈,不说了,他一会儿就回家了,今天的火车。”梅影没有解释的习惯,说话也历来干脆,她还沉浸在凌晨的悲伤里。

   “这又是唱的哪出啊?你今天不是生日吗,大老远跑来不是给你过生日的吗?我昨晚还跟你爸说这小伙子不错呢,挺有礼貌,也尊重长辈,人还长得精神,看着是比赵阿姨家那侄儿顺眼多了,你爸还说都不知是你哪辈子修来的福份呢。”

   “妈,我觉得还不够了解他,让他住家里也不好,他住招待所了。并且我还不想去见他的父母,还没到那份上。再说了,这世上漂亮的男孩子多了去,他也不怎么样,脾气怪得很,没准以后给你找个更好的。你们上班去吧,我还要睡会儿,以后再慢慢跟你说。记得晚上买只烤鸭回来,好久没吃了。”梅影不想跟妈妈多说了,她极力地掩饰着她的伤痛。

   “你这死丫头整天就知道吃,我看人家男孩子八成是嫌你太胖了吧,也不知道减减肥,你看你妹那身条多好 。也是,那小冷的模样都有些出乎我意料的好看,就像画里走出来似的,我们是挺喜欢也满意的,这样的女婿谁家不羡慕啊,是吧?但也挺担心,我跟你爸也为这事拿不定主意呢.”

   “妈,你还好意思说我胖,谁叫你们把我生成这样啊,你以为我想啊,再说我要冒火了啊,今天可是我生日哈。我胖又怎么了,他还不是巴巴地来看我,我还不稀罕他呢,哼!”梅影心里真的是又气又恼,今天满十九岁了,也敢跟妈妈叫板了,谁让他们不经她的同意就把她生了出来,真是的。

   “好好好,你睡吧,一会儿起来把地拖一下,晚上回来给你做好吃的,这件事咱们晚上再说。”妈妈关上门走了,隐约听得妈妈跟爸爸在客厅里说着什么,懒得去管了,好好想想如何来排解这失恋的苦痛和还剩一年的校园光阴要怎么度过吧。

   自冷旭的生日到她的生日,不过两个月的时间,又一场恋爱无疾而终。她十九年的人生经历也似乎太多了些,还有一年就毕业了,她真的不想再恋爱了,她像个九十一岁的老太太般有了一颗衰老的心,过早地成熟,过早地恋爱和引产,把她最美好的岁月剥落得就像医院那面墙,只剩下霉味儿和血腥味儿。

   家里终于安静了,梅影躺在床上,给自己点上一支烟,望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实在是一点睡意都没有,坐起身来,拿出已经满是灰尘的日记本,她觉得有必要用文字来发泄一下心头的积郁。

   七月三十一日 天气 晴朗 心情却很糟

   “ 突然觉得累了,我用泪水清洗着伤口,想睡去 ,可是,空白一片没有梦寐 。醒来是一种苦恼 ,眼睛总被阳光刺伤 。 浦公英飘然出尘地挥洒着固执的傲 。望着它们的渐去渐远 ,我的心也飞到了天外之天。是的 ,我该走了 ,抛下这腐烂的肉身 ,只用魂灵去与天空拥抱 。

   累了,倦了,慵懒地睡去不愿再醒来 。 这是个怎样的日子啊!七月的最后一天 ,竟是永也抹不去的心之罹难 , 还谈什么永远?还说什么誓言?还需什么挂牵? 疯狂的爱恋已随那撕碎的心片片滑落, 七月的流火在今天宣告隐没, 八月的桂花丰姿盈人,我仿佛嗅到了天空里弥漫的暗香。

   回不去了! 我第一次爱过的你,我用泪水还你一世的抱歉,可惜你看不到我最后的迷恋 。 让爱划上圆满,不要再去叨念遗不遗憾 , 从此各不相欠, 还我一片蓝天 。今天我送你离开,我用泪水将你抱满怀,你可曾见?那一个个承诺都在回头嘲笑我们的疯癫 ...... 你走吧 ,我也会离开!

   爱情无需再祭奠,谢谢你给予我的灵感,谢谢你让我爱过你,这首诗送给你...我曾真心待过的你,你的名字再一次划伤了我的胸口,真好啊,你的名字...哈哈哈,好冷!冷到我又一次将要窒息。”

  梅影含着眼泪一口气写完,合上日记本,趴在桌上再一次失声痛哭。这不是她想要的结局,她以为冷旭会因为爱她而忽略她身上那小小的缺憾,可是她没有料到,他将她的缺憾无限放大了,他把女人的贞洁看得比对她的爱还重要。

   女人,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活着?就为了那一滩处子之血吗?去他妈的,那么介意她身体的纯洁度,那就说明他的爱还是很肤浅,他的思想和理念根本和她不在一个层面上。就让他去介意好了,也不用让父母去担心他们的外表不般配了。 梅影又在心底里宽慰着自己,所幸这一段恋情并不长,她还不能体会到书里所描写的痛彻心扉。对于刚满十九岁的梅影来说,她也许只是初次尝到了恋爱的滋味,还有那种一个帅气男孩子陪伴在身边的一种虚荣感。

  她无法去想像今后的岁月,更不能确定下一个男孩子是怎样,或许,她应该采纳妈妈的建议,找一个适合自己的,别再去妄想高攀什么王子。 后来的日子里,梅影不再去多想那一晚,她的性格决定了她的情感路程,过度的缅怀和悲伤实在不是她的风格。

  每次父母问起冷旭,她都含糊其词,他们一家人还是很喜欢这么帅气的一个小伙子,连妈妈也不再提周凯了,她也认为这两个男孩子相差实在太远了,他们既矛盾也欢喜着。梅影并不打算把她和冷旭分手的事告诉他们,明年毕了业再说也不迟。

  整个假期她还是有收获的,既然恋爱一次次无疾而终,那么她就静下心来看看书,偶尔也学学麻将。一个月下来,她的麻将技艺精进了不少,又该起程回学校了,心里有些期许,也有些忧怨。对于十九岁的她来说,还真不知如何再去面对一个曾经真心待她的男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