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第二十二回 誓言破灭,爱成幻影
第二十二回 誓言破灭,爱成幻影



更新日期:2015-08-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一生一世?!这是爱的誓言还是永恒的约定?月光的流泻让冷旭明亮的眼如同钻石般闪耀,这一番言语又令他整个脸庞平添了许多的坚毅。此刻的他,与那一晚为了梅影打架的他有些相似,但很显然,今夜的他少了冷峻,连眉眼中也漾着柔情,梅影看得痴了,冷旭的誓言已经让她深深地陷了进去,此刻的他令梅影着迷。

   “影子,你傻啦,快许愿!”冷旭紧紧地拉着她,生怕她像那一夜他生日许愿时跑开似的。 梅影不知道许什么愿,她心里是没底的,她并不认为冷旭真的就能爱她一生一世,因为一生一世太遥远了,她甚至都不敢想明天的事,再浓烈的爱情里也会渗出忧伤来。如果他一旦知道她的身子被玷污过,他还能给她一生一世吗?

  是的,她不知道,他的心很难能琢磨透。 可是今天,她不能扫他的兴,合上双手,闭了眼睛,口中念念有词,说了些什么她自己都不清楚,当冷旭一脸茫然地问她时,她只笑道“不告诉你”。其实她心底里的愿望是“但愿爱情能一直这么美好!但愿冷旭不会因为她身体的不纯洁而不再爱她。”

  疯玩了一天,也累了,她催促着冷旭送她回家,毕竟心里还是对父母存着敬畏,她还从没有在外面过夜,这是父母对她最起码的要求。广场离她家很近,慢悠悠地走回去也不到二十分钟,可是今夜的他好像有些意犹味尽。

   当他们走上了林荫小道时,冷旭有些激动地抱着她,他的脸好似正午的太阳,在这夏日的凌晨炙烤着她的身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刚才的誓言,让一惯温和冷静的他身热情动起来,他急促的呼吸令梅影也难以把持了。

   “影子,今晚陪我,好么?我要一整夜都跟你在一起,我要你一整夜都躺在我怀里。”他热热的唇贴着她的耳垂,幽幽地说着平日里从不曾说过的情话。梅影的身体不由得漾动起来,这是她非常渴望的,她想要跟他在一起。 爱情在此刻变得强大起来,梅影决定豁出去了,一夜不回家算什么,反正父母是喜欢冷旭的,反正她是非他不嫁的。

   他们相拥着回到了招待所,楼道里静悄悄的,没有人来盘问他们。洗澡好像都很多余,冷旭一把拥着她倒在了床上。今夜的他有些疯狂,他吻她,从额头到眼睛,再到眉毛,他不断地称赞着她的眉毛,比柳叶多了几分风情,又比弯月更添了几丝妩媚,他喃喃地说着爱她,这辈子只要她!

  他的吻在今夜也变得大胆了,当他轻咬着她的舌尖,梅影止不住地呻吟起来,只感觉到天旋地转,原来跟自己所爱的人接吻是如此美好,原来两个相爱的人竟连唾液也会分泌出美酒般的醇香。梅影醉了,她第一次了解了接吻的美妙,这是她从未有过的感受,他以为冷旭不懂得男欢女爱,可此刻的他真是会要了她的命,他迷离的眼神魅惑着梅影的身体,她陶醉地闭上了双眼,任由他的爱抚。

   从来没有触碰过她的身体,冷旭的手有些发抖,他缓缓地褪下她的衣衫,像在欣赏一幅画,轻轻地,柔柔地缓缓滑过她的肌肤。蓦地,他滚烫的手停留在她的小腹上。 “影子,你肚子上长的是什么啊,怎么这么多花斑?”冷旭一脸的茫然和疑问。

   梅影一下子清醒过来了,今夜的她被该死的热浪冲昏了头,她已经快要忘记自己堕过胎了,她不明白肚子上那些斑为何一直消不掉,那一道道象征耻辱的印记在此时是如此地赫然在目,涌动的激情渐渐消退,她不想隐瞒了,也隐瞒不了了,他迟早是会懂得那是什么的,她本着坦白从宽的理念期许着他的原谅。

   “冷旭,我...我堕过胎,早该告诉你的,可又怕你知道了会嫌弃我,所以一直没敢跟你说。”梅影很小声也很小心地说着。

   “跟谁?跟你们班那个臭男人吗?我以为你跟别的女孩子不同,原来你也这么肮脏,你不是说不爱他吗,不爱他还跟他干这些事,你根本就是个坏女人,怪不得每次你都主动要我吻你。”

  看着冷旭的脸,比那一夜痛揍流氓更可怕,更狰狞,只见他睁圆环眼,钢牙咬碎,双手拳头紧握,胸口随着他心中的怒气起伏不定。梅影知道冷旭不会打她,他曾说过打女人的男人都是孬种。可是难以与他争辩,所有的解释都是多余, 丹姐告诫她的话应验了,他要找的是一个洁白无瑕的女孩子,他不会再喜欢她了,他的誓言不堪一击,这么快就被夏夜里飘浮的热浪卷走了。

   “这都是你跟我表白之前的事了,我不想多说什么,你爱怎么想都行,但请不要污辱我的人格,我的身体脏了但并不代表我整个人都脏,我很抱歉我的初夜没能给你,但也从来不曾奢望过你会喜欢我,是你自己巴巴地找上我,这一切都怨不得我。”

  梅影很冷静地说完,穿好衣服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走。

   “影子,我...我不知道说什么,但今夜我也没想要跟你怎样,我只是想与你共度良宵,并不是你说的什么初夜,我喜欢你,也尊重你,我会保留你的纯洁之身直到我们的新婚之夜,我并不认为结婚之前做这些事是理所当然的。”冷旭颓然地坐在床边,他的眼神很复杂,有怨气,有怜惜,有遗憾,也闪烁着一丝放弃。

   “嗯,我知道了,你睡吧,我走了。生日也算过了,我们的心愿都了了,明天你就回家吧,免得父母担心。我家人那里,我知道该怎么说。”既然不可能继续走下去,何不心平气和地告个别呢?对这样一个男孩子,梅影心里是喜欢且留恋的,但她倔强的个性又告诉自己,绝不能表露出一丝的留恋,她要故作潇洒地离开,两次恋爱均告失败,她都不知道究竟要怪谁了。

   这一次恋爱不是她选择的,是他闯入了她的世界里来。是的,不是她选择了命运,是命运牢牢地圈住了她,或许命里注定她会一次次走入老天爷抛给她的怪圈里,她连抗争的权力都没有。

   冷旭没有说话,在此刻,他又变回了他的冷酷与少言寡语,漠然地望着她,虽然他坐在床边,但梅影已经看到了他双拳紧握,胸口因了愤怒和失望在激烈地起伏着。是的,他是个非常纯粹的男孩子,他不能容忍自己的爱里有一丝污点。

  在他的心里,她曾经是如此豪情不羁又爽朗调皮,他喜欢她很久了,可是羞涩的内心又令他却步,每一次看着她跟强子他们勾肩搭背地走一路笑一路,他心里真是五味杂陈,有好几次都想冲上去把她拥入自己的怀抱里。

  可是,他从未恋爱过,只是在每一个不眠的夜里去遥想她可爱的肥嘟嘟的脸,还有她那笑声里传递出来的开心与快乐。 每一次跟她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看到她俏皮的大门牙,他就总是会去想像她啃西瓜的样子,然后在夜里,对着她住的方向,独自品味,一想到她那傻模样,甚至还会偷偷地笑出声来。后来不知为什么她变得忧郁了,有一段时间都不见她出来打饭了,他很纳闷也很怅惘,但又没有勇气去找她。直到他生日前,他才决定去找她,为此,他苦思冥想了好多天,他不能再犹豫了,他不能再容忍她去跟别人一次又一次地恋爱,在他生日那天,他一定要把她拥入自己的怀里。


   她那璀璨无遮的笑容带给了他无数的慰籍,她居然还敢取笑他的发型,还赞美强子的光头帅气,那一天他真想冲过去揪她的小脸蛋,然后回敬她一句“臭丫头”。可是那一天,跟她短短几句斗嘴后,他又选择了沉默,他觉得她总是有很多理由,他辩不过她。他喜欢听她说话,她粗豪的烟嗓总是吸附着他的心,可是...可是她居然会跟别的男人上床,他希望她的身体如她的笑容般澄澈清亮,他会在新婚之夜时再好好品尝她身体里散发出来的幽香。

  是的,他还是爱她,可是他也很倔强,他也很狂傲,他无法直视她被玷污过的身体。 看着冷旭没再吭声,她一刻都不想停留了,她怕自己会去乞求他的原谅,她怕自己会在那一阵阵哀告中泪流满面,她不想那样,骨子里偏执的性格绝不会容忍她去向一个男孩子摇尾乞怜。既然他曾喜欢过她,那么她还是有骄傲的资本,她不相信这世间所有的男人都会嫌弃她的不洁之身。

   世间如此之大,总会有一个男人在某个地方等她,陪她漫漫长路,给她一段铭心刻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