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第十九回 家的温暖
第十九回 家的温暖



更新日期:2015-08-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离别,是为了下一次相见;离别,是为了更长久的相守;离别,是丈量心之距离的尺子;离别,是苦涩的相思里回味出的那一丝甜;离别,是晨起的太阳,是夜落的凉风,是潮涌的浪花,是大自然景观外的另一抹亮色。 是的,离别又本是平常,平常得一如四季的更替,所以,不需要煽情的说辞,也不必赋予太多的愁云哀雨。

   梅影超乎想像的淡定,她觉得能在和冷旭这短暂的离别里去回味爱情是非常美妙的。她比冷旭的票早一天,于是她把离愁别绪都抛给了他,轻快地上路了。冷旭不断地嘱咐她早点去重庆相聚,还把写好地址的条子郑重地给她放在包里的夹层中,此时此刻,她突然觉得冷旭啰嗦的话语让他青春帅气的外表看起来衰老不堪。在那一瞬间,她认为自己是极其洒脱的,至少,爱情还不足以构成她的牵绊。

   拥挤的车厢,嘈杂的声浪,炎炎的夏日,散发着汗臭味的空气,这一切都不能影响梅影想要见到家人的迫切感。几个月没回家了,她已经归心似箭。前几天就给家里去了信,妈妈一定早就为她备好了丰富的晚宴,爸爸也会跟她好好地喝几杯,妹妹的衣橱里肯定又添了不少新衣,其中必定有她的。

  今天恰逢休息日,一家人肯定已翘首期待她的归来。她在想像着妈妈用心为她做的拿手小菜,不禁然地咽了下口水,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当然是品尝美食了,品尝那些在学校里根本吃不到的美食。她的胖有八成是妈妈造成的,实在没有办法,谁让妈妈厨艺太好了呢。

   不过几个小时的路程,脑子里还没有确定今晚的餐桌上会有妈妈的哪几样拿手菜,列车已经到站了。这一路上她居然没有想冷旭,或许是有人喜欢的缘故,她竟有了公主般高贵的姿态,跟冷旭在一起的时候,她不再自卑了,即便她依然不漂亮,但对于爱情,她的心态与从前已是大不一样。

   梅影的家在市中心,哪一路公交车似乎都能坐到家属院外的那条巷子口。天色渐晚,已是黄昏时分,热浪在渐渐退去,梅影提着简单的行李轻松地到家了。家属院只有两栋楼,此时格外安静,院外的铁门旁有一家杂货小店,那老板娘见到她就热情地招呼着。

   “小梅姑娘,回来了?学校放假了吧?这下又该你来给你爸买酒了哈,呵呵。” 这家杂货店自打她有记忆起就一直在这里,老板娘的儿子都生了好几个了,可她从来弄不清他们谁是谁。她小时候所有的压岁钱也全进了这杂货店,那货柜上琳琅满目的零食和玻璃柜里的香烟总是不停地对她招着手,有时候囊中羞涩时老板娘还允许她赊账,然后她只能在每一次从打酱油和醋里的钱扣出来,但是她可以发誓,她从来没有在里面掺过水。

   "老板娘,生意还好吧?明天我下来买冰棍哈,你忙着,我先上去了。”

  “快回去吧,今天一大早就见你妈买了好多菜,一家人肯定正等着你吃晚饭呢。” 别过老板娘,梅影走进家属院,

  院里的两颗百年老树越发繁茂,像一块巨大的绿色油布,给院里的人们遮风挡雨。梅影家住靠里的那一栋,四楼很快就到了,每一层楼是四户人家,楼道间飘着各种菜香,还依稀听得她们家对面的李阿姨在训斥小伟作业做的不好。

   到家门口了,又生出几分紧张来,她在心里保佑着自己不被父母打骂。做过亏心事的人总是不免忐忑,即使他们根本不知晓。 妹妹来开的门,这死丫头又长高了,梅林虽说比梅影小了两岁,个头却足足比她高了十公分,身量纤纤,模样也越发俊俏了,一张标准的鹅蛋脸,应该比瓜子脸更受看。可能是上了班的缘故,居然还透着几分成熟,主动把她这个姐姐的包接了过去。

   梅影从前就老爱说“真想把你的细长腿锯掉一半,这样我们站在一起才不会比例失调。”梅影觉得自己像妈妈,但妈妈身材却很匀称,个子还比她高两公分。妹妹的身高倒是体着爸爸了,又瘦又高,模样还清秀。其实细细看来,她觉得自己眉眼之间跟爸爸倒是极像的,浓密的眉毛间总是夹杂着许多的倔犟。

   家里好热闹啊,爸爸妈妈正跟一楼的赵阿姨、周叔叔两口子在阳台上搓麻将呢。爸爸妈妈前年才学会打麻将,那时为了不影响她学习,总是去别人家里打,现在可好,妹妹也早早地工作了,他们就毫无顾忌地在家开赌场了,日子过得挺舒心嘛。

   “爸、妈,姐回来了,你们还不快做饭,我姐一定饿坏了。”还是妹妹了解她,回到家了首要任务就是吃。

   “影儿回来了啊,先歇会儿,洗个澡吧,你爱喝的汤都给你煲好了,妈这就给你炒菜去。”妈妈转过头来看着她,爸爸虽没说话,但也对她笑了笑,赵阿姨和周叔叔也开始跟她寒喧起来。 妈妈从牌桌上下来了,妹妹一屁股就坐了上去,这小妮子居然也会打麻将了,看来以后她们一家四口正好凑一桌了。

  气氛真好,爸爸妈妈没有责怪她寒假没回来,也不问她的学习,最关心的倒是学校的伙食好不好。看来爸爸当了官以后性情也是大变,挣的钱多了妈妈也随之开心起来。谁说钱不是万能的,这种融洽的气氛让梅影很是欣慰,心里估摸着去重庆的事应该很靠谱。

   梅影走到自己的卧室,不在家的时候估计也少有人进来,书桌上有些细微的灰尘,这套房子是父母厂里分的,因为是双职工,工龄又长,他们一家四口就享受了这一套三的待遇。梅影的房间比父母住的那间稍小些,但光线是最好的,那时妹妹还说爸妈偏心。可时间长了,妹妹也住惯了她的小窝,再没抱怨过。

  梅影知道父母是很爱她的,但凡做长女的受的苛责必然多些,她还是非常理解的,只怨她自己不争气,连本科线也没上。 梅影打小就对数学没兴趣,一想到那些数字和几何题,她就毛骨悚然,高考数学试卷她一道题都不会做,那一场考试她真的很绝望,几乎是哭着圈那些ABCD,还好,蒙了十几分。记得那天从考场回来,她连跳楼的心都有。

   妈妈把床单给她换过了,是她喜欢的那套蓝绿格子,配上浅蓝色的碎花窗帘,整个房间也似散发着淡雅的幽兰之气。床边的茶色书柜积了些灰尘,可能妈妈还来不及给她打扫就坐上了牌桌吧。好些书她已经用不着了,大多都是为了高考爸爸给她买的,妹妹比她还厌倦念书,本想着留给她的,看来已是无用,哪天找个收荒的来卖掉了事。

   妈妈的厨艺真是一绝,才一会的功夫就满屋飘香了,梅影也顾不得洗澡了,钻进厨房一边跟妈妈絮叨一边解着馋。

   “影儿,你怎么又胖了?学校的饭菜比你妈做的还养人啊。这次考得怎样啊,不会又是倒数吧,你好歹也要把毕业证拿到手,不然我和你爸会被你气死。” 梅影觉得妈妈切菜的声音很动听,还有那手在锅里一翻一铲的姿态真是极美,系上围裙更是一个活脱脱的大厨。妈妈很贤惠,每日里操劳着一家人的生活起居,从无怨言。从前每次爸爸打她时,妈妈就在旁边劝,实在是劝不了时就用自己的身体来护住她。妈妈也打过她,也经常斥责她,但女人的心总是柔软些,见不得眼泪和伤痕。

   “妈,我是胖了,你倒是越发清减了,脸色也不太好哦,没从前红润了哈。你床头上放了些什么药啊,瓶瓶罐罐的一大堆,药吃多了可不好。以前老见爸说心口疼,你不会也被他传染了吧,闲时也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我虽然不是个好学生,但孝心还是有的嘛。妈,你就放心吧,毕业肯定没问题,下学期是不是给我涨点生活费啊,人家都好久没买过新衣服了。”梅影对妈妈撒着娇。

   “还孝心呢,你不给我和你爸添乱就行了,也没啥大病,偶尔不舒服一下,吃点药就好了。你啊,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吗,又抽烟又喝酒,那些钱肯定是不够的,都怪你爸,凡事都严格,就这烟酒却纵容你,还说什么女孩子要养得大气、泼辣些,我看你将来怎么找男朋友。”

   是啊,也不知爸爸是怎么想的,在她刚开始抽烟时还管管她,那时她还未满十四岁,跟院里几个男孩子躲在墙根下抽烟,三个人抽一根烟,还是她从爸爸兜里偷来的,那个香啊,比如今的坦然更加意犹味尽。不过那一次被爸爸抓了个正着,把她的屁股都打肿了。打是没用的,她也不觉得抽烟是什么恶习,反而认为那很是潇洒。电视里的女特务和女阿飞不都抽烟吗,她对做乖乖女没兴趣,她更愿意做个能吸引男人的“坏女人”。

   偷来的东西上不得台面,但那种刺激感总是会牵扯着神经的兴奋,她还是时不时拿爸爸的烟抽,所有的零花钱也全进了那老板娘的杂货铺。到了考大学那年爸爸几乎不管她了,可能是做为父母的使命已然完成,居然还跟妈妈说熬夜看书抽点烟提神,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哪,这么拙笨又牵强的理由都想得出来。

   “妈,你还怕没有女婿不成,赶明儿就给你带一个回来,丑的咱还不要,保证养眼。”梅影突然有些得意起来,冷旭那张英俊的脸又浮现了出来。

   “影儿,你不会真有男朋友了吧,前几日你赵阿姨还说起这事呢,周叔家那侄儿你还记得不,考上北大中文系那个,叫周凯的,个子也不算矮,就是脸上有一块疤。他家里条件又好,父母都是当官的,他以后肯定前途无量,要不哪天你俩见见,估摸着他也放假回来了吧,这小伙子我还挺满意的。”

   “妈,你看清楚他那张脸了吗,什么疤啊,那叫胎记,丑死了,我不要嫁丑八怪,帅气的男孩子瞧着心里才舒坦。”自从梅影上了大学,自从满了十八岁,在父母眼里她已是成年人了,她可以抽烟、喝酒,甚至谈恋爱,从前的严格难道就是为了如今的放纵,但是她也清楚父母的底线是什么,如果知道她怀孕堕胎的事,爸爸没准儿连门都不会让她迈出半步。

   “你呀,就知道外表,那长得好看的不一定会喜欢你啊,再说了,帅能当饭吃啊,男人得有本事才行。你爸年轻时就帅吧,我跟了他这么些年才熬出头了,你看,你妈的头发都白了好些,你以后就找个条件好的,别学你妈这般受苦才好。”

   “妈,长白头发怕什么,以后你长一根我就给你拔一根,嘿嘿。妈,我说了你可别骂我哦,我真有男朋友了,重庆的,人长得特英俊潇洒,家里条件也不错,下个月我不是生日吗,我想去找他,并且上次我在信里说的丹姐跟他一个厂的,我可以住丹姐家,好不好?”

   “你这死女子,书不好好念,还真谈上恋爱了啊,重庆是不远,但这事我还是得跟你爸商量一下,如果你真喜欢他,以后就让他来成都。唉,真是拿你没办法,不过,我还是觉得周凯更适合你,毕竟,这孩子我也是看着长大的,品性温和,又懂礼貌,跟你也熟识些。”

  妈妈无奈地摇着头,但那眼角眉梢间却无一丝责怨,她觉得女儿长大了,还是应该尊重她的想法吧。其实妈妈年轻时还是风姿出众的,爸爸心里可是惦记了好久才抱得美人归呢,每次听父母说起从前,她总是听得出神,要是以后她和冷旭也能有一个这般温馨的家就好了。

   饭菜很快就做好了,愉快的晚餐因了赵阿姨和周叔叔的加入又添了几多热闹,梅影感觉爸爸真的变了,那张瘦削的脸上写满了关爱,明亮的眼眸里流露出许久不曾见到她的想念,拍了拍她的肩示意坐在他身边。若是在从前,梅影可不敢挨着爸爸坐。

   是的,她长大了,一切都改变了。那根伴随了她十几年,一直放在电视柜上的鞭子也不见了,爸爸已然没有了严肃的神情,一脸的温和之态,眼里盛满了慈爱,她突然想起了报国寺里那些慈眉善目的和尚。爸爸随和了,不仅递烟给她抽,还跟她推杯换盏,连赵阿姨都说爸爸太骄纵她了。这一顿晚餐,梅影有些受宠若惊,也有一丝丝的喜悦,她在等待着妈妈去帮她说服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