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第十八回 咖啡的味道
第十八回 咖啡的味道



更新日期:2015-08-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走进咖啡馆,大厅里泛着幽暗的红色灯光,这种刻意营造出来所谓浪漫的氛围让梅影有些不适应。在她看过的影视剧里,这种地方只有那些偷情的男女才喜欢。这里实在是太暗了,暗得梅影连走路也变了小心,如果不是有冷旭牵着,她很怕自己会撞到那些桌角上。

   此刻,她又有些看不懂他了,在他们相处不多的日子里,她在心里也想像过他是怎样的男子,甚至给他下过定义。她觉得冷旭有把酒问青天的豪气,更应该有着低头观沧海的霸气,可是他居然会有这样的闲情逸致来品尝咖啡,这的确出乎她的意料。记得那一次在医院里,她还跟丹姐说冷旭毫无情趣,可如今看来,她倒是少了很多雅兴。

   咖啡馆不大,空间也很低矮,空气中流淌着一股暧昧和污浊之气,角落里挂着的音箱在放着邓丽君的《香港之夜》,低柔委婉的曲子倒是很应景。 落座之后他们都没再提刚才的事,

  冷旭叫了两杯咖啡,又去洗手间清理了一下身上的血迹。梅影慢慢定下神来观望着四周,这里全都是背靠背的卡座,他们拣了最靠里的那一个位置。冷旭坐在她的对面,他们之间隔着一张细长的木桌子,桌上有一个白色的小磁瓶,里面插着一枝红色的塑料玫瑰花。他们坐的这一边有五个这样的卡座,而他们的对面也一样,一共十个卡座,几乎没有空位了。她看不清那些人的长相,但从那模糊的穿戴上来看,应该是他们学校的学生。

   梅影并不喜欢咖啡那糊香里透出的苦涩,还有那浓得发黑的色彩,一眼都望不到底,令她一点兴趣都没有。可是冷旭,一个时冷时热,忽而柔情四溢,又忽而偏执乖戾的一个男孩子,竟然会有情趣来品尝咖啡,她觉得需要去弄明白。

   “冷旭,干嘛跑到这种地方来喝咖啡啊?你不是喜欢纯粹吗?而这里既不通透也不明亮,况且,我对咖啡并不感兴趣。”

   “影子,这里的氛围我也不喜欢,可我喜欢咖啡,商场里卖的咖啡都是速溶的,失了咖啡的原汁原味,而这里都是自己磨出来的,味道醇厚浓滑,咖啡原本只是一粒粒豆子,它们是没有心情的,而我每次端着咖啡,却能品出不一样的心情来,就好比你喜欢喝茶,你不也曾说过吗?品茗不为茗,只为了一份闲适的心情,那种感觉是一样的。我喝咖啡从不放糖,从前一个人来这里喝时还略感有些苦,可此刻,你坐在我对面,再苦的咖啡我都能品出甜味来。我不是在喝咖啡,我品的是心情。”

  听着冷旭的一番话,梅影心里又添了几丝迷茫,对面的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男子啊?他能从苦里回味出甜来,他的思想境界和见解认知都高出她许多去。

   “你从前总是一个人来喝吗?不觉得过于清冷孤寂了吗?我就觉得咖啡是苦的,有一股子中药味,我宁愿去喝酒。”梅影还是不喜欢那股糊味,她真的很固执,就算她认同冷旭的说法,也并不会因为他的喜欢而改变自己的想法。

   “你个小猪猪,只晓得喝酒,不喜欢喝就算啦,这里有啤酒卖,给你叫一打来慢慢喝。我觉得品咖啡就是要一个人才好,有一次跟强子来,他嗓门又大,搞得别桌的人都看着我们。他也跟你一样,吵着要酒喝,你们俩可真是结拜兄妹,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自从认识了你,我就希望能跟你一起来这里,可是那一次竟然被你拒绝了,非要去喝酒。”

   “那我只有说声抱歉了哦,我这个人吧,心挺闹的,不像你静下来时跟雕塑似的。我还是比较喜欢宽敞明亮的地方,心不会感到压抑。从前对你的印象就是少言寡语,好像挺不合群的,你除了跟你们班里那几个男生说话,别的人你都不爱搭理,你是真清高呢还是装的啊,嘿嘿。”梅影心底里有太多太多的疑问,她只想一下子都问个明白。

   “我哪里清高了啊?我只是不善言辞罢了,从小家里又没姐妹兄弟,父母都要上班,没人陪我玩,也没人跟我说话,慢慢地我就不想说了。后来念初中时认识了强子他们,情形还有所改变,可是他们太贪玩了,常带我去河边洗澡,有时候也会跟别的小孩子打架。父母知道后就不让我去找他们了,每天都送我上学,放了学又来接我,一到了假期还常把我锁家里。那几年里,我只能一个人在家里看看窗外的世界,这样的状况直到我考上大学。知道吗?那一天我有多高兴吗?我把所有的书都卖了,又去找强子他们喝酒,那是我人生第一场醉,当我迷糊着回到家时,父母却没有再骂我,他们说今后的路就靠我自己了。当我坚持要来这里念书时,我妈一个人在房间里流着眼泪,我爸也没吭声,我就只说了一句,\\\\\\\\\\\\"我不是你们笼子里的鸟儿,我需要阳光和空气,我需要一个自由的世界,我更需要朋友。”还好,我来了这里,没去读本科,要不然我就错过你了。”

   听着冷旭几乎没有停顿地说了许多话,梅影又忍不住问他。 “其实你的父母很爱你啊,我的父母也一样,对子女严格也没什么错的,我从小就挨我爸的打,可我现在明白那是为我好,只怨自己不争气,考得那么差。要是我上了本科线,我父母不知有多高兴呢,你还一点都不珍惜,真是搞不懂你。”

  “我也不懂我自己,那几年我越来越孤僻,很难与人相处,逢年过节家里来了客人我都心烦,一个人关在自己的屋子里看书,我怕吵,根本不想跟别的人说话,时间长了就慢慢习惯了待在自己的世界里。那几年,我跟强子他们都没啥来往了,他们成绩不好,高中时就分到了别的班里,可我那天去找他们时,他们并没有嫌弃我,还陪我喝酒,跟他们在一起,虽然我话不多,但心里挺开心的,后来就跟他们一起来了这里。他们打架,我也去帮他们,后来就越来越能打了。男人嘛,不必说那么多废话,用拳头来比高低才是最能解决事情的。”

   “哦,是这样啊,那你小时候不会是有自闭症吧?看来父母管得太严也未必是好事,不过这也应该跟各人的性格有关吧,比如说我,我是属于那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人,我对数学就是不感兴趣,怎么打都打不出第二个陈景润来,对吧?至于打架嘛,还是少打为好,毕竟我们还是学生,男儿的血性固然重要,但不一定都非要用拳头来证明啊,这是和平年代,只有乱世才出枭雄哦。你不是说了吗,下辈子,我做大当家的,你来压寨,哈哈哈。”

  “你个臭丫头,自己一身的坏毛病,还说教起我来了。行,听你的,以后尽量不打架,强子他们再惹了事,你就去做谈判专家好了,他一定会问你是不是疯了啊?哈哈哈。影子,知道吗?今天带你来还有一个原因,每个周末这里就会有一个歌手来唱歌,唱得可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应该就要到了,你一定会喜欢的。好多歌我都没听过呢,有一首叫《野百合也有春天》,罗大佑写的,特别好听,我想与你一起分享。”

   “哦,是吗?我挺喜欢罗大佑的,他的好多歌我都会唱一点点,可是没有一首能完整地唱完,他的《童年》就很好听,你说的这首歌我真没听过呢,一会儿好好听一下。对了,在我印象里,咖啡馆里听别人唱现场是要给钱的吧?”

   “嗯,要给钱,一般十块钱一首,点得多人家也可以给你优惠嘛。影子,你很在乎钱啊?我觉得你不是那种抠门小气的女孩子啊。”

   “我当然在乎钱啊,喜欢钱又没有错,我以后一定要挣很多很多钱来孝敬我父母,还要给我妹买很多很多漂亮的衣服,我妹还真可怜,小时候老穿我的旧衣服,但后来她个子越来越高,只有我拣她的旧衣服了,呵呵,想起来还蛮有趣的。我又不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可不能像你冷大少爷这般糟踏钱哦。唉,不说这些了,反正又不要我付钱,我只管听就是了。”

   “你个臭丫头,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喜欢钱是好事啊,以后我就负责给你挣钱,让你躺钱堆里睡觉,好不好?”

   “讨厌,我又不是白痴,谁要你养啊,我不要做寄生虫。”梅影娇笑着轻轻地打了冷旭一下,冷旭顺势就握着她的手,久久地凝望着她。

   “好,不做寄生虫,做我肚子里的蛔虫可好?每天在我肚子里上串下跳的,让我时时刻刻都能感觉到你的存在。” 此刻的梅影不再感觉到咖啡馆的低矮和空气的不流通了,冷旭就像今夜那一轮皎洁的月亮,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一圈圈光晕令她着迷。

   正说话间,一个年轻男子背着一把吉他走了进来,看样子冷旭说的歌手来了。冷旭对那人招着手,那男子一边笑着一边走了过来。 “来一曲《野百合也有春天》吧,我女朋友还没听过呢,谢谢啊。”说完冷旭就把钱掏出来付了,那歌手问老板要了根凳子,坐在他们边上就开始弹着吉他唱开了。

   “彷佛如同一场梦,我们如此短暂的相逢,你像一阵春风轻轻柔柔吹入我心中。而今何处是你往日的笑容,记忆中那样熟悉的笑容 。你可知道我爱你想你怨你念你深情永不变。难道你不曾回头想想昨日的誓言。就算你留恋开放在水中艳的水仙。别忘了山谷里寂寞的角落里,野百合也有春天。啦啦啦.......\\\\\\\\\\\\"

   一曲终了,那歌手背着吉他又去了别桌,只有阵阵余音还在不停回响。梅影的心仿佛被一颗铁钉刺了一般,生疼得令她难以呼吸。非常凄美也透着凄凉的一首歌,这首歌并不适合她和冷旭,也许他们应该点一首《甜蜜蜜》,可是那歌声里流淌出来的凄清悲凉之感倒很符合她从前对冷旭的印象。

  一个少言寡语的大男孩,在山野间踽踽独行,就如同山涧旁生长的野百合,遗世独立,懒理世事的纷杂。

  \\\\\\\\\\\\"冷旭,谢谢你让我听到这么优美的歌曲,真的很好听,震撼到我了。我从歌词里听到了无奈的挣扎,爱情的执着,如怨如慕,如泣如诉。有微婉之情,也有洒落之韵,我深深被打动了。\\\\\\\\\\\\" 话音未落,眼眶有些潮湿,梅影只觉一股悲怆之情涌上心头,不过第一次听这样一首歌,那些歌词里的字字句句就已经在她的心里回旋,挥之不去。

   “影子,怎么一下又伤心起来了,你对音乐的理解让我汗颜哪,我只是觉着旋律动听,歌词也令人沉醉而已,没想到你还有这么深刻的解析,在下佩服!”冷旭从座位上站起来对她抱拳说道。

  “夸我做什么,还不都是在书里看来的,我可想不出这些词来。咱们走吧,在这里待久了脑子有点晕,我连烟都不想抽了,酒也免了吧,出去透透气就好。”梅影还是感觉到了闷,再加之心头的哽咽,她只想离开这里,这是她第一次进咖啡馆,也是第一次喝这种现磨的咖啡,但她却并不喜欢,只有那一首《野百合也有春天》留在了她的心底。

   走出了咖啡馆,冷旭牵着梅影的手向学校走去。今夜的学校热闹非常,有毕业的,有明天短暂分别的,丹姐一直陪着曹斌,一整天都没见她人影,强子去校外约会了,大家都很忙,只有她和冷旭在校园的小道上静静地散着步,直到月儿西沉。

   回到女生楼已是凌晨,女生楼的大门敞开着,每一个寝室里都灯火通明,今夜怕是不会熄灯了。冷旭将她送到了宿舍外的竹林边,紧紧地拉着她的手,迟迟不让她离开。 他的眼神变得缠绵,他的手心又开始冒汗,梅影的心被牵扯得难以离开。最后,她只能不再看他的眼睛,转过身,一路小跑进了大门。她很清楚冷旭不会对她做什么出格的事,可是她怕自己的意念不坚定,她常常都告诫自己不能再出什么差错,并且她知道,冷旭并不喜欢轻率放荡的女孩。

  躺在床上,梅影脑子有点乱,最近一直在享受恋爱,还从没有好好去琢磨一下冷旭的内心。也可能,他人如其名,似乎真的很冷。可是,他给予她的炽热情怀又是真实的,真是搞不懂男人了,她的平凡与无奇能让林雨默与她畅谈良久,也能让冷旭对她倾心爱慕。她还是想不明白,因为她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也并不如他们说的那么率性可爱,她深感自己的心思在很多时候还是很复杂的。还有,她一直在欺骗冷旭,并没有他想像中的那么真诚不虚伪。

   对于男人,她也有想过很多,她心目中的男人要性感,要感性,更要理性,冷旭对于爱情的理性似乎过多,他从没有给予过梅影一次激烈的吻,每一次都是浅尝辄止,在爱情面前,他像个羞涩的大男孩,但在处理另一些事情上他又完全缺乏理性。她真的还不懂得如何去调教一个男人,不知道时日渐长,她会不会慢慢悟出其间的奥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