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第十五回 青春、阳光、爱情
第十五回 青春、阳光、爱情



更新日期:2015-08-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可能是酒精的作用,梅影很快便入睡了。天微亮时,她又因为口渴起来喝了一杯水,顿时,睡意也全无。望着窗外的天空,虽然还很模糊,但冷旭那张俊美的脸却清晰地在晨风中摇曳,顾盼生姿,似乎,正在向她走来...不过分开了几个小时而已,她竟然就开始想他了。

    他精致的,仿佛被造物主雕刻过的五官,他性感的近乎有些邪魅的笑容,他拥抱她时那发烫的脸颊,还有他说过的那每一句对她的喜欢,在这个清晨的天空里将梅影的心揉捏得隐隐作痛。她讶异着自己这么快就喜欢上他了,这么快就渴盼着再一次偎依在他的怀里,去感受他的气息,去触摸他跳动的心,去畅想以后他们的情感路程,甚至未来日子里所有真切的生活。

   心里有些发慌,一阵燥热在身体里窜动着,她这是怎么了?林雨默那磁性的嗓音和沧桑的容颜在渐渐隐去,此时此刻,她满脑子都是冷旭,他昨夜里所有说过的话一直萦绕在她的耳边,久久不能散去。 难道真的喜欢上他了吗?她的心是不是太善变了?不是不想再恋爱了吗?可是一想到冷旭那越来越清晰的身影,她又找不到一丝能说服自己不去喜欢他的理由。

   天快大亮了,她在一连串漫无边际的遐想里昏沉起来,躺倒在床上,又睡过去了。

   “梅影,外面有人找你。”燕玲站在床前一边梳头一边推她。

   “谁啊,大清早的,还没睡醒呢。”梅影揉着迷蒙的眼,无比倦怠地问着燕玲。如果是丹姐来找她,从来都是直接掀她被子的。起床对于梅影是一件相当痛苦的事,再大的事她也会寻各种理由多躺一会儿。

   “起来吧,门口好大一帅哥呢,是汪丹他们班那叫什么来着,上次我还叫你打听他名字的那个男孩子,整天板着脸装酷,从来不理女孩子的那个。我说,你怎么勾搭上他的啊,行啊。”没有女孩子会不喜欢长相俊俏的男孩,燕玲的男朋友比起冷旭差远了,梅影心里不禁有些小小的得意。

   “谁要勾搭他啊,人家主动投怀送抱莫非还拒绝不成,你帮我叫他进来吧。”

   “行行行,这就去给你叫。梅影,你说要是齐远辉知道了,会不会吃醋啊。”

   “还提他做什么,早都没来往了,烂人一个,他的名字只会污了我尊耳。”虽然齐远辉是梅影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但她已经很久不再想他了,有时候在教室里碰见了,她也懒得跟他打招呼。有几次齐远辉试图找她说话,她连正眼都不瞧他一下就走开了。忘记一个没有对自己付诸真情实意的男人,的确是不需要费时费力的。

   “好了,不提了不提了,大清早的别生闲气,正好我要出门呢,她们那几个早都出去了,你们俩慢慢享受二人世界哈。”燕玲拿着包就往门外走去。

   “影子,还不起床,小懒猪。汪丹都跟我说了,本来她要来叫你的,可是我真的很想你,所以...”

  冷旭走到她床前,坐在床沿边拉着她的手,柔柔地看着她。他换过衣服了,将体恤换作了衬衣,依然是黑色,比昨晚那一件颜色更加地浓厚,把他不算白皙的肤色衬得很健康,也让他看起来添了些成熟感。 还好,梅影没有裸睡的习惯,将一件妈妈的旧裙做了睡衣,虽然大了点,但也让她看起来没那么胖了。她坐起身来,任由他拉着她的手。


   “冷旭,干嘛那么喜欢黑色啊,年纪轻轻的搞得跟小老头似的。这才几点啊,你们几个精神够好的啊,我都还没睡够呢,就被你吵醒了。”这一见到冷旭,梅影的心跳有些不按节奏的乱跳了。但是,她在凌晨那一串遐想里改变了很多对于爱情的想法,在还无法确认他的心之前,她不想再犯傻,她要重新制定一下自己的情感策略,不能太轻易就表现出对他的喜爱,心里还不停地告诉自己,“不过一个男孩子罢了,就是比别人长得好看些,仅此而已。”

   “你个小猪猪,竟然说我是小老头,从小到大,不知有多少人赞美我,来,我看看,你的眼神没问题吧。我对色彩不是太在意,但我只喜欢黑白灰三种颜色,看起来简单又纯粹,我讨厌那些妖里妖气的花哨。可是,我倒是希望你穿得俏丽一些,你的皮肤这么好,穿艳丽点会更加白皙嫩气的。\\\\\\\\\\\\"

  “还白皙嫩气,你以为这是逛菜市买白萝卜啊,我就爱穿牛仔服,对别的衣服也没啥兴趣。再说了,我身材也不好,牛仔服让我看起来没那么臃肿。唉,真想接着再睡一觉,连梦都还来不及做呢。”

   “影子,快起来吧,你看天气多好,做什么梦啊,我都站你跟前了,难道你还想梦别人不成?我可告诉你哦,不许再想别的男人,也不许跟他们说话,当然,我们班里的男生例外。以后只想我一个人就好,听到没有?还有,不许再说自己难看,我觉得好看就行。”

  看来丹姐的话没错,这样的男孩子看似外表冷漠,可心里却炽热如骄阳,若是你犯点什么错,立马就是雷鸣闪电,面对这样一个霸道的男孩,她的确有些犯愁,可是,又挡不住他的魅力。

   梅影慵懒地掀开被子,“我去洗脸刷牙了,你去外面等着吧,丹姐他们不是在外面吗?去吧,我一会儿就好。”

   “影子,你以后不要化妆了,你看这样素面朝天多好,化了妆太老气了。一会儿穿裙子好吧,我还没见过你穿裙子是啥样,这样走在我身边不是更小鸟依人吗?”

   冷旭像是征询又像是命令似地对她说着,梅影显然不太喜欢有人来干涉她的妆容与穿着,他不是喜欢她的随性吗?怎么第二天就进入角色般开始支配她不要这样不要那样。

   “你话怎么一下子多起来,水库开闸了啊,还没拜天地就开始管我了,还要不要我活啊?”梅影是不喜欢男人太啰嗦的,她感觉冷旭完全变了样,不再有那种酷冷的表情,也爱说话了,莫非是因了她的缘故,对她的一番喜爱竟让他喋喋不休起来,爱情的力量真是太神奇。

   “好好好,不说了,我去外面等你,你快点哈。”冷旭放开她的手,向门外走去。

   “还是不要化妆好看,夏天还是穿裙子凉快些。”快走到门口时,冷旭又转过头来嘱咐着。

   “真是服你了,一下就变成了话婆子,不过,你的建议我还有待考虑。快出去吧,我要洗脸刷牙换衣服了,别让丹姐他们等久了。” 梅影从床上跳了下来,打开门将他推了出去,看着冷旭往外走去,她又忍不住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她的确是不了解男人的,她觉得自己的人生阅历太肤浅,在今后的岁月里,她需要花很多的时间去琢磨男人。

   这虽然不是他们俩的约会,却是第一次一起出去游玩,不忍心让他失望,还是依着他的意思去办了。 梅影将头发梳直,发胶也没喷,让留海自然地垂下。抹了点夏士莲,淡淡地涂了一圈粉色的口红就了事。她很喜欢夏士莲的清新爽滑,没有擦粉,没有夹睫毛,没有抹眼影,好像真的挺舒服,不用担心出汗之后脸会花,不用带着一大包化妆品出门,心里竟也轻松了许多。

  看着镜中的自己,不漂亮却清新爽目,这才是十八岁女孩子该有的样子,或许他是对的,青春的姿容便是最亮丽的风景,何须刻意去妆扮。

   当梅影站在他们面前时,冷旭的脸上发出了异样的光彩。是她那张素颜朝天的脸,还是她又回复到刚进校门时的妹妹头,又或是她身上那条五彩碎花的连衣裙?她不得而知,但能确定,他非常满意,用赞许的眼光不断地打量她,看来男孩子的虚荣心一点不逊于女孩。

   青春总是与阳光有关,美好的岁月的确不需要涂脂抹粉!

   他们一行四人,一路走着,一路打趣着,冷旭牵着她的手,时不时的又转过头来看看她,那眼底溢满了柔情。看来梅影又想错了,他并不介意众人的眼光。遇见熟悉或是不熟悉的,都在看着他们,他们眼里的惊诧极大地满足了梅影的虚荣心,来了学校一年,仿佛今天她梅影才彻底翻身,彻底地扬眉吐气。 由此,她更加确信,一个人的外貌太重要了,男人女人尽皆如此,身边有个英俊潇洒的男孩子傍身旁,无疑为她平庸的姿色添了几分神彩。


   “影子,其实你不化妆真的清丽多了,还是冷旭有眼光哦。不如暑假你们俩一起回重庆吧,斌斌也打算去拜望我父母,影子就住我家,斌斌住冷旭家,怎样?”

  丹姐也对她今天的妆容表示了赞许,还极力地邀她去重庆玩。

   “我没意见,就看影子了。”冷旭止不住心里的喜悦望着梅影,他心里是一千个一万个愿意,他也想每一天都分享她灿烂的笑容。

   “这个嘛,我得想想,寒假就没回去,这次再不回去父母肯定会骂我的,还是先回去跟父母说一下比较好,如果他们同意了我就过来找你们 。”

  梅影心里是没底的,但又觉得上了大学后父母对她好了很多,从来也没说不准她谈恋爱,应该不会拒绝她的请求,况且成都和重庆离得也很近,父母也不会有理由反对吧。

   “真的吗?影子。我太高兴了,一会儿从伏虎寺出来我请大家去喝酒。” “冷大帅哥要请客,我们可得好好宰他一顿,对吧,影子。”丹姐对着他们俩坏坏地笑了笑,开心地拉着曹斌一路往前跑去。 望着丹姐和曹斌俩的身影,梅影突然明白了女人为什么钟情高大威猛的男孩子了,曹斌的个子跟冷旭差不多,但身型壮实些,与丹姐娇小的体型简直是绝配,身高的差异让他们形成极大的反差,却也相得益彰。

   伏虎寺离报国寺很近,大约不到一公里的路程,梅影常常从伏虎寺路过,但从不曾进去过。一说从前有虎伤人,一说山形如伏虎而取为伏虎寺。这里也是峨眉山唯一的尼姑庵,不知还能不能寻着金庸先生笔下盛极一时的峨眉派之风姿,不知灭绝师太的徒子徒孙们是否还勤于武学。如果哪天想要出家,此处倒是不错的选择,梅影有一次从这里过,远望着里面的寺庙,居然还给自己起了个空灵的法号,可是后来她又觉得挺可笑的,自己凡心如此之重,哪有整天都在想男人的尼姑啊,出家还是算了吧。

   这一条山路还是很陡的,梅影突然后悔穿裙子了,还有这几寸高的鞋跟,感觉有些吃力,可又不愿扫了大家兴致,只有忍着灼痛被冷旭牵着走。他的手心有些微微地冒汗,粘粘的,热热的贴着梅影的掌心,竟是一刻也舍不得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