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第十三回 悸动的情怀
第十三回 悸动的情怀



更新日期:2015-08-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梅影喜欢夏天,这是个热情四溢的季节,这是个绚烂多彩的季节,如果天空的太阳燃烧了大地,那么就把她的身体也一块儿化为灰烬吧,不温不火地活着,不如死去。

  夏天,才是属于青春的,炽烈、明亮,又令人躁动不已。春天太温软了,像个无牙的老太太般,窝在墙根里,眯着满是褶子的双眼,昏昏欲睡。冬天,过于冷冽,刺骨的寒风会冻结了所有的情怀,心生悲凄。而秋天,在收获的同时又逃不开万物的凋零,那彤红的枫叶又会令她时时想起那一夜凝固的鲜血。只有这火夏,更适合她,更适合这狂放不羁的岁月。

   冷旭一身黑衣,像个打手般护着梅影一路前行。在他面前,梅影的确是娇小无比。梅影喜欢一米八左右的男孩子,虽然她才一米五六,但她需要男孩的高大来捍卫她的娇小,这于她而言是一种安全感。穿着高跟鞋跑步的确费力些,梅影有些气喘了。

   “就这家吧,你看怎么样?我来吃过几次,还不错。”冷旭在一家饭馆面前停下来,一阵香味飘出来,梅影也跳饿了,受不了诱惑般往里走去。

   旅游胜地就是有这许多好处,无论白天黑夜总是热闹非凡。当然,老板也会宰客,但对像不是他们。梅影常常都讶异这些店家的眼力,一看他们便知是学生。

   “影子,你看想弄点什么下酒菜?我是无所谓,秀色可餐嘛。”这是冷旭第一次叫她影子,但却是那么随心而自然。在跟他不多的接触里,他只跟着强子叫过她一次\\\\\\\\\\\\"猪猪”,并且还调侃她的肚子肯定是圆的。

   “什么秀色可餐啊,就我这身肥膘,连根骨头都没得啃,腻死你。”其实梅影听他这么说还是挺高兴的,哪有女孩子不爱虚荣的啊。

  “我又不是狗,啃什么骨头,尽拐着弯骂我。我才不在乎你胖呢,女孩子就是要白白胖胖的,我倒觉得叫你\\\\\\\\\\\\"猪猪”更贴切一些,瞧你这肉嘟嘟的小圆脸,真想捏一把。其实你不难看啊,只是你自己不觉得罢了。我就喜欢你这样的,跟你在一起我心里高兴得很,我还从没对别的女孩子说过这么多话呢。”

  听着冷旭一本正经地跟她说这些,心里禁不住沾沾自喜,好像又有了要做天鹅的梦想,即使他嘴里的喜欢并没带更多的感情色彩,她还是很愿意听的。点了几个她爱吃的小菜,拣个靠窗的位子他们就坐了下来。

   “老板,来几瓶啤酒。”刚一落座,冷旭就开始嚷嚷起来。

   “带烟了吗?”梅影烟瘾挺大,可是夏天的衣衫又装不了烟。

   “知道你爱抽烟,也知道你要吹水的习惯,我先把准备工作给你做好哈,年纪不大点,过场还挺多。比我烟瘾还大吧,不过你抽烟的动作挺潇洒,不像有些女生翘什么兰花指,丑死了。”

  只要跟梅影在一起待过的人都了解她的习惯,看来这冷旭还蛮上心,她挺享受有男孩子为她点烟的,也喜欢听他说那些恭维的话,喜欢一个人便什么都是好的,丑无盐也变了西施。

   “冷旭,你看咱俩这么合拍,不如结拜为兄妹吧。”梅影最喜欢结拜了,跟丹姐结拜,跟强子也结拜,现在又要跟冷旭结拜,因为他们每一次结拜就会摔两个碗,她很喜欢听那脆生生的回响。梅影打小就崇拜英雄,尤其喜欢《水浒传》,她不想打家劫舍,只想跟哥们儿、姐们儿们大碗地喝酒,大块地吃肉,若早生千年,她一定不要金钗,只持冷剑,独自走天涯。

   “谁要跟你结拜啊,拜天地还差不多,你愿不愿意啊?”冷旭有些认真,又有些坏坏的表情看着梅影。


   “哼,你敢耍我,看我用劈风掌劈死你。谁要跟你拜天地啊,这还没到后半夜呢,你就开始说梦话了啊?冷旭,我觉得你这名儿起得真好,忽冷忽热的,从前吧,感觉你像个冰窖,今晚你又变成了火山,你也不怕温差太大了让人生病。”

  梅影故做生气地向冷旭打去,他是在表白吗?还是一番玩笑话?这的确太出乎梅影的意料,她喜欢帅哥,因为帅哥养眼,可她压根就没想到居然会有这样一个平日里冷得都不似人的雕塑会喜欢她。

   “我是说真的,我不爱说话,但说出来的话都是真的。我可没你姓的好,我记得一首诗就是写梅花的,“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我觉得用梅花不畏严寒的坚强品格和清纯雅洁来形容你,非常地恰当。”

  “冷旭,你可以啊,这是念小学时学的诗了吧,还没忘啊?对,是王安石写的,我也喜欢这首诗,写出了梅花的神韵和幽香,但我可不敢自比梅花,境界差太远了。”

   “我成绩一直就很好啊,记性也不错,能背几首唐诗宋词算不得什么。影子,别小看自己哦,我说恰当就一定恰当,别那么没信心。” 看着冷旭一脸认真的样子,梅影心里有些犯愁,她哪里有什么梅花的冰清玉洁,她的少女之身已经被另一个男人玷污了。于是她又开始宽慰自己,冷旭并不是出于男女之情来喜欢她的,面对他,梅影的心里还是有些小小的卑微在作祟,并且她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她无法去想像他喜欢她什么,甚至她觉得他的审美有问题。

   “真是的,搞得那么风雅干嘛,又不是吟诗会。来来来,吃酒吃酒,满上满上,要干了哦,这第一杯总要有个由头才好。”她不会把冷旭的那番话当真,她认为他是不成熟的,校园式恋爱她见多了,一多半都是因为盲目的想像和冲动,过不了多久又各自散去。既然今晚是来喝酒的,那就敞开了痛快地畅饮吧。


   “祝我生日快乐吧!”冷旭开心地举起杯。

   “什么?你生日?这么老套的借口亏你想得出来。”梅影不以为然地嗤了一声,她觉得自己已经是成年人了,小男孩的心性总是太幼稚。

   “给你看我的学生证,今天真是我生日,满二十了,要不刚才我也不会去舞厅找你。”冷旭有些急了,受了委屈般要掏学生证给她看。

   “得得得,是我不好,那就祝你生日快乐,好吧?嘿,这么说你还真是去找我的,想要我陪你过生日,是吗?你喜欢我啊?是不是暗恋我很久了?”梅影一边赔着不是一边举杯,还意味深长地笑着问他。


   “我...我...,你这个女人真是一点都不含蓄,这种话该我来先说嘛,哪有女孩子去问别人是否喜欢她的啊,罚酒罚酒。”冷旭的脸红了,故做生气地望着她。他脸上的红晕让他看起来添了几分羞涩,不过梅影确定那不是酒精的缘故。真的很奇怪,有些话不经意说出来时不别扭,但一旦刻意地去问时,倒是会令人难为情了。

   一连干了三杯,冷旭的脸才阴转晴,梅影第一次觉得男孩子也蛮难哄的,这个话题看似轻佻,却又沉沉地压着他的心,梅影决定跟他聊点别的。

   “冷旭,我知道你最大的爱好是打架,但学习也不赖,都上了本科线干嘛跑到这来念专科啊。” “我才不想多念两年呢,父母也管不了我,我天生智商就高,读不读书都一样。再说了,跟强子他们从小玩到大,真要分开了还挺不习惯的。”冷旭眼里流露出的自信和骄傲不禁轻轻地牵动了一下梅影的心。


   “听说你打架比强子还厉害,可每次都是他们惹的事,你还挺仗义嘛。”


  “那是,男子汉立于天地间,为朋友两肋插刀是必须的。知道上次你帮汪丹藏的那把刀是谁的吗?是我的!若不是她死命抢走,那晚说不定就把挑事那人砍翻了,最讨厌有人在我面前叽歪了。”


  “是你的刀哦,怪不得那么沉,上面没有沾过血吧。”梅影心底里是极怕见血的,那种泛着血腥的艳丽太刺眼,总给人不祥之感,可是,她又向往江湖,在血色残阳下,醉舞霓裳。

   “你怕血啊,怕什么,以后有我呢,谁要敢欺负你,我就扁他。就那次以后我就开始留意你了,我喜欢你的开朗,还有你身上散发出来的豪爽,你毫不掩饰的笑声更是一绝,听起来很是让人痛快。要是在从前那年月,我一定弄个山大王来做做,然后把你抢来做压寨夫人。”冷旭说完得意地笑着。

   “我才不要做什么压寨夫人呢,要做就做大当家的,你来压寨吧,再给你找几个戏子、姘头什么的让你每天睡醋坛子里,气死你,哈哈哈。”梅影也乐了,这样轻松愉快的谈话真好。

   “你敢!我的手段可是厉害得很哦,再说了,这辈子你还是好好做女人吧,刚才比胸我不是输给你了吗?想要做大当家的,下辈子我等你,给你压寨好不好?”


  “你还取笑我,讨厌!以后不跟你玩了。”梅影感觉脸有些微红了,心被他的话撩拨得有些痒痒的,又有些酥酥的。他们这是在交往了吗?已经开始谈情说爱了吗?

   “别生气了,我错了还不行吗?知道为什么跟你们在一起我都不想说话吗?”


  “我哪知道啊,不想说话就不说唄,哪那么多为什么?”


  “我是想听你说话啊,这都看不出来,没见我每次都盯着你看吗,都认识半年了,什么眼神啊?” 梅影心里一惊,居然这么帅气的男孩子愿意听她说话,看来上天还是眷顾她的。


   “我还以为你只知道埋头吃饭呢,敢情在偷瞄我啊,嘿嘿,你坏哦。那你怎么不早说啊,真是害死我了。”梅影心里一阵懊恼,要是早知道有个这么帅的男孩子喜欢她,那她与那场灾难不就擦肩而过了吗? “我害你?


  '我怎么说啊,那时候你跟你们班那谁打得火热,我看着心里就来气,喜欢那么个阴不阴、阳不阳的东西,我还以为你有毛病呢,还好你已经没跟他在一起了。”冷旭忿忿地说着。


   生活真的很弄人,也太讽刺,如果一开始就跟冷旭在一起,所有的一切将面目全非,跟一个喜欢自己的男孩子谈一场恋爱,这才是梅影的初衷,这才是纯纯的象牙塔似恋爱。当然,她也不会出现在医院里,更不会遇见林雨默了。晚了,一切都太迟了,一个纯真的男孩子是不可能接受她的不洁之身的。还有,她对于林雨默的迷恋还在身体里游走,一时之间难以排解。


   “不说这些了,今晚不是来喝酒的吗,满上满上。”梅影想哭,但她又不能哭,这就是命!她只把泪水融进酒里,一饮而尽。 女人天生就有几分酒量,梅影自是不例外,她小时候就偷偷地用筷子头蘸爸爸的白酒喝,几瓶啤酒她只当润润喉咙。后来又要了多少酒记不得了,看着桌上堆满的酒瓶,再看看冷旭,他好像有些迷糊了。谁说男人就一定能喝,逞英雄也要拿实力来说话的。


   “瞧你这德行,不能喝就不要杯杯干嘛,走,我送你回宿舍。”梅影想要去扶冷旭起来,再晚些就进不了宿舍了。


   “我没醉,谁说我醉了,几瓶酒而已,小看我。我还没喝够呢,我的生日愿望也还没许,走,陪我去月光下许愿。”这种命令似的口吻让梅影有些不习惯,冷旭站了起来,脚步还是有些踉跄,但似乎真的没醉,他还非常清醒地叫过老板来付了钱,出得门来,浓浓的夜色在瞬间就将他们包围。


   冷旭搂着梅影往报国寺走去,一切都很自然,一切都水到渠成,这仿佛才是真正的恋爱,跟一个喜欢自己的男孩子在一起,梅影的心里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享受。 他们相拥着来到了寺庙门口,两个月前梅影还在这里要死要活的,此时心情豁然开朗,虽然她不能确定是否也喜欢冷旭,但能断定他是一个值得喜欢的人,因为他从不跟别的女孩子纠缠。


   “不是要许愿吗,这里月光甚好,还有佛主保佑,就在这里许吧,不要我听的话我可以转过身去。”梅影掰开冷旭的手,将他的身体摆得直直的,让他在月光下站着。


   冷旭似乎不太愿意她的离开,一个劲地对他招着手。


   “来,过来,我的愿望只许你听。” 梅影慢慢地走过去,冷旭一把拽住她拥入怀中。


   “这就是我的愿望,二十岁时拥抱我心爱的女孩。” 梅影没有挣扎,也不想挣扎,她实在找不到挣扎的理由,虽然对于他的印像还仅仅是帅气的外表,但她为什么要拒绝呢?有一个帅气的男孩子充当护花使者,的确不失为一件美事。


   此时,她终于相信,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林雨默磁性沧桑的声音是一种魅力,冷旭青春帅气的容颜何尝不是又一种魅力,既与林雨默无缘,能在冷旭的怀里感受男人温暖的气息也是幸福的。从前备受冷落的心有了依附,她突然又想恋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