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第十二回 命定的恋人
第十二回 命定的恋人



更新日期:2015-08-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夏夜里飘游的热浪并没有干扰到梅影一颗轻盈跳跃的心,她喜欢跳舞,她的舞姿并不像她的身体看起来那么笨重不堪。她的腿很纤细,转动起来还是很灵活的。什么快四、慢三都不在话下,尤其中场那劲爆的迪斯科舞曲更是她的最爱,抽筋舞和登山步每次都会让她酣畅淋漓地发泄一番。虽然这个舞场只是学校一个最大的食堂,但一到周末就会挂满霓虹灯和满天星。所有的桌椅都移到了外面,食堂的最前面摆了两个大大的音响,放着时下最流行的曲子。

   梅影还是一身牛仔服,脚蹬黑色的高跟鞋,刚进舞场,一阵轻快活泼的曲子传来,是韩宝仪的《你潇洒,我漂亮》,梅影不禁地跟着曲子哼了起来,“女人爱潇洒,男人爱漂亮”,哼着哼着就拉着丹姐转起了圈。 一曲终了,她和丹姐拣了个角落站着,强子走过来跟她们打着招呼,他们班里的人差不多都来了。

   “影子,小猪猪,你的病好了啊?精神看起来不错哦,走,跟哥跳舞去。”

  “才不要跟你跳呢,你妹妹我呢最懂你的心思了,知道周末你最忙了,你看那边站着好几个美女呢,从前似乎并没见过,去吧,好好开心的玩。”

   “ok !还是我的影子妹儿最善解人意,来,刚子过来陪我妹儿跳舞。”强子把他们班里的另一个五大三粗的叫谢刚的叫了过来,然后自己屁颠屁颠的就朝着那几个女孩子走去了。

   梅影已经不再巴望着齐远辉来邀她跳舞,对于男人,她觉得应该有更好的选择。每一场舞会,齐远辉也不会错过,每一次从他身边擦过,梅影会不屑地对着他哼一声,是不是示威她不很确定,但齐远辉在她心里的确没有份量了,就像一盘吃剩的菜总是会倒掉一样,她已经不在乎那盘菜是喂了猪还是被狗吃掉,她的舞姿依旧欢快,整个舞场的霓虹灯好似只为了她而闪烁着。

   在舞场里,她很少有累的时候,总是不知疲惫地旋转着。在舞场里,她还是很耀眼的。那些自视清高的本科生们笨拙的舞步令她感到可笑,在这里,他们不再是王者,他们的骄傲在这里遁了形,悠扬的舞曲将他们羡慕的目光溶入了每一个音符里。

   这一夜,她跳得有些累了,脑袋都快转晕了,舞场里的人越来越多,鼎沸的声浪都快把乐曲掩盖了,场子里闹哄哄的,丹姐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梅影从热腾腾的舞厅走出来到外面的走廊间吹吹风,她感觉一身都快湿透了,真想马上站到水龙头下尽情地冲洗。

  夜已经弥漫了整个天空,远处的群山在月儿的照拂下,时隐时现,这是个美丽的夜晚,一阵悠悠的凉风吹来,梅影顿觉一阵舒爽,倚着廊间的栏杆,遥望着月亮,思绪又开始飘飞。 突然,一只邀请的手出现在她面前,梅影头也不抬地拒绝了。

   “歇会儿吧,太累了。”梅影暂时还不想进舞场,如此良辰美景,岂能错失这赏月的雅兴。

   “哦,好吧,我陪你一起歇。” 这声音很耳熟,抬起头望了望,面前的男孩子很腼腆地笑着。但见他挺鼻薄唇,双目如潭,清新俊逸,一张帅气的脸在月光的映照下又添了几分温和。

   “冷旭!你不是不会跳舞吗?怎么也跑来凑热闹。”梅影有些惊讶,自上次跟他拌嘴后,他们再也没见过面,何况,他的身影出现在舞场里,这实在是让人大跌眼镜。

   “怎么?这里许你来,就不许我来啊,不会跳就学啊。这么长时间没见你了,不会还在生上次的气吧。”冷旭定定地看着梅影,那一双清亮的眼越发地澄澈,在那一瞬间,梅影有些恍乎,她记不得了,好像在梦里曾见过这样的眼睛。

   “说什么呢,我是那种小气的人吗?我这辈子都可能品尝不到生气是啥滋味。” 虽然梅影跟他之间没有太多的交流,但面前这个男孩子的确非常帅气,让人看起来很舒心。如果他的发型再短些就更精神了,就像林雨默那种寸头。

  男人要么是寸头,要么剃光头,这才是男人该留的发型。反正不像齐远辉那种留着比她还长些的头发,装什么文艺青年,不男不女的越看越恶心,干脆去练葵花宝典好了。

   真是的,想林雨默做什么,人家指不定早把她忘了呢,这个夜晚他们三口之家肯定正其乐融融呢。梅影努力地想寻些话跟冷旭搭讪,对于一个少言寡语的男孩子,实在很难应对。

  气氛有些尴尬,冷旭不再吭声,陪着她一起倚着栏杆。


   “会跳什么舞啊,一会儿我陪你跳吧。”梅影望着他说道。

   “你这不是存心气我吗,你知道我不会跳的。就是觉得呆在宿舍里有些闷,出来找强子他们说说话,不过他们好像都挺忙的,就看到你一个人站在这里。”

   “哦,我还以为专门来找我的呢,原来是出来找人解闷啊。不会跳舞还跑来,听歌啊。”梅影戏谑地说着,其实这大好月色有个长相俊俏的男孩子陪着倒也不失了惬意。

   “如果我说是来找你的,你信不?其实,我挺喜欢听你说话的,直率又干脆,不像好些女孩子装模做样的,你笑起来的样子也很可爱,尤其是这两颗大门牙,我看好些女生笑的时候还遮住嘴,太矫情了。”冷旭一边说一边指着她的嘴。

   梅影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十八年来,除了林雨默说过她可爱外,在这学校里,还是第一次有男孩子对她说这样的话,虽然她已经不再装成熟将头发立起来,也不再化那么浓的妆了,但她还是觉得自己不好看,不可能有男孩子赞美她的,何况还是这么一个大帅哥,很多时候他们可能只是把她当做同类或者一个忽男忽女的哥们儿吧。

   “你不会是脑子有毛病吧,出门前没吃药吧,那么多漂亮女孩子不去找,找我做什么?我哪里可爱了啊?我跟你说哈,这两颗大门牙是专门用来啃西瓜的,哈哈哈。” 梅影说话历来如此,从来不在乎别人的感受,她也是真的不想再恋爱了,对林雨默的迷恋已经让她忽视了所有的男孩子,哪怕他只能在梦里对着她微笑,她的心也会醉掉。面对冷旭这一番话,她并不以为然,他浑身散发出来的那种孤冷让他看起来像个傲气的王子,而她,并不想做那个遗失了水晶鞋的灰姑娘,她怕把那南瓜车压塌了。

   梅影从不认为齐远辉是她的初恋,她在心底里把初恋留给了林雨默,哪怕他只是她生命里的一个幻影,她也是甘愿的。她已经不再看童话书了,想要成为天鹅的梦想彻底破灭,未婚先孕对她的打击太大了,可是她又不敢将这种苦恼示于人前,她一直认为,冷旭这样的男孩子不适合她,她也高攀不上。如果是一只乌鸦,就不要去畅想哪天能变成凤凰。

   “走,我们跳舞去吧,你说过要陪我的。”不爱说话的男孩子就是较真,一把拽着梅影进了舞池。

   又是这首《冷冷的夏》,曲子悠扬也忧怨,梅影突然恼恨着竟然没拒绝他,她不想跳了,她原本就是一个很情绪化的人,只要一个女孩子不再想恋爱,再帅的男孩子对她都没有吸引力。

   冷旭的确不会跳舞,也仿佛从没搂过女孩子的腰,梅影觉得他的手一直在抖着,他个子和强子差不多高,看不到他的眼睛,当他再一次踩到她的脚时,她故作疼痛地叫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是第一次跳舞,踩疼了吧,我扶你出去坐坐吧。” 看着冷旭一脸的抱歉,她觉得似乎又有点小题大做了。

   “算了,太热了,不想跳了,出去吹吹风吧。“

  “好,我们走,我请你去喝咖啡,怎样?”冷旭一脸讨好地说着,很想弥补点什么。

   “学校里有咖啡卖吗?我怎么不知道,我可不喜欢洋人喝的东西,如果你真想请我,不如去喝酒吧。”梅影有些日子没喝酒了,肚子里的酒虫子又在蠕动了。

   冷旭有些茫然地望着她,虽然他知道梅影会喝酒,也见她跟强子喝过,但他一定在想,这该是怎样的一个女孩子呢,居然还敢跟他叫板要喝酒,要知道,他的酒量可不差的。

   “这可是你说的哦,喝酒就喝酒,难怪强子他们叫你男人婆,真够烈的啊!我以为你只是烟瘾大,没想到酒瘾也不小哈。”

   “你这人真是奇怪,今天话挺多哦,认识你也不少日子了,加起来你也没今晚说的多。”梅影是真的有些诧异,也可能是她还不真正了解男人吧,她感觉今晚的冷旭完全变了一个人,挺让她莫名其妙的。

   “你又不是整天二十四小时跟着我,你如何知道我话不多,我只是很少在女人面前说话而已。”

   “那你意思说我不是女人了,莫非我性别特征不明显,不会啊,你看你看,这里比你大好几圈呢。”梅影指着自己的胸部,好像一定要证明什么似的,可是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在那瞬间竟然脸还有些微微发烫。怎么又用这招啊?上次在饭桌上不是跟他比过性别特征了吗?自己究竟想证明什么啊?

   “我就喜欢你这样,你跟那些扭捏做态的女孩子简直是天壤之别,又不是打擂台,谁要跟你比啊。不过,你胸部是挺大的,哈哈哈。”冷旭说完就拉着她的手跑起来,一路上还“哈哈哈”地笑个没完。 梅影也被他的欢笑感染着,任由他拉着手,在月夜下轻快地向着校外的小饭馆跑去。

  也许名字代表不了什么,冷旭真的一点都不冷,而她梅影也永远不会成为谁的影子。

   夏天真好,这是梅影喜欢的季节,因为她怕冷。每年冬天她手脚都会长冻疮,一走路发热之后就开始搔痒不止,手肿得跟个包子似的,挠久了还会灌脓,实在是令她非常困扰。还是夏天好,风起处,香飞天涯,闻着也是心旷神怡,天是透蓝的,连群山也一片苍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