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玄幻奇幻小说 > 守望断月 > 第一卷 > 第十章:离别
第十章:离别



更新日期:2012-05-1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洛林不好意思地抓抓脸:“一点事,耽误了,你去测试了属性没。”
     名叫莫寂的少年,嘴中略微有些苦涩:“我又不是氏族的人,这次测试又去不了......”
     “额,忘了。”洛林尴尬地一笑。莫寂不是氏族的人,只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洛林从小就认识了他,两个人关系极好,以兄弟相称,经常暗地来往。这一点就是紫玥也不是很清楚。莫寂其实是一个天才,他同样十二岁,却已经是八级了,但莫寂一直很低调,觉得锋芒太露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城里的人少有知晓,要不然那些顶着天才光环的人物早黯然失色了。
     莫寂轻叹了一口气,举起有些白皙的手掌不舍得说道:“昨天我偷偷测试了属性,是火属性战士..............兄弟,我想我可能要离开琉心城。”
     “什么”洛林猛然脸色一变,清俊的容颜也笼罩上一层阴霾。
     莫寂脸庞上带着笑意:“在这个城里总不是办法,我要出去闯荡一番,看看外面的世界,提升自己的等级。”也是,在这个等级的世界,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为等级拼搏。
    洛林叹了一口气,沉默了片刻,黯然神伤。“哎呀,干什么呢,又不是不会来............”莫寂脸庞上带着笑意,凝视着洛林。
     淡淡的苦涩在嘴中弥漫开来,洛林苦笑道:“什么时候动身?”却又老成的摇了摇头,笑容却是有些勉强。
     莫寂温暖的笑着:“现在..........。”听到现在莫寂就走,洛林脸庞浮现点点古怪之意。顿了顿,似乎还想说什么,却最终化作一声叹息,轻轻点了点头:“好吧.....回来的时候可别忘了我。”
     “兄弟怎么能忘呢。”莫寂脸庞上的表情,略微郑重。轻摆了摆手,莫寂话音忽然一转,问道:“你有什么理想吗?”
      洛林脸色忽然阴沉了下来,略微一愣,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我要成为弓箭手王者。”淡淡的血腥在嘴角散开,声音,嘶哑却坚定。
     弓箭手职业吗,莫寂想着。轻轻舒展了一下手腕,莫寂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仰头道:“我要成为大陆火属性第一玩火高手。”说完举起紧握的拳头,“让我们一起为自己的理想奋斗吧。”
     洛林自信的举起拳头,与莫寂的拳头碰在一起,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等着吧,下次你见到我时,这些会成为现实的。”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
    “好啊 .....我等着呢.....兄弟......就此别过了。”莫寂黑色的眸子,不经意间,悄悄炽热,闪掠而去。
     看着离去的莫寂,洛林眉头紧紧的皱起,踌躇了一下,往洛家方向而去。
     昼夜交替,一轮明月掩盖了万道正要破空而出的晨曦,升起在青色的城中,一如众神之赞叹。那么威严,那么慈柔。
     少年静静躺在花园里,皎洁的月光正照在他的脸上,明如美玉的肌肤印出弦月一般的光泽。
     “林儿。”一道黑影闪过。洛山苍老地面庞笑着,来到了洛林身旁。
     洛林脸上勉强扬起了笑容,黑色的眸子,在微淡的星辉下,闪着诡异的光芒:“爷爷......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洛山慈祥的笑着,鼓励地拍了拍洛林的肩膀:“还在为下午的事难过呢......有什么大不了,当个弓箭手还是不错的。”
     洛林愣了一下,随即笑了,却没有丝毫喜悦,甚至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是什么感受,只是沉寂不语。
     “好了....不谈这个......这东西你拿去。”洛山话锋一转,苍枯如树皮的手里握着一卷深蓝色的卷轴,递给了洛林,卷轴里还伴随着微弱的爆破声。
     “这是。”洛林奇怪的挠挠头。洛山望着洛林,慈笑道:“你也知道.......弓箭手的技能书,我们洛家一直少有,这本绿级一阶的~穿刺术~已经是最顶级的技能了,比试只有五天就开始了,能学一点是一点吧。“洛山抚摸着胡须,轻叹一口气。
     洛林浑身一滞,仿佛所有空气都被抽走了,蓦地心房滑过一股暖流,让道洛林双眸上染过一层薄雾........爷爷能拿到这个东西,一定没跟那些长老少费工夫。
     洛山只是慈柔地笑着:“........很晚了,爷爷先去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
     “......嗯......。”洛林回过神,缓缓转过身,目视着爷爷离去。直到洛山的背影消失,洛林懒懒的抽回手掌,双手枕着脑袋,眼神有些恍惚…低语:“爷爷.......你的恩情,有一天我会报答的。”
     脸上不露声色地显出一抹诡异的笑容,又是这样的弧度,让人完全猜不到他的思绪。
     “将你的身体宿借于我吧.......”一个平静而悠扬的声音从洛林心头传出。“这个声音好熟悉......我听错了吗?”洛林呼吸呼吸微微急促,这几个字如千斤砸在洛林的心上,像一个个最最恶毒的咒语。洛林身体有些异样,粗重的喘息着,甚至斜趴在地上。为什么?为什么心脏这么痛,好像被吞噬一般。洛林不知不觉蜷缩成一团,身体不可抑止地悸痛起来。
    “难道.....这是.....这是四年前的那个家伙。”洛林嘴角一阵抽搐,喉咙滚了滚毫无征兆的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