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新警世通言 > 第一卷 > 第51章月球终点
第51章月球终点



更新日期:2018-09-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脱脱打断官员的话,道:“你不觉得,用我们的神通干那些鸡毛蒜皮的亊,对我们的神通是一种亵渎吗?”

  

  那官员望望费麦西瓦。费麦西瓦道:“我们的修练不用来干那些事。况且这只是修行路上的附属物,并非主要目的,也不可滥用。不过,凡一切作案经过的路线、现场,都将留下肉眼凡器看不见的影像信息,当今俗世科学不是正在研制一种超红外线功能的侦探仪吗?它不久就能办到。但宏观可见,无形的人心难见啊,世人因无知于生命真谛尽干断见亊,因不得点化而迷茫,或作生命的奴隶或醉生梦死,当标本兼治,治本为主,那时候世道自然祥瑞。”

  

  那官员说:“受教了。”离座回原地。

  

  人微言轻,人贵言重。

  

  今晚好个月夜,满月。

  

  断然忽然坚决要邀请费麦西瓦赏月。自然少不了脱脱,三人上了大楼顶部,坐在安乐椅上,品东方茶赏西方月。费麦西瓦说:“小师姐今夜的兴致并非偶然,并非只是陶醉明月夜情境。”脱脱道:“又有什么玄机吗?”费麦西瓦略有叹意,道:“唉,天机不可泄露。”断然心不在焉未察觉,操着未褪化的童音问道:“无所不知的师弟,那你知道星星为什么眨眼睛吗?”

  

  费麦西瓦道:“是地球外大气层的作用,如看水中鱼,是水波造成的动像。如身处月球上,就无星星眨眼的感觉了,因为月亮外层无大气。”

  

  脱脱说:“本大师也想到到一个问题……”

  

  断然取笑道:“还自称大师呢,想过把大师瘾好了,甘脆自称佛祖你敢吗?”

  

  脱脱不理不睬,道:“本大师也想到到一个问题,是先有月球还是先有地球?”

  

  断然又找到话说:“既然这就不知道,还叫大师吗?只有佛祖的修为才会见知吧?”

  

  费麦西瓦说:“佛是超光速下慧眼亲自证知,但宇宙天地亊物规律皆含谜底。一切皆是生命谛理来龙去脉一脉相承的演示,皆含奥秘暗示。修建一栋大厦得先为其准备材料附件,月球是地球的配套设施,天地生成,早已为地球众生的生存准备好了一套运转系动。冷有太阳的温暖,黑了为众生点燃一盏月光路灯。尽管如此悲悯呵护,但免除不了众生身苦心苦等等内在苦,唯修无上解脱大道才是根本出路。啊,慷慨伟大而脆弱的生命啊!”

  

  断然道:“师弟说得好悲壮耶,未来的人类真的能迁移去月球、火星住吗?”

  

  费麦西瓦说:“能。但终归说来,只是权宜之计,因为月球、火星本就不是为地球生命所创造的别墅,我们仅是地球生态的产物,生存适应性很小。但我们这血肉之躯野心极大,总想挑战生存极限。就是将月球生存环境改造得与地球近似,也会慢性变异,那时的人类将慢慢变得不是现在这付模样,鬼里鬼怪的。”

  

  脱脱、断然沉默了许久,三人仰望星空,想着心思。

  

  断然回过神来,问道:“接下来我们该干什么?”

  

  费麦西瓦说:“从现在起三年内,我们放松放松,处理日常国际亊务,但不可荒费密修。时间一到,我们要率联合国验收团跑遍世界每一个大小国家,哈嘿嘿!假公济私,顺便旅游全世界,然后想不想去月球上旅游一番?”

  

  断然、脱脱欢跳起来:“好哎好哎!”

  

  “棒极了!”

  

  费麦西瓦说:“今夜就在这楼顶上,带你俩练功吧,把密法传于你俩,有何成就,师父领进门,就看各人的造化了。”断然说:“那我们该叫你师弟呢还是师父?”

  

  “何必拘泥定式,能者为师,何况你们本就还是小弟弟小妹妹!”

  

  “好,骗人是小狗,那我们拜师了?”

  

  “来吧!”

  

  ......

  

  又到年末。李开眣回到家中住,生了,生了个男孩。打电话问费麦西瓦:“取个什么名字?”

  

  “费理威廉。”费麦西瓦平静的语气。

  

  他不激动有他的道理。生育是极普通的亊,众生皆会,有什么稀奇的?况且他己堪破生命之玄谛。这一点,李开昳己有理解水平。

  

  但半月后威马丁就不同了,南赫.波丽耶生了个女孩,激动得他半夜飞回家。

  

  一晃三年时间到了。联合国大批人马飞赴世界各地验收世策达标。结果,大小国皆基本达标,东方佛教兴盛之国输送的佛教人才也早己到位。半年验收结束己是夏末。

  

  费麦西瓦吻别了妻子、小儿子、父母,率脱脱、断然随航天矿业公司采矿飞船踏上了去月球的太空。但费麦西瓦、脱脱、断然乘的是专用飞船。

  

  地球人类又几百年科技的飞速进步,月球上己建有大篷式的人类居住区,制温、制水、制氧、制食物等,室内可对话。采掘矿石设罝己比火星成熟,但居住时间不能过长。

  

  室外,穿上适应外层空间的航空服,脱脱、断然可高兴了,行走如蹦,一蹦五丈高。脱脱用自带通信电话对断然说:“这还用得着像在地球上那样苦练轻功吗?”断然蹦跳着说:“这说明地球地心吸引力太强了,在那里平常人蹦不起三尺高。”费麦西瓦说出的话总是不寻常:“一方天地生一方众生,在月球能蹦五丈高又有什么特别的?环境造化人也约束人,宇宙之大,地球人坐井观天。”

  

  采矿作业区,来自地球的工人稍亊休息,便操控机器,一派忙碌。费麦西瓦他们除了现场实习,便是游玩。

  

  啊,伟大的太空,神奇的宇宙,你让我神往,你令生命悲壮!

  

  冷热极端的温差那是地球恒温动物受不了的。零下百多度的夜钻进调温居住区安息。一夜醒来百多度高温出去作业,那也得穿上调温太空服。忽然,费麦西瓦发令道:“大家立即停止去采矿,回飞船返回地球,有危险马上到来,别发楞,快!”工作人员见说,立即行动。

  

  “少总裁,你们怎么不动?”

  

  “我们只有留下来阻挡,你们才能幸免于难。是我疏忽了,我早该知道的,快走,不然都走不掉!告诉我的家人和联合国,继承光大我的世策!”

  

  工友们刚起飞,就见从月球背面上空一个巨大的黄色飞碟瞬间而至,一束直径约十米的黄色光柱向飞船射去,却见费麦西瓦发出了一道金光抢先挡在飞船前,险些慢了瞬间。

  

  “少总裁!”远去的飞船上的人悲怆地叫喊。完了,有人哭了。

  

  黄色巨碟转移目标,黄光柱射向费麦西瓦,费麦西瓦发出的金光变成圆型,护住脱脱、断然。二人也不是吃干饭的,尽力发功协助费麦西瓦。

  

  黄光、金光顶牛。剧烈碰撞却无声响,人类居住区被毁。

  

  这先进的科技黄光顶不住真元金光,缩了回去。这时上空又出现十个中型黄色飞碟,四面散开包围,同时射出密集针形光,直刺金光团,先前的巨碟也重振旗豉,射出针型黄光。这下双方僵持着。

  

  许久,许久。

  

  断然百忙中分心叫道:“师父,使意念力!”

  

  费麦西瓦微笑道:“百密一疏,我怎么只顾吸住飞碟,让他们无法去追袭我们的飞船呢?”说话间松一松,针型黄光刺穿金光,须臾又被挤出。

  

  费麦西瓦一心二用,动开了意念力。

  

  这些天外邪客果真非凡,半小时过去了,一小时过去了!

  

  费麦西瓦在出汗,断然、脱脱在虚脱。

  

  但飞碟们的功能被费麦西瓦强大的意念力破坏了,黄光发不出了,飞碟坠地不起了,几百个青面撩牙的又细又矮的外星人出舱了。似心灵相通,又或因个体语音太小,一齐发出话语,竟然是地球东方的汉语拼音,如歌如唱如拉二胡,费麦西瓦也收功复原,费劲地才听懂对方的意思:

  

  “毁了我坐骑,回不了天外天,与你同归于尽,你的坐骑也坏了!”

  

  费麦西瓦模仿对方的语音答道:“来自邪恶世界的生命体,动辄杀生,咎由自取,我没杀你们巳是菩萨行,天地间无论你为何种生命形式,佛法普天在,生好生之徳吧!”

  

  外星人一齐说:“修好我坐骑,便罢甘休,各走各的,我等从善,永不侵犯!”

  

  费麦西瓦道:“可惜我的元神大伤,只能破不能立,已无能修复还原了。”

  

  “死、死、死!”外星人一齐吼叫,扑向费麦西瓦三人。脱脱、断然振作精神挥手道:“滚开!”居然对外星人同样起作用,只见连连蹦跳飞起,退去,近身不得。

  

  此时的费麦西瓦还有毙杀对方的余力,但他未动杀机,对还有一口气的脱脱、断然说:“就是杀死他们也无济于事了,这是我们三人的劫。”对外星人道:“去月亮背面吧!”就见外星人如开倒车般飞起,退向高空,远去,消失。最后费麦西瓦所施意念力消失,外星人顿时失控,跌落阴山下,原来这种外星人自身并不会腾云驾雾,星际飞行也得依仗器具飞行,尽管是光速飞行。

  

  费麦西瓦说:“我们乘坐的飞船即便失灵了,也回船里吧,回船坐下调养。”三人搀扶着回到船舱,各就各位。

  

  不料这一坐不起,永远坐着不动了,涅槃圆寂,坐化升天了!

  

  永别了,地球同胞,愿你化为人间净土!

  

  何处是归宿?生死随遇。

  

  跌落山崖的外星人向他们的世界发出了特异的永别信息,因为等不及来救,便会死去。他们同样属于三维空间众生,有善有恶。

  

  费麦西瓦也等不到地球人来救。月球不是地球。

  

  费麦西瓦由四天五天出发,下凡尘,历经三世沉浮,走了一圈,差点迷失本来,最终功行圆满,重生兜率天弥勒后院,脱脱、断然皆同生弥勒后院。五十亿年后地球毁灭前,将随众佛降临人间普渡众生,然后永住西方极乐,修永恒大道。

  

  新井定武之类人,因邪因恶最终堕落为湿生生命,再爬起来谈何容易?可悲永远不知道自己因愚昧造成!

  

  费麦西瓦去了,地球全人类沐浴在佛的阳光雨露中,真善美在增添,假丑恶在减少,生态平衡万有性理论深入人心,逐渐成为治国安邦的传统实践,世界百年趋于合谐,良性循环。

  

  联合国供奉了一尊雕像——费麦西瓦,身边有金童玉女。佛教界贡坛上添了一尊菩萨像。

  

  滔滔红尘旋涡,谁能摆脱?醉游情海,逐浪真善假恶;大慧的升华,愚昧的堕落。问茫茫天地间,谁主生死沉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