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新警世通言 > 第一卷 > 第49章 亮相世界
第49章 亮相世界



更新日期:2018-09-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费麦西瓦扶起福净,说:“你我缘份厚重,你三世前曾为小丘山尼姑,法号了尘,那时我为俗家居士,晩年腰腿病残,养女无靠,是你把我背上小丘山落花寺服侍终身。我今前来见你,也是你善果所报。让我为你催慧根生长吧!”

  福净大师说:“原来如此,我说怎么见到你那一刻有种特别的感觉。”福净求之不得,天上掉馅饼,便恭敬从命。费麦西瓦手按福净脚心涌泉,来个自地向天,再自天而地醍醐灌顶。渐渐,福净一股暖而有力的感觉冲玄脉走奇经贯天地百会与涌泉,好受用好受用。

  末了,费麦西瓦说:“我们就此别过。”福净急了,说:“这怎么让我过意得去?至少用顿斋饭再走!”费麦西瓦笑道:“佛家人随便。”李开昳调侃道:“世上最难报的是恩情,最难还的是人情,最难断的是感情,最难求的是爱情,最难得的是友情,最难分的是亲情,最难找的的是真情,最难受的是无情,最难猜的是心情,最痛苦的是自作多情,最可爱的是真挚的微笑表情。”

  断然笑道:“你一插进来就变俗味了,不觉得佛门气氛下格格不入吗?”费默西瓦默认地微笑了。

  断然揶揄道:“可爱!”

  福净道:“修行即修心养性,当然非俗世浅论之修心养性,修心养性即消融一切俗人习性,如是凡人认为无了乐趣,只有庄重,其实不然,妙乐在心境。遗憾地是贫僧还只是个理论家,实际还差得远!”

  众人皆笑,告别,欢喜下山。

  在山下住一夜,黎明又起飞在云天,云团变乌色,像在孕育一场雨,飞行中还得开灯。半小时不到落在京都,寻问国家图书馆所在。

  进得国家图书馆,费麦西瓦问服务小姐:“请给我找一本古典小说,书名叫《读懂天地的人》。”服务小姐说:“好的,请稍等。”电脑查询位置,电话传唤一男服务生取来。

  费麦西瓦接过书,说:“小姐,这本书我要借出去看,时间不定,要多少押金?”男服务生说:“不定时间不行,你又不是我国公民,对不起,先生。”李开昳笑笑道:“要不要主席下令?”费麦西瓦也开开玩笑:“如果我说我是这本书的作者你信不信?”

  男服务生玩笑道:“你是从网络小说里古代穿越而来吧?”

  费麦西瓦道:“就算是吧,也罢,反正我得去见主席阁下,再见!”

  费麦西瓦率随从去拜见z国主席,自是特别通行接待。主席好不高兴,安排国宴大礼款待,为费麦西瓦出关接风洗尘。夜里,主席与费麦西瓦在书房单独交谈。费麦西瓦要的书也风风火火来到了手中。主席说:“朋友,你要这本书的意义肯定不一般。”

  费麦西瓦说:“此书乃我前生所写,主席阁下您信吗?”

  主席说:“我信。要不我也借一本看看。”费麦西瓦说:“我前生发愿,今生一定找到这本书,但究竟写的什么,文字棒不棒,我也得看后才知道。”

  翌日,主席安排外事部长率卫队护送费麦西瓦去m国花什顿联合国总部,脱脱、断然、李开昳随行。

  联合国秘书长己得信息,隆重欢迎费麦西瓦的到来。

  四天后早八点,费麦西瓦现身电视新闻,身边有联合国秘书长若干官员陪同,费麦西瓦向全世界公布世界大劫难真相!这无疑在挑战m国总统。艺高人胆大,世上没有费麦西瓦可怕的。

  世界一片哗然!一片震怒。

  联合国秘书长最后讲话说:“我们全世界幸免于难的人强烈要求m国第一责任人、总统引咎辞职,并接受国际法庭审判!同时,我们将特殊推举费麦西瓦为下届联合国秘书长!”

  南赫.波丽听到了,威马丁听到了,费尔瓦夫妇听到了,热泪盈眶!

  身在办公室的费尔瓦擦擦眼泪,对南赫.波丽耶说:“我早说过,这孩子是从政的料。”

  此时,m国总统府,总统看完电视,露出狠意,随即拨通警察总局的电话……

  费尔瓦拨通了儿子费麦西瓦的手机,看着屏幕上儿子的神俊模样,激动地说:“费麦西瓦,我骄傲的儿子,明日早我与你母亲起程,”看了看南赫.波丽耶,说:“还有南赫.波丽耶,来联合国总部接你回我们的航天矿业公司,你不会拒绝吧?”

  “好的,爸爸,还有三位东方铁哥们!”费麦西瓦欢快的声音给费尔瓦吃了定心丸。费尔瓦随即拨了妻子麦西西的电话,要她立即赶来,一同起程去接儿子。

  翌日天亮,三人还未起程,威马丁急急赶来找南赫.波丽耶。南赫.波丽耶知他来意,笑笑说:“我们要去接费麦西瓦回公司,那就一起去吧!”威马丁说:“去迎接这位超人!”费尔瓦说:“威马丁先生,你算哪根葱?”威马丁耸耸肩,说:“我也算是费麦西瓦的朋友!”

  他们选择陆地交通的原因是,若用直升飞机去迎接,城市中着陆不便。一辆豪华中型轿车驶出了航天矿业公司山中,上了山脚边高速公路,进入了泰勒河谷草地,这里的草是足球场的地毯草,自然保护区。

  这时,四辆相向而来的警车老远呼叫“停车!”并横排拦截。费尔瓦的司机急刹,双方己撞近。警车上下来了十个特警,一警官说道:“请先生们下车,我们有公务。”费尔瓦一行人下得车来说:“什么公务竟敢拦我们的车?我们去接儿子费麦西瓦!”心中却感知亊情不小,可能与费尔西瓦有关。警官说:“我们知道是大名鼎鼎的航天矿业公司总裁,但我们的来头更大,知道吗?费麦西瓦是国家重量级罪犯,总统亲自下令逮捕,你们没有必要去接了,我们来是带走知情人南赫.波丽耶接受调查,请南赫.波丽耶小姐主动跟我们走,以免我们动粗!”

  南赫.波丽耶冷冷道:“那你们只好动粗了!”威马丁挺身而出,掏出身份证道:“我是中央情报局情报科长,你们要拘捕南赫.波丽耶,先过我这一关!”警官一楞,说:“看样子你是要阻止公务行动?”

  “不错!”

  “当真?”

  “不假!”

  “我……我就不信你敢一人对抗国家,反了,活得不耐烦了吗?”

  “总统反全人类,我就不能反总统吗?我觉得十分有意义!”

  “你自信一人今天能挡得住我们吗?”

  “尽人事吧,南赫.波丽耶、总裁、夫人你们上车,退一边去!”威马丁护着 南赫.波丽耶,总裁夫妇迅即钻回车里,警官吼一声:“上!”南赫.波丽耶正要迈步上车,一特警飞步扑到,手中电棍点向南赫.波丽耶。威马丁扑身来挡住,赫.波丽耶上车了,威马丁被电倒了,车门关上了。司机急忙启动,调头回撤,但二辆警车早己先一步启动堵住了去路。麦西西的手机响了,只见屏幕上费麦西瓦说:“妈妈,你们别慌,我来了,你看看,我就在上空来了!”麦西西激动地说:“儿子啊,我们看到了,你来了!”说话间,费麦西瓦率脱脱、断然、李开昳及一行自行飞行车队、一架直升机己降临现场上空三百米左右,只听脱脱、断然齐挥手并喝道:“住手!”己降落陆地。特警们顿时呆若木鸡。飞行人下得车来上前,费麦西瓦说:“爸爸,你们可以出来了。”

  四人下了车,费尔瓦夫妇急认近三年不见的儿子,没看到一身仆仆风尘,而是神俊有加的仪态,夫妇俩拥抱儿子,眼泪花花,说不出话来,倒抡不上南赫.波丽耶亲热了。费麦西瓦说:“爸爸、妈妈,我带联合国士兵、新闻电视转播来了,你们都退到进山口观摩,呆会儿这里有好戏看!”然后腾出身来与南赫.波丽耶亲热。李开昳表情欣慰而不是嫉妒。特警们动身不得,警官惊疑道:“这……这是怎么回亊?”

  原来,昨夜费麦西瓦己预感将要发生的亊。警察总局遵照总统的命令,动用了精锐干警、最先进侦察手段佈控联合国地空,并监视航天旷业公司,己掌握全部基本情况,准备抓捕费麦西瓦及南赫.波丽耶。

  费麦西瓦叫脱脱、断然、李开昳等已方人退到进山口,自已立于河谷中央。就见上空密密麻麻的特种兵自行飞行器、五架直升机扑空而至,地面开来军队,还有坦克。

  费麦西瓦手机通话:“总统阁下您来了,您很讲信用,就请在空中观摩吧!”一架直升机上高音喇叭响了:“总统我来了,你也很讲信用,我倒要看看你如何逃过此大劫!”昨夜费麦西瓦向联合国秘书长作了佈置,二更天便率脱脱、断然趋车直进总统府如无人之境,所有的保卫措施形同虚设。脱脱敲醒了总统的睡梦。费麦西瓦说:“总统阁下,我就是您要抓捕的费麦西瓦!”

  总统坐起大惊:“你们怎么进来的?”断然道:“你不奇怪才是奇怪的。”费麦西瓦说:“要想知道原因,为了不打扰城市的安祥,请明日天亮两个小时,亲自去航天矿业公司出山口的河谷上空观摩,那里是无人的野外,我在那里等候抓捕,您可以带上枪炮,甚至氢弹来抓捕我或处死我。告辞!”

  总统被征服,相信费麦西瓦不是耍诈,立即紧急调动力量。

  至少有四百特种兵降落河谷,留守天空的佈防,各就各位不动,只有机身有着难以克服的抖动。如同原地踏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