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新警世通言 > 第一卷 > 第44章 爱情追击
第44章 爱情追击



更新日期:2018-09-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金童玉女、大师父三人退去,主持大师独传费麦西瓦密法。

  费麦西瓦即时温习、练习了四十九遍密咒、咒印结法,回话道:“主持大师,弟子我已熟记于心。”却不见大师回话,端详之下,见大师已经圆寂,庄重地长匍叩拜。然后离开去通知道友。

  主持大师的遗体不用埋葬。因为三天前己有交待:“我圆寂后,体内污垢已洗净,尸骨将不朽。”

  果然,四十九天后依然栩栩如生。僧人们知道天玄寺第一位肉身菩萨诞生了,就用特殊的防腐剂将主持大师的法身遗体保存起来,安坐于正殿,与其它佛菩萨一样,每日香火供奉。

  这位曾在布达拉宮修行大成的、重量级大师完成了使命,而朴光和尚—费麦西瓦还任重道远。真个是出门由路不由人,原备半年回国,谁知天涯茫路不知秋。深谷内手机信号受强地磁干扰不通,费麦西瓦只好在金童玉女带领下出谷,给远在太平洋那边的父母电告,要在z国呆两年,请爸妈不必挂念。又给东方恋人李开昳告知落脚点,不必找他,这里非常人能进,要她安心等待两年,然后去接她。

  办理了后事,费麦西瓦就入谷闭关潜修。脱脱与断然二童子负责其生活起居与守关。

  费麦西瓦提得起放得下,并非西方人花花公子心理,而是道根所致,但李开昳既提起就放不下了。人去心空,她由春花秋月似的轻愁淡感,顿时变成了多愁善感,反复思量爱情,竟咀嚼出了一点哲理味。

  有人说,以前提到结婚,想到“天长地久”,现在提到结婚,想到“能撑多久”。当初会结婚,说是“看上眼”,后来会离婚,说是“看走眼”。婚前,爱情是神话,婚后,爱情是笑话。自己虽然渉足未深,但人世经验比比皆是,季开昳想得很远,又似很理性。

  爱你就是看不见你的时候苦苦地思念吗?爱你就是看见你的时候却傻傻地看你,爱你就是爱你眼中温柔的目光,爱你嘴边的笑容吗?

  或许,敢爱敢恨的你会高唱,只在乎曾经拥有,不在乎天长地久。只要是你认定的感情,往往就会一头栽了进去。对于你来说,轰轰烈烈的过程,比结果来得更为重要。因为最美的风景总在路上,而同居也就是爱情路上的一道美丽风景。当天雷勾动地火的时候,你就会毫不吝啬的付出,至于未来如何,你并不在意。

  唉,举杯望明月,对影成三人。剪不断,理还乱,别有一番滋味在心间。那就还原本来的我、从前貌似单纯的我。好在知了情郎去处,踏实了许多,心中升起一种豪情,有了一种坚定的打算。

  心绪的条理毕竟释然了许多,不至于折磨得人比黄花瘦。李开昳就这样渡起了与纯洁少女时代别样的时光。

  深谷渡过了本来寒冷一筹的冬天,转眼昆仑山灌木植物也吐青了。谷内虽然雷电险象四伏,时时如履机关陷井,但终被发现了一条安全曲径,加上绝缘服的保护,知己知彼,倒也出入自在,危而不险。脱脱与断然今日早出谷了,一对金童玉女要各乘自行飞行器翻过火山口,去百里外高原小镇采买生活日用品。

  脱脱说:“我看费麦西瓦师弟己修炼到中层,听肉身菩萨生前说,中层修为很想爆发,你看他总想跃跃欲试,上九乘就归于平和了,好比半罐叮当,满罐不响一样哎!”断然道:“可惜我们根基浅,所以师父选费麦西瓦传密法,费麦西瓦师弟根修深厚,响锣无需重硾,一触及发,所以得功快吧,这几天我感到费麦西瓦师弟已平静下来,可能己进入上乘境地,当然希望他越快越好,勇猛精进,咱俩作能者的护法,也是修功徳,师哥,不说了,我们起飞吧!”

  这一对少年修行人哪里知了自我?二人曾两世夫妻,如今脱凡尘,姻缘己尽,前生百度的爱情温度己降为零度,只有道友情了。

  驶往西部的悬浮火车使用的核动力。车厢内播音响起:“旅客们请注意,现在慢速,请开窗欣赏东方古国的象征——黄河,这条黄河从远古流向现在,如今它己不再是黄河,因为它的水质由浑黄变为清澈了,这是z国人类历史由盲目到理智进步的结晶!”

  车窗边的李开昳欣赏着东方日照下清清黄河水,想像着这水由浑浊变为清水的进程,不难想像历史付出的代价有多悲壮。小时候听说黄河,还以为它流淌的浑黄之水是天经地义的呢,原来却是水土流失造成。人类似乎己进入到美好的时代,但旅客们的议论怎么都是凶杀、奸情、非洲一黑人区大面积死亡新闻呢?她觉得自已成了杜鹃山上世外人,沉浸于爱河孤陋寡闻。不过她并不懂得,地球人类几百年来安静的生活,并非心灵得到本质上的佛化安静,人类极静生动,要发暴躁了。

  但李开昳听乡民百姓说,大好的生态,国泰民安,去年竹子却普遍开花、天降六月雪、京都上空无来头的哀乐,预兆人类有大劫难了。亊实上从前世界末日预言就是一枚未爆炸的哑弹,难道如今预言会实现,犹如误以为是哑弹,过后走近它却延时爆炸?

  李开昳就这样触景生情,想入非非;就这样睡着了。

  她此行是女扮男装,两乳峰被紧裹起来,成了太平公主,因为她从电脑电等媒体早已对现实不安,近代人们生活越富裕,但情杀案与时俱增,为了古老的忠贞爱情,那是东方古文明优良传统被她坚守发扬,所以她女扮男装,少开口说话,开口则憋男音。

  那么她就变成了一个俊俏哥。

  西行,西行,这样浪漫的爱情此生无悔,她要去费麦西瓦身边,去尽点心尽点意,至少可以料理他的生活,她就是这样想的,东方女性的贤慧,使她践行当初坚定而需要勇气的打算,近一年来爱情调为衡温,现在要加温了。

  啊,还未冷却的那段守候的日子里,爱情的缤纷与伤感,为爱,为一个人,愿意付出一生的光阴。一份承诺的情感,在流年的激流中沧桑着等待,倾情一生,情到深处是孤独,爱到深处是寂寞,而思念入了灵魂深处,竟是无言。离别的日子里,夜色变得更加的荒凉,冷风飘袭,刺凉的冰,泛滥的情思沉寂在孤身旧影,独守一份眷念,孤单的等待中,岁月的边缘,唯有回忆,醉落红尘中,时光是这般冰凉,清欢渐渐远去,我是如此安静。

  窗外的天开始刮风下雨。火车风雨兼程驶向新彊乌市,一个消息蔓延全球,然后传进车厢:“旅客们请注意,旅客们请注意,昆仑山深谷邻近的火山昨夜爆发,这是近四百年来的又一次爆发。具称,岩浆填充深谷两米厚,有去昆仑山方向的旅客请暂缓行程,停留乌市,等候安全预警的解除。”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壸,老天好似专门在与李开昳作对。我的情人不就在深谷吗?坏了!希望顿时化为渺茫。而从杜鹃山继续追踪的南赫.波丽耶一行人亦由希望变为担心,因为他们也锁定了昆仑山。

  李开昳滞留乌市宾馆,这下好了,单纯的情思再涂上重重的一层阴霾。挨过了半月,清晨望望昏天沙尘,不行!生死未卜,决心租架直升飞机器前往昆仑山中。她找到出租公司。

  “这位俊哥,去哪?”

  “昆仑山深谷。多钱?”她拿腔捏调,尽量男音。

  “三万元,特殊时期加费。帅哥说话怎么像憋出来的,长得也像美女?”

  “你是出租人吗还是私家侦探?”

  “哈呵,好吧,我亲自驾机,去看看火山,昆仑山深谷是死亡谷,有进无出,火山还未解禁,你去探险找刺激吗?”

  直升机升空了,除开飞行员,同行有三人。

  四十分钟飞临深谷低空,但见草木蒙难,地表面目全非,岩浆己凝固,寻常寒冷之地眼下倍感温暖,可以想像那浓烟滚滚,火光冲天,岩块飞腾,轰鸣如雷的火山爆发的壮观。

  直升机小心翼翼降落在深谷边尽可能平坦处。下得机来,众人默默地欣赏着地表劫后死象,晀望深谷,时隐雷电声,对生命现象似有所悟。李开昳心道,证实了列车广播所言属非虚,谷内起伏的地表被盖了厚厚一层,哪里还有生命迹象?大概真有两米厚吧,这结果是怎么知道的,卫星地质科学吗?科学越发达越无隐密可言,包括人的心理活动。飞行员拉拉雇主的手,欲开口说什么,不料固守传统的李开昳本能地缩手,引起飞行员猜疑加重,道:“我说你这俊哥,本来想问你怎么办?怎么这样过敏,手也是细皮嫩肉女人手,莫非你真是个女扮男装靓妹?让我摸摸你胸膛和下身!”这一摸更是特级敏感区,闲人免进,非情勿扰,李开昳更是本能地退缩,看来杜鹃山姑娘不是合格的演员,常人皆有性格弱点。“喂,放尊重点!”情急之下本来的淸悦女音暴露无遗。

  “哈哈!我说嘛,”飞行员如获至宝,“她是个姑娘!伙计们,荒山野岭,我们来证实一下她的女儿身!如果是了加个野餐!”三同伴见说,一楞之下围拢姑娘就动手脱衣服。姑娘的脸更是绯红,那更是女性原形毕露,无力反抗,只好顺从,主动脱衣、解胸围,却顺势金蝉脱壳猛力一挣,摆脱纠缠向深谷跑去,呼喊道:“混血小子,你在哪里,我来了!”这下几人傻了眼,他们可不敢冒生命险。大叫“回来,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