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新警世通言 > 第一卷 > 第37章 明白坐化
第37章 明白坐化



更新日期:2018-09-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鲁生,这个前世的赵根娃,曾因率兵上五台山执行任务,讥笑弯腰匐地拜佛人,这生成了驼背,又因好挑拨离间,这生得了不治的吐血症。
    古艳一众下山回到小镇打听鲁生,方知己于一年前死去。
    古艳好生感叹。似对生命又有所悟。
罪业,往往由无知愚昧造成的。
    无知并不是可饶恕的理由。只可点化。
啊,我的众生!
    鲁生的业报不算大恶,受完了报应再世为人,但因果储存信息库中没有善因信息,虽生为人类但平庸得不能再平庸,稍不留神再再世只有沦为畜类,但愿他能闻佛法,种慧因、修福德再度升华。
    但古家的山山已无可救药,生前受报己似畜类,通常的凡人生死随波不由自主,何况他更昏噩的意识
……
    非洲撒哈拉大沙漠北部高原,一列行驶的火车停下,车门开了,几十袋残羮剩食垃圾被抛在了固定处,这里的垃圾堆成了小山。待人类吓人的火车驶过,确定安全后,早己窥视的不同动物趋之若鹜,跑来抢食人类的残汤剩水而它们认为的佳肴,大快朵颐。白头兀鹫、红嘴火鹊、猴子各显其能争抢食物,垃圾袋口早已被扯开,被赶走的钻空子又上,你来我往,看来动物的排异性这时放一边了。一只狒狒加入抢食,抓住一个小带子就逃离现场,因为它看见一头豹子也奔赴而来,那傢伙与它有过节,很麻烦。
    豹子见有狒狒飞奔,引发了追赶兴致,狒狒本能地向有树的地方跑去,刚好那里有五头大象,豹子见有大象翘鼻吼叫,并泰山般迎面冲来,这才停步,调头折返垃圾场,它怕大象的脚、大象的鼻子,踩上你压死你没商量,卷你一鼻子惯你个半死不活。
狒狒并不感谢大象为它解危,尤其那头带头冲击豹子的健壮公象k。公象k乃为古家蔣氏还债的母牛,债已还清,转生为自由自在的大象。两世成为素食动物,倒也免了人类才能作到的不良言行。但新井定武几世前残暴性使他还要十世为畜,方得菩萨点度,再生人身,至于新井定武参加的那场侵略中国的战争,则是共业所致。
    这个狒佛乃古家山山转世,即前世皮家长工苟明娃。它爬上了树叉,撕开小袋,里面有瓶子有残魚,瓶子里有半瓶水,它把玩着瓶子吃着魚肉,它不会被魚刺卡喉的,这已是经验了,但瓶子里的水总是喝不着,弄来弄去,不期将瓶盖弄开了,一股水汩汩倒流,很香,它便放在嘴里吸吮。
    不十分钟,它昏昏然了,神质糊糊起来,不一会儿就睡过去了。
    原来这是半瓶酒。
    狒狒一觉醒来己是翌日下午。上空乌云密布,天穹阴沉下来,经验告诉它要下暴雨了。赶快跑,去人类的部落躲雨,那里它己是常客,况且肚子也饿。
狒狒奔向了熟识的目的地——黑人村落一费弃的房屋中,里面堆有草垛。而远处的城市里,常有动物们光临,人类的触角越伸越广,动物们的领地越来越局限,只好向人类居住地渗入,渐渐对城市的人类遗弃的垃圾食物有了依赖性,不知这高低等动物最后的矛盾冲突该如何解决?
    狒狒刚进屋门,暴雨倾盆如柱。一黑人农妇路过,急急进屋躲雨,人与狒皆吃了一惊,奇怪地是双方并未产生敌意,狒狒叽叽叫了一声似表示友好,农妇见狒狒似感亲切,相安无亊,等那十分钟暴雨累了休息了,农妇回村时关上了门。
    不到十分钟,农妇返回了费弃屋,手里拿了玉米棒子、椰枣、食用芭蕉。她开门进去时狒狒还未离开,便小心翼翼地将食物递上。狒狒懂得是可食用的东西,也不说句客套话抓过就吃起来,农妇见状很是欣慰,象欣赏孩子一样的表情。不过狒狒的吃像实在不怎么雅观。“来吧,孩子,常来,”农妇说,“我会保证你不白来!”
    看着狒狒吃完,农妇说声:“孩子,再见!”出去回村了。
    狒狒吃饱,也出去了,远离人类村落,回到狒群中,逍遥去了。
公象k在草原上乃群类首领,在老年时被青壮年象轰下台,一次落单,遭五只老虎群起而攻之,虽然最终老虎奈何不得,却也负伤累累,行不到两里路,终于卧地不起,一群人类狩猎者发现,象牙被拔,象皮被剥,又轮迴去了。
    狒狒再次去费弃屋,却见有现成的食物,不客气地饱餐一顿,只是没有酒。然后扬长而去。
狒狒又一次去费弃屋,依然有食物,但这次多了一群小孩子,还有那农妇,小孩们叽叽喳喳,学狒狒语言。
    此后,狒狒和一群小孩浙渐无了高级、低级动物隔阂,亲密无间,成了乐趣。这样的关系延续了五年。
狒狒不再现身费弃屋,不再来村落与孩子们玩耍。这是因为狒佛的业债己全部收回。那农妇上辈子未还完的债还完了。
    那农妇就是古家逝世的蔣氏、上上世的皮老爷管家郝明俊,两世才还清长工苟明娃的债。
    不过,蔣氏虽然是还债,却也种下了好生之德,果报中又种了善因。
    古风果然践行愿望,难闻佛法的山中县域內,有了一座他出资建成的正规寺庙,凤凰不往枯枝上落,引进正规僧人落架,之所以说正规,那是有了和尚撞的钟、早晩课有了集体的诵经声,不再只是许愿、抽签俗为,那是古风从小丘山得到的启发。
从此,山里的气氛不同了,荡漾着佛音。
    古军也广行善举,义务修桥、补路、修了座养老院 。
古风晚年再次邀三弟古军远程回乡去朝拜小丘山,带上了如今不称保镖称为护士的人员,同时也是司机。
    二人气喘吁吁上得山来,但见落花寺焕然一新,好不欢欣,知道这是他们捐资的结果。佛门人自不会贪污挪用善款的,这点觉悟就没有,算哪门子和尚?
    弟兄俩这次见到为弟的古华,是随便相见的,相见在正殿,但见弟弟身穿僧服,红润淸癯,隐隐仙风道骨,胡子永远保持了剔光的习惯。古军道:“四弟别来无恙,不知可不可以还称呼你为弟弟,妥不妥?”
    呵呵,”古华笑道,“何来高下之分,本无先后之别,不过一称呼,世间一切皆假相,不过以假传真。我仍称呼你们为哥何妨之有!”
     落花寺光子主持己跨鹤西归,当年背古华上山护理的了尘当了主持。花净为堂前执亊。了尘热情接待古氏两弟兄,并再次为二人开示佛法。古风说:“我受佛的影响,深感我边地人孽障深厚,难闻佛法,已出资在故乡县域内建了一座庙宇,很壮观有气势,我想请弟弟古华回去主持佛亊。”
    说心里话,了尘舍不得放走古华,他己成为小丘山的形象代言人。远近闻名,香火兴隆。但还是说:“这亊得古老师自己拿主意,随缘吧。”
古风、古军在山上休闲期间,去对古华说出了来意。古华说:“故地人熟知我,俗曰远香近臭,陌生不敬仰也神密三分,世人喜欢善意的欺骗,我若回去,佛之信用大减,人多因熟习之先入为主成见不信我,除非亮出神通。随缘去吧!你们己作得很好,功徳大大的,但还得悟佛法开慧,你们是多福少慧,而我是慧深福浅,福慧双修方得上果。”
    古军说:“还不是因为有了两个钱才有能力作善举。”
    古华说:“不然,贫穷人一举一动即或举手之劳,只要出自诚心,便存良因于生命信息库中,功德不小。”
    古风说:“那我们就不勉强弟弟了,耍几天我们就回,产业我们己交给后辈打理,我们也该反醒人生了。”
    古华说:“好吧,自此别过,保重。”
    古军、古风以为弟弟所言“自此别过”是家常话,并不在意,实则指此一别便是此生的最后一面之缘。
    两弟兄别过小丘山、别过大师弟弟,下山取回各自寄存的车。古风上车后,忽然生起一念头,便咫尺天涯地给另一车上的古军打手机:“三弟,我有个想法与你商量商量,哥俩这一辈子幸运有天福,趁现在还跑得动,我们带上夫人,周游世界,逛遍名山古刹风景,飞机、轮船我们都坐过,大海、草原我们到过,就是没上月球了,也不枉这一辈子,你说好不好?”
    古军说:“好哇,二哥,啥亊你都比我先想到,我们回去各自准备!”
    那就这样说定了,到时联系。”
    古军又问:“那……带不带上我们的地下夫人呢?还有相好的。”弟兄俩倒彼此信任,知根知底。古风迟疑道:“这……不妥,算了吧!老了,也该落教了。”
    此后两弟兄果然践行,各自带上夫人一名,护士人员二名,内游三山五岳、外游五大洲,历时两年,幸运了随从也跟着大饱眼福,庆幸不枉此生。古军不期在埃及金字塔游完后得了重病,急送当地治疗,古氏后辈飞往埃及,人已作古,只得就此中止周游列国,送回故国安葬,时年六十四岁。葬礼好不气派!
古风仿效弟弟古华,晚年常住他所捐建的寺庙,有意接受暮鼓晨钟的熏陶、洗礼。
    一日,僧人见古居士破例睡到太阳升起一竹杆高还未起床,进屋见古风己经逝世,脸上平和安祥。
    古风安乐而逝,时年七十九岁。
    谁说赤裸裸来,赤裸裸去,谁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纵是子女,天命各安,生死流转,因果随行。恶行的自报,徳行的善果,沦落者悲剧,福慧者升位。
    又十六年后,一日早,古华对了尘说:“午后听见钟声响,皆时请来禅房见我。”
    午后,小丘山落花寺钟不敲自响,惊奇了僧尼、拜山的善男信女。便去禅房见古华大师,此为何异象之兆?了尘、花净等尼姑进得禅房,见古华闭目端坐靠背椅,感觉不对劲,轻唤道:“古老师!”
    古老师!”
    不见应声,近身端祥,已经坐化。
啊,生命并非随便来,随便去。红尘多身不由主,挣扎起来,再度雄起,再一世,古华会有什么壮举,是堕落,是升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