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新警世通言 > 第一卷 > 第36章 种瓜得瓜
第36章 种瓜得瓜



更新日期:2018-09-0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康树凯能挤身古军建筑集团,实在是因祸得福。因为古家两弟兄财气大了,生怕想靠上摇钱树的乡邻多了应付不迭,所以越发越低调,少抛头露面,乡人多闻其名不见其人,这世界就是穷有难处富亦有难处,有为无为方得真自在,所以反倒是正常关系的乡人难以插入古氏集团。
    父母撒手人寰散了架,当年古家弟兄姊妹四分五裂后,只有留守老业无能的老大古远的生产劳动与家用顿时吃紧,殃及上学的小古华。好在小古华天生坚强,自幼开始自力更生。
    古远自小腰腿痛,这又肩痛,请医请药无数就是无动于衷,却又死不了,还得当主要劳力使用,牵着那头母牛上坡犁地,大儿子因是哑巴受不进教育,却善用心思自学成篾匠,越编织越巧,渐渐在家呆不住,混迹远近乡里,东家西家做篾活,好则给包香烟,哑巴也嗜好了抽烟,不好只混饭吃,混新鲜,仗着年轻力壮老子使不动觜,但女人这辈子是休想了,哑巴也从未表示过对女人的渴求,似乎不知道男人的鸡鸡还有别的用途,只是用来排尿的,实际上他懂的,有自知之明。古远的二儿子山山小时候读书到聪明,未读完小学就神经错乱,常常夜宿野外,或一不小心就打人,每当这时,蔣氏就拿支香烟给山山,山山顿时安静下来,蔣氏摸着了规律,就得时常准备一包香烟,当然不是好烟,只要是香烟,山山分不出优劣。蔣氏靠不上后人,还得白养着神经病儿子山山。
    一中午的耕地下来,古远腰酸背痛得更甚,想找个硾背的就不方便,只有劳驾当家主亊的婆娘蔣氏。日久不耐其烦的蔣氏一面按摩硾打一面埋怨说:“得不知你造了啥孽哟,痛到老还活到老!”
    蔣氏无意言中,古风,这个前世的皮老爷,听闻别的村惨遭日军屠戮幸灾乐祸,庆幸自有办法安然无恙,给四公子皮铁提亲遭亲家拒绝,亲家不幸也遭村毁人灭之灾,更使他幸灾乐祸不己,所以这一生得多病之报,其病为怨业,故何以能药冶?
    蔣氏更无从明白,自已前世乃男身、皮家的管家郝明俊是也,只因羡慕女性之魅力,又克扣长工苟明娃的工钱甚重,苟明娃被他支了兵差,临行时说下辈子吃你的奶也要叫你尝还,所以变身女性。苟明娃这生投胎于蔣氏,便是山山,笨为讨债!蒋氏给老公硾了会儿背,说:“好了,去给牛上个夜草,明天中午把没耕完的耕完。”古风领命而去。
    牛圈里有一老一少母牛,这头母牛乃上上世的抢匪头目奎木豹—前世的日本鬼子新井定武——虎——此生为牛,来偿还上上世所不该抢劫的——赶考秀才海天庚——上世的郝明俊——此生的蔣氏的银钱。正所谓非份之财变牛为马也要还债的,卖苦力也会自然偿还,那是冥中运动的自然法则,不以个人意志而转移,你欠我的我欠他的。
    华厦文明发展肯定是先有“牛”字后有“犁”字,不然何以产生有利于人类的牛耕“犁”?而最早帮助人类的肯定是牛了,不然何以是牛之“犁”字的发明?迄今坡地还得牛耕,拖拉机只是平川的牛。母牛翌日早被古远牵往左侧山坡放了缰绳,便去打柴,母牛便自在地寻食可口的草本植物叶,食肉的人类变为素食的食草动物倒也是一种悔改。
    母牛啃食着却向陡处爬去,那地方它常去,那一歩险处它己不知多少次化险为夷。但这次例外了,后腿终于将石块千百次踩松,前蹄怎么也抓不住,它就这样跌下悬崖下深沟,摔死了!也许八年的苦力加生子己还清了业债,那块未耕完的地己不该它再卖力,它仅为还债而来,所以该去了。不,它还未还清的最后一点债务刚好等于它的牛肉价钱。
    一年后蔣氏卧病不起,眼看油尽灯枯,成家的女儿回娘家守候,蔣氏最欠挂的是神经病儿子山山,含糊着说:“山山......烟。”女儿懂得是叫给山山香烟,那意思似乎还未还够业债。蔣氏安葬后,这个头脑已昏馈的山山常常去坟头站一下就走,似乎还想向蒋氏要什么,白吃蔣氏二十几年还欠他利息,下辈子还有账算。
    众生之间除了因果债的纠结,还生有一份天伦、慈善、感情滋润着彼此,否则世界就只有枯燥了。山山自有祌经病,便独睡一间楼板房,床下就是猪圈,初还知起床大小便,后己失去人的意识,大小便随便在床,臭不堪言,古远只好将床开个便洞,让大小便落入猪圈。这个山山,有人欠他的,自身也作孽,前生当伙伕兵取乐致残致颠两流浪狗、糟蹋粮食,此生报应了,身形是人实则己成畜牲。
    一日山山照例外出,却例外五天未归,毕竟是儿子,天下父母心,古远四处寻找无影,便告之了女婿,女婿告之了派出所张贴布告,但谁都说没看见。山山没串门户,径直走向了叶岭山峰,不知回家路不知讨食,活活饿死在不知处,那是他的报应,可悲的愚昧众生,谁能点渡你醒悟大道,升华徳智免于堕落?!
    两年后,哑巴被乡人唤去帮助砍大树,女主人从旁协助。哑巴爬上树砍断了一根树丫,树丫打断了高压电线。剔光了树丫,哑巴下树砍树根,树丫挡手挡脚,哑巴便用手去创开电线,不料粘上就扯不脱了,嗞啦啦绕焦了传电的肉身飞了灵魂,女主人见状呼叫惊怕去拉哑巴,哑巴将死亡传给了女主人,哑巴不懂电情有可原,但为什就从无会说话的给哑巴讲呢?
     这亊引起了民亊纠纷,哑巴的妹妹、妹夫坚决不干,要求赔偿,古远这个当亊人却不给力,拿不出话说,警方想作无奈状拖下去,终怕得罪财大气粗的古家弟兄的势力,有朝一日回故乡问罪,他们吃罪不起,便主动出面处理,要求责任人拿出一万元赔偿费与老人安抚费。
    古远,这个一生带病的人命却最长,孤苦的老人幸有不错的女婿女儿关顾。
    蔣氏的逝世,古军、古风皆回山上送葬,山山的失踪他们也得知信息,但哑巴的意外死亡纠纷他们这次回乡正好赶上。中午时分,四辆小车驶到小镇镇公所门前停下,镇干部门还以为是上上级政府大官员一反常态突然袭击,微服私访来着呢,什么门面亊也没准备,慌了手脚。但见浩浩荡荡,新调来的镇长不认识,发话道:“请问你们是?”
    我叫古风,他叫古军,和我们的家人。打扰了,请问你是?”镇长见说,受宠若惊般伸出了手:“哎呀,久闻大名,如雷贯耳,你好你好!我是镇长,卑姓何,请到屋里坐坐!那几位呢?”四保镖一个代表性说:“我们是警卫。”古军说:“正有事找你们!”镇长心中道:“这有钱人就是牛,保镖就几个。”
    一行人进入镇公所会客室,在家的干部们纷纷出来相见。上茶、座谈。
    古军发话道:“镇长先生,我哑巴侄子死亡事件想必你们知道吧?我们已听说了亊情的经过!”
    这亊我们知道,镇政府很重视,已经责令主家拿出一万元钱……”
    城市人、大学生的古一本一口打断镇长的话:“一万元就想了亊嘛?打发叫花子啊?”古风也接话道:“镇长阁下,你当然知道我们兄弟给大哥一万元是小莱一碟,但我们给不合理吧?人命关天,少说也应该赔偿三万四万吧?”
    古二本却操着江湖腔调说:“这事你们看着办!”吕希玲搭话道:“镇长,不要以为我们不懂法律,哪条哪款都给你找得出依据,我们家属要看着你们这两天办好了,再谈其它的捐助乡里建设问题!”
    镇长好不容易有了说话的机会,道:“那是那是,你们是我们家乡人的自豪,慈善家,我们责成专人把你们家门不幸亊办上坎,而且使你大哥老有所养。”古军一头站起,厉声道:“你们这种官腔我己听烦了,我要看的是办亊效率!现在,马上!”
镇长说:“好的好的,立刻联系派出所长,今天我镇上尽地主之谊,请大家搓一顿,务必赏光!”
    古军说:“不必,等你们办妥了,我们弟兄请全体镇干部搓一顿!告辞!”
    古氏家小离开镇公所,决定翌日早上叶岭山看望大哥古远,今日带家小驾车逗风,这山河景致,那条蜿唌的大河,亲临其境,无不使城市里长大的后辈们兴奋,方知世界之大,比那井市的拥挤窄狭喧嚣又是一番境界,连大学生的古一本等大小伙子也回归童性,跃跃欲试,从心理上准备着明日爬山,有生第一次生活体验,爬上父辈的出生地,似乎有一点神密感。
    古风先去拜访严老三的家人,当初借鸡给他下蛋的大恩人。严老三当初一把险赌赢了,背靠古风这棵摇钱大树,金钱纷纷掉落也发得不成人样,古风回乡探亲,也去看望他的留守管家严老三。
    这是古氏两弟兄首次在故乡抛头露面,镇上市民蜂涌而至,一睹尊容,古氏家小只得频频招呼,很快钻进了小车离开。
    翌日早古氏两弟兄携家小爬上了叶岭山,登高望远兴奋的更是城市长大的后辈们,那眺望山河的感觉,真是找到了书本成语“心旷神怡”的用武之地,叽叽喳喳,议论不休。
    看望了大哥登了侄女婿家门,都出手给了不菲的款子,又下山了。
    二哥,”路上古军说,“我也学你想给家乡做个善举,干什么好呢?”
学城市里样,建栋敬老院。”古军不加思索地建议,实则早己由大哥的处境有感而发。“我想修座寺庙,你看我们这个县域里,连一个正宗的寺庙、和尚就没有,都是些烧香抽签俗庙,这次上小丘山,我感触颇多,心里好像通达多了!”
古艳忽然说:“古风,你们的谈话使我想起了一个人,我要去看看他,不知现在怎么样了。”
    谁?”
鲁生。还记得吗?”
    哦,街上往年那个补鞋的驼背残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