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新警世通言 > 第一卷 > 第35章 智者为大
第35章 智者为大



更新日期:2018-08-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张仕莉、李自敏、郑彬三姑娘乃古华前生西行路上所遇的彝族姑娘,都是井上由里长得太神俊惹的祸,但姻果未熟,勉强不得。沉淀的岁月中,绿妹成了古华唯一的指望,虽然要求并不过份,当然如果绿妹是大学生苗子另当别论。按俗常之理,生病有人端茶递水、老来有个搀扶。但绿妹自幼体现出来的品性可以说一世不如一世堕落,不但与古华这个异性相斥,而且是另一种极端,懒惰、早恋、奢侈、生硬、浪荡,小学六年级就逃学坚持不下来,几度抛弃己病残近乎丧失生活自理能力的爸爸出走浪迹社会为乐,劣迹斑斑,成为一社会渣子。
绿妹这生是来找她前世的心上人讨债的,钱债、情债,只因无徳修无慧根,渐失人性。
但林嫂可就不同了。它乡遇古华,燃起了媳灭的婚外恋情,常私自专程去看望独身的古华,多有作为女人天性的帮助与体贴,本想收古华为人生的第二情人,不期反被古华点化,本性不差的林嫂竟抛夫离子先行出家小丘山落花寺修行,五年后专程回故地看望指路人、佛家在家居士古华,见古华大变故,大修受大难,己举步困难,落泪将古华带走,背上小丘山。
古家弟兄各奔东西各安天命,形同路人。古军、古风两弟兄赶时髦都在大城市有别墅养了二奶。但正宮娘娘皆从善如流相安得宜吃醋不犯泼,只当贵妇人养颜。尤其古军不敢放肆忘本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发达是岳父一手造就的,但小学三年级毕业的古军亦沒有初中毕业的古风善根、知识好,吝嗇的心地随着钱财愈多愈重,古风的金钱己多得麻木,直觉得钞票如秋天的枯叶,但却捐资家乡修了一栋小镇中心小学洋气的教学楼、一座跨河大桥。这时的弟兄们己彼此互通,更知小弟古华上了小丘山。
一日,古艳说:“古风啊,我们虽然大富,但是没文化,小弟弟古华虽然穷,但却是个大文化人,我们和他没得比。他一生吃尽了苦,我们亏欠他太多。联系一下古军,我们两家约个时间去小丘山看望他吧,尽点心,不然我这一辈子不得安宁。”古风挺着发福的大肚子,说:“娃他妈你说得对,马上给古军打电话。”古艳己有两儿一女,父母虽富却看重文化,大儿子名叫古一本,真就上了一本大学的地质专业,己工作,二儿子古二本却连二本就未考上,读了个三本师专,毕业专业不对口帮助打理矿业,女儿古三三却上了一本医科大学。
古军各方面逊色于古风,二女一男皆少年,不过男孩也比老子文化高,高中毕业跟老子混,当二老板,两小女还在上初中。
呵呵,齐了,大概是为了方便上学的孩子,这个署假,四辆黒\\\色小车、一大队男女老少徒步来到小丘山落花寺,还有四个随身保镖、四个司机。
请问,有个名叫古华的在吗?我们是他的家人,来看望他。”最先发问的是古艳,她首先见到的僧尼是花净。花净看看这些来访的施主,直觉是一群城市奶油生,道声佛号,道:“古华老师闭关打坐二十八天,明天午时才得出关,这期间不能打扰,不见任何人的!”古三三说:“那我们就等,山上有住宿吗?”花净说:“当然有,何况是古老师的家人?”
乡士景致可令古凤、古军两弟兄的后裔们新鲜,开眼界了,东溜西逛,欣赏不尽,叽叽喳喳好快活。“太好玩了,耶!”
喂,哥哥,幺爸好神密哟!”
不知我幺爸长啥样?”
还用说,妈妈说小时候的幺爸长得很帅!”
幺爸残疾了的,爸用不完的钱,叫爸给幺爸钱治病,美国去治!”
明日午时才能见到幺爸,我等不及了,现在就想见到!”
终于在等候的心情中过了一夜。光子主持对大家说:“你们连对出家人的称呼就不知道,拜佛法僧的礼节更不会,花净,教教他们一众大小施主,午后带他们见古老师,别说他是你们的弟弟,见了先磕头参拜,皇帝都该跪拜,他可不是凡人!”花净便教礼仪常识。
午时到,光子有意安排个场面,众家人被领进法堂,但见一身披金红色袈裟的大师端坐正中,庄严而慈祥,个儿不高人不胖,神采奕奕,长相养眼,一种莫可明状的神圣感袭上众家人心头。花净说:“他就是你们要找的古华老师,光福居士。”只见古华露出微笑道:“呵呵,你们来了,两哥哥、姐姐、侄儿侄女请蒲团上坐。”古艳带头叩拜,道:“古华弟弟,对不起,我们对不起你!”说着流下眼泪。古风、古军也附合说:“是啊,从小没照顾到你,弟弟没怄气,我们这才看你!”
古三三道:“幺爸好,侄女对你敬慕。”
侄儿对幺爸一见钟情。”
嘻嘻,你会用词吗?”
古华微笑道:“好说。众生因果自作自受,谈不上对得起对不起,你们能来沾点佛气,我心甚慰,侄儿侄女们长这么大了,还头一次见。六个侄儿侄女都来站在我身边跪下,让我为你们祝福,摸摸顶!”最小的两侄女巴不得贴身接触幺爸,率先怯怯地靠近,感到头顶幺爸的手掌是那样温暖,只听幺爸念念有词,却不懂念的是什么咒语,但一万个相信不是魔鬼的咀咒。
    摸顶完毕,众侄辈回到原位,古艳说:“弟弟,不知你现在身体怎样?”古华道:“比从前好转,但未恢复正常。”最小的侄女接嘴道:“我们爸爸有钱,叫他们掏钱去美国治!”天真无忌的童言令古华轻笑一声。古军说:“二哥,要得,就算我们对弟弟的补偿。”妻子吕希玲附合道:“我们两家各拿出伍百万,不愁治不好四弟的病!”
    古华说:“谢谢你们的好意,就不必了,药能治人的客观性疾病,治不了因果怨业病,受完了自然了却。我己知道两位哥哥、姐姐前世的来历,众生一世又一世不断堕落,皆因无缘受教,无缘聆听佛教,以致退步,实在可悲可叹。又你们多少世的福果积累,方有今世之大富,享受不尽的物质财富,但精神财富贫乏,福慧失衡,若不修德,福果享完用尽时,照样沦为穷人,有钱人当多救济贫穷、善举施舍,而莫生回报之心,方生无量功德,你们若有心助我,不如把一千万元捐于落花寺庙,修缮庙宇,结缘佛门,而这只是拔了二位哥哥的九牛一毛,我只是提示。”
古风道:“好,古军,就依弟弟所言!”
古华说:“三哥,特别提醒你,你己两世命仇,怨怨相报何时了这句话你听说过吗?”古军说:“听说过。人真有前世后世吗?我前两世怎么了,给我讲讲! ”
古华不置可否,继续道:“比如甲上上世杀了乙,乙潜意识里怀恨在心,下辈子乙就会杀了甲,甲再怀恨,下辈子又会杀乙,乙再怀恨,下辈子又会杀了甲,如此恶性循环,唯有化解仇怨心,从此方得安宁,且积了功徳之因。两位保镖兄弟给我听好了,古军不久将遇一凶煞亊,到时记起我说的话,制止亊件发生,常言化干戈为玉帛,就算你们尽到保护责任了。”古军的保镖拱手道:“好的,定遵教悔!”古华说:“下午我们共进晚餐,呵呵,可没大酒大肉哦,你们懂得的。你们要施舍功德钱,准备怎么办?”古风说:“我随身带有支票本,开一张就得了,古军你呢?”古军笑道:“我没二哥富,但支票也能随时开,不差于你!”说着就取来支票本开起来。古华说:“开后交给主持光子师,接下来你们随便转转,用餐时再见。”
翌日,众家大小争着要让古华坐轮椅溜溜新鲜,尽尽心意。结果是每人推一下轮椅。古华乐呵呵道:“我己过河拆桥,不需要轮椅了,就让轮椅退休吧!”小侄儿侄女可不同意:“幺爸,你就让我们推推吧!”
    山上逗溜两天,众家人商量回家乡看看,那叶岭山还有大哥大嫂呢,后生们快活于山青水秀风景,觉得大大地换了味口,那鸟语那山林那乡土气息那广阔的视野是城市里没有的。
    别了,小丘山;别了,弟弟,幺爸!古艳则突然袭击放胆来了个吻别,这一吻意味深长,那是对古华一生的补偿。不料吕希玲见状不甘落后也来了个快吻,三侄女见状胆子大了,也一一给了古华一个吻,个个吻在正点上,弄得古华呵呵笑了起来,大家都笑了,哥俩还能吃醋吗?目送众亲人下山,“三哥,别忘了我给你的警示!”频频回眸招手。
五天后四辆豪华小车驶回了古艳上初中的龙兴镇。镇外公路一里处,一辆三轮车迎面而至,莫明其妙地就打了横,本就三级也不够格的公路,行前的古军司机急忙刹车已挨上三轮车体。“瞎了眼了,会开车吗你!”古军的两保镖率先下车吼道。后面的车全刹住,人随即涌上来。那三轮司机说:“说谁瞎了眼,把你高级小车就了不得了吗?”
    古军见那三轮车司机,一股莫可明状的杀意涌上脑门是那样不可控制,比当年当路匪的歹性强烈十倍,大吼一声“活得不耐烦了!”揪出那人就摔倒在地死掐脖子,两保镖协助按住其手脚,众家人乐得让古军教训那人。眼见那人已开始翻白眼,保镖忽然记起古华老师的话,急忙说道:“老板住手!古老师嘱咐的话!”一面扳开古军的双手。众人也记起古华之言一齐劝解,古军这才猛然想起古华的告诫。那人喘过气来半天爬不起来。古一本将那人扶起,操一口官面语调厉声问:“叫什么名字?”
    康树凯。”见寡不敌众,又道:“别以为人多势众,等到起,叫你们走不出龙兴街!”古军突地一拳砸向康树凯喉结,再次怒叫“实在不想活了成全你!”康树凯再次倒地,窒息。家人急拉古军,“幺爸怎么给你说的?”古三三急忙上前急救康树凯,古军这时气缓,道:“我也不知道为啥忍不住,本来是个小矛盾,弟弟说的亊可能就应在这亊上,好吧,给他千元安抚治伤!”
    我们的幺爸神了!”侄子们自豪荣耀的语气。
    康树凯再次缓过气来。古军说:“姓康的,我得一个佛道高人点化,今天你才免了一死,估计说的就是我们俩,应在今天这亊上,我们俩前世己相互仇杀几次了,前世你又杀了我,这世该我又杀你报仇了,怨怨相报何时了,这一世我不再杀你,从此了断。”康树凯说:“是这么回亊啊?怪不得昨晩做梦坠落无底洞,梦见菩萨救我,伸手就把我托住。刚才也不知怎么地,见到你们车来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就把车打横了,好像不由我作主。你们几位是谁?”
    古风。古军,和我们的家人。”
    哬?你们就是大名鼎鼎的古家两弟兄,失敬失敬了!我可以去你们那打工吗?”吕希玲接嘴道:“多作个善亊,化干戈为玉帛,大师弟弟的教导别忘了,我同意收下你!”
    古军点点头。
    前世井上异郎、贺夕山的生命债,说难也简单今生就这样了了。
    生命诚可贵,功徳价更高,若为大觉悟,两者还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