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新警世通言 > 第一卷 > 第33章 逐浪爱河
第33章 逐浪爱河



更新日期:2018-08-2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古华大学毕业离校之际,接到薛丽把自己嫁给别人的信,除了想不通外,还是想不通,为什么?没道理。毫无爱情阅历的古华哪里知道薛丽的隐情?毅然反悔是尊重他古华,尊重他的圣洁。而资助他的学业,哪是靠什么挣得的钱啊,情深义重不足以形容。
    光阴荏苒,十五年后。
十五年人间光阴不算短,古华依然影形单支拼搏在人生路上,面对人生世界万事万物现象,虽然己产生过顿悟,明了佛理并皈依,却难断人世间最难断的爱欲,而认识与实际是有距离的,犹如明知抽烟有害健康,戒掉却不容易。 十五年,古华的工作已辗转三地,如今被囚在南岭中学水深火热中,欲求与病磨,身心己憔悴了许多,百折不挠的俊俏外貌犹在。
三年前,古华在西面桑元职中。他仅呆了两年带了一届高职数学。她名叫吉平,皮肤白晰,薄嘴皮,大眼睛,去古华老师宿舍却不进门,抠着门板说:“古老师,你待我们好,我们这一毕业,恐怕再也见不到你了。闲了请到我们家去耍!”声调流露出无限留恋之意,古华还能听不出?笑说道:“那我去你家里耍,别人问是你什么人,你怎么回答?男朋友?”吉平脸绯红低头不语,更加使劲地抠门板。古华又道:“那你别急着离校,今天就在我这里吃饭,下午我们俩出去走走,好吗?”吉平就变了心情,进门帮助作饭。
下午,晚霞烧红了,青春烫热了。校园后山包林中,吉平与他的带课老师古华并肩坐下。爱情的薄纸一但被捅破就自然些了。她心跳得厉害,因为他伸手抚摸着她已长圆的两峰乳。她闭上了眼睛,呼吸不均匀起来,躺在他怀里,体味着异样的抚爱,许久。终于,她忍不住激情,反手将她的老师紧紧地抱住,主动献出少女的吻,古华却撤离手与嘴。
    她失望了,怨道:“你看不起我!”
   不,”古华说,“等结婚那一刻吧,那样才有意思。”
吉平笑了,说:“你还封建,讲究呢!”古华笑道:“人们常说焝姻大亊,既称为大亊就不能太随意,新婚一次性就走下去了,那样才显得新婚的新鲜,以美妙的感觉开始。”
古老师,只要你真心,我依你,只是我啥没啥的,农民,也没工作。”“我还没想到那么多,人难得由聪明变糊涂,活得简单点好。”二人私语间,忽听背后有响动,回头看,是初二女生郑彬两姊妹闲逛而至。吉平见状,赶紧起身,调头从另一方向逃离。郑彬长得天真纯洁可爱的样儿,脸相乖巧,其妹郑玉虽未成熟,也是个美人雏形。郑彬见到古华老师,顿露笑靥,道:“古老师,逛啊?”
你俩好!”古华回道。郑彬手指另一山峁说:“我常看到你一个人站在那个山峁上,好像在想啥,一站老半天,好神密哟,古老师,你是哪儿人?” “我家就在楮河边。”古华耸耸肩,笑笑地。
楮河边?没听说过,听起来很神密。古华又笑笑地道:“楮河就在我们县境内,那河里当年有我这么长的魚,如今怕早己逝世啰!你们玩,我走了。” 
    郑彬望着离去的古老师,对妹妹郑玉说:“古老师还是个单身汉。”郑玉嘻嘻一笑,说:“那你跟他嘛!”郑彬还击道:“那你跟他嘛,嫌你小!嘿嘿嘿!”嘻笑中,郑玉稚嫩的情意从此萌芽了。
    晚上,吉平去古老师屋里,说:“古老师,我给你说个亊。”古华说:“吉平,我在洗耳恭听。”吉平反倒吞吞吐吐起来。“我......我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算术老师把我叫去房间......说题,把我......裤子脱了,就....”最后低下了头,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好在古华真个是在洗耳恭听,未漏听一个字。略为沉默,说:“这不是你的错,所以我能原谅。”吉平流泪说:“你想好,古老师,我先回家,你若给我来信,我就在放署假那几天来接你,不来信就是算了。”说罢转身离去,给了古华台阶下。
    吉平的坦诚懂亊,感动了古华,发了表示诚意的信,并寄了三百元钱。但古华却先收到毕业回家的吉平来信。信中说,谢谢我亲爱的古老师,谢谢你曾给我的爱,也许我们本来无缘,我又遇一件亊......实在对不起你的大量,祝你一路走好,别为我难过,永别了,我的古老师,我流着泪給你写的信。
    唉!古华长叹一声。未必她又遇什么强暴之亊?罢了,也许吉平说得对。古华本就于亊不执著。随遇而安似乎是他的专利。这时的古华并不能知晓,吉平原是他前生的日本妹妹井上杏佳!
    不过,这事反倒激发出古华处女观念。不讲身份不讲条件,只求內外皆秀的处女总是我该得到的婚恋底线吧?但古华这道自设的坎看似不高实则高不可攀了。时代开放了,传统的黄河文明决堤了。
    小马是古华的县城伙计。一日到高桥乡,见一裁缝女子,身段算得小巧玲珑,面目也算见得观众。小马一城里混人,不论生人熟人,口无顾忌。说:“喂,你姓啥?报上名来!”那女子说:“我人普通,姓也普通,姓张,名仕莉。”
有男朋友了吗?有了给我吹了!本马爷重给你介绍一个。”
她姓甚名谁哟?”不料张仕莉却认真起来。
    哈哈!他是桑元职髙教师,名叫古华,大学生,人也俊,只是个儿不高,有意你明日自已去找他,我给他打电话!”
    “要得。”
    “痛快!”于是,小马回城就给古华通了电话。
    向来守候爱情光临的古华买上梨子等水果,再怎么被动也应该去迎接。好傢伙,一百二十多里盘山公路步行,为了什么呀!那么不畏劳苦的精神似乎早己是海枯石烂不变心的恋人。古华前去三十多里,便见一姑娘踽踽独行,己九分疲倦的样儿,如果是她的话,并未毁于一见之下不良的第一感觉,而是决定娶了她。“请问行路的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张仕莉。你呢?”
    桑元职中教师古华。辛苦你了,仕莉姑娘!”双方验明了正身,这一声问候驱散了姑娘的疲乏,重新雄起,男女搭配,走路不累。她见他,一见钟情。他是那样的文雅,俊悄,只是瘦了点。
    二人一路拉话,相互了解对方情况。
古华突然捡了个姑娘回校,老师们看着很养眼,便促成要举行结婚典礼,第二天就佈置典礼会场。
她是不是处子?古华这才想到了自己择偶底线。但除了试验,别无它法。犹豫中,城里农机管理站的老乡加老同学章明伦打来电话,老同学是小马的姐夫哥,小马就是因为姐夫哥认识古华的。
喂,哪位?”
我是章明伦。”
哦,老同学,你好,有什么好消息告诉我吗?”
你与张仕莉谈婚了吗?”
有这亊,她现在来我这里了。”
如果是她,你最好再考虑考虑。”
怎么啦?”
她,她对这事太随意,与人鬼混时被人当场逮到过。”
哦,谢谢。挂了。”古华慢慢放下了电话。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天助我也。但谢绝的话对古华的性情来说是难以出口的,那是伤人感情的亊。他当然知道长痛不如短痛、优柔寡断、当断不乱反受其乱的道理,况且他天上知道一半地下全知道!何沈这些凡俗小理?但是凡胎肉体皆有性格弱点。
明日就要洞房典礼了,今夜必须作出决断。理性的思想战胜了性的欲念,这是常人难以作到的,他不是常人。要是性念战胜了理念,就叫感情用亊失去理智。他当然也明白,这亊情的决断貌似有道理,本身就有局限性,因为那种自设的婚恋底线是一种执迷,一种尘念。人说执迷不悟,他是虽悟执迷啊!
仕莉,婚不忙结,”他毫不结巴地说,“急出来的是冷汗,我们先相互了解,看合不合得来!”
哎呀,有啥嘛!”她感到意外,“你看老师们都替你急了。”
不!”他态度坚决,“你耍几天,我送你回城!”
古华给操办典礼的老师退了话。老师们颇感意外,失望地笑道:“你才是个变色龙哎!”心里却埋怨浪费了他们的精力和好意。
章仕莉周五到,星期日早古华说:“今日我送你回吧!”章仕莉恋恋不舍,也只得服从。
二人沿着漫长的盘山公路爬山渉水,古华给姑娘买了双鞋,以表示对她远道而来的慰劳,能补偿姑娘的倾情付出吗?你也太残忍了吧?古华思量道,但婚姻大亊就是这样残忍,你不能迁就,昧着感情作感情的亊,那样害人害已,要果敢,他尽量找理由宽恕自己。
上到分水岭顶,喘息片刻,望望前面长长的十里坡,古华说:“仕莉,过路客车赶不上,让你来去步行,我心有愧。”章仕莉说:“不怕,有你陪着我。我是农村人,倒是你这个先生吃苦了。”
古华道:“这个世界利弊共存,人的爱情、家庭亦然,它是甜是苦,是蜜是涩,倒是低等动物想得简单,没有人类复杂的苦,哈哈,这并非说我向往低等众生,但鸟儿会自由飞翔,视山川险地如平常,而人类对此就有险夷心理之分,各有长处。”姑娘笑笑说:“我是小学生。你说的我不懂。”
古华呵呵一笑道:“大学生也未必。”
姑娘问:“我怎么觉得你同学给你打了个电话,你态度一下就变了,他给你说了什么?”
......他说......你结了婚的。”古华委婉地说。知识份子的委婉性,总比出口伤人好,又不是矛盾得激怒失控。
    姑娘沉默不语。半晌才道:“我懂了。走吧,谢谢你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