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新警世通言 > 第一卷 > 第29章 浪子回头
第29章 浪子回头



更新日期:2018-08-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天寒地冻,下山的拐弯处,一辆外地大卡车轮套上了链子减慢了速度,如蜗牛般慢行,一看便是习惯平坦大道或车水马龙的街道行驶的老师、盘山道行驶的学生。
“停车!”忽然,路边坎坡跳出六个年青人,个个长发披肩,墨镜遮眼,站在路中央挡车,有二人飞跃而下落在了运动中的车顶,功夫倒还不错。路险人阻,司机只得小心刹车,有二人早己抓住司机台窗沿。“下来!”司机台两人下得车来,“你们要干啥子?”“拿六千块钱出来,放你走,不然就留下你的血来!”“能不能少点,没那么多钱,你们要得也太多了吧?”“打!”一涌而上,乱拳招呼。二人见敌不过,只得说:“给给给,别打了!”
司机给了钱,带着鼻血发动了车。
六千块钱到手,每人一千。每天换个地方,力争每天劫一次车。其中有古军,这个上上世的格桑木,前世的八路军贺夕山,今世的古军。
两司机边行边嘀咕说:“毛时代淸苦,没有路匪,现在富了,反而出门不安全,什么世道?”“下次再遇到这种亊,坚决去报吿当地交警。”
“哼,说不定是串通一气呢!”
一片接近汉川平阳的丘陵地带,南北国道公路从这里经过,过了丘陵地带便是人口稠密的一马平川了。这里便是古军一伙的家居地。
古军地道的游子,何以有家?初来不久,经当地同伙介绍,落脚丘林山窝深处一人家。当地有女无男人家多的是,这家恰好也是,姓葛,只有一女,名细儿。细儿长得也算养眼,古军要有个落脚处,便将心思从古艳身上转移到细儿身上,加之甜言蜜语胆大,葛家又见古军是财神驾临,家用从此宽裕,也不问白猫黑猫,就招为上门女婿,当然很容易上了床。
古军运气不错,上辈子未得到的,这辈子补偿了,一对处男处女,抖抖瑟瑟,不自觉地作着大战前的心理准备。
咦!那里面紧缩而滚烫的感觉,就是阳萎的男人也翻了盘!直把人烧得灵魂出窍。这使古军尝到滋味,慢慢将古艳淡忘。
古军时而昼伏夜出,时而夜伏昼出,细儿看他越来越霸气,愈来愈有钱化,对她愈来愈淡漠,一年、两年、三年......她己有了小女儿。这日,古军一伙外出百多里,猫在人烟稀少的丘陵狭道,例行随机拦劫远方过路司机。
来了,这伙人己具职业眼力,一看就是两辆远方过路货车。“上!” 
“停车!”这伙人横在公路中央,早己不担心汽车把不住滑辗了他们。这总是他们胜利,以司机的屈服而失败,嘎然急刹车。早己轻车熟路抢上司机台窗,举匕首喝令“要命嘛要钱!”两司机两副驾驶下得车来,久走夜路闯见鬼,可胆敢硬对硬,就见四人就腰中抽出橡皮鞭,就地一个轮扫对打起来。这还了得,从未遇过反抗的司机,“打!”一时,这伙人的短刀占不了上凡。这时,前方警笛长鸣而来,同时啪地放了一枪,不知是声援还是报信。“撤了!”这伙人钻进了小山坡松林中。警车驶到,下来八个交警大队战士,略略问询一下,道声:“追!”
逃遁的这伙人见状,叫声:“哥们,散!”
古军远山远岭而逃,再转回家时已近天黑,却见一警官迎住了他。道:“快逃,越远越好,你们的事穿帮了,我们也篼不住了,市交警都来了,你们哥们各家各户都去了武警好几个人候着呢!”古军学江湖腔抱拳道:“多谢这些年的关照,兄弟我再闯出名堂,还是少不了你的,告辞!老婆的亊,就说叫她别再靠我。”
古军摸黑离家,他倒不太担心,钱从不存放在家,老家县城信用社有一笔不丰厚的存款,存折呢,时刻在身。
古军当夜住宿五里外公路边一熟家。翌日早便等候在公路上。他不乘客车,依然等候货车,依然横立路中央,依然喝令“停车!”货车依然只有刹车的份,不然辗死人就麻烦大了。“到哪去?”他厉声问道。
“巴镇县。”
“带上我!不找你麻烦!”古军己爬上驾驶台窗边。司机见这人口含匕首右手拿着一拓石头,一头长发,一付墨镜,知非善茬,道:“上吧。”开车门。
古军回到故乡县城取了款,直奔川陕边界源万火车站,一头杀向深圳。但他并不知晓古艳也在深圳,咫尺若天涯,无缘对面不相识。
身上有钱先独自租了个房间作为根据地,凭着炼就的胆色独闯闹市钻工厂,竟在电子玩具厂打起工来,取才有道。打工那点工资,对于取惯不义之大财的古军未必立地成佛有了平常心?但他真的是呆下了。
工厂男女清一色分开,开饭是彼此相识的机会。天南地北打工者,多来自偏乡穷壤的山区或乡下。古军听见一女子先用普通话,继而大概是与老乡讲话,便流露出故地固城县乡音。那女子高个,不肥不瘦,皮肤白净,长相能混世面,便盯上了那女子。外面的世界宽广,打工最好结交女朋友,不少出色的青年人一不小心就俘获一个异地口音的靓妹回到山里。
女子饭后随女伴走出饭堂门口,古军快步趋前,如同拦车一般叫一声“停车!”大概是职业习惯所致。
女生一惊,抬眼见古军,个子不矮,略瘦,五官不差,感觉有些歹徒性,但听这男生用家乡方言,顿感亲热。“你是我固城县老乡吗?”他问。
“不错,你好!”她答。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你好!”古军伸出了手。女子便大方地伸手相握。
“去我那里耍耍,我租的有房子。”
“你很有钱嘛,还租个房子,不像我们住厂里大宿舍。”
“叫什么名字?”
“吕希玲。你呢?”
“古军。走吧,打的!”
“好吧。”吕希玲便告辞女伴,随古军打的而去。
二人回到住处,这是一个单人房间,月租八百元。古军拿出两瓶啤酒、下酒小吃。“喝酒吗?啤酒。”
“嗯,啤酒能喝点。”
“那就好,我父亲头一回喝啤酒,说这叫酒吗?像尿味儿。哈哈!”
“你有女朋友了吗?”吕希玲大方地开门见山。
“没......没有。你有男朋友了吗?”
“有个太阳照的自已的影子。”
“作我的老婆,好不好?我看上了你。”吕希玲只以抿笶作答。古军又道:“今晚就在我这儿住,明天一块儿去上班。”吕希玲不吭声,仍是抿笑。
不过,行动是最真实的回答。吕希玲当夜未离去。先是继续深谈。
“我看你是个胆大的人,”吕希玲说,“你是固城县哪个乡的人,家里有啥人?”古军回答说:“弟兄三个,妹妹一个,父母死后我就出来闯江湖好几年了。你家呢?”
“我有个哥,父母,爸爸是县农行主任。”
“嗨,这么好个老子,怎地出来打小工?”
“逛世界呗,一辈子坐井观天有啥意思?到时就回去了。”
“我要是有这么个老子就好了!”
吕希玲又是抿嘴一笑。说:“我看你是个敢干亊的人。”心里己打定主意。
二人就这样交火了。换了情人,又有一种新鲜感。人有好新鲜的本性,但人的高级属性却限制自己这种本性,崇尚专一;更为区别于低等动物,禁止乱伦。
“到了夏天,这南方太热,跟我回去吧。”呂希玲说,“去见我父母。”
“回去好是好,哪来的钱赚,我要赚大钱。”
“你跟我回去认岳父母,还要他们看得上你才行。”
“好的。”
就这样它乡收获爱情吗?二人从此形影不离,夜夜激荡。几个月过去,先斩后奏先通车后典礼,双双回故乡认亲。
吕希玲家住乡下公路边,有一栋花里呼哨的小楼房,这里是平川。她己给爸爸打了电话,要爸爸赶回家,有要紧亊。二人回到家全家人己团聚。
呂希玲主动介绍:“爸、妈、哥,这是我男朋友。”家人自是以验收者的眼光在古军身上扫描。这西装革履、头型一边倒、脸形略乖的不速之客会给主人什么印象呢?“你去打工,很有收获嘛,”哥哥背过古军取笑妹妹。
用饭、洗嗽。晚上女儿被父母单独叫去。
“你己决定了吗?”爸爸问女儿。
“还看不出来?希玲这死女子己经有了......”
“唉!”父亲叹一声,说:“高文化的人与初识字的人在气质上就看得出来区别,这娃是个粗人,语言能力太有限了。不过这娃有一股胆大出色的劲头。”
沉了沉,道:“既已如此,我们只往好处想,这娃社会浪子一个,也不知希玲看上了他哪一点,你自已说,你看中了他什么?”
吕晓玲囁嚅着,半天措词不出。“我.......我看他是个能在社会上混的角儿。”
“好吧,老子给他出钱投资,就当他是我的代理老板。他能干什么?”
“他好像喜欢桥梁工程,他看见桥梁工程车队路过,说老子有这么一套就好了!”
“好,只要你们真心合好,把他叫来,当面说说。”
当面说说?天上吊馅饼,万福来朝,不知古军那辈子修的福果熟了,这个只读过小学三年级的古军,却有着毫无来头的闯劲。“爸爸,放心,我行,正想干大的!”古军的壮语,给了岳父的信心。
吕希玲的爸爸自有积蓄八十万元,又方便货款二十万元,古军顿时由奴隶到将军,成了百万富翁。一系列桥梁工程机械、系列配套设备到位。经招聘,机械工程师傅、技术人员也齐全。而古军则摇身变为老板,不懂任何技术,但全国联系工程的社交能力则是他勉强的长处。
正好本地有座不大的桥梁建造工程,地利人和,古军开始当老板试手了。
试手通过了验收,试手取得了初次经验,试手就获纯利三十万。
古军算是走正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