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新警世通言 > 第一卷 > 第28章 各有一路
第28章 各有一路



更新日期:2018-08-1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四十年代末新中国成立后,中国的农村生产关系,由广大无土地农民租种地主土地变为土地公有,先互助组、合作社到生产队集体劳动,按劳分配。如今合久必分,新鲜是人本性,又变为包产到户,各家各户自劳自得了。但一个人,一家人的劳力毕竟有限,必须互相帮助,于是似又回归到互助组时代了。那善于注重人缘的便能召之即来,一呼百应,吝嗇、内向的人家便困难了。古家人气不错,蔣氏待客热忱,春种秋收不愁。
署夏,古家后花岩地上,二十个人在薅包谷草,古艳也兴致勃勃地薅草体验劳动生活,大伙有说有笑。有人边劳动边讲笑话:“古时候一个女儿出嫁了,三天后回门,当娘的问女儿,女儿,你头一回与相公在床上做那亊,是啥感觉?女儿唱道:头一阵阵辣呀,二一阵阵麻呀,三一那阵伴那蜜蜂扎呀,我的大娘哬!”才不管有不有黄花闺女在场呢!一阵嘻笑。古风叫道:“歇气喝茶啰!蔣氏与哑巴早己将烟茶送上山来。”老少媳妇儿一面喝茶一面唠嗑。“庄稼人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穷快乐!”“命呗,生在大山上,命里只有八各米,走遍天下不满升!”“现在开放搞活,人走一步生,没出息敢出去闯,窝地老一个!”
乖巧勤快的古艳趁歇气之隙,去边上捆干柴,那是早己砍晒干的树枝。古风见状跟了过去,离开了众人。
男人劲大些,古风一边用葛藤捆柴把,一边道:“妹妹,爹叫你跟......跟我过一辈子,你咋想的?”古艳刷地脸红,不开腔。半晌才说道:“二哥的心意我明白。”转身离开。
古风怔在那。
下午收工,古风扛起柴把回家,古艳只好空手。待古风已去,古军说:“妹妹,你等下。”待众人离去,古军说:“妹妹,三哥喜欢你得很,今天把话挑明,你答应我,我供你上高中。”
“三哥的心意我明白。”一溜烟跑下山。
古军怔怔地。
夜里,家务活也准备得差不多了,古艳说:“二哥、三哥,都来院坝歇凉,今黒\\\了月亮好!”
山乡的月,格外明亮,幽深。
赏月闲话一阵,蔣氏的插话严肃了气氛:“几个弟兄,古艳要上高中了,那是去百里外的城里,化费大得很,怎么办,都说说。古艳也说说,把你书供出来了,你是不是翅膀硬了就飞了,这两弟兄婚亊就靠不住你了?”
沉默。只有小孩子不懂大人亊,依然嘻闹着。
还是古艳打破沉默:“二哥、三哥,我想好了,想要我跟你们哪一个不难,看谁真心,有本事。一辈子挖地有个啥出息?”蔣氏说:“都去开工厂、做生意、当干部,粮食哪来,不吃饭行吗?还是古人说得对,耕读为本。我们挖地的咋了?只不过吃穿差一些,照样一辈子。”古艳竟被大嫂驳斥得没了话说,想了半天,还是觉得不对劲。有能力的人总是想活得更有质量吧?哪个管那么多!
古艳的说法多少刺激了两弟兄僵化的心。题目出出来了,就看谁能答高分、有勇气。出山闯荡,那也是需要勇气的。胆小的人安于现状。
几天后的淸晨,古艳去山下小镇,说有女同学有亊找她,穿上最好的服装,手提不大的皮包走了。
但一连四五天过去,不见古艳回家的影子。古家人急了,准备放下农活家务出门打听。古风去古艳宿舍翻找线索,枕头下发现一封留言信。
二哥及三哥大哥大嫂:
原谅妹妹不辞而别,嘻嘻,我如果有辞而别,还能走掉吗?我与两个女同学商量好了,不读高中了,免得给你们增加负担,一同去深圳打工,看能不能闯出名堂。我虽然不晓得亲生爹娘是谁,你们的保密工作一流,但我不介意的,我在爹娘哥哥们的关爱下生活得不错,挺温暖的。
二哥,等我安定下来,我就写信给家里。哦,一定要照顾好小弟古华,我不辞而别,对不起小弟,对不起家人,请原谅!
最后,祝二哥及全家健康,飞吻!
妹妹 古艳
即日
古风读罢信文,第一反应是,完了!飞了!没我的戏了!但信尾飞吻一个,又把他古风放在首要,心中死去的希望复活。又一想,一个姑娘家出去闯荡,象什么话?还不被乡人戳断背脊骨?再说那花花世界,还能全身而退?实在难以想像。
古军去山下小镇打听,首先问补鞋的驼背鲁生:“见着古艳没?”鲁生说:“搭过路班车走了,还没回来?”鲁生的回答如电击中古军,全身发软。鲁生说:“咋搞的,你们待她不好,跑啦?”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古军斥责道,“晓得街上哪个是古艳的同学?我说的是女同学。”鲁生说:“中街孙家孙雪雪,看来古艳是走了,”他将“跑了”换成了“走了,”这样中听些。又调侃道,“这个古艳,连给我就不打声招呼,我不是也见不到她了?反了反了!”
古军又去访听。孙雪雪说,那肯定去了城里。古军又去河边叔叔古玉家,兴许古艳去过叔叔家,留过什么口风呢。
古军来到叔叔家。叔叔家正在商量买活猪的亊。问问也不知古艳信息,看看天已近黒\\\,当夜留宿。
这夜,鲁生睡在床上,心里失落感升起。他也喜欢古艳,是古艳的慈善心给他了微妙的人生安慰,虽然是妄想,男人的本性使他常把古艳与他干那亊联想起来,过过意淫。忽地,他喉头有异动,他知道又要吐口血了!赶紧起身吐在早己准备好的专用小盆里。每次只吐一口,嗽嗽口。
鲁生男人的本能健在。他也想有个媳妇啊,他当然有自知之明,知道这一辈子没可能了。
他不知道的是,自已前世的媳妇儿丰克梅天各一方,各有因果,不知投生何处去了,亦不知道自己前生之过、前生名赵根娃也。
翌日古玉家买猪,古军说:“叔叔家缺劳力,两小侄又在上小学,我帮你把猪吆上街去,秤是过了的价是定了的,吆上街至多减几斤重量。”古妈道谢说:“那就劳慰了。”古军说:“当侄的出把力应该的。”
赶肥猪行路这亊并非爽亊,半天走完三里路到小镇交了货。付八百多块钱。古军拿上钱没回叔叔家交账。翌日过路班车驶过小镇,路边一人一头钻进车厢,终点县城。是古军。
古军骗了叔叔的钱。亲属最好骗。
叔叔可就惨了,既打主意买活猪,那就是急用钱。还信用社修房贷款。古玉跑遍亲戚家査无下落。古妈气惨了,成天骂个不停:“砍脑壳的呀,塞岩洞的呀,要不到婆娘的呀,哄人不填命的呀,害人精呀,我看你还有脸见我们吗?”
古军去县城几天盲目寻找古艳无果,一日在旅社遇四五个山外固城县年轻人,个个歹性毕露。长发、光头、喇叭裤。“几位从哪来?”古军好奇地但不胆怯地问。
一长发人甩甩头发,酸酸的表情以唱代答:“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路上......”古军不知所云,尴笑一下道:“路上,哪很远吧?”
一阵轰笑。“土包子,就是江湖,你干什的?”
“嗨,我也是!”
“你也是跑江湖的?跟我们一干吧!”
看来跑江湖比种地的显得有本事多了,想起妹妹古艳撂下的话,要我跟你不难,要有本亊。就装豪气道:“要毬得,跟你们一起干!今天我请客!”
......
古军就此盲途乱撞人生路,随机走上了不归路。
古艳身上的路费来源于小学、初中几年省吃减用的生活费、零化钱,哥们也给的宽裕,有心人就是不一样,这为此行铺长了道路,要是铺张浪费、大手大脚习性的学生娃,哪来如此方便之行?不过只够单程化费,只能有去无回,破斧沉舟,否则回头路万难了。
时打工潮方兴未艾,向往繁华与品位,渐渐山区姑娘出走的多起来,成为带着非议闯世界的先行者,这才习以为常,带动了男人铺天盖地的打工潮。
在日思梦想中度过了两个月,古风收到了来自深圳的家信,可以想像古军是什么心情了。
二哥及全家人:
近来生活愉快吗?身体健康吗?一切都好吧?我与同学己经在电器 厂上班,组装VCD。我能学会。二哥,可不容易啦,担惊受怕,街面上陌生人好像个个都想吃人的样子,我们硬是壮起胆子乱窜,闯进了一家电子厂.......”
“嘿嘿嘿嘿!”古风开心地笑了。
妹妹有出息,我老这样落后行吗?征兵?我去验兵,见见世面,锻练锻练!
嗯,就这样试试!年龄也未超。
古风坚定了信念,就去报名了。
有心栽花花也成,和平年代的征兵,古风胜出,心中己先升起自豪感,那山外、那远方、新鲜的城市、地方、边彊、生活,成了他构思的画面,画面中,他被陶冶、他在改变。至少,这一生见过世面,至于能否当上将军,就是钻营当个班长从此改变农民性质都未想过,他没有仕途的思想天赋。
嶈氏想到青壮劳力都一个个走了,气嘟嘟地坐在那。“有能奈的都走吧,庄稼我们孤儿寡母自个慢慢做。还是没出息的人靠得住。”
古风戴上大红花,听着敲锣打鼓唢吶声,感受到人的价值。送别这天,蔣氏凄凉流泪,从此家道冷清是既成现实,各散四方,各奔前程,不知弟兄姐妹可有回归团圆之时,就是团聚,那恐怕也只是偶然。再想想最小的弟弟古华,天生像个秀才的角色,非池中魚土生的麻雀。
古风走了,他当然把参军服役的消息写信告诉了远方的妹妹古艳,他相信她见信会为他自豪、髙兴的。他认为他的参军把二人之间松驰的红绳紧了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