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新警世通言 > 第一卷 > 第27章 再续前缘
第27章 再续前缘



更新日期:2018-08-1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井上由里的善因慧根积累,再世为人类己算是降了品位,且一生为俗家人,
那是修佛人听了牧羊女放歌动了凡心,造业可不一般,否则今生仍为寺庙僧人。
他没有出生在城市富商之家。
他出生在偏南方的群山中。
他不但出生在山中,还贬生在山里的高山之巅。更是远离文明繁华。仅此地理环境,己决定了他这一生大半的诸多不便。
他出生的山名叫叶岭山。他出生的家人口众多,他的今世名字叫古华。当然己是中国人了。
不过,古华自小艰苦求学,小学、大学,还是走出了大山,但一生与山有不解之缘,最终当了山里高中教员。叶岭山,岂是大根基之人的生存小圈子?
但非凡的人就有非凡的磨劫,从童年爬上晚年之巅,一路走来,步步坎坷,身磨、心磨、志磨、情磨,直将铁棒磨成了绣花针,自作的因果必了,千硾百练始成真。
古华的大哥古远一生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你道大哥古远是何来由?他就是前世棂西村皮老爷转世,前生衣来伸手,福果享用将尽,这世亲自操劳了。皮铁后在解放战争中牺牲于手榴弹片下,便是古华的二哥古风,前世的父子这世是兄弟关系。三哥古军乃贺夕山转世,姐姐古艳乃墨儿转世,是一抱养女,母亲唐氏想个女儿。大嫂蔣氏乃皮老爷管家郝明俊,所生长子是哑巴,次子山山即前世皮老爷的长工苟明娃。这一家子,唯古华与那头母牛——新井定武,前世乃日本人也!
井上由里的哥哥井上异郎,战争结束时未能回日本,死于武士殉国的最后一颗子弹,如同他的尸体永远留在了中国土地上一样,转世投胎于中国,名康二,赵根娃则是叶岭山下小镇上的鲁生。
江山依旧,时国家已改朝换代,红旗早已飘扬华夏大地二十多年,父母皆过世,国家己进入改革开放时代。
肥水不流外人田,近水楼台先得月。墨儿,不,她己是古艳了。古艳这一世人材虽逊于上一世,但依然出落得八分诱人姿色,当初父母就有心圆房于皮铁,哦,不,是老二古风。但心痒痒的弟弟贺夕山,不,是老三古军却大为吃醋。夜晚翻来覆去睡不着。怎么办?那就明争暗斗赢芳心吧!这种争斗从古艳上初中就拉开序幕了。而古风也上了个初中,古军则只读了个小学三年级。
周末,古艳回到叶岭山,己是下午冬阳偏西。乖巧懂亊的古艳到屋就放下地道的学生架子,帮助干家务。她下坡拔韮菜,古军跟着去,她去抱柴火古军也相随,刮洋芋皮古军也帮手,一面无话找话说。正在编织竹背篼的古风看在眼里,心里骂道,醉翁之意不在酒,跟屁虫!便以哥哥的口气正色道:“喂,喂,三弟,该干点男人的活吧,水缸沒过夜水了,去挑满,明日还要请人帮忙栽洋芋,人多。”作饭的大嫂蔣氏说:“要得,趁天没黒\\\。洋芋晚上大家都来刮,叫哑巴也来刮。”大哥古远放牛羊搬师回家,听到媳妇蔣氏的说法,便也刮起了洋芋皮,小古华也来添手。古艳见状笑说道:“我们来比赛,看谁刮得又快又干净!”小古华嘻嘻道:“姐姐输了我跟你睡,妈死了我要跟你睡!”古艳一楞,随之笑道:“小不点,赢得了姐姐吗?预备,开始!”
比赛带动了欢乐带动了速度,聪明的哑巴高兴得咿咿哇哇吐着不知哪国的语言。小孩们也来凑趣捣乱。二十分钟左右,一大盆翌日搭饭的洋芋己准备就绪。这是一大家人啊,暂时由大嫂蔣氏统领。
不过,小古华虽然注定输了,晚上,古艳还是把小古华叫去同睡。她给小弟弟掖实被子,抱着他睡,怕他冻感冒,像妈妈抚爱幼儿。他摸着姐姐还未发育全熟的奶峰,像幼儿体味妈妈的温爱,好舒服好舒服。她也就任由小弟弟乱揉、甚至吸吮,发出了轻盈的啍声,伸手逮住小弟弟发硬的那小玩意儿就往自已那里喂。
人的舒服感有很多种,这种舒服就是不一样,有生第一次体验。可惜,太小了,小得贡献不出什么。两哥哥梦寐以求的亊近而远之,却被堂皇方便的小弟弟先沾了露水。
翌日早起,互助劳动的乡邻早早到来古家。老大古远也要背干牛粪上坡。古艳说:“大哥,你不是腿痛腰痛肩痛啥的,就别背粪了,去打洋芋窝子吧!”古远也就听从了幺妹儿的好心劝告。古远,这个前世威风有得话说的皮老爷,今生不但多病,还变得老实巴交。古艳帮助劳动,吃过饭便要去下河三十里地的学校,小古华则在叶岭山下河坝上小学五年级。“姐姐,”小古华说,“下周回来你先来小学接我,我俩一块儿回家。”古艳说:“弟弟,好的,你等我。”
古艳回家,每次都是古风、古军两弟兄争着给生活零用钱。但古风同时还牵挂着小弟古华的零用、生活费,所以古军对妹妹的支持常常占优势。古艳在众亲情关爱氛围中到也感到无娘的温馨。两弟兄的经济收入靠什么呢?老二古风有一手篾匠活,老三古军则爱挖百合、山苕、家麻等等山货,全家不时卖只羊啊猪的,就这样维持着家用。
古军这日上山梁打柴,遇梁背后打柴人冯纪林。冯纪林女儿冯眀珍与古艳同校。冯纪林说:“你家妹妹好像在学校谈什么恋......爱哟,要注意哟,说是读初三,叫常兴成。”
有名有路,这还了得?古军匆匆打一捆柴回家,吃口饭,打声招呼说:“大嫂、二哥,我去正隆街上一趟,有要亊,明日回来!”哥嫂也不问何亊,只说:“早点回来,洋芋还没栽完。”
古军下坡借势奔跑,赶到学校已是放学。
古军先找到初一女生冯明珍,掏出两元钱,弟兄多一般都有私房钱的,说:“小意思,给你!”冯明珍说:“谢谢三老表!”古军说:“钱不是白给的,你把初三的常兴成给我找来,就说校门外有人找他,再把我妹也叫一声。”冯明珍明白出问题了,但还是执行了命令,问题由她引出,但童心无忌,哪来许多弯弯绕?
古军在校门外候来了初三男生常兴成。冯明珍说:“古艳的三哥找你。”常兴成心虚,一听便知不对劲,但却有股凶狠的品性,一看就不是善茬。古军更不虚火,说:“你就是常兴成?”
“是哬,咋的了?”
“你在缠我妹妹啥!”
“别说得那么难听好不好,那叫追求!”
“还它妈理直气壮,”伸手揪住常兴成,啪啪左右两耳光,又放手搂胸一拳,那常兴成看来也是个打架惯手,扑拢就飞脚还击,揣得古军退了两退,火上泼油,揪着常兴成单臂撇住颈项,惯摔在地,又骑在常兴成身上,劈头两拳,这时古艳也到,见状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只听三哥一面骂道:“狗崽子毬那么大不好好读书,就只晓得那事,还自以为能干凶了!”古艳、冯明珍都叫道:“别打了!”时己围来许多师生。古军放开常兴成,常兴成不服气,负伤反扑,被同学拽住。一老师模样的人出面问道:“为什么打我们学生?学生受未成年保护法的!”
古军道:“你们学校未尽到责任,老子替你们学校管教管教,还应该谢我呢!想逮我是吧?报警啊,我好害怕!”又道,“你再缠我妹妹,干扰她读书,下回放你的狗血!还自以为天下就你是个亡命徒!”言罢扬长而去。古艳见状,哭着一头跑回宿舍,众人似乎明白了什么。常兴成的小哥们闻讯赶到己晚。
影响不小,惊动了校座出面,分别找古艳、常兴成谈话了解情况,批评教育。
不过,一贯骄横的常兴成受此生来第一次重创,方知凶外有凶,胆小多了,自然也规矩多了。
古军三十里连夜赶回叶岭山家己近四更,敲门而进。翌日,古风问:“何事去也匆匆回也匆匆?”古军这才说:“古艳在学校被男生缠,是真的,我去警告了那娃儿一顿。”
“啊?”古风当年也不希望古艳有外遇。“下次回来好好问问她。”
周末古艳照例回家了。不过这次表情不再那么阳光。古军早己跑出老远迎接,古风则拿出了珍藏的私房糖果给古艳接风洗尘。古艳也不再像往日那般多言。
夜晚,大家坐在火垄坑边烤火。古风开言了:“妹妹,你在学校谈恋爱,是真的吗?”小古华接过嘴,问:“啥叫谈恋爱,一定好玩吧?”这话把古艳逗笑了,逐正色道:“那娃儿是个狠角色,赖皮,我又没答应过他!”
嶈氏说:“那就好,爹娘死了,弟兄供你读书,你要是不专心读书,对得起我们吗?我们这两个兄弟,等你成人了,看得来哪一个,随你的意。原来爹娘的心意是老二。”
话己挑明,古艳明白。“到时候再说吧,大嫂,我晓得。”话虽坦然,羞涩的少女本能使她提及这亊就脸红。但大家还以为是柴火烤红了脸呢。
半年后古艳毕业了,并考上了高中,那得去县城上学。这意味着古家负担翻倍增长,弟兄们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了。同时,这妹儿文化越高,意味着与弟兄的婚缘愈远。这天古艳下山去小镇村长那里取录取通知书,顺便也补补小皮鞋。她不是个奢侈习性的女子,知情达理,勤俭持家。
鲁生常年摆地摊补鞋为生。他知道古艳毎次都光临他的摊位照顾生意。“古艳,见到你很高兴,不见到你想你。”古艳报以嫣然一笑,说:“鲁生老表,见到我不哭就行了。”古艳心肠好,之所以对鲁生的玩笑不以为意,是觉得一个驼背鸡胸的残疾人,听说还常爱吐血。让他过个嘴瘾,安慰安慰又何妨?要是正常的二杆子,她至少会赏给对方一个狠眼。鲁生补好鞋说:“这回不要钱。”古艳说:“这不行,你难得挣个钱钱,拿去买个糖糖吃。”鲁生喜欢古艳的玩笑,嘿嘿地笑,坚决不收钱。说:“你就让我一回吧!”古艳说:“要得,让你多积点徳,可能病会好的,嘻嘻!”
古艳无意中说对了。鲁生,这生如此受活罪,人将不人,有前世根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