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新警世通言 > 第一卷 > 第26章 舍身为道
第26章 舍身为道



更新日期:2018-08-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天芲老,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古朴旷达,天底下的人,天底下的放歌,不一样感觉的异域风情,淘冶着人的心灵,在放达与佛的氛围中升华。井上由里长年深居布达拉宫静修,两耳不闻世间亊,先天修就的深厚根基与后天的努力一拍即合,己有大成就,已知自己前生来头。大有风吹浪打,酒色财气我心巍然不动之感。但一日,却无名烦恼袭上心头,六根潮动。便去深宫内与无根大僧谈心抒怀,释放心情。“朴光,今日所来何亊?”无根大师结印打坐毕,正好在起坐,问道。井上由里坐下说:“大僧,我今如静海起波,心情突然烦燥起来......”无根大僧打断他的话,道:“修密已久,极静生动,如久抑之火,忽又复燃,这是大都会遇到的现象,佛密可化,渡过此小坎。”
“无根大僧,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本乃四天五天佛徒,因发愿渡化地球众生降世,却投生日本,仰慕中国愽大佛学,假道军人来到中国......”无根大僧又打断井上由里的话,道:“佛不问出处。”
“是,”井上由里续道,“我原本打算修学有成返回日本,今虽中国战事结束,但我恐难回国立足,现打算滞留中国,外出佈法磨砺。离开庙宇温室,去俗世大风浪中经受考验。”
“随缘。你前途无量,但也荆棘丛生,自多保重,阿弥陀佛!”
一席谈吐,井上由里释然许多。便轻装起程。回头望望庄严辉弘的布达拉宫,匍地膜拜,然后向草原深处走去。他准备去中国内地渡化最为浮华的汉人。
时值初夏,百草丛生,生机盎然,蓝蓝的天空飘逸着白云。二十天后,井上由里登上了布各山,下山便是另一个不大的草原。
快下山了。井上由里驻足小憩,举目望去,不远处羊群滚动,一个牧羊女的歌声嘹亮响起:碧蓝的天空百灵的天,云似朵朵莲花,风吹百花香,跨上我的骏马放牧着牛羊,唱起我的牧歌放飞着希望,晚霞映红的蒙古包旁,羊群好似珍珠玛瑙洒在草原上,耳边传来阵阵悠扬的琴声,唱起我的牧歌心情多欢畅,满天的繁星是我的灯光,辽阔的牧场是我的舞台,歌声就是我那飞翔的翅膀,要飞翔远方最遥远的星光,满天的繁星是我的灯光。辽阔的牧场是我的舞台,草原是我生命中永恒的记忆。
羊儿最爱青草坡 ,鱼儿最爱清水河,牧羊的姑娘 恋哥哥, 最爱你真诚的一颗,哥哥呀 ,我的情哥哥, 最爱你真诚的心一颗,最爱你真诚的心一颗,
羊儿没草不能活 ,鱼儿没水不能活,牧羊的姑娘 恋哥哥 ,离开了情郎哥,我不能活 ,哥哥呀, 我的情哥哥 ,离开了情郎哥,我不能活,离开了情郎哥 ,我不能活 ,最爱你真诚的心一颗!
好美的姑娘好美的歌声啊!蔚蓝的天空辽阔的草原,造就了豪放的胸怀奔放的歌曲特色,井上由里大为动心,直把他多年修得的平静心打破。离开寺内温室,到自然环境里,一点小风尘就将他禅心掀动。
再一世,时有小丘山落花寺居士古华反省到,我前世在拉萨布达拉宫修行,参道有成,欲行俗世内地弘扬佛道,有心专致修行,不料听一曲牧羊女歌,一念动情,一生萦绕于怀,以致逝后虽重投人胎,却落入滚滚红尘俗世经受重重磨砺,生于边地大山中,难闻佛法。又因鄙视各种无能却妄自尊大之人,而使得今世个子矮。于是以切身经历,对众善男信女道:“众生依各自因果之成,或为仙佛,或为人道,或为畜类昆虫微生物,但修佛人不可轻视俗人戓低等众生,只可悲悯。如蜘蛛吃农作物害虫,蜣螂打地洞有助土壤水分吸收、庄稼生长,皆有对于这个世界不可获缺的特定作用与功劳。”
那前世,井上由里被一个草原牧羊姑娘一曲奔放自由的歌曲打动凡心,大有心旷神怡、荡气回肠之感,便前去拉话。
“姑娘,你就像草原上美丽的格桑花,人美歌声也美,谢谢你的歌,让我陶醉。”姑娘甜甜一笑,说:“尊敬的喇嘛师傅,你英俊得天下少见,可惜你是个喇嘛僧,不然我嫁给你,可惜我有了心上人,嘻嘻,下辈子吧!”嚯地甩一鞭吆喝羊群,却是挥向了新井定武。新井定武本能地闪退,姑娘嘻嘻一串大笑,吆喝羊群离开了。
井上由里怔怔站在那里,心下感慨道,中国真是个神奇的大地,百花争艳,姑娘也有羞涩的、大方的......举步继续前行。
井上由里边行边布道,点化牧人、头人心窍,晓之以理。翌年才翻过唐古拉山,以行脚僧云游方式,居无定所,天地为家,广走民间,结交上层官员以传教,时侵略中国日军战败,外敌已退,内战烽火连天。
这一年春末,井上由里随遇而安,到达一丘陵山区,准备辗转去五台山参拜佛学。
皮铁抗战时期回乡,早已拉起了一支三百多人的队伍,由地下转入地上工作,逐开展起士地革命农民运动,可以说是对自已财主家庭的背叛。时赵根娃回到沙滨村也搞起了打土豪、分田地活动,并拉起了百多人的游击队,遭国民党县保安团清剿,赵根娃带上妻儿与幸存的五十多个游击队员败退回到棂西村,与皮铁地下党取得联系,两军合一,归皮铁县长领导,赵根娃任游击大队副队长,而他私吞一根抗战捐款金条成了永久的人世秘密,但这不等于他很坏。
皮铁有家不便归,锅儿山成了县委组识、游击队的根据地。墨儿近朱者赤,本身出身贫家,成了地下工作情报员,与副大队长赵根娃的妻子丰克梅留在了外围。
春意浓浓的锅儿山,今日天也睛朗,这给会师的近四百游击队员也增添了好心情。多年的战斗锻练,他们将转正为野战正规军,奔赴晋东,投入到解放大軍的洪流中去。宽阔的草坪是游击队员的集合地,县长兼游击大队长的皮铁在作出发动员:“同志们,我们为革命输送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这力量就是你们,你们是去为天下劳苦大众的利益而战,而牺牲,你们从亊的是正义而伟大的崇高亊业,由赵副大队长带队,我皮铁手残费,只能留下继续在地方工作。时间紧迫,夜长梦多,现在请同志们端起酒碗,为同志们壮行!不过喝了这碗酒不要甩碗,那是不必要的浪费,无端的豪气,全体都有,喝!”
“喝!”游击队员齐声吼。
“叭叭叭!嗒嗒嗒!”突然,三面下山路的方向响起了集密的枪声。放哨的队员己与来敌交上了火,国民党集一个旅加当地保安团,要扑灭这支红色野火,缺乏严谨组织、保密工作的游击队出师不利,国军不知怎么就得到了准确情报,来了个成功的包围。“拼了!”战士们群情激昂,“出去打也是打,现在打也是打!”赵根娃说,“不行,现在拼光了划不来,我们加入了解放军正规部队,更能发挥作用。”皮铁说:“只好丢卒保车,留下三个小队阻击,其余从悬崖攀绳而下撤离上路!由你赵副大队长负责撤完,我留下指挥阻击!”
撤离与阻击同时开始。下崖的只能一个一个地下,阻击的三路各二十个游击队员。说是迟那时快,三个下山路方向之敌已冲上山口,好歹也有些准备,阻击队员抢先进入了早己修好的单人掩体,阻击战倾刻进入了白热化。炮弹在草坪乱炸,手榴弹撩倒近前的敌兵。山摇地动,惊恐飞逃的鸟儿不知世界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亊。
力量悬殊太大。本就捉襟见肘。阻击的游击队消耗不起。牺牲一个就少一个。打阻击的那是明显的慷慨献身,牺牲自己保全他人。战斗不过半小时,仅剩皮铁身边十来个战士,被迫收缩退向撤退队员的崖边,再拼死掩护,多一个队员下崖就多一份价值。受命撤离的队员还有三十人,赵根娃急也没用,只能一个一个地坠索,路线只有唯一的险径。
敌兵己蜂涌至草坪边坡。皮铁大喊:“下完了没有?快!”最后的一颗手榴弹扔出,阻止了敌兵速度。一阻击战士最后一梭子机关枪弹打完了,准备肉搏了,还未下崖的十七个队员已无下崖的可能,要么投降要么背崖一战,只好返身投入阻击。
这时几千敌兵几乎己全部逼到了草坪。后面一军官命令停止射击,推出了五花大绑的墨儿与丰克梅母子,高声叫道:“皮铁,看看她们是谁,投降吧!免你一死!”皮铁、赵根娃见到的岂止是妻儿?却见一老翁闪现,是皮铁的父亲皮老爷。皮老爷用尽音量叫道:“皮铁,你这个逆子,来革你老子的命,站在穷人一边拼命值吗?老朽己给国军求情,只要你悔过,保你不死,也不坐牢!”
皮铁大声道:“父亲,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我为大众死,死得有意义!”墨儿大喊道:“皮铁,我支持你!好样的,下辈子还作夫妻!”
敌军官见状,下令射击。
“住手!”一个天籁般的声音响起,似有不可抗拒的力量,一个喇嘛僧从树笼中现身。井上由里行脚路过锅儿山,就见到了他从未亲历过的战斗场景。便纵身树笼藏匿,判断不准谁是谁非。但看到一方用妻小相逼、皮铁的慷慨陈词,便有了取舍。他走至皮铁前面,说:“你们快退,让我来挡住他们。”说着盘腿习地而坐,手挽诀,口中念念有词。国军见稀奇亊,稍一楞神,有军官道“开天大的玩笑,一个像和尚的人,那样儿能挡住千军万马!冲过去,射击!”刹时子弹狂风般刮向悬崖边。却见井上由里全身蓦地涌现半里宽的红光,子弹触即消失,人触即倒地。红光边,倒地兵堆积如丘。未来得及下崖的皮铁、赵根娃队员们惊呆了,又不敢过去抢救妻儿。
红光继续着,国军用开了机关枪,红光岿然,子弹依然失效。双方僵持着。
又约摸过了十五分钟,皮铁他们绝望着妻儿,这才最后一个下崖。这时皮铁挽诀姿式不变,口中真言密咒不断,缩小了红光一团护身,走向了墨儿、丰克梅妻儿身边,所到处国军纷紛倒地,待靠身墨儿她们,说道:“快下山,我护送你半里!”墨儿四母子见如此奇观,哪有不听之理?如闻玉帝圣旨,拉起儿子就跑。看管的兵士想追,却见一团红光延伸罩住墨儿母子们。一直送出了半里地下了山腰,仍在不知不觉中飞逃。而这时,红光己散。
前面,墨儿还在飞奔,山上的军队这时己恢复正常,追下山来,却见这个神人身体靠在路边石上,己经磕然而逝!嗟叹不已。那边,撤离的大部游击队员已下到崖底,虽安全而去,却有六个队员摔死。
啊,井上由里!生死无定论,何处黄土不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