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新警世通言 > 第一卷 > 第25章 沦为畜类
第25章 沦为畜类



更新日期:2018-07-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吉田次郎,对人用刑极尽损招为乐趣,这个心肠极毒的人,被两抗联滑雪高手追杀,恶贯满盈毙命。在他的意识里人性泯灭,恶毒因素占据了主要成份,飘飘阴灵流浪于虚空,纷至沓来的毒色、毒音不绝于耳,雷声、闪电、黑云翻滚,乃一念毒心所招,天是阴沉的,见不到太阳见不到鲜花,惊骇之下躲无是处,忽见一枯林,急急投入其中,见一小口洞穴,慌忙钻入其中躲藏,岂不知就投入蛇胎。
心极毒的人,因果储量最主要的成份就是毒素,注定变为毒物。吉田次郎这一世堕落为蛇类了。
而且是一条眼镜蛇王。为方便起见,不妨给它取名为次郎眼镜蛇。不过并未变成母眼镜蛇。
次郎眼镜蛇出生在非州沙漠,当然是一条母眼镜蛇生出了它。那可没了人类母养之福,出生后便得自食其力生存,肉食与毒心是它仅存的本性,杀生是前生养成的本能,它己失去了人类智商,只知道吃,只知道敌对杀戮,那就是生存的全部意义。如果说它存在的价值,那就是生物链生克平衡又添了一份子,或者对人类有某种价值,比如它的毒液能量的运用。
这不,五个非州黑人部落的半大小孩,常常进入沙漠捕捉眼镜蛇。不过这时的次郎眼镜蛇己经长大了,血气方刚,捕蛇孩子没发现它,它倒先发现了捕蛇者,己无智商的次郎眼镜蛇只知道来了猎物,蜿蜒趋近,哪里知道是专来捕获它的?更无自知之明早己失去了人类的能力,在孩子们兴奋地吆喝包围下,次郎眼镜蛇被孩子叉住了七寸,然后提起被装进了口袋,然后继续寻找下一条眼镜蛇王。
次郎眼镜蛇被带回部落,交给成年父母,拔下毒腺,取了蛇胆,自然又一命乌呼。它用自已修得的毒液,蛇胆为人类作了贡献,因为那蛇胆是搜风去湿、清凉明目、眼赤目糊、咳嗽多痰、小儿惊风,半身不遂、痓疮红肿、各种角膜疾病的上佳灵丹妙药。
次郎眼镜蛇王这次死后,魂魄已不集中,更是随波逐流,又出生在眼镜蛇类,但己不是蛇王了。
它又长大了。仅存的仇恨意识使它主动去寻找取杀它蛇胆的人。蛇类是人类给取的名称,如同任何蛇类一样它并不知道自已处于何种众生类型,更不知道自已是匍行动物。
这时岁月又过去了十年。
终于有一次,次郎眼镜蛇潜入到黑人部落仇家。狠狠咬了一口取它性命的老人。但捕蛇职业者早有解毒法,而次郎眼镜蛇再次被打死。
这一次死亡,次即眼镜蛇再次沦落,再生时已是一只池塘青蛙了。
“呱叽,呱叽......”那是青蛙的本能叫声。
它跳上池塘岸上,急急向草丛中躲去。
一条响尾蛇正等着它送上门。它己无力抵抗吸引力,献身为响尾蛇的食物。
对它来说的再一世,己沦为人类厕所的蛆虫,己失去任何仇杀的能力天份。
又经若干轮迴,吉田次郎又变为无以记数的微生物的一份子了,魂魄再难聚合齐全,更无从谈起智慧、无从闻听佛音,灵性全散,入万劫不复之地。
时有小丘山落花寺居士古华对众善男信女开示说:“众生堕落至此微生物类,已无恢复人形可能,但猪狗牛虎狼魚之类尚还有希望。故悲切希望珍惜难得人身,行德修好,或务道养性,免堕万劫不复之地。然我等人类皆不应卑视低类众生,它们各尽所能,以集体的力量玩转世界,此乃我世界的属性。试想我们这个世界如果没有各种微生物的话,那么我们吃下肚子的食物便不得消化,我们死去的人尸体就不会化归为尘土,正所谓尸骨堆山了。一切便得不到转化。”
有善男子起立合什问道:“居士师父,那现在世界上的人口不是越来越多吗?”古华正言道:“是的,这说明行好之人越来越多,人类处于众生的金字塔尖,但每况愈下的下层呢?亊实上老鼠、虫类、微生物数量是人类的多少倍是无法计数的。又生命本体可离合聚散形成动态变量,本无定数。”
极毒之人吉田次郎下场如此,极暴的新井定武如何呢?
新井定武变成了一只虎。
一只东北虎,母虎。因前生羡慕男性,故变为雌性,但与成为人类相差甚远。
何以投胎为虎?因为新井定武性残暴,自我因果所感召,残暴的意识成为主流,而人之良性泯灭。因此虎就是极暴的产物,蛇为极毒的产物。而各类毒物,乃因果积累,能量不同所形成。
不妨称为定武虎。
天下之大,怨家路窄。定武虎就出生在达斡尔人居住的山中,长在卡勒拉居住的山中。当初新井定武所部日本关东军追杀达斡尔族人,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红河谷口,新井定武毙命于达斡尔人辛达并无准头的枪口下。虽然那一枪并无因果命债,乃替天行使惩法,但新井定武孽因所致,阴魂不散。这时的卡勒拉已于二十年前寿终正寢,如今己是她的后代儿女了。自木拉奇为保族人战死,卡勒拉与仅存的十来个中的唯一年轻人结了婚,这也是不得己为延续族种之举,族人则把木拉奇等战死族人立牌位供奉。
苏联红军以排山倒海大气之势碾向中国东北日本关东军,这时的日军方知天外有天,自已的狂妄显得小气,这大大加速了中国抗战胜利进程。
战争的硝烟早己散去,而定武虎不甘心的虎啸声却常常震憾山岳,不时就奔袭民居,生吞猪羊、刁走一个小孩。
这就激起了达斡尔人同仇敌忾,誓要捕猎这只老虎,虽然是老乡——东北虎。
秋高气冷,丛山峻岭中,伴随着太阳的升起,这只熟悉的老虎又在长啸了。“出发!”十多个达斡尔后辈青壮汉子闻声而去。
但这时,盘岭山上的虎窝,定武虎的两虎崽遭到外来群狼的贪图,定武虎闻讯奔回虎窝,见群狼正在撕咬虎崽,这还了得,敢摸老虎屁股?冲入狼群就咬着了一只饿狼。不料群狼并未因克星的到来惊散逃命,一只大块头大概是狼王向老虎发起了攻击,一口咬上了虎腿。老虎负痛更加狂暴,甩过头来就咬狼王的颈项。狼王机灵地闪退,老虎又咬上了另一只狼,狼王仰空一声嗷叫,象是命令,就见众狼舍命一窝蜂游击老虎,老虎的腿被六只狼咬住不松口,背上被三只狼死咬不放。痛极的老虎只能一个一个地将咬腿的狼咬死,一声山吼飞奔狂跳,怎奈狼天生不及虎力,背上的三只敢死狼带上一嘴虎血肉被惯了出去,后面的群狼追击,老虎只得奔逃。这场追击,以狼无能越过的狭窄山涧止步。一场反生克属牲的大战以狼群胜利宣告结束。
定武虎满身伤痕,流血不止。它艰难地爬上山崖边,一反仅食肉的天性,咬食一株千年灵芝。然后就地伏卧休养。至天黒\\\前定武虎伤口在愈合,浑身增添似无穷力量,站起身来,奋力吼啸一声,回音似在给达斡尔人报信:“新井定武在此,来吧!”
达斡尔人锁定目标的范围越来越小。翌日中午,己到达定武虎所在盘岭山。猎狗己发出惊恐的吠声,老虎也己警觉。猎人们向山崖逼近,二百米,一百米,被猎人牵住的猎狗恐惧中仗人势胆怯地汪汪,老虎率先打破僵持,向猎人们扑来。“注意,举枪!”十几支火枪紧张地对准扑来的老虎,五十米,三十米,二十米,十五米,“开火!”集密的飞弹酒向目标显眼的运动中的老虎,顿时身中二十几弹,嗷啸一声向前扑地,然后又翻起向前扑腾。“闪开,准奋钢叉!”老虎刚扑至猎人面前,一个趔趄再次倒地,却爬不起来了。“上!”七只猎狗随猎人扑至,狗仗人势胆也大了,疯狂围撕扯咬,似要扭抟强弱乾坤。不待猎人动手,定武虎须臾命绝。
定武虎被抬回村落,剥皮抽筋,肠肚赏给了猎狗,虎皮吹打风干作了大衣。
定武虎已失去人的意识,再次转生,其虎魂投入牛胎。
在中国南边大山里,古家母牛生一小牯牛,它就是新井定武——定武虎。其女主人便是前世棂西村皮财主管家郝明俊。名蒋氏。郝明俊今世依然为人,但己变为女性。新井定武上上世曾是强盗,号奎木豹,那时郝明俊是个富家公子。名海天庚。
海天庚在爹娘逼迫下苦读圣贤书,带上仆从去长安赶考。
奎木豹占据奎木山,手下六十来号人。一日,奎木豹夜梦有四个白衣人抬付棺材上山,停放在山门口。翌日醒来大叫:“晦气,什么鸟梦!”
依民间习俗,起床就叫喽啰来听他述说梦故事,便会破了不吉之梦。但有喽啰闪出说道:“大王,是好梦是好梦!有官财也!三日之内必现!”奎木豹道:“是这样嘛,好,若有大财到,大家都有份!加强巡山!”
这夜,奎木豹又作了个梦,只见一算命道士说:“此财不该你得,此财不该你得!”言罢梦醒。醒来的奎木豹狠道:“眼红嫉妒吗?哼,我倒偏要!”
这日午,海天庚主仆二人行至奎木山,只见路边闪出一伙强人,个个手持刀斧等兵器,随后奎木豹现身。“查看来人带有什么鸟大财没?”
众喽啰一涌而上,搜出了千俩现银,那是准备打点考官们的,不然会认人为亲乱给你下评语。
“哈哈!考官,大财!冲你大财,破例要钱不要命,快滚,慢了豹王要翻悔!”海天庚二人来不及任何反应,家人又缺乏江湖经验,只得落荒而逃。落得逃荒要饭当乞丐,不敢再向前行,只好后退,返回故里。
奎木豹的因果债欠下了。后世为新井定武,再世为虎,这一世变生为古家的一头母牛,来还劫财债。不由自主,冥冥因果运动、成熟,相遇上上世的海天庚,前世的郝明俊,就是这一世的蔣氏,有的是故事了。
生命的幽灵在六道中颠沛、流转、变异,难以安定,何时是个头?唯有修大道,方有希望永恒安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