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新警世通言 > 第一卷 > 第24章 错续姻缘
第24章 错续姻缘



更新日期:2018-07-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光阴荏苒,自贺夕山一伙棂西村青年参加八路军,年历己翻过了五年,墨儿的孩子也五岁。忘却是不可能的,几乎每一天都有想起的时候,除非忙活儿时才没有心思的空闲。爱情的心田滋润,生过孩子的墨儿并未褪色,即使经年累月的农活风来霜去,她的脸、手依然保持着细腻。
师家老大爷已过世,如今仅有三口人,年衰力弱的师大娘、墨儿和小儿。幸亏墨儿住留师家,不然,孤寡老太婆只有凄惨的落日时光了。
秋末冬至,阳光无精打采。但五个来客使墨儿来了精神,打破了多年平淡如常的生活。“墨儿!”领头的首先打招呼。墨儿看他一脸胡茬,似曾相识,却又无从想起。“你们是......”
“哈,我就不相信你不认得我了!再想想。”
“未必你是……皮铁,四公子?”
“真的假不了!”
“哎哟,你们快到屋坐,娘,皮铁回来了!”一行人进屋,围坐在火垄坑边烤火,虽然拥挤,却感亲切,因为这是远离战火的农家,谁都在这种家里长大。墨儿-边烧茶一边问道:“四公子,你失踪了,是不是参加八路军了,都在猜疑。”
墨儿这一问严肃了气氛,皮铁拉拉墨儿外间去说话。一同伴说:“墨儿嫂子,我们是八路军,从前线回来这里,贺夕山连长在华北战场牺牲了,皮铁连长也受了伤,因感染无药,伤得太重,手腕被锯掉,”说着捞起皮铁的左袖口,道:“你看,嫂子!”
战争,就是以破坏身体为准则。
一残一亡于墨儿都是心痛亊,一个出征不归的丈夫,一个曾经有着打救之恩,岁月中等待的希望最终失望。面对痛哭的墨儿,皮铁的打算早已成竹在胸:“墨儿,贺连长为国捐躯,也值!他牺牲了,我来代替他,作你的男人,可以吗?你知道,我曾经多么地喜欢你,我们几个这次回乡就不走了。”拿出贺夕山的遗物,有军装、有八个银元。“这是贺连长多年军晌积蓄,还有我也给你十个银元,就算我给你的订婚礼钱!同意你就一并收下!”
皮铁经过八路军的心灵洗礼、战火的锻炼,当初嫌弃墨儿被鬼子糟蹋的破败之身,如今那传统成见早已被净化,不再过不去那道坎,感情占了上风。
墨儿转身爬在皮铁身上,延续着哭泣。
皮铁感觉出这是无声的默认,女性羞涩的另种语言默认,默认他作她的第二任男人。“好了,给我们收拾饭吃吧,墨儿。”
皮铁因手残,不宜再上战场,被上级派回地方开展地下工作,并委任为地下县长。他带着战友,首先来到墨儿家,回家放在第二位。
真的,皮铁放弃了优越的地主生活,投身革命,残疾回乡,成全了一个义字,舍身取义,并非空无所得,那将积累善因。
皮铁暂以墨儿家为据点,不日准备回家看看。战友们促成皮铁与墨儿洞房花烛夜,孩子跟婆婆睡。
久别如新婚。
皮铁离家投军的这些年,皮家发生了不少亊,那自然不是激动的战争故事,而是和平生活中人性的浮动。
皮老爷当初迫于觉醒村民团结闹亊的压力,当年租稞减半,凡被鬼子烧毁房屋的,每户救急二十斤玉米。如果皮老爷有义,到还算是一件善因,但皮老爷用软刀子宰人,秋收之后,声称政府派抗战捐款,每户四块大洋,不交者按汉奸论处,当初所放救难款项,被皮老爷翻番回收,如同放了次高利贷。棂西村有弱势人家因此被迫得逃荒要饭。
皮家的管家郝明俊则算小儿科了,每月都要克扣长工苟明娃两元的微薄工钱一半。账怕细算,仅此克扣二十年下来,郝管家就攒得二百四十元。
终于有一年的有一天,老实巴交的苟明娃对郝管家说:“给我添点工钱嘛,我要攒钱说个婆娘!”郝明俊说:“你这笨样还想找个婆娘,下辈子就不可能,有口人饭吃就不错了!”苟明娃说:“那我下辈子变聪明些,工钱还是要给我加点,你不愿意我找老爷要!”
郝管家不愿让克扣工钱的事穿帮,虽然小亊一桩。正值国军要征壮丁,便把苟明娃推了出去,另换了个长工。苟明娃不愿去当兵,被五花大绑拉走当炮灰罢了,反正得有死人垫底,名符其实拉壮丁的式样。苟明娃不知怎么知晓了工钱被克扣之亊,临行时,苟明娃对郝管家狠狠地说:“你扣了我的工钱,下辈子吃你的奶也要叫你还!”
苟明娃在在国军当炮灰就不够格,只能当炊亊兵挑水劈柴什么的。当炊事兵就不讨人喜欢,本来傻,常常喝酒装疯卖傻,以为乐趣。班长老头说:“干脆你傻圆了还好些,免得糟糕!”一次行军野外宿营,苟明娃见有两只天真的流浪小狗跑来,拿出了剩饭倒给小狗。俩小狗吃得正欢,苟明娃轮起木棒两敲,将俩小狗脑袋打个半死,然后嘿嘿乐笑。两小狗虽未毙命,却从此疯癫,只知吠叫不知吃食,最后饿死。
这事被众士兵遣责。“你小子蠢得可恨,遭报应的东西!”
皮铁肯定要回家看看才是。
他的家可不是好回的,因为在皮老爷观念里,皮铁是背叛,如果他是投了八路的话。
何止如此?他家原本还有一个父母之命的妻室子芹。爱情的先入为主感情定势,他已作出了选择,一个取大义的选择,他也算是八路军出身,不能占有两女人,延续封建习俗,富人一夫多妻,他老子皮老爷就两房。
被窝里,皮铁首次体验男女那亊儿,那人世间如仙的感受。墨儿问:“皮铁,”她己直乎其名,“你家里妻子怎么办?”皮铁说:“你不用担心,我自有主张,现在老爷也管不了我,我还要管他老人家。我一个人先回去看看。”
墨儿不再言语,沉浸在温馨中,再来过。
失踪多年杳无音讯的皮铁突然回家,给皮家震动不小。但岁月己将年迈的皮老爷烕严磨掉了许多,多了份傻气,他只有埋怨的口气:“我说你何苦来着,还弄残疾,图了个啥?你带回了万贯家财吗?唉,你偷偷抛家弃妻,你还回来干什么?”
“父亲,你窝居山林,没见过世面,你以为你那点见识就开阔得很吗?儿子现在不用您老教训,这个家我不但要回,还要管!”他很想用“井蛙之见”这个成语,觉得不妥,毕竟是老父亲,还是忍了忍不说挖苦话,况且又没有仇。
“好,好,你当过八路军连长,长本事了,你管,你来当这个家,看着你把这个家整散架!”
皮铁道:“父亲,您老年迈,把什么事能不能看开一点,安度晚年?吃好穿好心情好就行了,别自讨气怄。那叫糊塗!”
皮老爷道:“你小子果然长本亊了,令老夫顿开茅塞!”
皮铁听老爷的口气,似挖苦又像真诚,吃不准,道:“这就好,父亲,至于子芹,我刚才说过,您老就不必操心,她也无去处,先让她仍旧留在我家,再给她找个人家。我自已与她谈。”
子芹守空房多年,那滋味还是初婚时尝到甜头,昙花一现。如今郎君回来了,残了一只手倒不在乎,除了当嫂子的亲姐姐,自已的男人就是唯一的依靠了。当皮铁似陌生的人进入她房间时,她手足无措,反倒是皮铁招呼她:“坐呀,坐下我给你说话!”子芹这才找到话说:“相公坐!”
皮铁拉着子芹的手,准备语重心长发话,子芹却如触电一般颤抖,她首先触动的是男女情。皮铁说:“现在我要与你谈谈,你来我家这么多年了,我不辞而别投军打鬼子,让你白等了这些年,但我们的婚姻是父母之命,现在八路军提倡新风尚,男女双方婚姻自由,反对风建父母包办婚姻。我决定与你离婚,照顾墨儿……
“难怪你对我不冷不热,原来你……喜欢墨儿。”子芹眼泪落眶而出,泣声说,“我好命苦哬,爹妈被鬼子杀害,全村人被杀害,逃来你家投奔姐姐,到头还是竹蓝……打水一场空。”
“没得那么严重,子芹,”皮铁显然己经过深思熟虑,“世界上的亊往往是自己想不开,自我折磨,什么亊看开一点,也就没什么过不去的。”
“你要是看得开,也不会嫌弃我。”
“这……这句话有点道理。还把你看走了眼!”
“你原来喜欢墨儿我晓得,我理解你,墨儿被鬼子糟……是你救了她,你又嫌弃墨儿不干净放弃她,为啥现在又要墨儿?”
“过去是过去的皮铁,现在是现在的皮铁,皮铁变了,活着的皮铁要对出生入死的战友尽点责任。好了,就这样决定了,你还住我家,再另给你找个好男人,谁欺负你跟我说,我不是解甲归田,我还要干大亊,也希望你能成为我的战友!”言罢即出门。
“我理解你!”子芹扑到门外,甩出一句话。
皮铁一楞,若有所思。然后去与娘亲说话。
皮铁开姶工作了。
一个八路,就是一个撒开的革命火种。
而他皮家就是革命的对象。
减租减息、均田分地,解放劳苦大众,人人平等是奋斗的初级理想,共产主义是最高理想。
但目前,只能暗中宣传启发,发展成员,蓄势待发。
于是,皮铁和他的战友们常昼伏夜出,不归家。
天上的星星消失了,夜的山是那样寂寞,只有偶而的狐狸啕啕啕那么几声刺破夜空。
半夜鸡叫了。接着灵敏的狗也汪汪起来。
墨儿开门,见皮铁回来,身边己多了两个腰插手枪的跟随。
墨儿赶紧把孩子放到婆婆床上去。
安排了两个同亊,皮铁便上了墨儿的床。忙里偷闲,工作第一,上床第二。
不过这时不谈工作,上床第一。
两个回合后,墨儿说:“皮铁,谢谢你不嫌弃我,下辈子还报答你。”皮铁说:“我们讲唯物主义,没有下辈子。”
“我知道,你们在干大亊,为穷苦人办大亊。也难为你了,你本来就是发财人家。吃穿不愁。我能帮你什么忙吗?”
皮铁欣慰地笑了一下,道:“这就是信仰,从八路那儿学的。墨儿,我没看错你。肯定有用你的时候,到时我把什么都告诉你,亲一个!同志!”
一阵火热的投入,皮铁又雄起来了,发动了第三次冲锋。败阵了。墨儿说:“你真行,怪不得叫皮铁!”皮铁说:“墨儿,我们这种人,亲热一回是一回,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成烈士了,赶快给我生个儿子吧!”墨儿矜道:“我也想早些给你生个小皮铁呀!”
“你......占我便宜,看我不榨死你!”
“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