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新警世通言 > 第一卷 > 第23章 西行路上
第23章 西行路上



更新日期:2018-07-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黢黑的夜。恐佈的野山。夜行兽在活动。黑夜的旷野藐视着井上由里的存在,直视着一个生命的可有可无。
真的,井上由里自已就不知道自已的存在了,于是夜的野山恐佈、危险的力量对他也失去作用了。
渐浙地,他体内不再那么翻腾难受,趋于平衡也就舒适了。陡来的舒适使他自然沉睡。
不幸中有幸,这一夜没有野兽驾到,一觉醒来己是白天,身下汗水湿地一片,成了人形图案。井上由里看着笑了,笑自已如果是专画人形图案,一定没有这拓形图案周正。忽然觉得肚子很饿,饿得虚汗渗出毛孔,摸摸包袱,还存放有一个桃子,这使他才又想起了母猿,叹一声,继续寻径上路。
上得山顶边沿,视野开阔多了。但见视力极点处皑皑雪山壮丽,前面坦坦河谷秀美,边坡林中隐隐炊烟,可见到人类同胞了!井上由里不喜也得喜,不由跳将起来。不料他这一根稻草重量的添加,加在了点子上,只听轰隆隆一声开始,他脚下十丈宽的山体滑坡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井上由里来不及作出有效的脱险反应,急忙抱住一棵树,整个地人如悬空的自由落体,却没有被翻滚掩埋,因为山体几乎整体垂直下落,落地的巨大轰声震得他五脏六腑翻了醋瓶子,幸亏抱住了一棵树减小了震动力,而这棵树及周围的树只是歪了歪身子。井上由里又一次差点与死神亲嘴。不过,祸兮福兮,乘坐的滑坡山体走直线将他送达河谷头,免了必走的许多曲线弯路。
大自然的力量是强大的。强大的响动声惊动了五里外的山民,纷纷赶到事发地,见一个人还站在滑坡体顶端发呆,如此奇险亊故却安然无恙,还以为天神降临凡间,皆跪拜起来。聚来的山民越来越多,只见顶上人招手大喊:“请搭救我!”这才明白原来那人是下不来了。
众山民急忙迂回侧面,从塌方剖面组织艰险传递,待相距约二十米处抛去百十米长一盘藤绳,如是更重就抛不到位了。井上由里叫道:“谢谢搭救 !”将绳索死扣在树根,坠索而下,却离地面还有两丈余高。经历过大劫,这点小难直觉得算不上什么了。底下等候的人见状正要想办法,井上由里纵身下跳,脚先着地的刹那一个前滚翻化解了重力,英武的动作挽回了崇敬的面子。
井上由里在惊奇中随众回到了人类群居的缓山坡,原来这是彝族人,井上由里在半听不懂的语言交流中只讲了滑坡险遇、四川人氏、姓姚名远,但扯谎说去西藏布达拉宫拜活佛,因为这样才自圆路线之说,而他习练已久的川腔不地道也像八分。
彝人惊奇天降的汉族小哥,井上由里更惊奇开眼界了,这是个什么古朴而别致的民族,中国真是地大物博金屋藏娇,听说五花八门的民族风味还多着呢!歌舞弹唱随意,男女随情,骷髅头饰、耳环、花俏复杂的着装直把人体塑造成了一个艺术品。领口银白花,绣边、袖口光彩夺目,一身琳瑯叮当满目。而他赶上的“摸奶节”更令他惊奇不已。他相信这种活动将长盛不衰,显然,常人谁不想去摸摸十五岁以上少女的“电源”呢?至于是何典古渊源,如今的井上由里可没那些俗兴了。
但井上由里却被彝家姑娘们反摸,把他的手主动拉扯到酥胸上,以此为荣,井上由里也就入乡随俗。
这算什么?要紧的是一个美丽的小姑娘要拉他进林子。
进林子不要紧,更要紧的是小姑娘爱上了他,要他留下,别去西藏。并把他的包袱已扣留在家中。
但这亊被四个大姑娘知晓,一齐涌进林中,一位姑娘提议说:“姐妹们,我们公平竟争,石头、剪子、布,一硾定音,最后一个赢了的,姚远哥归她!”
“嘻嘻嘻,来就来,输了服气!”一团拳斗开始。
美是祸又是福,帅就只有福了吗?井上由里,这个神俊男儿,如长一付丑样,麻烦是否会少些呢?但姑娘们比下来,仍无法分出胜负。井上由里笑了,道:“可爱的姑娘们,你们听过《西游记》唐僧的故亊吗?”
“听过啊,怎么了?”
“如果唐僧在西去的途中被迫成了亲,那还叫去西天取经吗?谢谢姑娘们看得起,我是绝不会留下的!”
“原来是这样啊!”其中一姑娘收敛笑容,正经地说,“我们才不是蜘蛛精呢!”
谁知这话逗得姑娘们娇笑弯腰,欲得之爱心在笑声中化解。
“绕了他!”
又逗留三日,那是族人为井上由里准备过沙漠的用品、马匹。井上由里坚决付马匹钱,说就算留个纪念。他不差钱用。
又是那五个姑娘,每人送井上由里一个绣花荷包,上有鸳鸯戏水,每个姑娘眼睛湿润,这会儿一句话也没了,看得出多么地不舍又无奈。
井上由里深躹一躬,多少有些不舍,但也无奈,谢别彝人,骑上马儿,驾地一声,飞马而去。
人世间的情哟,牵肠挂肚,那样美好又那样痛苦。
井上由里策马向雪山的东侧驰去。具彝人介绍说,穿过沙漠,东可去河南,西可去西藏,不过去西藏艰险无比,耍翻越鸟都飞不过的唐古拉山,而且冬季绝无可能。
一天后就到了沙漠边缘。
啊,那浩澣的沙漠地,沙丘、沙山、沙沟,纯洁而荒凉得别有一番美感。不知是何地理原因形成沙的集合,佛有恒河沙数, 大概就是这比喻吧?井上由里欣赏许久,体会着就置身沙漠之地了。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为了那一永恒的信念。
井上由里想起了日本家人,想起了木下英子、小妹妹井上信佳,小妹妹期盼他早日回国,给她带回中国的纪念品,不然就欠她一辈子,想必小妹妹现在已经结婚了。而自己呢,越走越远,她们的希望越来越渺茫,没办法,有舍才有得。取大义舍小义,他己知道中国有句话,世亊两难全。
沙漠,是干燥的天下。暴晒的烈日有彝人给他的斗篷遮挡,人类这个水出身的动物在这沙漠中,直是拿自已的短处挑战火克水的长项了。彝人给他的水足够人马过六天,但夜来生火得靠就地取材了。
终于见到稀稀拉拉的草朵,井上由里找来野兽粪便合上草,在沙丘上生起了火,第一次在沙漠中生火,燃起了人烟。他在想,人一生永远在走没走过的路,作没作过的新鲜亊。追求也有短浅的、长远的,而立足当前放眼长远,有人也只放眼一辈子,有人则放眼生命的永恒。
这夜一阵狂风,正可谓飞沙无石可走,吹灭了沙漠里这微弱的篝火,他急忙牵马蹲下,闭上眼睛,只觉得人马在下落,只好与黑夜抗衡。过了半个时辰,狂风停止了肆虐。
翌日天明,只见所处的沙丘矮了许多,而沙沟一处堆起了另一个新沙丘。好险!
井上由里单人独马,第五个白天的下午走完了沙漠地,又见一草原,但见稀稀拉拉帐篷为房,牛羊为主,但他己知道中国有以游牧为生的民族,莫非这就是?鬼使神差闯偏了方向吗,闯到这里来了吗?疑惑间,前面有一似僧非僧装束的人向草原走去,便打马追去。
井上由里在那人身边勒缰住脚,正欲下马攀问,那人手挽诀,口中念念有词,双眼盯着他的坐骑,喝声:“蹦!”就见井上由里的坐骑嘶鸣,乱蹦乱踢起来,将井上由里摔了个四仰八叉。那人哈哈大笑,又喝声:“停!”马儿恢复了常态。又对爬起来的井上由里喝道:“立正!”井上由里如同被使了定根法动弹不得。那人又喝道:“跪下拜佛!”井上由里不由自主跪下磕头。
“起来说话!”那人又道。
惊奇的井上由里这下想询问的可多了:“请问高人是什么人?”
“西藏佛教喇嘛僧。”
“哦,原来也是佛家门派,请问你这是什么功夫?”
“密宗意念力。”
“比少林武功怎么样?”
“不可相提并论。少林武功是强行练出的体能功夫,我们这法门是修佛而水到渠成的副产物,你说用体力与用心力哪个高级?”
“那当然用心力了,我不去少林了,我跟你去西藏,拜你为师,请收下我!”这下井上由里却是主动磕头不止了。
“小和尚,不问你从哪来,我己知你与我布达拉宫藏密红教有天缘,起来吧!”
井上由里沒料如此顺利,忙合掌致礼:“谢谢师父,谢谢师父,请问师父法号?”
“无根。你就随我云游参道,待来年春末翻唐古拉山口,回拉萨!”
于是,井上由里也就没什么放不下的亊,丢心落意跟随无根喇嘛大僧浪迹大草原,弘扬佛法,无根大僧只传了井上由里六字大明真言及手印,也就随时随地练起来。
次年阴历五月初,师陡翻越千山万水,二人己行至唐古拉山上,如同生死线上走一回,经受住了高原缺氧反应,又两个月后,穿过高原,见到了马布日山上神圣的布达拉宫!
拾眼望去,舍不得移开眼光,那宮堡式的中西合韵的建筑群,嵯峨雄伟,有横空出世,气贯苍穹之势,坚实墩厚的花岗石墙体,松茸平展的白玛草墙,金碧辉煌的金顶,具有强烈装饰效果的巨大鎏金宝瓶、幢和经幡,交相映辉,红、白、黄三种色彩的鲜明对比,分部合筑、层层套接的建筑型体迷人的特色,那是佛家境界的体现,令井上由里诚惶诚恐,庆幸自已何徳何能有此临幸?不觉看呆了。见无根大僧匐地长拜,便赶紧照猫画虎匐地膜拜,那是发自內心的敬意。
啊,拉萨,拉萨,洁白的雪山是你的梦想,无边的草原是你的希冀,你是高原的画廓,你是心灵的皈依。布达拉宫拥抱你,看见你就看见了传奇,走进你就走进了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