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新警世通言 > 第一卷 > 第21章 相遇异土
第21章 相遇异土



更新日期:2018-04-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美丽柔情的木下英子以本土慰安妇之名,来中国寻找英俊的情郎井上由里,巧遇怀孕回娘家的金正叶,二人天涯之隔长相竟酷似,因此互生同情心,金正叶姑娘巧遇井上由里,二人同时爱上了同一个人,但井上由里己离开当地,被派往中国内地四川成为间谍组成员。金正叶却因搭乘日军便车被裏胁,莫明其妙就这样离乡背井去了华北日军营。
从日本本土运送慰安妇的管原大佐爱上了人见人爱的木下英子,木下英子因此受到关顾大概不会当慰安妇了,金正叶与木下英子如双胞胎,管原大佐谎称是从本土带来的两姊妹,这是最圆的谎话了。因此及彼,爱屋及鸟,金正叶又受到木下英子的庇护赶紧打胎,不然就会受谑待了,那些迫不及待性饥渴的日军士兵!无道义的战争仅靠武士道精神愚化支撑力量是不够的。
初来乍到,一切陌生,陌生会使女人感到孤独。其实何止是女人?日军医院里,木下英子亲自照看金姑娘打胎,二人以互教外语为乐趣。她们之间也急需沟通。
管原大佐是一心要得到木下英子的,至于是否能得到芳心还没想那么多。那么管原肯定不是个感情丰富的傢伙了,诗情画意不是这类人的素质。令司部要留十个上等慰安妇,其余的交给士兵慰安武士道精神。木下英子是断不能公用的,看在木下英子面上,那么金正叶呢......”
“美丽的英子姑娘,”管原去医院说,“既来支那,就是为献身,你就献身于我就行了,还能让你这金枝玉叶去服待士兵们?我想你也不愿意这样的。金姑娘也将受到高贵的待遇,我把金姑娘放在司令部,堕了胎就过去。”
“不行,”木下英子急了,“金姑娘还未满月,大佐,一定要让她满月了再说,不然会得病的,大佐,求你了!”
金正叶不知二人嘀咕什么,问道:“么事呢,英子妹妹?”木下英子挥挥手,道:“我答应你,管原君,但你必须让金姐姐满月再去!”
管原大佐笑了,笑得很开心,似乎笑掉了邪气笑出了人的良性,道:“看来你们己认了姐妹,愿为友情牺牲自己,管原也愿为你赴汤蹈火,遵命!”来了个哈腰。又道:“那英子小姐现在就去我府邸吧,金姑娘我命令医院照顾,请!”
木下英子见管原坚决的神态,道:“那你给金姐姐安慰安慰。”
管原对金正叶陈述一番,使用的中文。
金正叶不情愿又能怎样呢?弱者,狼嘴里的羔羊。
其实也没有必要当烈女。
管原带走了木下英子,当夜就发动了攻势,一波又一波的冲锋,正面射击,,偷袭、迂迴。一场好不痛快的大战,好不消魂。
因为,木下英子发自自然的呻吟声,管原还以为俘虏了女人心,那知木下英子心中想像的是井上由里,初恋的初夜总是令人刻骨铭心。
木下英子为找未婚夫其实己婚,路茫茫,雾茫茫,身不由已,成了别人的夫人。
木下英子还是常去看望金正叶。
满月后,管原用车接回了金正叶,那自然唯命是从于木下英子,似乎木下英子是他大佐的上司。出色的女人见官大一级。
木下英子亲自陪金正叶去司令部“就任”。下车了,一对酷似的靓女惹得官佐们口水往肚回吞。只不过金正叶肤色比不上木下英子的嫩柔,而性情也有异。
用不着慰安众军官,成为“公共厕所”,早有宪兵队长池田看中了金正叶,他要独吞,要在中国包个“二奶”,自私是众生的劣根共性,最能体现在财色上。
屈就的金正叶故伎重施,上床与木下英子一样的毛病,意念换主。
一年后便点上了异国之种,如同杂交品种,娃娃质地特鲜。其实,天地连一片,哪有国界之分?乃人所虚设,只有善恶假丑之分,从善从恶之别。
带常,两异土之女相聚谈心。这两年多来,二人的语言障碍巳消除,通衢似大道。
这天午,二人在司令部花园般的路道边花台坐下闲聊。
“金姐姐,你想家人了吗?”
“想。想我娘家人,还有那个结拜二哥,就是不想我那男人。”
“这我理解你,”木下英子说,“金姐姐,你能好好地告诉我吗,你那结拜二哥什么样儿?”
“他呀,我说不来,反正,长得又帅又俊,面目呢,搭配得找不出第二个那么周正的了,虽然是二哥人可不二,好着呢,可又威风。英子妺妹,我发现你很在意我二哥,你来我们国家找你当家的,他也很俊吧!”
“金姐姐,我遇见你那时,你穿的衣服是我们日本花布。我的未婚夫名叫井上由里,就在边城参谋部,后来执行特殊任务去了内地,说家信就不准通了。”
“啊?我那二哥也是匆匆来与我家告别,说是有亊去关内了,也说信就难写了,冒着大雨来我家告别,给我送花布,他说我长得像她妹妹,莫非他是日......日本人,就是你那井上由里?天啦!越想越是了!”
“金姐姐,也许我俩都爱的同一个人。可现在......”不觉握住了金正叶的手。
“那你还会找他吗?”
“我的那份心是死不了的,可怎么找?想开了,才发现是执着心折磨自己,何必?我们就像大海飘荡的孤舟。”
二人握着手,久久沉默无语。各自条理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心思。
这夜孩子由仆女抱开玩着,因为金正叶悄悄喝醉了酒,继而发高烧加重感冒,卧床一派胡言乱语:“我那心上人啊,我的结拜二哥啊,你为什么是个日本鬼子呀,小鬼子可是来杀人抢财物的呀,我要......要要当八路,我要当八路......”
看着召来的医生准备打针,刚好听到夫人的胡言乱语,一旁的池田很是不自在加吃惊。这个支那女子终于说出内心话了。哼,反到我宪兵队长家里来了!
不过,池田待金正叶恢复健康后才发作。“八嘎!你发高烧都说了些什么?我大日本军官岂能要你这样的支那女人!看在你生了个孩子面上绕你不死,去军官慰安所吧!”
“我说什么了?”金正叶迷迷糊糊似觉得像说了不该说出的话,有点后悔,却哼了一声。道:“反正也差不多,随便!”
祸从口出。金正叶被贬了挡次,送往前线军官慰安所了,还算是发了善心。
金正叶越想越后悔。喷出心里话有什么作用呢?化了也就化了。无非几句话,一阵风。
的确大大地不一样。那是一伙一伙地来,有时排队来“拜访”她,她还得放浪一些,否则就挨打。好在她用鬼子语言,多少增添了点儿尊重,斯文了一点。听同行姐妹说,来自朝鲜和国内大多数姐妹在鬼子眼里,只是当工具,毫不怜悯地使用。
任何亊都有个极限。这天金正叶一连接待了六个鬼子官已经麻木了。这第六个鬼子官亊毕,见金正叶很疲倦地用力起身,正面看淸了她的脸形,惊讶地说道:“你是......你怎么像我弟弟的未婚妻?”
这一说金正叶来了精神,正视军官,用日语说:“过来,坐着,我有事问你!好好地回答!”她的态度象个“妻管严”。
这军官正好奇,便领命坐在床沿,道:“姑娘有话快说,时间有限,外面还有人等着进呢!”
“你的弟弟叫什么名字?”
“井上由里。”
“啊?!你弟弟的未婚妻叫什么名?”
“木下英子。”
“你叫什么名?”
“井上异郎。”
金正叶激动了,流泪了,有点儿他乡遇故人的亲热感。正了正容说:“井上由里去过我家。你若想见木下英子,她也来了我中国,你把我从这里救出去,我带你去见木下英子,再给你详细讲亊情的......的来龙去脉。我叫金正叶,东北人。”
“真是这样的吗,太好了,你的,为了自己脱身,欺骗的干活?”
“见了木下英子你就知道我是不是骗你。”
“好,你等着,我会想办法帯你去见木下英子的!”言罢出了门。
金正叶在等待中熬了半个月,这日正要上班,见井上异郎到来,说:“金姑娘,我好不容易有休假时间,说要在这里带走你,去司令部那边去认我的妹妹!你要是骗我,死啦死啦的!”
金正叶冷笑一下道:“那么我告诉你,我不会死的。”
车行一天,回到城市。汽车在多次盘察中停在了管原大佐府邸。管原大佐不在家,领兵去扫荡八路去了,只有卫兵接待。
井上异郎见到真实的木下英子,自是欣喜地叫道:“你是木下英子,见到你如见家人!”木下英子也惊喜异国见故人,不,是心上人的哥哥,自然沾亲带故。
“英子妹妹!”
“金姐姐!”金正叶抱着木下英子就哭。
“金姐姐,别哭,我已知道你的亊,我叫管原去问过,也不好多求什么。”
英子招待故人,讲了相遇金正叶的故亊。说:“异郎君,这样吧,请你在外帮我打听井上由里的下落好吗?这辈子,我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求你了,异郎君,这是我来中国的目的。”
“好,我一定尽力打听弟弟的消息。”
“金姑娘就留在我身边,”木下英子拉看金正叶的手说,“管原大佐会同意的,我这就给管原大佐打电话。”
前方的管原接到电话,呆了片刻,说:“好吧,暂时不耍声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