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新警世通言 > 第一卷 > 第20章 护族血战
第20章 护族血战



更新日期:2018-04-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小兴安岭,达斡尔族人接待围山打猎的日军鬼子兵,因鬼子兵骄横无礼起冲突,敫获山货与武器弹药。逃脱的小队长新井定武将就近引来千多鬼子,放下围猎兽类来围猎人类。强悍的达斡尔人末雨绸缪,一面派小伙子辛达去请义勇军来支援。勇士木拉奇留守应对,要族人紧急学习三八枪射击。一挺歪把子机关枪早己被勇士的情人卡勒拉摸索会了。
若是鬼子大部队来,村子肯定保不住,战则再怎么巧战,族人大小也仅五百口子,必败无疑,是战是躲,拖至新井定武逃去第七天,才决定全族大搬迁,紧急行动,但搬迁谈何容易?舍不得的家具、住了三代的世外桃源,那一份恬静、美丽的生活习惯,一时间转不过脑子。直到过午,羊咩佯牛哞哞才准备出发去三山红河谷,距村五里地,那里进山口窄狭,两边峭牙耽耽,一夫当关,万夫莫过。
“鬼子兵来了!”左边岭放哨的村人鸣枪报警。
“族人们,立即走!”村长叫道,“命都没了的话再多的家业也没用,快走,卡勒拉带大人小孩走前,木拉奇断后!”
木拉奇命有有鞭炮的人家带上鞭炮。这是情人卡勒拉亊先的建议。
整这作啥?村长不懂,木拉奇说,也许有用。
啪啪啪!前后左右林岗都响起了报警枪声。全村人马还没走出一里地,八个放哨的青年飞快返转。“鬼子兵看来是要包我们饺子,不知有多少鬼子来了!”
木拉奇对族人道:“我们不走走晩了,该早些天撤。亊己至此,只有拼了,能活着出去多少是多少,达斡尔人祖辈就不是软柿子,是虎狼!”
又行不到百米,到达村后小岭顶上。鬼子兵似察觉到什么,开始奔跑,四面的鬼子响动越来越大,狼狗们也兴奋地狂吠起来。鬼子兵以小岭为中心,包围圈在缩小,小岭下鬼子已进了村,村庄开始燃起了冲天火焰,噼里啪啦。
小岭前面林中已出现鬼子踩中野猪夹子的惨叫声。右面也听到鬼子吊进陷井的惊骇声,那陷井底可是削尖的木桩。这多少迟缓了鬼子兵的速度,因为那可不是几个暗器而是二百多个。
但鬼子兵在军犬的导引下渐渐锁定了目标。后面的也开始上岭了,前后左右的鬼子越来越近了。鬼子兵巳发现了达斡尔人,开始射击了。好在鬼子这次出动是围山打借,没带小炮与手雷,只有枪。
“快!趁鬼子包围还没合拢,冲过去!”村长再次催促。但带上牛羊、傢私辎重快得了吗?
鬼子兵已清晰地看到了达斡尔人与牛羊大队人马,前方林中正是新井定武所在的日军部队,兴奋起叫道:“射击达斡尔人,把牛羊留下!冲击!”四面的鬼子己向达斡尔人射击,步枪、歪把子机枪,己有人畜中弹,眼看就被围在小岭上。这时,木拉奇大喊:“大家停下,把所有鞭炮绑在牛羊尾巴上,把牛羊吆在前面,用洋火点燃鞭炮,再用树条子抽打牛屁股,快,快!”
这时哪有迟疑的?整个操作用了三分钟,牛羊让前摆开,爆响与鞭打共六十多头老牛小牛百二十只大羊小羊坐喷气式火箭向前奔驰起来,越奔越狂。木拉奇喊一声“甩掉大傢什,大家紧跟牛羊冲啊!”狂奔的牛羊哪管前面弹雨撒来,只知屁股后面大大地要命,活着的不管栽倒的,片刻冲垮敌人,冲得乱了套。紧随其后的达斡尔人两边射击阻拦近来的鬼子,牛羊赶死队冲开了缺口,四散乱逃,卡勒拉抱起七天前敫获的歪把子乘乱朝扑近的鬼子乱扫,一面喊道“快,快跑!”待大队乡亲都过去了,见断后的肯年们与情郎木拉奇一面打着枪来到,木拉奇一把抢过歪把子说:“卡勒拉快跑,男子断后!”将卡勒拉猛推一把。卡勒拉被推得不由得踉跄跑步起来,回头叫了声“木拉奇!”木拉奇怒吼一声“还婆婆妈妈地干啥?快跑!”卡勒拉只得咬牙向前面岭下飞奔,追赶乡亲。这时虽然冲破了包围圈,但近千鬼子已聚拢,并择路去包抄达斡尔族人。断后的十来个达斡尔青年就地利用树木射击,木拉奇已换了一匣子弹,在飞来的弹雨中只好找点射,树木掩护了自已也掩护了鬼子,距离不过百十米远了,新井定武暴喝:“冲击!”木拉奇他们顶不住,喊一声“退!”
但已有三个青年退不了了,他们已中弹牺牲,剩下的七个在木拉奇机枪掩护下树木挡护下,翻另一小山岗,却见河川里鬼子人马正从侧面岭下山根,而族人正在河川奔跑。断后的木拉奇他们不能向相反的方向跑,那样虽能吸引一部分鬼子,但敌人太多,众乡亲照样遭难,所以他们只能迟缓追敌,依然向乡亲们的方向而去,也可为保卫族人多添一份力,眼下的事实正是如此。而追击他们八人的鬼子兵漫山迫近,“四人就地阻挡追兵,把追兵向别处引,三人随我下山阻挡追击族人的鬼子!”木拉奇说罢就带头飞速下山。
河川里,拿枪的达斡尔青壮年已在用枪射击,一面奔跑。然而,众多的鬼子潮水般扑向河川地,岂是只会用枪的百十支单射挡得住的?达斡尔族人晚撤一步,今日大劫了!
村长急叫:“我勇敢的达斡尔青壮年,留下与鬼子拼了,卡勒拉,娘们孩子就交给你了,我们挡住鬼子,你们快向三山红河谷口跑!”
于是,百十个男人百十支枪就地停下,不管身边的倒下与否,活着的急连连扣板机射击,为多数人的生命我愿慷慨赴死!这就是人性的高尚,亦将得善果。沒受过特殊教化,那是人良性的教养,唯有感到枪单力薄,要是一枪出去横盖一片山,你鬼子再多也无济于亊。仗着人多,鬼子兵已扑拢肉搏。肉搏,达斡尔人可不比武士道逊色。这时,木拉奇率七人己赶到现场,端枪向敌群扫出了最后一梭子,然后扔下歪把子吼一声“好哇,勇士们跟我上!”而追击木拉奇他们的鬼子兵也下了小山岗,阻挡的四个达斡尔青年十有八九己捐躯了。
河川里,已仅有六十来个达斡尔勇士在打斗。木拉奇的加入顿时改变了战况,他出众的表现吸引了近五百鬼子滞留现场。这个达斡尔第一勇士长处就是冷兵器搏斗。他的武器就是拔起的一棵拳粗的青岗树,冲入敌群横扫起来,快如旋风,沾则伤身倒地,横冲直撞,所到处,鬼子倒下一大片。但鬼子毕竟太多,多得跃跃欲拼却挤不到现场,只能当观众,然后才有前赴后继的份儿。
追击木拉奇的新井定武等一百多日军己来到现场,奉命绕过去追杀达斡尔妇幼老人。而另外三百鬼子绕远路,还在前方右侧山岭那边。
新井定武这股日军在三山红河谷口外河滩边追上了达斡尔大部。他立即兴奋起来,如同猎狗见到了猎物,而且都是些老幼妇嬬,可以尽情地砍杀,大快剁意。只见他飞奔而至,狂暴地嗨嗨着如劈南瓜般一刀一个,如遇小孩则搂裆自下而上劈砍。所有的人与鬼子拼打起来,明知不敌也只有拼死!村长与十来个青壮妇女簇拥着卡勒拉飞奔至谷口,后面的鬼子竟然己在射程之外。后面的老幼片刻间已殒命,脱手的鬼子继续追杀而来。
嗒嗒嗒!山崖上,两挺机枪响了!接着手榴弹阻止了追兵,卡勒拉她们安全了!三百义勇军出现在谷口、山崖上,牢牢控制住了谷口。可惜晚来一步,只救出了卡勒拉等十来个达斡尔族同胞。因为,后面的几百鬼子相继涌到谷口,想必木拉奇等百多青壮年已全部战死了。
英勇的木拉奇眼见拼斗的近百个青壮年族人相继倒下,再也爬不起来,活着的还在打斗,所向披靡中,心道,今日值了!己心无所挂,力气再度奋起,专向人多的地方横扫冲击,手中的青岗树已没了枝枒。一时间鬼子们也来劲了,感觉己不是生死搏杀,而是比武擂台,吼声阵阵。一大概高手的日军官手疾眼快,一把抓住了树尖,却被木拉奇带起惯过了头顶,摔出三丈远,砸倒了正在围斗达斡尔壮汉的鬼子们身上,一块儿摔倒,那壮汉这下可捡便宜了,旋即刀刀见血,未待壮汉回身,又十来个鬼子刺刀围住了他。壮汉一个腾空跳起四尺高,避过了四面一齐递来的刺刀,顺势一个飞旋,手中刀锋己沾上了四个鬼子的脸部。又填补上来了五个鬼子,壮汉己杀得力不从心,动作变形了!
看看战场,族人已只剩五六个优胜劣汰的达斡尔人强手,活到了最后,每个人眼下如他一般还在战斗,战斗,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为了别人牺牲自已!鬼子也可以说尸横遍地,至少倒下了二百鬼子,这就是达斡尔人!
鬼子见最后六人丝毫没见力衰,越战越勇似的,怕再过片刻,会死更多,只好破例,也不顾及会伤了自己人,下令开枪。
最后的达斡尔人倒下了!
生命诚可贵,大义价更高。他们无憾而去。
三山红河谷口内,辛达见到卡勒拉与村长等十多个族人,欣慰地说:“村长大叔,我们来了,其它族人呢?”村长暗然道:“他们是好样的!可能就我们这些人活下来了!”辛达对义勇军大队长泣声说:“图大队长,让我参加义勇军,马上,你们休息,让我也守谷口!”图大队长说:“小伙子,去吧!”卡勒拉也说:“大队长,我会用机关枪,给我吧,活着的人要为遇害的族人报仇!”村长说:“大队长,卡勒拉真的会,很勇敢,让她去吧!”大队长说:“好吧,我们来晚了,乡亲们受难了。”村长说:“怪我们拿不定主意,撤晚了,要是早几天离开就好了。”
辛达与卡勒拉上了峭壁崖顶。
“木拉奇——”卡勒拉悲愤地叫了一声情郎,“你在哪里!”一串机关枪弹向口外扫去。“我要为族人报仇!”
鬼子兵云集于红河谷口,见碰上正规战斗,停下来研究打法。新井定武最狂暴,邪恶的侵略战争熏陶,更使他人性泯灭,听到卡勒拉的呼喊,叫道:“花姑娘的给我下来,干死你!”捞过机关枪冲前几十米就朝上扫射。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形,能让你随便打中,就不叫关口了。
辛达见这个鬼子狂妄,说;“卡勒拉姑娘,我还没打过洋枪,从来只会打火药枪,让我头一次用洋枪打打这鬼子,看打不打得上!”他如打火枪的习惯,也不瞄准,凭感觉就扣了板机。啪地一声,没想到新井定武真的就栽倒了,这个二杆子日本鬼子,再也爬不起来了!二人高兴得差点跳起来,却立即意识到危险,旋即隐蔽。
义勇军依托险要,鬼子十天进攻无可奈何,弹尽粮绝,而义勇军轮换三五人守卫即可,只得退兵,回五百里地外交纳山货,补充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