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新警世通言 > 第一卷 > 第19章 寻找抗联
第19章 寻找抗联



更新日期:2018-04-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东北长白山,崇山峻岭林海雪原中。
参王赫里朴全家为躲避日军迫害,忍痛割爱逃往长白山主峰第6峰下隐居,但老婆孩子还在屯集营受鬼子胁迫,要他们以参精交换人,参王的年轻的次子赫哲欲寻找东北联军解救母亲、嫂子,孤身闯林海,又意外地得到了一个帅哥野参,足以与曾得到过的美人参精媲美,心道这下娘与嫂子、孩子可以脱虎口了。但想到贪得无厌的鬼子不会善罢干休,得不知又得寸进尺耍什么手段,决定不限于救人,还要收拾鬼子。
赫哲也不知翻了多少山过了多少沟挺了几次险,覆盖着白雪的陷井欺骗着好人也欺骗着坏人,唯有骗不了经验老道的猎人。天当被子地当床,冷冻不怕,有貂皮衣靴保暖体温不散。又一天下午来到一山岗。风啸啸,林呜呜,却沒注意五十米远处有一只大老虎领着一只小老虎,但老虎却先已看到了他,才不管你是不是比我高级的动物人类呢,只懂那是一盘佳肴,吼一声便扑过来了。赫哲才没有武松的武力呢,只不过比平常人厉害那么一点点。间不容发,赫哲迅即解下随身带的飞爪,那是猎人攀援少不了的工具,向就近大红松树杈上抛去,还好一抛成功,那是练出来的本事救了自已,否则还有你二抛三抛的生存机会?一蹦三尺高抓牢绳索攀爬而上。老虎一个武林饿虎扑食笨招,却已够不着赫哲了,便撕咬起绳索来。但这东西却老是咬不断,气得老虎嗷嗷喷气,气猫儿留一手未传授上树的本领。赫哲爬上树杈坐稳姿式,安全感油然而生。张弓搭箭,一面唠道:“冬天你不怕冷啊还出来散步,山人我今日个是人落平阳被虎欺,要有我哥我爹几人在,还怕你了不成?”但树木枝丫遮挡射角,几次欲射却无把握。终于出现机会了,赫哲屏息急放箭,嗖地老虎头中矢,山啸一声甩头任狂转,竟也被树杆荡脱了箭,血流满面,落荒而去。
赫哲就在树上吃干粮,以待老虎远去。摸摸背袱里的帅哥参还在,心下稍安,看看头上方有更稳当的树杈,便再上一节,心道,干脆在此树杈上过夜休息好了。
翌日,赫哲继续盲目地向密林深处前进。眼前一亮,但见前面树木顿稀,阳光现出,心头一喜,又马上变成惊骇,一头黒\\\熊大摇大摆向他蹣跚而至,前法是不能用了,熊会爬树。熊的绰号叫熊瞎子,视角、视力弱,向左右向跑吗?距离太近不行。那就只有用前人血的经验赌一命,挺而走险躺下装死,当熊嗅你鼻子时,切莫呼吸,熊对死人不感冒。这一招不灵,那就只有垂死挣扎放命一搏了,反正是个死。人类有绝对的长处也有不及低等动物的弱项。
然而,这熊嗅闻赫哲鼻息的时候,久久不肯离开,似乎在用它低劣的智商犯疑,这小子刚才好好的,怎么就是死人了呢?赫哲闭眼那个憋呀,不被熊死也自闭气息自杀了。这世界的众生并不孤立存在,与世界息息相连,时刻要呼吸延续生命。就在他实在憋不住要猛吸一口气的时候,熊调头了,赫哲赶紧小心地吸口气,熊又调头了,再次嗅闻他的气息,判断是死人活人。有了刚才的一口气,赫哲又能坚持倾刻了。
熊这次下了定义:死人。灰溜溜转身,一直离去,再不转身。
哎呀!赫哲待熊离开,狠命吸了口气,像要补回损失,自言自语道:“哼,熊瞎子,笨熊,你小子也容易骗嘛!”
又行两日,至傍晚前,赫哲已深入到鸡脖岭。这里已与朝鲜临界。东望望西望望,忽听喝令“站住,干嘛的!”左右十米处闪出一队拿持枪的人来,不过,这些人可没他赫哲穿戴得好,个个旧袄破衣。
“要问我干么子的,得先整明白你们是什么人!”赫哲年轻气盛,几天艰苦爬涉,两经险情的锻练己老辣很多,胆气不衰。
“你小子挺倔的噢,那好,带走!”
赫哲撞上东北联军大大的头目了。那个惊喜呀,真想哭。
交流的结果,联军师长说:“小子,根据你提供的情况,开会研究。”
研究的结果:召集全师行动,反正是打鬼子,打哪里的都一样!
四天功夫召回了分散的部队。“出发!长途奔袭!”
在远离敌人的崇山峻岭上,又响起了雄壮的《游击队之歌》:
“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消灭一敌人!我们都是飞行军,哪怕山高水又深,在密密的树林里,到处都安排同志们的宿营地,在高高的山岗上,有我们无数的好兄弟。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我们生长在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自已的,如果谁要抢占去,我们就和它拼到底!”
这是舍已为国的壮士之歌,生命大气的吶喊!
日方,吉田次郎见参王近半月杳无音信,便去屯集营折磨参王的家人。“参王不讲信用,要付出代价的!”令鬼子兵抢过赫日金的小女孩,婆媳急了:“你们整小孩干啥?冲大人来!”却被五把刺刀拦住。吉田次郎接过哭叫的小女孩,脱下小下衣亲了亲下身,然后狰狞地一笑,掏出一小包辣子粉,用两手指夹着辣子粉,就强行塞进了小女孩下阴。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吉田次郎却开心地吟哈哈大笑。“畜牲都不如啊,”婆媳悲嚎大骂,“歹毒的心啊,遭天杀的小日本!”却重重地挨了嘴巴,顿时口鼻淌血。血,日本鬼子己麻木不仁。翻译王代子说:“太君,别再......参王可能就要来了,整死了人,参王有参也不会交换的!”
吉田次郎冷冷地道:“哼,就再等两天,不然弄死她们!”交了哭死的小女孩。
婆媳接过小女孩,只得破例急忙用干净細布条淋上淸水,深入小女孩下身内部一次又一次清洗。
又一天过去,小女孩才渐渐恢复。
翌日早,吉田次郎接老百姓报告,说参王已采到帅哥参精,要他们带上家人去上次的地点交换。吉田次郎带上了赫家家小,十个鬼子滑雪兵,军犬。
还未到达上次交美女参的林岗,军犬己叫了起来,有人!
到达地点,相距百米,只见赫哲大声喊道:“娘,嫂子,你们还好吗?”老娘哭喊道:“哲儿,能好吗,你哥你爹呢?”赫哲没正面回答,高举帅哥参精叫道:“把我家人放过来,派一个人过来交换人参,不然我不敢相信你们,只要你们老老实实交换,我家还可以为皇军采大大的野参!”
翻译王代子发问:“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参王呢?”赫哲回话:“难道不足两斤重的参娃还要几个人抬吗,只要能给你们交参就是了!”王代子喊道:“太君说了,我们各向前走,遇上就交换!”
“好吧,开始!”
赫哲高举人参,双方相遇了。赫哲使了个眼色,说道:“假装摔倒,爬下!”那前来的鬼子不懂中国话,正要发作,婆媳俩会意,各抱一小孩哎哟一声跌倒,只听左右前方百米处三十多支枪从雪地下伸出来,几乎同时向鬼子开火!赫哲也迅即爬下叫道“别动!”前来的鬼子首先中弹,按着,雪土下隐藏的联军一跃而起,冲过交换地,一排手榴弹砸过去,没容得鬼子缓过神来。王代子急拉吉田次郎卧倒,侥幸未中头排子弹。鬼子就地卧倒还击,扔手雷以还牙,但联军已扑拢,拼杀起来。
吉田次郎卧地穿上滑雪板,呼哨一声招呼军犬,旋身飞逃,王代子与其余鬼与全部阵亡。“追!”联军排长叫道。立马有两联军战士也套上滑雪板,飞驰而去。
这是三十个滑雪联军,追击的两联军战士是滑雪高手。不能让这鬼子逃回去,这会破坏战斗计划。远远见吉田次郎飞奔在斜坡,若我飞过一山沟,便可堵击。“你飞过芳,我俩前后夹击!”只见一战士一个加速,大叫一声,如一鹤冲天,弧形凌空,飞过不宽的山沟,抢在吉田次郎前面,吉田次郎急转身斜出,但面临又一面上坡,前面追击的战士也现身影,急立定隐身举枪射击,却未打中,倾刻,堵击的战士又一个飞跃,连人带雪橇准准地砸向了吉田次郎。这个毒心刮肠的鬼子小官只有死路一条了。
两联军滑雪兵与战友汇合,十个联军脱下阵亡鬼子服装换上,在赫哲的带领下,飞滑先行直插敌营。
屯集营周围皆小丘地势,常住千余鬼子。十个联军滑雪兵身穿日军装飞至敌仓库,会日语的联军战士言说奉小队长之命,前来交纳大大的娃娃野参入库。敌守卫官说:“怎么你们都是生面孔?不对!”急搬枪机。岂容你枪响,早有几战士揪住了守卫官,收拾了五个仓库守卫,一窝蜂推进仓库内,隐蔽起来。
也就在这时,联军师包围战已打响,这是三千多联军对付千余鬼子。突如其来,意外的敌情令鬼子多少乱了套,仓惶应战,处于被动,投入全部兵力应战外围,根本没想到钻进来了抗联。大战的枪炮声、手榴弹爆炸声震耳欲聋。十个联军滑雪队员死守仓库,要将日本鬼子搜刮的东北山货财宝夺回。
死守仓库的抗联战士再没遇到日兵扑至,因为日军知道关键在外围阻击战胜利,仓库自然保得住。日营设在低洼处,三面环型小山岇构筑有明暗防御工事似有永久型目的。抗联不分主次三面发起攻击。没有炮,只有枪和手榴弹,前赴后继,一批批抗联在火舌中倒下,后面的没有停止脚步,誓死如归的精神胜过日兵武士道,用生命趟开冲锋的道路,掩护爆破手接近敌工事。一小时后日军工亊仅有半数被摧毁,双方仍然僵持着。这样不行!抗联投入了全部兵力,孤注一掷,再次蜂涌冲击。
守仓库的十个抗联战士焦急万分,深知只有已方打胜了才能安全地带走所有山宝货物。见战斗迟迟不见分晓,便商议分出六个战士从内向外打,每个山峁两名战士去炸敌坚固工亊,这无疑在敌工亊屁股后下手,他们又穿的日军服,日军万也料不到。六个抗联必须避开敌兵上山峁,因为不会日语,这样隐蔽上山头耽误了近一个小时,好不容易到达山峁敌工亊二十米处隐蔽起来,耳闻目睹着双方血与火的拼杀。见日军除开地堡明暗工事外,还有常规战壕大量的日军打阻击,以弥补死角阵地,并不时在明堡重火力掩护下来个反冲击,双方打得难解难分。观察好隐蔽跃出的地形,两抗联战士会意,同时出击了!
忽然,一个山峁的两重点敌堡先后相隔一分钟响起了巨大爆炸声,我两战士成功了!正面冲锋的抗联来不及思索惊喜的原因,在敌大大减弱的火力下冲上了山峁,接着消灭残敌,腾出手来支援其它两山峁的攻击,在两战士带领下从内向外打。接着,另一个山峁也响起了巨大集束手榴弹爆炸声,同样枪声骤然减弱,想必也得手了,唯剩一个山岇声势依然强烈。但这已不要紧了。守仓库抗联战士的主动见机行动,大大促进了战斗进程、减少了牺牲。
大战从中午打到天黑,势在必得的抗联以一千五百人的代价攻破了日军防御阵地,残存的二百来鬼子只得败退逃跑。
抗联打扫战场,敫获颇丰,大大充实了粮草、武器弹药,解放了屯集营百姓,带上打包的仓库财宝,席卷而去。
崇山峻岭上,又响起了低吼的《游击队之歌》:我们都是飞行军,哪怕山高水又深,在密密的树林里,到处都安排同志们的宿营地,在高高的山岗上,有我们无数的好兄弟。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我们生长在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自已的,如果谁要抢占去,我们就和它拼到底!”
赫哲带母亲和嫂子、小孩在乡亲的帮助下回到长白山第6主峰下,只身投了抗联,融入打击侵略者的队伍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