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新警世通言 > 第一卷 > 第16 章 子弹长眼
第16 章 子弹长眼



更新日期:2018-03-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部队踏破黎明出发了。当战士们一睡醒来见丰家母女与赵根娃同守火堆亲亲眤眤就感觉不对劲,这上路时又见格外依依难舍,丰克梅又送赵根娃一双布鞋,更感到感觉不错。待分别后,战友们开起了玩笑:“嗨,赵根娃同志,是不是你丈母娘?好像丈母娘送女婿一样!”赵根娃嬉笑的口气令人无法判断真假:“是丈母娘又咋了,眼红了是嘛?”他不知妒嫉一词,只能说眼红。赵根娃首先从心里喜欢丰克梅姑娘,是因为长相略似墨儿。而井上由里喜爱金正叶,是因为金姑娘酷似木下英子。这世上人长相是一种数学上的可重复排列,其不同排列数无穷无尽,但总有近似的机率,如同密码锁,你总有一下子碰上的可能。
赵根娃从此有了爱的寄托,激励他焕发精神,一路上话比屎多。大部队忽然后转前行,这个连队便由后队变成了前锋中路。曾连长派尖兵组前面探路,赵根娃勇跃报告:“连长,让我也去!”曾连长说:“看你这个新兵蛋子样儿挺机灵,准奏!”赵根娃等三个战士在梅班长带领下飞奔前去,尖兵组与大队人马要相距一里之遥。
尖兵组尽量隐蔽前进。行有二十里路,来到一进山口,三面皆小丘林,中有河流、人家。赵根娃说:“梅班长,等等,我要大大地方便!”梅班长说:“就你事多,一边去!屙完快速跟上。”继续前进。
一边去的赵根娃还未屙个痛快,忽听前面山口內杀声骤起,鬼子兵早已发现了八路军尖兵组,设了埋伏,且不用枪只用近身拼刺。片刻间梅班长与两战士牺牲,连放枪报信的机会也没有。惊魂的赵根娃急忙搂起裤子飞逃而返,跑出了三百多米远鬼子才发现,赵根娃边跑边放枪。三声枪响被曾连长大队听到了,立即作战斗准备,通知后面兄弟连队。
这时日本鬼子大队人马出现了,赵根娃飞奔中回头看,大约二百来个鬼子兵飞奔追来,见赵根娃放枪,悄悄地干活是不行了,只得响枪射击,却己难打中。曾连长立刻命令就地占领山坡地形,借稀疏树木、大石为掩体,等候敌人自下而上。却见赵根娃边跑边喊:“鬼子来了,鬼子追来了,有两百人!”左转身跑进了一窄狭的山沟,不时射一枪。曾连长道:“这新兵蛋子怎么回亊?不回来反而把鬼子引进那沟里?难道你还指挥我们了不成?又见一部分鬼子进沟追击,其余鬼子在爬沟两边坡地,企图爬上丘林高地再居高临下向下压迫。
“皮铁见情形急道:“连长怎么办?”原来赵根娃怕爬坡速度放慢,被追击的鬼子打中,见身边有一窄山沟,便赶紧侧转跳进山沟,一来保命二来引开鬼子,一举两得。曾连头脑筋急转弯,果断下令道:“留一班坚守原地,等待援兵,其余的跟我从牛背梁直冲过去,救赵根娃,打鬼子!”这一行动的改变就是与国民党军的本质区别,深得军心。要是国军,还不坐等时机,丢下一个小兵不管,正好继续前进。这一行动惊动了爬坡的鬼子,见八路军大部人马横冲他们头顶而去,要抡在他们的前面占居丘顶,加快了爬坡速度。这一场径赛,就看谁快了。鬼子的弱点在于爬上坡但距山头近,八路军优势在于横冲但距离远。山坡上,有鬼子就地支起了步兵炮,朝牛背梁上赛跑的八路轰击,但效果不大。
贺夕山明白战情,头一次参加战斗并不怯阵,心中只有狠,为墨儿与受难的棂西村报仇,虽然残害棂西村的并非现在的鬼子总是鬼子的代表,犹如一个中国人在国外的表现人们就会认为他代表了整个中国形象,这是人类的思维习惯。贺夕山见情形,抢过机关枪就飞奔起来,很快甩掉连队。排长大喊:“快,跟上去!”还幸亏贺夕山这一自由行动,率先到达敌顶,只见赵根娃累得两腿僵硬爬出沟头,见自已人激动万分大叫一声”贺班长!“上得山顶,急急隐蔽石后,却见沟两边日兵随之冒头,贺夕山看看战友们,还在半里之远,赤裸裸挺身,急操机关枪两面乱扫而去,一时压制住了敌人。但愈上愈多的敌人机枪、三八枪弹朝贺夕山一个人泼来,打得贺夕山身边尘土飞扬,几乎使他睁不开眼睛,但就是未中一弹,隐身射击的赵根娃反倒左手臂中弹,哎哟一声射击中断。鬼子兵嚎叫着冲锋,贺夕山的机枪子弹打光了,再怎么扣板机不响了,好在后面的战士已经赶到,越来越多的子弹、手榴弹向鬼子招呼,鬼子竟然爬不上山顶高地。
忽然,轰轰炮弾在高地炸开,成批的八路战士倒下,原来是背后约八百米远的对面小山岗鬼子兵放的,那是另一个中队的鬼子,先声救人,一面有大批量歩兵飞快朝这个高地扑来,看来是走不利索了。援兵还未到位,这可怎么办?只有分兵迎敌。曾连长被炮弹声震得两耳嗡嗡作响,头脑昏昏,命令道:“一排守原地,二排、三排跟我去打后面的鬼子!”皮铁留在了原地,他已放倒了三个鬼子。贺夕山随连长去了,有火线卫生员给赵根娃包扎伤口。
日本鬼子早己得知情报,有一支八路军开进了山西,只是还摸不准其进军路线。便派出了三个中队沿大致方向捜索前进,后面再扎实佈置。曾连长这一路有一个营的八路军,与鬼子的两个中队兵力相比就不占优势,何况战斗素质、火力的差别?但卫国精神不输愚眜的武土道,故多采用毛主席教导的以弱胜强战法,整体不占优势,尽量造成局部优势,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因此一般情况下,具体的某战场总是敌寡我众。诸种情况,曾连长这一路八路很是需要另一路八路的增援。但右路挺进部队同样遇上了日军第三路中队,好在敌寡我众,倒是左路挺进队未遇敌情,可用作机动。首长接报,迅速作出结论,电令左路营驰援中路打击两个中队鬼子,并令见机行亊,向既定方向进山口集中。
曾连长率两个排返身打击身后来的鬼子,还未冲到高地边缘,十几个鬼子己跃上了高地,双方已对射起来。冲前的贺夕山急了,平坦无遮拦的山丘顶对射起来要吃大亏,双方立即就地卧倒对打,唯有这个贺夕山尝到了甜头骄傲起来,又是只身猛冲离队,生死不顾者,哪里还有什么生死预定葬身处?直是随机而定。曾连长大叫:“回来,你不要命了?莽夫!”贺夕山的这一举动吸引了鬼子大部火力,真个是冒着枪林弹雨孤胆冲锋,竟然又一次安然无恙,一枪不中,那么他却占到便宜了,手中填满的机关枪弹近距离泼撒的命中率大大増强,十几个鬼子被点名去阎王那里报到去了。曾连长立即傕兵压上,控制住了高地边缘,就地找掩体,向后续鬼子射击可就顺利多了,因为后续鬼子只能沿左侧山坡一小路单行前进。
这边,皮铁所在的一个不完整排打击日兵,眼看鬼子越来越多火力越来越密快顶不住了。却听后续的兄弟连队与左路挺进队赶到了,冲锋号先声夺人。三个连队沿牛背梁飞驰増援高地,另两个连跳下山坡搂敌屁股,虽然处在地形下风,但却对敌形成了上下夹击之势,看来八路胃口不小,欲想完全消化一个中队的鬼子。高地下山坡上的鬼子见状不妙,与另一股鬼子通了话。按着便边打边退重下山坡。遭到山下八路的阻射,并有一门炮轰起来,这可相形见拙,立时有两门鬼子炮还以颜色,掩护着鬼子撤退。大部鬼子己撤至山下,上面皮铁他们来了胆就步步交替掩护下压。鬼子拼命突围,八路拼命堵击,前锋敌我尸体越来越多。最后,敌一中队兵一个不剩。但曾连长那边的鬼子兵却能从容退去,因为没受到包围。从早杀到中午。
左路挺进八路打退一个中队鬼子应该问题不大。果然,三路挺进八路会合中路,快速进发尖兵组遇难的进山口,然后造饭填肚子。
贺夕山被皮铁称为英雄男人,战士们则笑称他为“打不死的神人”,曾连长上报战功时说莽汉有莽福,首长却半玩笑半认真地说:“好样的兵,但方法不可取,运气不会总那么好,要保存自己才能消灭敌人,这是毛主席说过的话。
满山湾随地占满了八路将士,野餐后集合讲话。首长放高音频一字一顿:“同志们,向为国牺牲的战友默哀致敬!”默哀毕,首长接着讲话:“同志们,没办法,战争就这样残酷,牺牲的烈士只能让他暴尸荒野,带上伤员,我们要以敌人意想不到的速度前进,这样才能打破敌人的佈署,那怕只有几十个人冲进伏苓山区,我们就是革命的火种,我们毛主席说得好,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哈哈,贺夕山这个莽汉在今天的战斗中战功显著,那就命令曾连长率全连开路!”
“是!坚决完成任务!”信任给了曾连长力量,有点慷慨激昂。
“出发!”
部队不走弯沟走山梁,四天走了五百余里,再有一天多路程就临近伏苓山了。立在山岗看,前面是一必过的河滩,宽约一里,然后再进入矮山区。首长下令:“部队快速冲过河滩!快!就当军事演习!”
开路先锋曾连长首先率连队冲下去,呐喊着进入了河滩。忽然,河滩上左右两边一里处出现大批鬼子兵,各有四五百人,一面轰起了小钢炮一面嚎叫冲锋两边压来。“居后的首长高喊:“同志们不要停留,快速冲过去!曾连长自以为是开路先锋,急命两个排拉开距离,散开两边就地卧倒开火阻击,掩护大队人马从中间通过。贺夕山所在排依然前面开路。距离只有五百米左右,鬼子不再放炮,通过的大队战土也助阻击排一臂之力,边跑边向两边射击,谁幸运谁倒霉只能听天由命了,不断有人在前进中倒下。一场没有掩蔽物的河滩近距离搏杀,两边鬼子已前赴后继冲进手榴弹射程中,两边阻击排接二连三投出手榴弹,缓住了鬼子冲锋趋势。眼看大队己过完,突然前面山脚湾又出现一个中队鬼子喷出枪林弹雨,成批的八路军战士倒下。贺夕山一看急了,大叫“排长,我带全班去扫开鬼子,跟我上!”又是挺身而出。排长说:“再给你班一挺机枪!”
贺夕山虽然带了一个班率先冲击,又是把战土甩了个老远,后面冲过河滩的大队人马紧跟着冲锋,河滩上曾连长率未牺牲的十几个战土已起身边打边退断后,大队后尾战士们手中枪也一齐支援。
好个贺夕山真是神人,再一次在枪林弹雨中穿行杀到鬼子阵地中,最后一棱子旋转扫射。后面的八路主力不要命地前赴后继冲上来,展开了肉搏撕打,潮水般涌过打开的缺口,大部分八路军进入了矮山区高地密林。曾连长与皮铁也过了河滩进了湾沟,一面阻击,掩护三十多个伤病员担架撤退。鬼子紧追其后,见已脱离混战,宽心落意地向口内招呼炮弹。只见一伤病员从担架上滚下,大声说:“曾连长,伤员同志们,让我们留下来阻住敌人!”曾连长吼道:“说什么来着?快撤!”
先开路后断后的曾连长撤进矮山林中时,全连战士已剩不到四十人。一但进入密林高地,鬼子的战斗就大打折扣了。又追到天空拉下夜幕,收兵了。
这支八路军带着累累伤痕,千多人只剩七百人,终于进入了伏苓山区,便有魚儿进大海之快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