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新警世通言 > 第一卷 > 第11章 兴安丛岭
第11章 兴安丛岭



更新日期:2018-02-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大小兴安岭,广袤的森林密宻层层,遮天蔽日,层峦叠翠,千沟万壑,逶迤千里,一切描绘山水地形的形容词尽可在这里找到用词之地,气势磅磗得令人震撼, 显示出大自然不可抗拒的威力,只有在它面前生出虔诚心。丰富多彩对于兴安岭内容的形容已显得苍白无力了。奇禽异兽眼花撩乱、灵丹妙药喜不胜收、仙峰宝池层出不穷、奇风异族耳目一新。花岗岩、玄武岩、砂砾岩,红松、落叶松、鱼鳞松、栎树、山扬、、云杉、椴木,火山、温泉、药泉、盆地、峭壁、丘陵,山葡萄、蕨菜、金针菜、柳蒿芽、蓝靛果,红豆、都柿、绸李子、山丁子、刺玫果,驯鹿、陀鹿、梅花鹿、棕熊、棒鸡、天鹅、雪兔、鸳鸯、黑嘴松鸡、金雕、秋沙鸭,狍、狼、虎、豹,鲟鳇魚、江雪魚,棒打幛子瓢舀魚,野鸡飞到饭锅里。大陆性季风气候成全了奇山异水,森林愽大的胸怀容纳着善美也容纳邪恶。
一个连的皇协军、一个千多人的大队日本关东军,在几个东北本土汉民向导下,进入了千山层峦中。日本人不仅迫令本土山民交纳山货土产宝贝,也兴致勃勃要亲自进山围猎,武士道精神武装的日本军人正需要探险的刺激,相当旅游一番。而以黄金为支柱的诸种矿产早己开发,工人自然是本土山民。地大物愽的中国,让财小气细、家徒四壁的日本岛国垂涎三尺,嫉妒发狂,如同发疯的小偷,那就进入大户人家又偷又抢吧。抢劫杀人罪对于强者那是吓唬小孩的干活!日军分成了若干股,最小股也有百人左右,按预定方案拉网分割围猎,同时遇战亊又可以呼应转移变换,如同一个八卦阵形。新井定武所在的分队一百二十人外加五个皇协军和一个向导。新井定武己穿上了名贵的东北紫貂皮大衣,那紫貂皮乃“裘中之王”,是专克酷寒的宝贝,有着“风吹皮毛毛更暖,雪落皮毛雪自消。雨落皮毛毛不湿”之说。貂自生成的御寒功能却被人类强者害命而取,众生以为杀生天经地义,其实不然矣!
鬼子大队人马的骚扰,给千山层峦宻林众生带来不安,一对飞龙鸟惊飞,扑扑飞落三百米外的另一个丘岗。这种鸟日本人见稀奇,体形象鸽子,颈骨长而曲,爪有鳞,羽毛光亮美丽。向导解释说:“这鸟飞不远,终生一夫一妻厮守。让我们人类敬佩。“鬼子兵举枪要打下来看稀奇,那可就顾此失佊,贪多嚼不烂了,因为让日本人眼馋的东西多了去了,惊飞的何止飞龙鸟,凡冬季有活动的奇禽多的是,直叫鬼子眼花缭乱,而主要任务是猎鹿与野鸡和貂。
第一天,新井定武小队打到近二百只野鸡,鹿毛也未看到,篝火宿营在断裂抬升高地处。
翌日继续寻猎,过一原台密林,只见一盆谷里,六头驼鹿自在地啃寻雪下食物,那驼鹿 是世界上最大的鹿科动物,又名堪达犴、驼鹿的头又长又大,但眼睛较小,成年雄鹿的角多呈掌状分支。喉下皆生有一颔囊,雄性颔囊通常较雌性发达。肩峰高出,体形似驼,单独或小群生活,多在早晚活动。日本兵立即四散悄悄围拢,然后一声令下同时射杀。新井定武亲操机关枪兴奋地暴射,如同与人类打仗一般,可惜驼鹿不是人,除了惊逃没还击能力,仅一头驼鹿冲出了包围圈。
与新井定武日军相距十里的另一股日军在山麓发现了百多头梅花鹿,兴奋不己,不敢惊动,赶紧联络附近分队增援,自已守候。不到半个钟头,山麓四面出现鬼子,悄然接近鹿群。忽然,最前的鬼子看到鹿群中出现一金光和尚,身边有两个骑着四不象的童子,那金光逐渐,片刻罩住了整个鹿群,那是入鹿之畜道,度化畜生的菩萨显灵护佑群生。鬼子惊骇之下急命开火,却见子弹碰上金光全都化灭,而梅花鹿群这善良的食草不食肉动物似对枪声充耳不闻。鬼子兵见状,四下联络,渐渐围拢形成包围圈,更加疯狂地倾泄子弹,不料金光扩大,鬼子触光即瘫软昏迷,渐渐,那金光洒向外围,波及山麓,凡是参加围猎的鬼子尽数瘫软不起昏迷。约半个钟头,金光收敛。
在这个世界,凡食草动物皆是过去世有孽果众生,今世天生不食肉只食植物,罪业大减,来生可投生人胎,继续吃素并向佛。
又半个时辰,围猎的鬼子兵苏醒,哪里还有梅花鹿群在?只得作罢,虽然惊骇不止,但却至死不悟,继续寻猎。
新井定武那一股日军,中午行至一山岗,只见岗下一盆地,盆地中有似圆非圆的椭圆型之地,大冬天也云蒸雾腾,四周却是皑皑白雪,好奇地趋近,原来是一地下泉。日兵无知中国的奇山异水,问:“这是什么?”中国向导也不知,却有一皇协军士兵急忙献媚,趋前道:“报告太君,我知道,这就是传说的药泉,有点辣味,还有温泉呢,喝了不一会儿就会觉得身轻气爽,精力旺盛。”这个卖身求荣的中国人,干吗要出卖宝泉情报呢?自古以来的世界侵略史中,出卖祖国,胳膊外拐人数之庞大,恐怕中国堪称世界之最了,是中国一大特色了。是这些人看破红尘大觉大悟、无我无相了吗?非也!
药泉水的神奇,使鬼子兵未喝己先行精神起来,哪还能不打来喝个够?无异于奔劳后的能量补充,果然个个身轻气爽,精力恢复。“你的,大大的朋友!”新井定武说:“以后就派你负责运这泉水给我们大日本小队用,皇军大大地奖赏你,给你丰厚的薪水!”
“啊?”那皇协军士兵惊瘫了。山重水远,这可能吗?
谁叫你多嘴?现报,自取其累。
日本兵就此在药泉边扎营,也不通知其它日军来共饮药泉水。
“温泉在什么地方?我们要去洗澡痛快痛快的!”新井定武记起那皇协军士兵说过的话,问道。
“这......这个......我只听说过,不知道。”这下他怕了,不敢再透露。
“你的撒谎,你的知道。说不说?”鬼子揪着那士兵胸口,“嗯?”
“鄂......鄂伦春族人知道。”他又供出了鄂伦春人,怎么不说汉族人知道呢?
谁知,翌日午时真就撞上了鄂伦春人居住的几乎是世外仙境之地,但那大自然景致净化不了日本鬼子的残暴性,虽然十分喜悅。鬼子兵寻貂到一圆型山峁,眼前一亮,前面古朴古怪的村庄映入眼帘,村周围地形呈盘龙卧虎之势,一少女的嘹亮歌声从山下松林边传来:
“阿哥哟,阿哥哟!林中真幽静,夜深鸟不吵,手捧鲜花等阿哥,阿哥为啥还不到。啊!真怕花儿凋,无人把它要。嗯……阿哥哟,阿哥哟!月儿躲云中,星儿也不闹,花儿好比阿妹的身,只等阿哥把花抱,啊!抱得花儿娇,抱得花儿笑。嗯……”
日本兵听不懂歌词,却被那异风异味的漂亮歌声吸引住了脚步,全都屏息聆听。末了,如同醒来一般向那歌声之处摸去。原来是一身着狍头翻白皮帽、身着红棉袍、脚蹬奇卡密靴的漂亮姑娘在拾干松枝柴火。“嗨,姑娘的,你的人像歌声一样美丽!”姑娘名叫卡勒拉,知道碰上的是日本关东军鬼子兵,放下柴禾就往村寨跑,避过了鬼子就腰间拿出牛角号吹起来。一时间村里骚动鬼子紧跟。卡勒拉的未婚夫木拉奇听到情妹吹的号角声,立刻吹起了召集号角,百多青壮年早己组识起来,还有全村的老幼、妇女全民皆兵呢。达斡尔人自古强悍,历史上有着独立抗击沙俄侵略的灿烂篇章,得淸朝赞赏。木拉奇是达斡尔村寨人公认的勇士,眉淸目秀,身高五尺余,他头带貂皮大耳帽、外套犴皮马褂,率队出村站立在村下山坡林中石阶道,见鬼子群尾随卡勒那快速到来,立即挥众隐蔽于树后,招呼道:“卡勒拉,快来,我在这里!”卡勒拉边跑边道:“阿哥,日本兵来了!”木拉奇说:“我看到了,好像后面还扛了很多野物!”
近来的日兵见路边林中忽然闪出一人来,立时枪上膛,未待开口对方己先高喊:“站住,逢山问路进门见礼,来的是客或是贼,是客请进村好酒好肉招待,是贼我们有猎枪!”鬼子听不懂达斡尔语,向导和皇协军也不懂达斡尔语。向导说:“太君,达斡尔人强悍,有规矩,我们听不懂怎么办?”前面的新井定武说:“管他什么规矩,还怕了他们不成?冲!”闪出的木拉奇有的是江湖历炼,懂汉语,便用汉语重复了一遍。新井定武道:“噢,那就回答他,说我们是客,姑娘的歌声给大日本皇军带来了快乐,不会骚扰达斡尔人,进村休息、咪西咪西的!”
“好吧,那就请吧,如果你们不规矩,达斡尔人是不好惹的!”随行翻译官过了话,日军中队长冷哼一声道:“定武君,进村!”
当走前的向导和皇协军临近木拉奇,只见木拉奇挥手挡道:“慢着,传话给日本人,谁若带兵刃进屋门,就是带凶气进门,我们达斡尔人就认为是极不礼貌友善的行为,这是我们的习俗规矩,兵刃凶器只能放在门外,我们有言在先,别说我们没吿诉你们!”向导赶紧向后面鬼子兵传话。鬼子中队长知情后用日语对翻译说:“现在口头答应有何不可?进村了再说。”
木拉奇一挥手:“请!”只见林道两边闪出百多达斡尔人,个个身背弓箭手提火药枪,一齐挥手吼道:“请!”身边的约五十条猎狗也一齐哐哐吠吼起来,人却个个英武,神情严峻,不带一丝迎客应有的笑容那怕是客套的笑容,面对洋枪洋炮的日本兵毫无惧色,一脸的目中无人的傲气,这一声齐吼,五十条猎狗的哐吠声势,着实吓了鬼子一跳,呼啦啦拉栓挺枪,但见一律挥手示请的动作,方才明白这达斡尔人的强悍并非虚名,又见有猎狗在场,那似乎只要达斡尔人一声令下,几十条猎狗就是亡命的武士扑来,狗比人灵活无章法,不好对付,又见达斡尔人一声口哨猎狗们便嘎然而止,只得收敛武士精神,在达斡尔人与猎狗的前呼后拥下进了村内。
鬼子们被领进一宽敞的院坝,容纳五百人不显挤,这是村长嘎图律房前院坝。木拉奇再一次强调族习,并说:“给日本客人生五堆火,搭上板凳桌子、茶水,各家煮好饭菜送来!”日本兵见全村人围在四周,足有五百多大人小孩、分别牵着几十条猎狗,这阵势不是在监视吗?似乎稍有不规之举便会毫不迟疑地投入拼斗。便命枪不离手,烤火、喝茶,等待饭菜。
这可憋坏了本性极暴的新井定武。叫道:“喂,村长,叫那个唱歌的姑娘出来给皇军唱歌、跳舞!”木拉奇一直守候着鬼子兵,道:“想看跳舞?一个人没啥意思,吃过酒肉后,叫全村姑娘都来跳!”这一说鬼子们更高兴了,只得等待。鬼子们舒服地烤着火喝着茶,不时叽叽哇哇一番,象是拉家常谈奇见,又狂笑一番。鬼子中队长忽地起一件亊,要那透露药泉之谜的皇协军士兵问达斡尔人:“温泉在哪里?”那士兵后悔自已透露了药泉信息,却又慑于日军的淫威,嗫嚅着吐字不清,鬼子中队长上前就一巴掌,叫道:“愚蠢的支那猪,好好地说!”
木拉奇见状,说:“吃过酒肉我们带你们去。”他当然希望把鬼子兵支走,不骚扰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