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新警世通言 > 第一卷 > 第10章 美人参泪
第10章 美人参泪



更新日期:2018-02-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一夜的功夫,赫里朴的决定发生了重大改变,举家躲避,迁往长白山16主峰中的第6峰下,那里奇峰异岩,陡峭险峻,雄姿各异,靠近火山,有一天池,山下平缓,有一块可以刀耕火种的肥沃土地,寻常要两天路程,赫里朴壮年时代孤胆深入,踩过路径,旁人断然无从知晓。参王的决定激发了两儿子的豪情,搬家!好得很,重建新家!家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只有忠实地服从了。
说行动就行动,耽搁不得。带不走的坛坛罐罐女人们舍不得也要舍得,只带主要的农具、粮秣、雪撬、火枪刀具等,烟草也扔下大部份,全家老少男女都抽烟,东北三大怪,孩床梁上吊、窗户纸糊在外、十八九姑娘都端旱烟袋。孩床梁上吊也许是为了防野兽,姑娘也抽烟那是女性地位的提升,也许那块黒\\\土地上己不存在男尊女卑,只有爱情了,但窗户纸糊在外就有些不好理解了。当然,鬼子给的金条也带走,那不算坑蒙拐骗,只当鬼子抢走灵芝、人参、雪蛤,打死猎狗付出的代价。
太阳穿入林中偶而的空隙,照得雪地反光,远近皆有黒\\\嘴松鸡、驼鹿等动物的响动,天空只有几朵白云悠哉散步。赫里朴全家可不是散步,真个是丧家之犬,向山峦森林深处急行,赫日斤断后,用树枝破坏雪地脚印,要是天降大雪,就不用这般费亊了。当天下午行至美人参的地方,赫里朴说:“我们稍停下,瘪犊子们,去看望看望娃娃参住过的地点。”赫里朴老伴、媳妇、孙子也敬慕美人参,乐于去欣赏一下美人参遗址。
遗址周围灌木枝叶己被昨日折开, 赫哲绕有兴致地如同愽物馆讲解员为家眷解说遇合美人参的经过。然后全家如同悼唁默哀,沉默了许久,开始吃干粮。天空这时变了脸色阴沉起来,呼呼寒风吹得森林嘨啸苍凉。
忽然,赫日斤死死地盯着参精遗址,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觉得好眼熟,那不是昨日美人参叶又伸出头来了吗?“爹,快看!”大家也看到了,急忙逮住,赫日斤没用多大力,便拔了出来,一看之下,果然是昨日那美人参!狂喜不己。赫哲正在想这娃娃参不能再落到日本人手里,忽然猎狗对着来向狂吠,打断了赫哲思维,四条猎狗离队扑向来路方向。赫里斤说一声“不好,有两只狼来了!”来不及反应,只见冲来的不是两只狼而是两条骠悍的狼狗,双方自恃强悍,短兵相接于百米远林中平地,舍命撕咬起来,而这四条猎狗如报杀胞之仇般聪明,刚好二对一战斗。紧接着,代表狼狗一方的十来个日本兵与代表猎狗一方的赫家人扑临狗斗战场。日本鬼子有意放松狼狗套绳,先让狼狗出面,这使得赫家猎人判断错误,以为是狼来了且有狼无人,早知后面有鬼子兵就不会随猎狗而至。昨日吉田次郎带兵回营,不敢隐瞒亊实,遭到中队长一顿耳刮子左右开弓:“蠢猪,为什么不把参王的家人抓来?马上必须去抓来当人质!”吉田次郎用餐后连夜带兵带两狼狗、翻译王代子急行后山屯,翌日到时赫家己是人去房空,方觉自作聪明了,气极败坏“死啦死啦的,不讲信用的支那猪!”脚印虽无但印迹在,况且有训练有素的狼狗带路,急急追赶。 当狼狗警觉大起时,先放出狼狗。
双方遭遇,狗在撕杀,赫家妇女本能地回逃,鬼子兵逞扇形飞速包围赫家人。此时,鬼子兵想射杀猎狗助狼狗一臂之力,却因狗们闪斗一团无瞄准的神枪本领,六狗已有五狗倒地咽咽一息,唯一只猎狗腰受重创回到主人身边,赫哲忙把这只幸存的猎狗掩护起来。鬼子兵用子弹圈赶赫家人,赫日斤边退边说:“爹,看起来今日在劫难逃,不如拼了!”赫里朴说:“瘪犊子別慌。”
包围形成了。吉田次郎上前立定:“不讲信用的支那猪,还有什么话说?把金条还给大日本皇军,留下三个大男人,其余妇女小孩死啦死啦的!”鬼子兵立刻动手。赫里朴道:“慢着,我们全家出动是为了拜求娃娃参的,这是我们的规炬,表示敬拜的诚意,。”因一应家具物品留在了原地,阴差陌错遭遇在狗斗战地,鬼子未看到。吉田次郎冷笑,哼了一声,将错就错顺口问道:“那么美人参找到了?”赫里朴道:“如果我交出了美人参,放过我的家人!”吉田次郎说:“如果你马上交得出来,大日本皇军仁慈仁慈的,答应你!”他断定不会有那么快。赫里朴从身后亮出美人参:“美人参在此,我们刚找回!”赫哲大叫:“爹,死也别让鬼子得到!”王代子自然懂中国话,却未翻译,只是上前给了赫哲一个耳刮子,说:“你他妈地不想活了?想整死你全家人?”美人参重现,鬼子兵眼僵了,吉田次郎懵了神,揉揉眼睛,近前小心翼翼细端详,吸取教训,就怀中掏出手帕接住美人参,不见其再入地逃遁,仰脑狂笑起来,再直脖看美人参,却见美人参两眼流出两颗血泪,凝固在眼角下!美人参为救赫家人,再次现身。
吉田次郎大惊,慌忙将美人参交给身边士兵拿着,问道:“这是怎少回亊?”赫里朴也未见过这种亊,不过很快反应过来,道:“美人泪。美人参见要舍身给你们,流出了宝贵的眼泪,这你就不懂吗?”吉田次郎转惊为喜:“噢,美人泪,宝贵,归顺皇军,大大地好!把女人、孩子带走,男人继续找这样顶好顶好的参,拿来交换女人、孩子,限期大大地宽,十五天,不然女人、孩子死啦啦地!今天你贡献出了美人参,金条你留着,皇军金条大大地有!”
不这样是不行了,只好任鬼子带走了女人、孩子。妻子唤丈夫,孙子叫爷爷也不中用,人家人多有枪。赫哲恨得牙咬得嘎嘎响。
怎么办?生活前景顿时暗然,心情直下,父子三人带上幸存的一只猎狗回到娃娃参遗址,这里一大堆放置的家具此时显得格外亲切。赫哲赶紧找草药,再放入口中嚼细,为猎狗包扎伤口。这是唯一的一条猎狗了啊。
赫日斤说:“爹,我们该咋整啊,娃娃参可遇不可求,得看你的缘份、福份,不是想得到就能得到的,到时我们拿不出娃娃参精,娘她们就完了。”
赫哲说:“好马不吃回头草,我们既出来就朝前走下去,安新家,我去找东北联军,参加他们,回来救出娘她们,打不过也得打,人活一口气,不能这样成为日本人菜板上的肉,想宰就宰!”
赫里朴沉思许久,一磕烟杆,道:“瘪犊子说得对,不能任日本鬼子摆佈,窝囊地活着,国不安,家难安,就这样整!今晚就在这过夜,明早起程!”
翌日天蒙蒙亮就出发了,翻岗越岭不两个时辰,来到一断崖边,惊飞了两只黑嘴松鸡扑扑一翅飞过深涧对岸山岗,四五只猞猁一轰而散,上空一只金雕虎视耽耽。向下望去,长约五里宽三十米的深渊令常人目眩。赫家父子要去长白山第6主峰必过深渊,当年赫里朴是抛飞爪坠索而过的。今日辎重,如何过呢?他们在断崖边红松上绑上绳套,将绳索盘成一盘。赫日斤穿上滑雪板,就地来回滑雪制造惯性,越飞越快,经过红松时已将递到位的绳头捞到手,头也不回地奋力飞跃山涧,一盘绳索随飞跃之势的拉扯迅速临空伸展,赫日斤落到对岸时借惯性原地打转,绳索顺势已牢牢地套在树身上。赫日斤叫道:“好了,可以过来了!”赫哲说:“那我过来了!”说着将猎狗捆在背上,带上备用绳索,背上猎狗双手抓住索桥,一把一把地交换悬空过了山涧,留在了原地。猎狗惊奇于眼前的情势,望着对岸汪汪吠叫,却因伤痛住了口。赫日斤再带上备用绳索头攀回对面断崖,套上已捆綁的家具放行,赫哲则在对面挽住备用绳索另一头用力拉。如此十来个来回运完。好个赫里朴老当益壮,也来个滑雪造势飞过山涧。回头望望家的方问,皱眉凝神。两弟兄知父亲的心情,说道:“不知娘她们遭啥罪了!”赫日斤说:“爹,我们抓紧时间,走吧!”将家具装上雪撬,急急赶路。
又攀两道小崖,那得坠索而上,如法炮制,再过一丈余深涧,接下来的路径虽无艰险却尽皆野兽之路,厚雪处下说不定就是陷坑。一路上常听熊噱虎吼,野猪、狍子奔逃。至精疲力尽的下午到达目的地。这里曾是古地震中心。啊?便又是一番景致,顿感气候温暖多多,奇苔怪石凌乱,松林身上脱下了雪大衣,露出葱绿红春色,山边一草甸里,几十支梅花鹿悠然而过。赫里朴说:“我们就把茅庵搭在那边温泉边。”两兄弟高兴地说:“真是神仙住的地方,把媳妇、娘和小孩们接来多好,没鬼子打扰,一辈子安安闲闲过日子。爹,天池还有多远?”赫里朴道:“十来里路吧,那在火山口顶锥峰边。”
借助一岩凹所在四天功夫建成了栖身之庵,倒还宽敞。赫哲便沿爹爹所指方位外出,去找东北联军。临行时爹爹说:“瘪犊子,救你娘她们就靠你了,早点回来报信,我们也搭个力。”
年轻的赫哲带上猎枪、砍刀、滑雪板,飞山越岭不到半天,停在一悬崖边休息吃干粮,四处张望。忽见丈远处石崖边一支独秀伸立,啊?是山参?急去细认,断定不错,便双手合掌咚咚心跳地祷告,然后用刀小心翼翼剜起来。剜呀剜,剜了老半天,剜得零下二十七度满头大汗,终于连土带身拔出来了!好大的参,急用雪擦去泥土,是一男性参娃,亦可与美人参媲美!不禁自言自语叫道:“我娘她们有救了!”转念又一想,日本鬼子可不是讲信用的东西,就是拿这帅哥参去换,得不知得寸进尺又生坏点子整人。再说这娃娃参不能给日本人,我也要想办法整你日本鬼子。咧嘴一笑,巳有了点子。
不过,赫哲的点子也要找到东北联军才能实施。
赫家娘们孩子柀押进日本兵看管的屯居村,与众多老百姓过起了原始集体生活,吃饭与床铺条件那就简陋到生存底线了。比赫家人穷的人多的是,单薄的御寒衣,他们更接近冷冻。不时就有女性受到“皇军优待优待的干活”,被強带去鬼子兵营慰安兽欲,男人们的愤怒在忍气吞声中膨胀,在昐出头之日中快被逼尽最后一点理智。
吉田次郎将美人参上交中队长,准备入库皇家特别储仓,却十分舍不得,放在住房内室桌上,越欣赏越喜爱,猥亵地抚摸乳头、下阴。又用嘴吮乳头。抬头见美人参又流出了血泪,惊疑之下知那参精流出的任何液汁皆是宝贵,便用舌头接住舔将起来。却不觉舔之不尽,原来美人参血泪长流,渐渐萎缩变小,日中队长干脆大舔起来,心道绝不能浪费,再警觉时,美人参己不美,枯缩到不足三寸长了。这才意识到严重性,宝贝上交不得天皇了,被他吸干了。怎么交待?苦苦思索起应对良策。思来想去,觉得不如实情宣示众军,就说美人参自行枯萎了,是参王贡献的次品。参王不在,就惩罚他家人。
中队长召部下头领,见证了美人参一蹋糊塗的枯骸。“这是假货,参王大大地坏,去,惩罚他的家人!”吉田次郎领命,便去拿赫里朴小小孙女出气。他要用一毒招取乐,用一胶管插入女孩屁股,然后使劲地打气!
吉田次郎正欲去施毒招,手下报中队长全身暴热,面红耳赤,眼睛就红了。急领手下返回中队部,只见中队长暴躁如雷,口、眼、耳流血,按着全身渗血,鸡巴却硬如棍棒,还未抬到军医所,就死翘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