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新警世通言 > 第一卷 > 笫9章 长白山中
笫9章 长白山中



更新日期:2018-02-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气势磅磗的长白山耶,大小兴安岭,那是中国东北的象征,地大物愽的中国哟,却是积弱积贫的诨名!弱肉强食、生存竟争是地球众生愚昧的自然法则。与中国渊源最深恩仇最长的日本人入侵中国,不就是为掠夺资源吗?它岛国之小、资源之乏,便想倚强凌弱行强盗之亊,以裹其饥腹,取财有道是君子逻辑,烦琐的点头哈腰彬彬有礼在它兽行面前显得滑稽。
东北有三宝,山参、貂皮、乌拉草。还有那鹿茸、黑土稻米。日军把中国东北经营成了战略前进的后方基地,初期踏入东北的日军,如一窝窝毒蚯蚓吸吮着黒\\\土地营养。井上由里、新井定武、吉田次郎就留在了黑土地上。这个旅团的任务特别而神圣而光荣而自豪:为自以为大日本的天皇聚敛东北人参、稀贵的紫貂皮、黒\\\灵芝、鹿茸等宝物,其实有自知之明称为小日本到是名符其实,所言不虚。
新井定武如今己是小队长、吉田次郎是曹长,他俩的芝麻官帽是靠残暴、恶毒挣得的。当初新井定武刚踏上中国领土上,就俘获了中国自发反抗的偷袭者。十七个战俘被脱光倒吊在树上,象吊猪一般两脚分开四仰八叉,好在还是秋季的东北,严冬连片刻的幸运也无。胜者要拿战俘练射击准头,“练劈杀才大大地来劲!”新井定武吼道,暴喝一声上前,照战俘裆部劈下,企图享受一刀两半的快感,却无那神武之力,连砍八刀还未能一刀分两半,众日军讥笑连连,当劈到第四个时巳无力举起战刀,未死的战俘狂喊日你东洋祖宗,只听一排枪响,吉田次郎大叫一声:“把剩下的那个支那人给我留下!”只见吉田次郎上前,笑笑地端详着最后一个未死的支那人,然后伸双手搓揉那人大鸡鸡,鸡鸡硬起来了,吩咐旁人拿过绑上绳索的石头,将绳索的另一头绑在鸡鸡上,陡然放手,那战俘的咒骂声变成了惨叫声,鸡鸡陡然软缩,绳套滑落石头掉地,逗乐了鬼子们。吉田次郎又拿了根小木棍,向那人鸡鸡里塞,又一声惨叫气绝。
玩完了。鬼子中队长叫道:“次郎君、定武军,好样的,是个真正的武士,命令:次郎君为曹长,定武军升任小队长!”二人大感意外,啪地立正:“嗨!”
这是禽兽不如的集合,高级人类的渣子!纵是前世怨仇也是变本加厉地腐坏,良性大大地坏啦坏啦的。井上由里幸有外语专长高高在上,幸免作恶事。旅团一分为二,一部去长白山,一部去兴安岭完达山脉。新井定武去完达山、吉田次郎去了长白山。
长白山,那是野人参的象征,自古以来有不少人参精的童话神奇传说,而它的“土行僧”能力并非虚构,能在地下行走,可隐迹百年,潜土几十年异地探出头来,它的游击战术是自卫能力的体现。七俩为参,八俩为宝。冬天皑皑白雪冻盖,找寻它就更难了。然而就有浸淫此技的挖参高手。赫里朴老汉得祖传经验加自已的总结,成为长别山有名的“参王”,赫里朴家因此脱贫致富,升入上等人阶层,却富而不骄,保持着劳动本色,寻参的嗜好。每当找到一个八俩多的山参娃娃,如同得了奥运冠军般欣喜。然后虔诚地捧回家,供在藏匿的地窑里,点上香如拜菩萨一般祭拜一番,再出手。
浩瀚的山峦起伏,皑皑圣洁的白雪,气温零下三十多度是小儿科。山林中,赫里朴率大儿子赫日斤、二儿子赫哲、三条猎狗,已进山一天了。在气候温和的南方人眼里,零下三四十度怎么生存啊,生活在那里的人多艰苦啊!然而生存的适应选择性、生克性,如同南极企鹅只能生存在冰冻的环境里,走起路来还风度翩翩;寒冬的长白山自有土生土长的乌拉草、貂皮上佳的保暖物品克制寒冷。你看那赫家三人,个个貂帽貂皮大衣,脚穿兽皮乌拉靴,腿裹打制细柔的乌拉草,暖合得很呢!但紫貂皮大衣却不是人人所能拥有的,那东西金贵。
天近傍晚,他们准备在挡风处石岩下点篝火宿营过夜。今天收获不小,娃娃参末遇上,也采得了两盘百年灵芝、三株五俩小山参。晚饭带有干粮,准备再抓几只雪蛤烧烤加餐。雪蛤也是关东军所要收购的宝贵东西,那雪蛤可不平常,长白山赋予雪蛤天地之精华,严冬酷寒的自然环境被它适应下来,造就出极强的生命力,有着自然界“生命力之冠” 之称,秋季是雪蛤储能冬眠的时候,此时营养极盛,其滋补功能无与伦比,其性味咸平,不燥不火。用现代的话说,富含大量蛋白质、氨基酸、各种微量元素与少量有益激素,什么贫血、先天体弱、年老体衰、孕妇缺乳、更年妇女、思虑过度、心神失养、烦躁、失眠多梦、肺虚久咳、慢支炎、肺气肿、肺心症哮喘,概是灵药,寻常的癞蛤蟆怎能与雪蛤相提并论?但雪蛤修练出的极高功能是专为杀生的强者准备的滋补果品吗?也许是也许非。赫里朴爷们不但是采参高手,对找寻雪蛤也在行。随地出寻,在不远处坳沟处,赫里朴眼神一亮,唆使猎狗上前嗅闻,猎狗兴奋地吠叫起来,并用爪子刨地,三人立即用锄耙刨雪,逮住了六只雪蛤。
除去肠子,全拷二只,剩余四只雪蛤要带回交给关东军。
一夜过去,天当被子地当床,人的心境也被大自然陶治得宽广、随和。翌日又是漫天大雪厚重着本来疑固的重重山峦。关东军不会亲自找寻山宝,他们也是外行,便将长白山老百姓屯居起来,强迫各家各广按数量规定交纳人参、秋季则按规定交纳乌拉草、雪蛤,交不够数量杀头杀头的!皇军供给交纳山宝人的粮食。但乡民始终未供出独居后山屯的赫里朴家,赫里朴人富义存,常救济苦难无路的山里乡亲。
林海雪原中,父子三人又开始寻找娃娃参踪迹。二十年前赫里朴还是个莽壮小青年,跟随爷爷发现了一个娃娃参精,当他们靠近时眨眼消失。爷孙俩哈哈一笑:“缘份还欠熟啊,去吧,愿你成老精再见!”他们已基本掌握娃娃参潜土、异出规律。今日搜索至一山圪瘩角边,那儿毫不起眼,但赫里朴两眼直了,仅一片枯参叶伸出灌木枯丛,宛如战士的伪装潜伏,猎狗对娃娃参是无反应的。赫里朴忙向儿子挥手蹲下,然后磕头参拜,再扒开灌木页,向根部望去,哇!好大好壮,赶紧逮住,小心翼翼挖创起来,头部、五官、身材、两腿已经变全,成形丰满,圆圆的乳房肥厚的阴唇,是个女性,这世界众生以人类为曕首,故是低类万物为之修达的目的,少说五百年以上的修练,估有一斤半重!百年难遇,别提多高兴了。
“这娃娃参绝不能让日本人知道!”赫哲说。
“藏在地窑供香火,也不吃不卖,忍心吃吗,卖吗?”赫日斤更是有思想。
赫里朴想了想,说:“仔娃们说得对,我们有这福气不容易,就供香火。”
得了这等宝贝,赫里朴三人己知足,今日不再行动,打道回家,觉得精神享受大过了物质财富。
行至后山屯离家半里地林中,猎狗们忽然狂吠起来,直朝周围雪地几处扑去,却见十几个鬼子从雪底下窜出身来,一阵枪响,三条扑拢的猎狗壮烈牺牲。飞速将赫家父子包围起来,其中一中国人走前,抬眼就见赫日斤手中奉着的娃娃山参,惊得忙对鬼子头吉田次郎用日语说:“太君太君,这就是山参精,百年难遇,大大地好!”父子三人来不及任何反应被包围,已来不及藏匿娃娃参,见猎狗被击毙,不自觉地悲愤大骂:“狗日的日本鬼子,作缺徳亊,还我狗来!”欲冲撞射击的鬼子兵,却早已被众鬼子揪住。吉田次郎脸凑近娃娃参,细细端详,眼神发光,哈哈大笑,然后道:“好个美妇人参精,老头你的不愧是参王,能找到这么上上上品。”原来,那向导是个效命关东军的中国翻译,名王代子,本地人,漂过东洋。赫里朴参王的名头响得远,王代子自然知晓,将这一重要情报出卖给关东军。经査屯集营里没有赫家人,去后山屯山窝里找到赫家,家中还有四条猎狗、老伴、媳妇、嗷嗷哺乳的小孙女、孙子,一窝旺盛香火。问得老头不在,便猜测进山找山参去了,已外出一天多,心想这老头有大收获也说不定,又怕老头舍不得,灵机献媚,埋伏起来,守株待兔,说不定有意外惊喜呢?不期果然,赫里朴他们的惊喜也成了鬼子的惊喜,雪蛙、灵芝、小参被搜拿。
吉田次郎继续说道:“皇军收购长白山野参,统统地收,老头你把这个参精交出来,我给你金条,这个参精知道吗?我们要进献给天皇!”
赫哲气道:“不给,既然买卖,愿卖才卖。”
“你看看由得了你们吗?敬酒不吃吃罚酒!”吉田次郎伸手去夺,赫日斤拼力护住,怎奈鬼子众多,被吉田次郎拿到手,这一刻他眼神再次放彩,心跳咚咚,真有点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神奇的支那宝物竟己在自已手中,岂是它日本所能有的?正在兴奋之际,娃娃参精倏然脱手,遁入雪土中,还见一道破雪迹印。众皆哔然,一派唏嘘。这可怪不得谁,吉田次郎遭到下属兵士顶撞:“太不小心了,坏事坏亊的有!”赫哲见此情景,惊喜之下不由得哈哈大笑,接着赫日斤、赫里朴也大笑起来,笑虚了鬼子。吉田次郎恼羞成怒,战刀一指参王:“你,老头,你必须找回这棵美人参,否则死啦死啦的!把参王的家人统统地带走,去屯集营,用美人参来换家人!”王代子翻译。
这可不妙,去屯集营哪有家里好?“慢着,”赫里朴道,“找参精可以,不许带走家人,带走家人老头子我宁死不从!”赫哲说:“你们打死了我的猎狗!我们怎么进山?”王代子说:“你们家不是还有四条吗,谁叫你这三条狗对皇军攻击?该死!”赫里朴说:“先交定金,把金条给我!”吉田次郎拍拍赫里朴,咧嘴笑道:“大大地好,良民的好!不怕你耍花样。限你十天内交货,十天后的不交,后果你的明白。”递上金条。
鬼子撤走,参王的本领暂时缓解了危机,若不是要依靠他的本领,家人不保,金条的不给。但能否找得美人参归,失而复得吗?赫里朴家正常的生活路,突然横生一道坎,这道坎如何翻得过去?举家逃走,往哪里逃?举眼是鬼子,家大业大,舍不得。听说过打日本鬼子的东北联军,可他们老是被关东军逼成了野人,东躲西藏,打不过鬼子兵。
鬼子撤走的途中,王代子对吉田次郎说:“就这样放了参王?”吉田次郎哼了一声。说:“皇军还怕他威胁吗?用你们中国的话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没看出参王很在意他的家人吗?人都有致命的弱点。王先生到很忠实大日本皇军,很像我们的一条猎狗!”王代子媚笑道;“猎狗,猎狗,大大地形象!”吉田次郎狂笑一声,说:“你们中国太多太多的人让我鄙视,没骨头,没精神,人口素质大下地不行,还是个未开化的民族,就像你这样的干活,在我们优等民族大日本难找两个,所以我们要帮助你们!”王代子明知吉田次郎讥讽的是他,他这类人,却依然媚笑道:“谢谢太君夸奖属下!”吉田次郎鼻孔哼一声,露出更为鄙视的眼神。
鬼子回营了,赫里朴家人虽暂时有着人身自由,却被套上了无形的精神枷锁。赫里朴全家经过一下午的琢磨,思路仍然莫棱两可。但决定再次进山,继续找寻山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