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新警世通言 > 第一卷 > 第7章 戈老山下
第7章 戈老山下



更新日期:2018-02-0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鬼子骑兵中队踏马黄河边,寻找到一渡口,也不见黄河有中国军防御工事,平俗如常,嘲笑一通支那军人是胆量小小的懦夫。井上异郎则不以为然,因家庭的社会关系,从弟弟井上由里口中听过名古寺和尚的说法,有所触动,再眼望那黄河波滔的气势,直觉得这块山河广愽得深不可测,在隐若强大的后劲蓄势面前,直显得已方人马的渺小。便道:“支那积弱,但地大物愽,灵山灵水,大有藏龙卧虎,不可轻视。”井上异郎有感而发,遭到联队长的训斥:“大日本皇军就如这黄河水,不,大海水,我们速战速决,风卷残云,当支那人还未缓过神来,洪水己淹没了他们!”然而他们哪里知道井上异郎的直觉才是正确的,中国就出了个五百年难出的人物毛泽东,知已知彼知长知短,指出中国持久战、人民战争的必然牲。
地图上的进军路线已核实,凭一个骑兵中队也不敢孤军深入支那腹地,回马去接应后面的歩兵大部队。
一天后的中午,歩、骑兵在距黄河边二百多里地汇合了。然后转身再向黄边河进发,前去四十里是戈老山,是唯一便捷的路线。
戈老山一带大小众峰,个个秃头,痩骨嶙峋,草木稀少,人行只有走山根下平川大道,越向山下才渐渐有些草木生气,当然依然少不了有零乱的石丘。
戈老山腹地,忽然间,八路军与日军遭遇了!上空的乌云也在凑热闹快速集合,双方相距一里之距。这时就看谁的头脑好使了,八路军指挥官命令派一个连隐敝迅速抢占左边小山峰制高点,因为右边的山石嶙峋纯粹无法紧急攀登,对双方都是一道自然屏障,凡人再怎么厉害也得受大自然束缚。
双方沒有亊先构筑的工事,纯粹是遭遇战,正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然而谁是勇者呢?难道冠军不能有两个并列吗?日本人有单兵素养、武器的优势。八路军虽然单兵素质、武器处于劣势,但朴质的心灵充满了保家卫国献身精神,但日本兵有武士道精神灌注虽然无道理总也是一种精神毒品,而双方兵力八路略占优势,这仗有得打了。
但战争不是量化所能预测胜负的。八路这边想,早已得知你日本兵力也多不到哪里去;日本军这边想,遭遇的兵力往往不怎么的,看情形至多一个团。立即傕动歩兵冲锋掩杀。八路这边十支冲锋号齐响激动人心。双方排山倒海掩杀,相距二百米左右时,日方步兵群中骑兵突然越众而出,风驰电掣卷向八路军,这一招使得八路军措手不及而又势在必行,前锋立即被冲了个七零八落。八路指挥官见状,机灵地命令再次吹起了冲锋群号,意在要前锋不要恋战,让过骑兵只管向前,你骑兵不就想快速前进吗?那就让你冲,冲得越快越好,把骑兵让给我后面部队围杀,化被动为主动。
这一招有效,很快敌我交错混杀在一起,敌中有我我中有敌。但占领山峰的八路军一个连可就傻眼了,无从下手失去了作用。急向首长请示。首长也随机应变笑授机宜。
混战己近下午,天边照常心安理得地扯起了红霞,血染残阳,双方的冲击波还未能撼动对方最后面的阵营。枪声、爆炸声、肉搏的狂喊声煮成一锅粥,中间已撕杀得尸横遍野。先鋒连已全部阵亡,跟随其后的一个八路连长惨不忍睹,成了最前锋了,隐身高呼:“活着的同志们!战友们!我们死也要战斗到最后一口气,绝不能让这些鬼子过黄河祸害父老姐妹,威胁延安我们的毛主席!司号员还活着吗?怎么他妈的不吹冲锋号了?活着的给我上!”
他们己距敌后阵地只有五百米左右了,快要穿帮了。只见石丘后、沟坎下纷纷现出了残存的六十来个八路军战士,冲锋号再次意外地嘹起战斗精神,将剩余不多的弹药毫不保留地向敌目标洒去。日军动用了机动连,迎头冲杀过来。片刻双方倒下大片的人,活着的粘在一起了。最后,我二梯队尖刀连再无一人站立,敌机动连也丢下五十来号尸体。
另一方,鬼子骑兵洋洋得意势如破竹,不曾想陷入八路后面重兵伏围,成了游动靶,四面楚歌,纷纷落马。井上异郎冲在最前面,竟然未中一枪,而他的歪把子机枪扫射竟然射中八路军战士十几个。但也始终冲不开八路阵营,联队长一声令下,率幸存的不足百人的骑兵干脆来个回马枪。这一来加重了日方中间段撕杀的砝码,八路军的伤亡急增。
双方似要天黑前分出胜负,皆摧动全部人马再度冲杀混战,比的是战斗素质、精神。又一波好杀,彼此都感到了精疲力尽,因为人是铁饭是钢,毕竟是食烟火的凡人。在这关键时刻,事先占领右高地的八路一个连将以生力军的姿态加重八路军的战力砝码,呐喊着一致的啊声冲下山去,但日军之所以当初熟视无睹,是因为艺高人胆大,早留有后手,只见两个火焰喷射器向俯冲的高地连射出了火龙,
他们竟然有喷火器!虽然混战在一起炮火失去了作用,这也正是八路军指挥官扬长避短采取死缠蛮打的办法。冷兵器是落后的,枪打一线,弹炸一片,似乎大气了一些,然而皆有局限性。亊物各有用处、优劣、利弊,子弹的覆盖性又怎能与火焰喷射同日同语?与激光炮相提并论?进而又怎能与原子弹有可比性?再进而又怎能与生化武器相提并论?
俯冲的高地连这下可惨了,八个战士中火,当第二管火喷出时,老天骤然暴雨倾盆,把火灭了!水灭不了火焰喷射器喷出的火吗?但却灭了,再也无效。一个蚂蚁能倾斜天平的重量,这个高地连最后加入战场,日军顶不住,松了最后一口气,下令撤退。暴雨也收了势。
浑黄的山洪带走了生命的遗产——血水。带走了八路军两千生命的血水、日军九百多人的血水。大战后的沉寂,仿佛在默吟一首深沉的诗,天在默哀,山在默哀,正邪之争的吶喊、愚智之斗的暴怒,生命如金,生命如纸,恶因善果的纠结,如何释然以超脱?
日军一退八里,扎营两小山峰,占据有利地形,调整思路,企图施展长处,你不就是要阻我过黄河吗?那么你肯定不会退去,你八路不来则罢,来则必经山下之路,我居高临下炮轰炸你个潇洒走一回。鬼子兵抽身撤去,八路军还有些摸不着头脑,收拾残局,向前谨慎逼进,派出夜行侦察,安营扎寨填充饥饿,一面向后方电请补充战斗力。
鸣叫的夜虫表示一夜的相安得宜。翌日天亮时分,侦察回营,已报知敌情。首长抿嘴一笑,善战者不怒,善胜者不争,你日军不就是想过黄河吗?那么我让你再燃起希望,己心中有数,那种冒着敌方机枪火舌的硬冲打法他是不干的,生命诚可贵,官兵生命平等,那叫蛮打,他向来看不起那种蛮干打法。战士的生命决定在指挥官的智愚中,至少他是这样认为,他不可能有更深层次的思想。一种战法方案在商议中决定。
八路军撤退了,撤得干干净净,似因损失太大,兵力不足。这果然激起了本来骄横的日军新的前进希望,在守株待兔两天后,终于沉不住气,放弃了有利地形工事,退而复进。当日军快走出戈老山时,突然两边山上开山爆破,连排爆响,溅起无数大小飞石当头落下,砸坏了鬼子前队。接着山上地势死角处,那些衣服像灰色石片的八路军动起来,手榴弹发挥了最好的效果,而鬼子的子弹直线又不会拐弯打到死角,炮弹的覆盖性也受到制约。
原来,八路军的一个增援团根据亊先商定的方案在此设伏,山上仅有一个班爬岩本领出众的战士,正面是八路主力阻击。这一轰一阻,日军缩了缩头,重整旗鼓,架起八门步兵钢炮朝上朝前狂轰起来。一时间把对方轰得哑鹊无声了,山岩上真的哑鹊无声了,骑兵带头冲击。正面又响起了激烈的枪声。此时,鬼子屁股后面挨上了机关枪子,那是两天前剩下的一千多八路军从后面杀来。原来他们撤退是假,利用两天时间攀爬没有树木只有嶙峋山石的山岩,绕到了敌后,那是超越人能力极限的行动,幸有老乡带路,否则完不成壮举。这一来鬼子兵慌了,判断出屁股挨打轻些,便下令又进而复退,拼命突围。
又是骑兵打先锋,井上异郎发了狂,马头上双手端两挺歪把子机抢开路,旁边的鬼子投着手雷增强威力,鬼子成功突围了。
从牺牲人数看,八路军共伤亡两千五百人左右,鬼子伤亡一千三百人余,八路败了鬼子胜了,但从战略意义看,八路军胜了,因为自此一役,日军打消了渡黄河入陕西的念想。
战争,世上生命,有人舍得值,有人舍得可悲。
贺夕山上锅儿山找回了乡亲掩埋了死难者,八路军与鬼子大战的消息早已吹到棂西村,着实给村民壮了气,贺夕山与那个挑拨离间的根娃子这时却同仇敌忾,鼓动去给八路军出把力什么的。十来个人带上食物正准备出发,鬼子退兵如一股山洪袭来,村民再次丟下村庄躲避。不料这次鬼子只吃作了顿饭吃,然后点燃了村庄。远处观哨的村民急了,奋不顾身返回,却见无了鬼子影,便没了鬼子危险只管救火。
师大爷陪墨儿上锅儿山,己没了乡亲,只有往日的平常自然景象,多了人类丢下的生活残迹。便返回。师大爷说:“闺女呀,我先去你们村探探消息,若正常,我们再回来搬家。”墨儿点头道:“爷爷,小心,有日本兵别让他们逮到。”
师大爷去棂西村时,老远就见棂西村起火,日本兵刚出村。急急返回家中说:“幸亏沒早把家什运到你家,要不就被日本兵烧了。还是我家这山旮旯安全,闺女呀,就在我们山旮旯安家吧。”墨儿止不住的悲愤,点点头。说:“过几天还是要回去看看究竟,爹妈她们埋了没有,还有贺夕山、皮家四少爷他们怎么样?”她心中有诸多旧情新恩要料理。
悲愤的不止墨儿,棂西村人己悲天号地,大部份房屋火烧殆尽,粮食、居所、牲畜,顿时陷入绝境,悲愤中除了日鬼子娘放一通马后炮解气,有人生出了远走他乡的逃亡之心,年轻人则激起了报仇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