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新警世通言 > 第一卷 > 第6章 在劫难逃
第6章 在劫难逃



更新日期:2018-01-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墨儿脚下路熟,边跑边想,这跑法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有什么办法呢?急中生计,打算跑过前面树草丛生的乱石后,可遮住鬼子兵的视线,那边正好有一深滩,脱掉花花外衣甩下河面,假装投河自尽,她不会水。然后自己尖叫一声跟着衣服跳下去,不过不是投河,而是紧贴河岸跳下去,藏身在河根悬壁处,纵然被刺笼挂得遍体鳞伤那也是极次要的问题了。思索间,墨儿已过了乱石,正在实施计划,不料已经来不及了,鬼子兵己到,只得假戏真作,奋力一跳投入了深滩,这深滩并非深得恐佈,年轻人、小孩子常在此游泳嬉水。鬼子兵见状,哇哇叫:“可惜了花姑娘的,打捞打捞地有!”就有四五个鬼子兵也来个高台跳水,大概是会水的,其余的鬼子立岸干叫,吆喝着。
墨儿被救上来了。救人的鬼子兵乐得作人工呼吸,旁边有鬼子嚷道:“大大地好,活着的才有意思,快快的救活!”‘墨儿吐了水,苏醒还阳了,睁眼之下,反倒平静了。招呼三四个男人不要紧,可这是十多个野蛮人啊!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这伙鬼子还真有点耐性, 他们并未冲动, 而是把墨儿抬回山峁平处, 铺上军毯,先来个仪式,一齐鞠躬,一鬼子用中国话大言不惭地说:“我们救了你的命,现在该你慰劳慰劳皇军了!”
墨儿在劫难逃了,接着先军官后士兵上了墨儿的身,旁观难耐的看着墨儿纯洁的酥胸玉体,直喊“加油,加油!”贞身含苞的墨儿已经过四个鬼子肆虐的躏蹂,已鲜血不止,拼命挣扎,这反倒乐了鬼子的味口。
皮铁与苟明娃上得山顶林间,只见到处橫尸,不禁又怕又惨不忍暏,便往山下走,却听到下面平处鬼子兵的狂笑声,探身便看到一群鬼子围着,中间那情景一见就明白是怎么回亊,又见旁边挂着一花衣服,那不是墨儿的衣服吗?刹那间,皮铁急火上头,顾不了许多,对苟明娃说:“用石头砸那些狗日的,他们在糟蹋墨儿,他们来人追,来的越多越好,就能减轻墨儿的痛苦了!”苟明娃见说是墨儿、他也喜欢得不得了的墨儿,二话不说:“找石头,砸!”须臾,二人己积累了一小堆拳头大小不等的石头,皮铁大喊一声:“砸!”于是,二人狂呼着给自已壮胆,越扔越快,向鬼子堆砸去。
突降的飞石打中了躺在墨儿身上的鬼子,好几个鬼子受伤,鬼子惊群了,还未尝鲜的也不想作风流鬼,淫性被狂性代替,全部呼拉拉起身就追,一面射击。皮铁见状,正中下怀,大喊:“墨儿快起来跑!”苟明娃也跟着喊叫。二人借树木掩护,边扔石头边退。墨儿听到皮铁、苟明娃的喊声,一股暖流上身,一咬牙撑起身来,拿过衣服就狂奔起来。
皮铁解救了墨儿的重负,但却被鬼子缠上了。坏我们的好事,岂能容你?机枪弹也撒开了。皮铁见墨儿己逃跑,领着苟明娃也就甩开膀子逃命,逢坎跳坎,遇崖飞崖,熟路熟径,片刻就脱离了子弹射程,至于墨儿再次能否脱险,只能看她的造化了。一道闪电撕破了天空,紧接着嘎滋轰一声炸雷爆响,片刻功夫倾盆大雨射击大地,人类的机关枪连射在大自然面前显得何等渺小!这倾盆大雨给鬼子和村人带来麻烦却解了墨儿、皮铁他们的围,鬼子们枪声停了,也不追击坏他们好事的人了。
墨儿拼命地跑呀,突然的变故、重创,使她茫然,本能地、这回也是可行地向左方跑,去找乡亲们,顾不得下身痛,滂沱大雨没能阻止她的脚步。天也近傍晚,下过了一条河,上了一条梁,再过一道湾,如万米长跑,一口气跑过了八里路,她知道再上坡,那里有一单家独户茅庵草房师姓人家,但不知还有人在家没?忽地才意识清醒,自已瞎跑多走了怨枉路,已经跑过了锅儿山,向左边躲避的乡亲就在锅口山。这山陡峭,比丘陵山势高得多,山上平坦,有洞穴,还可以敞放牛羊。又一想,既来之则安之,先去师家躲躲雨再说。
师家只有老两口,无儿无女。老两口己知鬼子骑兵的事,鬼子二次到来的消息还未来得及风传到他们的耳朵,狗的汪叫穿过啪啪啦啦的雨声,见是棂西村有名气的墨儿光临寒舍,却又惊奇于篷头垢面,正宗的落汤鸡。“哎呀,你是……墨儿嘛,你这是怎么了?”老婆婆大惑不解。这一问墨儿想哭,忍住悲伤说:“婆婆,日本兵又来了,比前几天不知多多少,我们躲难,刚好闯上了十几个日本兵,我爹妈都……死了” 再也忍不住哭声。“死了……. 十几个。我......逃......”她想叙说被鬼子糟蹋、被皮铁解围的亊,却羞于启口。
“天咧,”老婆婆道,“遭劫哟,给你找套老婆婆穿的衣服,莫嫌弃,脱了换了。”老爷爷说:“先在我家住下,莫嫌家穷,我们这背静得很,没啥人来。”墨儿已筋疲力尽,劫后就是个狗窝也觉得是天堂了,道声谢。
皮铁与苟明娃向村子反方向跑,离家越去越远。倾盆大雨停下来时,墨儿己到了师家,而他俩可没那么幸运,尽择林而行,披荆挂棘,直到没了枪声才放慢了脚步,已前出十二里地,感觉沒了鬼子追,才停下身来,己脫离丘陵地段,前面的众山越来越大,大气磅礡,仿佛也放大了对生命的深重苍凉感,天也暗黑下来,这时才感到疲乏与饥饿。皮铁恨道:“它妈的有家难归,这时候恐怕我的家又成了鬼子的家了!”苟明娃说:“四少爷,我们下山吧,找户人家,明天回去看看。”皮铁来了劲头:“下山!”他感到自已作了一件很正义的亊,似乎一下子变得高尚起来,这高尚感使他有生来第一次觉得人生很有意义,这意义又使他感到自已变善良了,和气了。然而这品质的升华能否从此改变一生,还很难说。皮铁疏理了一下今日险情,马上有了顾虑。
鬼子大部队进棂西村,却发现有村无人,听不到一声猪叫,“混蛋,老百姓大大地坏啦坏啦地!”但军令紧急,没必要去找老百姓。只得窜进各家各户搜用家什造饭、躲雨。又见村外独有一大户庄院,便只有当官的去享受了。
强盜是不讲礼貌的,面对蜂涌而进的鬼子兵,皮老爷率全家人笑脸迎接:“欢迎皇军光临,不胜荣幸,不胜荣幸!”生怕有变,赶紧补充道:“前几天皇军骑兵就下榻我家,很有交情,很有交情!!”鬼子军官率众立住脚步,要翻译说:“你们村的老百姓大大地坏啦坏啦地,全跑了,你的,为什么不跑?”皮老爷说:“我的不怕,我的与皇军有交情,留下来迎接皇军!皇军请!”
“对我要尊称太君,你的,大大地良民,你们家就这些人吗?”
“不敢欺瞒皇军,还有两个小儿带下人外出办亊去了,估计也该回来了。”皮老爷告之实话,有他的道理,见鬼子己放了门岗,心想如果外出的家人这时撞回来,有言在先,鬼子也有个思想准备,不然还以为来者不善呢。
说起风就是雨,傍晚时分,皮家大少爷与贺夕山回乡了。行至村外突然碰上了三个鬼子警戒哨兵,伊里哇啦挺三八大盖拦住盘问,他们听不懂。贺夕山心道,还岂有了此理了,我们回自已的家还成了问题了。他们出门一趟长了见识,已知道日本军侵略、八路军、国军的传说,眼前见到的肯定不是中国人。指指村子指指自已,又指指皮大少爷指指庄园,鬼子似乎明白了,搜了搜身,没携带什么危险品,放行。
皮大公子带随从们回到家门,遭到鬼子岗哨阻拦,故计重演,被哨兵押进门,确认。
不知情的贺夕山回到村边就大感不妙,不知家人如何,继续深入,仿佛置身陌生地狱一般的感受。被押解回到家门,却发现自已如外来人,家中的鬼子兵们成了主人,不见家人不见村民只有鬼子兵,心中疑惑更重,乡亲们哪去了?怎么了?住贺家的一班鬼子见有个百姓回来,如见稀奇,伊里哇啦拿贺夕山取乐,羊入狼群了。鬼子们将贺夕山围起来,你推我搡,越搡越用力,贺夕山怒了,一努劲同时推倒了三个鬼子。这下鬼子的取乐变成了怒火,用开了拳打脚踢,打得贺夕山爬地不起,然后又被提起来,比划着逼他给烧洗脚水,警吿不然的话再用拳脚招呼。贺夕山只得忍气吞声照办,他打得了一个两个三个鬼子打不了几千鬼子。末了,鬼子们要贺夕山一一按摩捶背。贺夕山在给鬼子按摩时心中想过弄死一个自已也玩完,只好忍着。
贺夕山这一夜是难熬的,危险的。
好在五更天鬼子兵就开拔,贺夕山这才有暇思量乡亲们的去向,墨儿哪去了?肯定是躲避了。决定作了饭吃,去皮家探问。
去皮财主家探问的结果,只知晓了三天前鬼子骑兵祸害村民妇女的亊、昨日村民逃避的亊,其余皮家也来不及知晓。“墨儿呢?她受到祸害吗?贺夕山问。他当然应该关心这亊。贺夕山提到墨儿,皮家二夫人这才实情相吿。贺夕山长舒一口气,回村了,打算去找乡亲们。
皮铁与苟明娃回村侦探,见鬼子大部队正在行军,松口气直奔家里,在村边迎面碰上了快步的贺夕山。二人碰面,第一意识是有些尴尬,继而很快淡化。
这么说大哥回来了?”皮铁先开口。
四少爷怎么这般狼狈样?”贺夕山见状问道。
你很想知道村里人、墨儿的消息吧?”
看起来四少爷知情,他们在哪?”
出大事了!”皮铁很乐意将全部见闻讲出来。
贺夕山知情后不惊骇才怪呢!
骤然变故的冲击,生活的正常秩序顿时面目全非,人们的心理能否承受?贺夕山一头冲向乡亲罹难的山峁。
他看到了惊悚的场面,乡亲、两亲家的横尸,父亲准备瞅机会解释两家是非,却永远失去了机会。他悲,他留泪。尸体怎么安埋,今后怎么办,墨儿去了哪里?还是先去找回乡亲们料理后亊,再去找墨儿。
贺夕山直奔锅儿山。
皮铁回到家,至少免不了受一顿教训,全家集合正堂屋,皮老爷道:“不要命了?为个穷女子值得冒险吗?幸亏得日本人没认出你,要不然那些日本兵又来了,你还叫我们家怎么混?”皮铁不服,说:“我觉得我作的好,很勇敢。”二夫人道:“你的确很勇敢,敢跟老爷顶嘴,还不认错?”皮铁只得说:“晓得了。”错字他是死也不会出口的。皮老爷说:“初次饶你,下不为例。”
师家,老两口有意收养墨儿,这么好的女儿,正好有个后人,说:“墨儿啊,娘老子不在了,你就认我们为娘老子行不?相互有个照料。别嫌弃我家景不如你家。”墨儿一口答应:“要得,大伯、大娘,搬到我家去住吧,我还要去找村里人安埋死去的爹妈、乡亲。”老两口乐得皱纹开花,说:“这亊我们帮你。”
溃败的国军过了黄河,八路军上来了!一个旅的八路军,他们要拼死阻止日本侵略军过黄河的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