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新警世通言 > 第一卷 > 第5章 鬼子来了
第5章 鬼子来了



更新日期:2018-01-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皮铁送墨儿回家也只是作样子给贺夕山看,送的红包声称是他娘给墨儿娘治伤劳痨病的长白山人参。墨儿半信半疑感激,拿回家去了。
墨儿的娘老子、哥哥知道了人参的来由,一致起了个大问号,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财主东家还有这么好的心肠,太反常了!又一致地想法是村人的传言并非子无虚有,至少九份真了。而墨儿爹推理得更结实,贺家小子口出狂言,猪八戒吃猪肉——不知道自已姓啥,你小子拿得出人参吗?拉倒就拉倒!
“爹,”墨儿壮胆开腔了,“先别急,看看是真是假再说。”墨儿爹就一声不吭抽长烟。
贺夕山清晨去铁匠铺轮大锤,掌钳的师傅惊诧道:“怎么搞的,这会儿要轻敲细打,你妈的怎么沒轻没重,劲比平常大两倍?有啥心事吗?跟师傅说,别发蠢气。”贺夕山半天才开口道:“不好意思说出口。”师傅说:“是不是听到村里嚼舌根的是非话?两方沟通一下就晓得了嘛,多简单的亊情。”
传言如风。贺家也听到了传言,方知儿子情绪反常的原因。开诚布公询问之下,决定请当初的媒人去亲家探询。
不料媒人去墨儿家坐了冷板凳。墨儿爹甩出狠话:“丑女都不愁嫁,有本事就叫贺家等着看吧!没啥好说的!走吧!”死脑筋钻了牛角。
事情闹僵了,根娃子挑拨离间似乎成功了,皮家也开姶亲自加重感情倾斜的珐码了,请人去媒说,晓之以利弊。皮铁果真给了根娃子十块银元。
墨儿爹动摇了,但墨儿却不轻信传言,信守专一,她打算揪机会亲自与贺夕山对质。
墨儿一连半月未碰见贺夕山。贺夕山被财主东家皮老爷派去黄河西岸去了,去当伙计,东家大少爷做贩牛生意,需要四个伙计,给工钱。钱难弄,谁不需要?贺夕山出于自卑心,也想见墨儿亲自谈谈,却未付诸行动,也难于亲自上门询问,有违乡俗,除非逢年过节或成亲后方可随便往来,名正言顺。
东北方向刮来凶煞台风,这可不是空穴来风,日本兵压过来了!铺天盖地,尘土飞扬。像赶鸭子一般,国民党兵提着裤腰溃逃,人却比日本兵多得多。棂西村人不懂得出了什么大事,像听新闻一般,因为败溃面离棂西村五十里外。
鬼子进村了!棂西老百姓一时反应不过来,懵了头,只知道是东洋大海那边来的日本兵,至于他们为何要来,来作什么,我们要不要躲难?一概不知。但人们的注意力被当务之急转移,平日村里的小是小非显得微不足道了,墨儿的心亊也暂时放在一边了。鬼子的一个骑兵中队踏破了棂西村日常的生活秩序,一时鸡飞狗跳,他们是日军先锋,住一天休整,然后要向黄河边挺进,后面还有两千鬼子歩兵两天后跟进。鬼子兵要实施打过黄河的战略计划,踏入陕西,中路突击支那腹地,开辟一条占领路线,加强震憾支那山河力度,再向西南扑击。
棂西村这一带地势如丘陵,距黄河渡口最近还有六百里。鬼子骑兵用战刀、枪托迫令老百姓喂马,家家杀鸡宰羊,吃饭得让老百姓先尝尝怕有毒,不过这倒是警惕性过敏,突入其来,懵懂中的老百姓哪有这等快速的反应?纵有反应,也无充分的组织和毒药。当妇女、姑娘在鬼子兵的淫笑中被蹂躏,老少爷们就觉得损失鸡、羊、粮食的次要了,就觉得这些来自异国的人不是人,畜牲都不如!那个挑拨离间的赵根娃子的妹妹就在家人面前被五个鬼子脱光衣服!另有四个鬼子用枪刺抵住根娃子和父母亲,不敢哭不敢怒。但悲愤憋在心里的父亲晕死倒地。墨儿呢?幸运!鬼子还未进村前,被有头脑的皮家接去了。皮老爷只接走墨儿一人,也只关心墨儿一人。皮老爷见多识广,早己闻听日本兵的德行。整个棂西村的人口还没有鬼子骑兵联队多,倒是有五十一个妇女、少女毫无心理准备尝到了异国野蛮人滋味,那不是柔情,不是怜香惜玉,那是纯粹的发泄,没把中国女人当人!
在这支日本骑兵中队里,倒是有一个人有点职业军人味道有点人性,井上由里的哥哥井上异郎,他没有参予兽行,大势所趋面前亦只能“洁身自好”,况且只是个小队长。但奉上司命令集合村民训化时,井上异郎却言之凿凿,说一句翻译一句:“我们是优等民族,我们的是来开化愚昧的你们支那人的,优等民族理应领导全世界,实现王道乐土!你们慰劳大日本皇军是大大的应该的!”
皮财主家人没有受到污辱,但破财是大大的了,因为他”识时务”,好汉不吃眼前亏,点头哈腰像迎接岳父大人,金条、白银狠心奉上,大酒大肉宴席拿得出,雷不打吃饭人,官不打笑脸人,墨儿不露面,倒也相安无亊。
皮家是派管家郝明俊带走墨儿的。理由是去帮二夫人作针钱活一天,给赏钱,墨儿手巧。当鬼子兵糟蹋村庄时,墨儿爹妈倒庆幸墨儿不在村里。这个自私自利的皮老爷,只图洁身自好,不关他人痛痒,干吗不事先将日军品性宣告于本地百姓呢?
村民们庆幸鬼子兵只折腾了一天就瘟神般离开了,向黄河边踏去。劫后的受害家庭这才呼天号地起来,奏起了缺泛统一指挥的合唱悲歌。铁匠师傅说:“我们去找东家皮老爷拿个主意!”一派悲怆情绪下,好不容易说动了大家,集合去皮老爷庄上。皮老爷倒镇定如常,说:“日本兵既然来到中国,肯定不是来走亲访友的,现在国共合作,共同抗日,看日本兵凶得很,我们国家打得赢打不嬴还两说。可能还要遇到日本军队,以后放机灵点,看到来了就躲到山林子什么的地点去!”这个貌似有头脑有阅历的老傢伙,自以为高展远瞩,实则思智有限。
村民们便商议如何放哨,提前知道日本兵到来的问题,大家说每家派一个人轮流值班,用牛响铃报信,根娃子自高奋勇当领头人。
皮铁自是方便与墨儿相处,老是往亲娘二夫人房里跑,去见墨儿,态度比对他人和蔼多了。墨儿总是不卑不亢的态度,这态度更激起了皮铁的欲求之心,心里成天想的是墨儿。二夫人开门见山说:“墨儿啊,回头我们给你娘老子说,把婚退了,跟我家四公子,多享福,我们全家都能看得起你,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墨儿至多抱以微笑,依然不卑不亢。
墨儿出房门去方便,经过厢房外牛圈屋,见苟明娃正在铡牛草,苟明娃见墨儿,呆呆地看着竟忘了铡草动作。管家郝明俊出现正好看见,喝声道:“喂喂喂喂,我说明娃子,虾蟆想吃天鹅肉,赶紧赶紧,干完吃了饭好下地,耕完阳坡那块地,完不成扣你工钱!”苟明娃是皮家的长工,早牧牛羊午下地,工钱由管家经手下发。苟明娃狠眼说:“我看一眼也犯法了?哼!”郝管家道:“赶紧赶紧!”苟明娃是孤儿,外地流浪来的,皮家收他当长工。
根娃子当放哨带头人,倒是来了劲,天天去查哨。
鬼子骑兵离开,棂西人还没缓过气来,山峁上根娃子的两个牛铃急速地响起来了!边往回跑边摇牛铃。村民各家各户神经般地行动起来,好在事先有商量,不致于乱作一团,带上生活,吆上幸存的牛羊,牛羊可以与人同步,但猪是累赘,只能留守在圈里。大人小孩紧急向上次鬼子骑兵来路的左右两侧山林躲藏,鬼子的残暴把老百姓逼向了敌对面。皮铁急了,带上苟明娃拼命地往村里跑,因为墨儿己回到村里,他要去找墨儿,带墨儿再次去他家躲藏,自己的心上人,怎能让日本兵蹂躏?皮老爷不打算狼狈地躲进林子什么的,那有失体面,打算故计重演,一般百姓可没有他那样的大财大气。
天阴沉沉地,象在酝酿暴雨,皮铁进村,村里己无人气。望了望野外绿叶葱浓的山峁,一咬呀,招呼苟明娃选右边山峁追去。
上次鬼子骑兵的来路成了老百姓错误的思维方式,躲往左边野外的百姓倒还安然无恙,躲往右边山林的百姓恰好与十几个鬼子兵撞了个正着,贺夕山爹妈、墨儿也在其中,这是鬼子的先遣侦察小队。老百姓己被鬼子兵一次性整怕了,本能地四散奔逃,贺夕山父母早就关照着墨儿,虽然心存芥蒂,毕竟对墨儿有好感,只是疑虑,早就希望有机会解释。危急带来了相处的机会。紧急关头,贺夕山爹大叫一声:“墨儿快跟我们跑!”这时哪里还能容你犹豫不决,墨儿毫不犹豫倾向了贺家人,墨儿家人见状也跟了去。鬼子兵见百姓逃跑,如狼见兔子逃跑一般,兽性般本能地吆喝着,游戏追杀,在人性泯灭的强者面前,弱者的生命如草芥,虽然生命本来平等可贵。贺夕山爹故意把墨儿让在前面,自已挡后,一阵枪响,贺夕山爹妈、墨儿家人全倒下了!贺夕山爹倒下时,拼命将墨儿拽倒于地,一边说了人世间最后一句话:“快装死!”与此同时,逃跑人多的方向,十来个鬼子集中开火,其中有鬼子叫道:“打靶快乐快乐大大的!”人若有子弹跑得快就不叫凡人了,不过一刻钟,十几个百姓老少、妇人中弹身亡,其余的百姓逃脱死亡之悬。十来个年轻力壮村民一面护卫老少姑娘向髙处奔爬,一面用石头阻击鬼子,竟然砸死了五个鬼子!
然而,射击的鬼子兵皆不知自己乃前世中国韩员外一方的佃家人,死去的百姓也不知道自已乃前世曹员外一方的佃家人,双方因大旱争灌溉之水大打出手,韩方死亡的十几个人就是今世今日的鬼子侦察兵,扔石头砸中五个鬼子兵的年轻村民皆是当时曹方死去的五人,换个角度说,即今日死去的五个鬼子兵乃韩方佃人是也,而今日谁打死了谁、与前世谁欠谁的命一个不错!怨怨相报。可叹的是,前世死去的十几个韩方佃家人,今生变得更残忍,种下更重的罪因。不过,贺夕山与井上异郎还未照面。
皮铁与苟明娃追赶墨儿,听到山峁林子那边坡枪声大作,躲在一石壁后不敢上山顶。直到枪声消失了许久,才卯起胆子前去。墨儿收割前生自种的善因之助,命不该绝装死逃过一劫,待鬼子兵离去已是众遁亲别离,悲伤变故己显得其次,双眼泪流抽泣起身,想回村吧,村那边不远已响起了鬼子大部队的嘈杂声,决定绕道追赶左边逃难的乡亲。墨儿依然拿上自已的食品,起身就跑,想下山过河再上山。谁知这伙鬼子兵并未远去,狡猾狡猾的军亊素养,躲在林中一边悄然无声,准备二次搜索清场,然后下去与大部队汇合。墨儿以为这下可放心离去这几乎使她麻木的悲伤地,却裸裸地暴露在鬼子的视野中。鬼子兵依然低调地但却是兴奋地咕噜道:“花姑娘的有,我们的追,来得及,并不贻误军情!”也不呐喊但却嚯地飞奔追去。墨儿刚下另一面山坡林中,见后面追来了鬼子兵,拼命沿山林小路径向下跳去,快到河边,心道,我若追赶乡亲,岂不把鬼子也招去祸害乡亲?那罪过就大了,毅然顺河边继续奔跑。鬼子的距离越缩越近了,坚持,加油!墨儿鼓励自已,反而因自已高尚的决定来了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