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新警世通言 > 第一卷 > 第3章 从军有别
第3章 从军有别



更新日期:2018-01-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井上由里年幼而成熟的理想,家人震惊。井上荣仁沉默片刻,一拳擂在井上由里胸膛说:“是我大和民族的种,男子汉就是要闯荡世界,大大地好!优秀的大和民族人就是要征服世界,现在我皇军己进军中国东北,不久将横扫支那,让大和民族治理世界!”
井上由里说:“好好地为什么要去惹亊生非呢?”
井上荣仁挥手否绝:“这世界就是弱肉強食,高等人统治低等人!”
井上由里说:“爸爸,弘二大师给我提到皇军开进中国东北的亊时,叹了口气,说皇军将是龙起头蛇结尾,手长衣袖短,力不从心,蛇吞象。”
“弘二大师还说了什么?”井上荣仁倒还想听听。井上由里道:“我也想知究竟,可弘二大师不再言语。我想我以后去了中国,会明白的。”
井上异郎说:“弟弟,你舍得丟下英子小姐吗?”
妈妈接嘴说:“等一年后结了婚再去,又不是一去不回?”
翌日早,又一支日本师团登陆中国海岸。下午,木下英子提早去城外河边,行至街头,忽觉大地晃动站立不稳,这是三百里外地震爆发了,震波到达此地,同时震中心火山也发。似乎在警示日本不要太狂妄无知,还征服世界,当心自取灭亡呢!晃动不到一分钟又恢复如常。但人们却慌乱了,如蚁出穴,四处跑动。木下英子心有余悸依然向目的地跑去,却见吉田次郎、新井定武两臭气相投者快速横现在面前,慌忙中习惯未变,点头道:“英子小姐好,地震了,你还往哪里跑?”
木下英子头一歪,故意道:“去河边等井上由里,吃醋吧次郎君!”吉田次郎被这突然袭击袭懵了神。待反应过来,木下英子己离去。还真不该刺激二人的歹性,吉田次郎道:“看来木下英子和井上由里还真要走到一块儿了,八格牙鲁!”对新井定武耳语。这二人,吉田次郎粗矮,圆脸,嘴大,新井定武中等个,胖瘦适中,方脸,嘴薄。
这里的人己习惯有惊无险,井上由里待地震平息,急向河边而去。进入河边小树林路径,忽然被一跘绳跘了个狗吃屎。不过不是狗屎,刚好脸扑上一层树叶复盖的一大堆人屎,他心中只有情意哪有警惕心?那吃屎的滋味呀,虽然臭屎出自人体自己。他依然义无反顾向河边跑去,也顾不得脸伤的包扎了。
木下英子看见他了,却见他对自已不理不睬,一直扑向河水深处。这反常的举动,真让木下英子产生疑窦,读不懂这一篇文章了。
不过用不着等许久,井上由里就上岸,来到木下英子身边,却远远地站着连连躹躬道:“对不起,对不起,英子小姐。”凶残而多礼的日本习俗对于真诚的礼貌而言倒是值得赞赏的。“我身上有臭味吗?”木下英子似乎明白了什么,近前道:“还真有一点点不正常气味,由里君你又怎么了嘛?”
这亊谁还能毫不介意地向恋人、美人讲述?井下由里嗫嚅着,道:“英子,你来碰上什么人没有?”木下英子述说了经过。井上由里说:“肯定又是他们捣的鬼,可恶!英子,今日就散了,明晚我到你家走婚,记住,敲门六下是我,别搞错了,我先回家洗澡換衣服了,你也随我一块儿回吧。”
好吧,由里君,回去别忘了换药。”
这时的日本还延续着走婚的民俗。大凡女过十六岁单居一室,未婚男子一般无此待遇,为的是方便接待夜访的男子,试婚一夜,名为走婚,但必须黒\\\灯瞎火,彼此不认。无夜访者女子,视为被人瞧不起。这陋俗自然有利有弊。
翌日沙尘暴遮天敝日。夜深,井上由里在明暗不定的街道上行至木下英子门前不远处,被怨家吉田次郎、新井定武晃然拦住。昨日井上由里与木下英子的谈话被躲在树丛中的吉田次郎二人窃听。再妙的机密被泄露反倒等于最坏的打算。“小子,你要进木下英子的门先过我们这道关!”原来二人先一步去木下家,却被木下家看门家仆谢绝不开大门。木下英子己有心上人,便容不下别人了,嘱咐深夜非井上由里不接待,这才使得吉田次郎二人吃顿夜宵天鹅肉美餐的打算落空。
但也使井上由里落空了,吉田次郎的歹毒心每每成功。井上由里咬咬牙,狠很道:“上次跘我摔伤脸,今天又作跘摔我吃屎,是不是你们干的?”新井定武说:“是又怎样?是饭桶就告诉你族长爸爸!”
“粪渣!”井上由里强吞口水,返身离去。
他打不过二人。
这一夜木下英子先是噗噗心跳地等候,继而疑惑起来。由里君啊,你怎么两次失信?难道你不是男子汉?“樱花啊,樱花啊,暮春三月晴空里,万里无云多明净;花朵烂漫似云霞,,花香四溢满天涯。 快来呀,快来呀, 同去看樱花!”歌声倾注幽怨,一夜失眠。爱情的滋味,五味俱全,人生,一碗烈酒。别喝过量了。
好在翌日井上荣仁夫妇登门提婚了,这多少减轻了木下英子的幽怨。亲事水道渠成。
一天后井上由里套上沙绑带去了名古寺,矮胖的弘二大师笑颜合掌道:“施主,不是说当天返回吗,怎么今天来多了个伤迹?”井上由里笑笑道:“摔伤了,不碍事,请允许我拜观贞为师,参佛学武道。”弘二说:“你迟早会这样的,你自已与观贞师傅说吧。”
井上由里拜师很顺利,算得高个的观贞师傅脸相也周正,结构合理,并未故意设置考验的门拦。他给井上由里讲佛理,井上由里在四天五天时本已入高僧之品位,奈何转生之隔世之迷,使他一切从头再来。但毕竟慧根深种,一点即通。谈到武学时观贞说:“天地良心,其实我大和民族文化、武学、佛法源于中国,那是个地大物愽、深不可测的神密大国,虽然在贫僧看来那个汉民族有它致命的人性弱点。例如它的武术多花架子,就是好虚荣的民族性格的反映,真是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啊!”观贞最后感慨地说,“其实实战中哪有机会让你按武术套路打?全在于基本功、速度、力量、反应,取利去弊,多是散打术的机灵运用,无招胜有招......”
井上由里打断观贞的话,说:“我懂了,师傅,我本来希望你传我一招速成制敌术,然后再慢慢从长计议,速成法就交给我自已揣摸吧!”
观贞十分喜爱这个美男子又聪慧的徒弟。井上由里就正式学习中国文武两课程了。
三个月后日本进入冬末,河面结冰,房檐吊冰,人裹厚衣。这一天下午,天阴沉沉的,布满怒云。吉田次郎、新井定武接到了木下英子的约会信,相约名古山脚下,喜也不是,疑也不是,但赴约是肯定的。
当吉田次郎、新井定武出现在名古山脚下时,井上由里携木下英子嚯地从石后跳出。
“知道约你俩来干什么吗?”井上由里说。
看架式,没什么好事,不是来谈情说爱的。“你想干什么?井上由里!”
“记得这是什么地方吗?”井上由里脸上的伤迹已消失复原。
“你……. 你小子运气不错,脸上没见有伤疤了!哈哈!”
“知道就好,你们两次戏弄于我,今日作个了断,决斗,我若赢了,你们三躹躬认错,从此在我视线中消失!”
“哼,你输了呢?”
“把英子小姐让给你们!”井上由里说着解下沙绑带,蹦了蹦,轻重时差下顿时觉得如飞如飘,木下英子抿笑了一下。
这条件太刺激。
“够意思!怎么个比法?”
“你们两人可一齐上,谁倒地不起算输!”
“知道你由里君在学中国文武两道才几个月,不信两人制服不了你!”二人说着齐头并进直扑井上由里。井上由里看好距离,突然蹲身两手齐出,食中指相并分别戳向二人腿窝,二人同时哎哟一声象事先约定的口令倒地,不容有喘息之机,井上由里左右拳快速砸向二人左右脚背,二人半天爬不起来。井上由里苦练的速成法招式用上了,一切在他预计中。
“下一步,该作什么了?”木下英子微笑着说。
吉田次郎、新井定武站立不起,只能连连点头说:“对不起,由里君,”点头三次说三次,“从此见你绕道,绝不再整你!若食言尿憋死!”
“收下!”井上由里冷冷地说。骑上英子小姐的自行车,带上心爱的人扬长而去。
此后不久,井上由里、新井定武、井上由里的哥哥井上异郎应招入伍,经训练,踏上中国领土,成为侵略军一份子。已近十八岁的井上由里正式转为和尚身份,学习中国文武两课也有大成,备与木下英子完婚,然后渡洋自去中国寻道深造。
佛家僧人与俗人最大的表面区别是素食与独身,但日本和尚却要结婚,怪不得日本僧人少有大成的,怎比得中华名山古刹活佛大大地有!这一则是天皇敕令繁衍大和民族优秀人种,准和尙结婚,二则也是日本僧人六根难尽。
两年等待中,井上由里与木下英子还有半个月了,婚期进入倒计时,樱花就要开了。
这一天早上,井上荣仁族长接市政命令:为皇军大东亚圣战,招井上由里入中国东北关东军任本土翻译官,军情如火,明日起程。原来,所在的名古师团缺一会中文的,吉田次郎灵机一动,把井上由里供出并大加赞扬了一番,便由下而上到师团部出面,将其招来从军。新井定武同师团不同大队。
井上荣仁早就同意小儿井上由里去中国,至于怎么个去法,从军而去倒捡了个方便,这种去法与小儿意愿相悖,只好看小儿自己的造化了。不快的是,眼见就要鸳鸯戏水,说不定就种下新生命再见,却被炮火惊散。提前婚期也来不及了。皇命为重,火速派人去名古寺招回井上由里。
井上由里知情后,权衡之下认同父亲的看法,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唯觉亏待了英子小姐。赶回家后第一件亊是去与英子告个别。
英子知情后哭了,如带雨梨花般柔怜。井上由理眼眶也湿了,鼻子发酸。因为从军而去,前景就大大地渺茫了,谁知是不是永别?木下英子用歌声倾述:“樱花, 樱花 ,盛开着, 就现在,明白了自己瞬间即逝的命运,再见了 ,朋友, 在分手的那一刻 ,把那不变的心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