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新警世通言 > 第一卷 > 第2章 错投东洋
第2章 错投东洋



更新日期:2018-01-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第2章 错投东洋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在诸欲界天、初禅三天、二禅三天、三禅三天、四禅九天、无色界天大分类中,有一种天名称为“四天五天” 。此天界以我三维空间之地球人间五十年为一昼夜,寿命五百岁。按小学乘法,其天人寿命当为地球人间的一万八千岁,享尽福果,若无积修,照样堕落穷潦。一万八千岁这还是寿命最短的了,如同美元与日元的兑比。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地球人的寿命就只有怀抱琵琶半遮面了。

  四天五天中人皆移民,由三维空间其它星球的移民而去,不过这移居可不是象吉普赛人拖儿带母大搬迁,而是行善之人的集合,只因一生行善的功徳积累所产生的无形能量,死后生命之种自然转移的结果。

  众生的个体素质决定,那么此天界善良的众生,天众之间没有倚强凌弱的社会现象,其社会当是祥和的社会了。

  自然,此天人非地球血肉之躯也,不靠氧气、食物补充能量了,亦毋须吃喝拉撒排泄,但仍以个体存在,吸自然能量养身,其世界佛法普及,但因只是行善之大福果,仅仅是行善结的福果,却图回报,故此天众人民亦有色心、着相心等等,并未彻悟生命要谛,心灵并不恒静,故仍会堕落。但此天中性乐趣已毋须如地球两性那样交合工作,异性间只需拉拉手,便胜过地球人作爱的感觉了,其操作的简化性可见。

  用地球通语翻译过来,他名叫卡拉弗一,己经一万七干五百岁了。四天五天中,用地球人说法,卡拉弗一是一高僧,从未与女性拉过手,因而他的纯阳之身能量至纯,百邪不侵,其修为己能遍观十方世界。见境之下对众学僧流泪道:“我观那阴阳平衡三维世界,众生生在苦中不知苦,生恋死昧,于六道中颠沛流浪,随波逐流,身不由巳,皆因生死之隔世之迷,而尽作短见亊,而致恶性轮迴之最,莫过于那地球世界众生了,而地球人虚伪、奸诈、虚荣、苦难深重又莫过那中国了。我等怎能偏安坐视不理?我要发大愿,去那地球世界点化。”有学僧道:“莫去,卡拉弗一大僧,那世界太凶险、众生太顽劣,如若道行欠火候,稍为大意也将身不由己,迷失本性,我等好不容易跳出龙潭,得此善果,近水佛岸,切莫再去涉险!”

  卡拉弗一道:“地藏菩萨发愿渡空地狱,况地球人间乎?”蓦地自散其体质,穿越时空,转世投胎去了。

  卡拉弗一真灵欲投东土,忽地一股阴世界的阴风刮来,将欠缺道行定力之真灵吹偏了方向,吹过了东洋大海,坠入日本……

  井上家族族长井上荣仁的夫人临盆了,一声婴儿啼鸣,男婴。

  此男婴就是卡拉弗一投胎转世,未出生己被父母准备好了名字:井上由里。

  如同三维世界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众生一样,卡拉弗一一转生就不知道自己原来姓什名谁了,隔世之迷即天与天界之间是隔绝的,非大成就者不能随意通行。一切似乎要从头学起、作起。但卡拉弗一毕竟非凡,虽然名号变为井上由里,其前世福果犹存,长到十六岁俨然大美男子,一身祥和气中带着稚气,与众不同。

  养人眼的井上由里,父母喜爱死了,那个街房姑娘木下英子喜欢死了,人见人爱,尤如一尤物,毕竟天人下凡。但那两富家公子吉田次郎、新井定武却嫉妒死了。

  名古町城外二公里处有一座小山叫名古山,名古山上有一个名古寺。一日拂晓,井上由里出名古寺回家,他脚系各十公斤沙绑带,出门就一路奋力疾奔。到得平阳大路,速度不减。老远见吉田次郎、新井定武二人同样脚绑沙裹带晨练,相向而来。这日本人尚武民风深厚,大都要从小训练体质。

  “混小子!”吉田次郎对新井定武说,“井上由里长得太好看了,小姐们都想偷看他,口水都吊起多长,我们把他脸弄个伤疤,看他还好看不好看!”新井定武说:“怎么整呢?”吉田次郎说:“使跘脚,装作不小心!”新井定武叫道:“大大地好!”说话间双方己近,放慢脚步,二人抢先点头行礼:“由里君好!加油!”习惯似地向路两边散开,似要文明让路, 井上由里对二人的文明举止略一诧意,忙点头回礼:“次郎君好!定武君好!”只听二人大叫一声“我们也加油!”冷不防被二人陡然加油的脚跘倒,重重地扑在了地上,机灵的井上由里着地前头一歪,保护了鼻破流血左睑蛋却被大大地擦破。吉田次郎、新井定武装得十分像急住脚回身,将井上由里拉起,连连点头弯腰:“对不起,对不起,由里君!”井上由里半边脸血糊,不由怒道:“故意的是吗?”

  “不是,不是,对不起,太大意了,是要给你让路的,路不宽。”二人一脸陪笑岂能以假当真?井上由里重哼一声,掉头依然疾跑。

  配合倒也默契的吉田次郎、新井定武原地不动,待井上由里远去了,这才哈哈大笑一通,继续晨练。

  井上由里不但擦破了脸,手肘也碰伤了。

  美丽的木下英子有她特色的美,给人的第一鲜明印像是温柔,脸也柔,眼也柔,语也柔,发也柔,肤也柔,似乎每一个毛孔也柔,浑身洋溢着柔情,柔得人见人疼爱,柔得能把人化成水,谁要是娶她为妻,直要把她当神女供起,舍不得让他干半点儿粗活。

  木下英子相思井上由里,常常独闭闺阁神不守舍,自羞自涩,眼放异彩脸绯红。要么就唱樱花歌 ,人也柔美,歌喉也纯,大清早就在吟歌:“樱花啊,樱花啊, 暮春三月晴空里,万里无云多明净; 花朵烂漫似云霞, 花香四溢满天涯, 快来呀,快来呀……”情窦初开的木下英子可不是歌女故作深情地歌唱,那可是真情实意地表达,灌注了灵魂的歌曲灵气飘飘,过来人的妈妈何尝听不出弦外之音?真情动人的歌声撩拨得妈妈真想再重温一回少女梦,那人世间至醇至醉的迷恋情。

  “英子”妈妈去对女儿说,“想由里那小伙子了?那就主动一点,一个美男子,一个美女儿,凤凰配凤凰,唉,谋亊在人成亊在天,夫妻往世修,种子隔年丢,就看你俩有不有缘份了。”

  “哦噶桑(妈妈)大大地好,哦噶桑大大地好!”木下英子呼唤着妈妈捧过妈妈的脸,啵啵地乱亲起来。然后一溜烟出门,骑上自行车,迎着东方红日,出町城朝名古寺方向去了。她早己暗中盯上了井上由里,知他去了名古寺,今日该回来了,她要守株待兔。名古寺大师弘二非常喜欢少年井上由里,二人似乎天生投缘。

  出得城就是人行路,木下英子只得放下自行车,望望名古寺方向,心里盘算着该如何是好,却见井上由里一脸狼狈,血渍斑斑,咬牙奋力跑歩而来。这正好找到了因甜密的羞涩而难启齿的方便话题:“由里君,你怎么啦?”木下英子这一声招呼,如甘露水灌注井上由里全身,一时间忘记了伤痛,止步回礼道:“英子小姐,早晨好!”木下英子忘却了羞涩,心疼地近前摸井上由里脸伤:“哎呀,由里君,怎么了嘛?”

  井上由里述说了原因。木下英子道:“吉田次郎、新井定武那两人本来就良心大大地坏啦坏啦的,回去给你哦呀几(爸爸)禀报,教训那俩小子!”井上由理说:“不必,区区小亊要父亲大人出面,哪有武士精神?”木下英子说:“那我送你去医馆消毒包扎,由里君!”井上由里躹躬说:“有劳你的自行车了,我带你。”

  于是,一对金童玉女初次走到了一起,木下英子当乘客,井上由里当自行车司机。挨得那么近,若是寻常关系倒没什么,可他是我心中的白马王子,木下英子心里那个小鼓呀,直敲得咚咚乱响,脸红如早霞,可惜井上由里看不到。但谁不喜爱美女呢?何况木下英子浑身洋溢的温柔气质正合井上由里味口。“英子,你喜欢我吗?”沒想到井上由里早己“心怀鬼胎”,爱慕木下英子己久,突然就冒出了这么一句。痛快!人世间爱情要都这样直爽,该省去多少相思苦,悲情故亊!

  车轮在飞旋,街道两边房屋在倒退,木下英子的心在飞,井上由里的问话袭来,反而令她措手不及,半晌反应不过来,嫩手却不觉更抓紧了井上由里腰肋。待反应过来,明白机不可失,若假装矜持不应,说不定、一定会生出多余的曲折。便轻唱起了樱花歌:“ 对于现在的我,不知能否说出口,我一直在等待,和你重逢的那一天,在那樱花飞舞的道路上, 向你挥手 ,呼喊你的名字,因为,无论多么痛苦的时候,你总是那样微笑着,让我觉得,无论受到什么挫折,都能继续努力下去,在被晩霞映红的景色之中,仿佛能听见,那天的歌声。”

  东方女性毕竟委婉,她用歌声回答了他。他听懂了她的心。“那,英子,我脸落下疤痕你还喜欢吗?”木下英子急了:“不会的,由里君,不会的!年纪轻会复原的!”

  “那我就给哦呀(父母)说了!”井上由里说。

  “嗯。”木下英子轻柔地声音。

  干脆!

  意外的收获吗?飞驰的自行车上订了终身。

  沉浸在爱情甜密意境里的时间就格外快些,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被爱意证明。穿街拐道,说话间不觉医馆陡到,差点儿晃过。

  从医馆包扎出来,井上由里正欲开口说什么,木下英子的问话正中下怀:“由里君,明日下午我在城外河边等你信!”不由甜笑道:“那你得让我送你回家,只送到你家外边,不进屋的。”

  “嗯。”木下英子温情的声调多了种羞涩,低头应声道。

  井上由里回到家,他的脸伤实情的隐瞒并不能安慰家人的惊诧。“我下山跑得太快,脚上又坠有沙綁带,摔伤的,是我无能,对不起!”

  小妹井上杏佳要来抚摸井上由里的伤,父亲井上由里说:“人就是要从小摔打才是男人,不要紧,人年轻好得快,不会留下伤痕的。”

  “木下英子也是这样说的。”井上由里顺势扯上正题。哥哥井上异郎玩笑说:“你去找美女治伤了?她在意你吗?”

  “是她陪我去医馆的。”

  这倒使家人来了兴趣。于是,井上由里合盘托出,家人由喜笑变得严肃,又由严肃变为颜开。井上荣仁说:“天造地设,木下英子正配我子,那就两家正式提婚吧!”井上由里连连躹躬道:“谢谢父亲,谢父亲!”又道,“名古寺来了个和尚观贞,弘二大师说,观贞师傅去过大海那边中国,佛学深厚,会中国文字,武艺也大大的高,我不想上高中了,我要拜观贞师傅学习两年,然后去中国深造两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