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新警世通言 > 第一卷 > 第1章 山中居士
第1章 山中居士



更新日期:2015-05-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宇宙无边无际。
地球无边无际。
因为它是宇宙孕育的后代,遗传性,圆型的,所以也无边无际。
地球万物遗传变异,众生繁衍,适者生存,地球之母己到中年。
但因有日月更替,生活在地球之表的众生却有边际、时间、长短、高低、厚薄之感、美丑、善恶、苦乐、净秽之别。人类己进化到电气化普及时代。
地球之中国,小丘山。
小丘山并非“独生子”,它四周有大小山众家弟兄相伴,山不在高,山上有古华。
古华是什么东西?
他不是个东西。是个人。
是个人物。
他就是读懂天地的人,一个大智大慧的人,腰腿已病残,已近半瘫痪,被无靠的捡养女“逼”上了小丘山,提前退养,是古华昔日的情妇,俗名林嫂、如今法名为了尘的尼姑把古华接走,背上小丘山尼姑庵落花寺的。昔日林嫂与古华的感情关系在《读懂天地的人》中有记。
大自然已渡过百花争艳的少年期,正在进入绿叶葱浓的青年夏季。光子主持大早起来开山门,开门见山,但见远山之巅一片早霞,是变天的兆头。此庙门不拘色相朝日头升起的东方,而了尘所撞的晨钟早己声鸣远扬,荡漾消失于山间,俗家老百姓闻钟声而起,牛羊上坡人下地。民间观天象,天气预报名言曰:早上起霞,等水烧茶,傍晚起霞,斗篷闲挂。几乎成了童谣。果然早十点斋饭后天晴转阴了,阴云虽未密佈但也在酝酿会师,但看一时半会儿还落不下雨来。了尘取过轮椅,照例要推古华去外面溜溜。
“师姐,我来推古老师吧!”年轻女尼花净说。这庙有四个年少女弟子,她们都喜欢这位身残神韵恢复的编外居士,仍俗称古老师。按佛门色相论,尼姑庵必须清一色花儿,古华这棵树木的渗入点缀,是个例外。光子主持根本不用担心男女搭配,修行不累。了尘说:“好吧,你愿推也好,都是功德。”古华上小丘山落花寺己年多了,他的身世来头令年轻女尼们敬仰中有些神密。
“古老师哎,”花净推上古华弯转走道,出后山门,一面闲聊,“你虽然年龄一大把了,我好喜欢你耶!也许......也许是前世的缘吧!”
古华略一皱眉,:“呵呵,喜欢就好,就怕讨厌呢!”他将花净的话意搬正,回答道,“你年轻轻,就现佛缘,又外观用现代人习语说靓妹一个,我不及也!成就将无量。”花净道:“但愿吧!”
花净无话搜话说:“你那女儿绿妹要是能来看你,多好哇,她一定长得漂亮!”古华又略一皱眉,道:“但愿她此生种上了点儿善因,好歹曾与我有缘相随。”
来到后面平台,便视野开阔,那山、那水、那民间。蝉鸣也有了那片稀疏的几声。古华一生好高望远,说:“花净,你先忙你的去吧,我静一会儿。”花净道:“那好吧,要下雨了我来接你。”
多么好的纯洁感情,多么好的人群关系,浊世社会中一小块净土,怎比得当初在俗世公门人际圈中的难受!佛门中人虽带着俗性而进,立地成佛只是种良好的愿望,但心机总是轻淡了许多。
古华就怀中掏出了黄手帕,遮盖住挽诀的手印,只能随便坐在轮椅上,哪里再能结趺而坐?练起了藏密心中心法。好在光子乃古华原师姐,同门同宗,因而落花寺修的密宗,比净土宗等法门供设也不同且简单许多,早课念诵也只十五分钟左右,每日下午集体打坐一次两小时,除此就是散修,那只在心里不懈,行动多干的是寺务、生活、接待善男信女。生活如今有保障,无须化缘,因为有古华五千多元俗家工资作保障呢。因古华腰腿之疾,故不强求他集体打坐,随其方便,可谓散仙一个。
当初身在俗世,古华就是随便久坐也难受的,觉得肺、胃部难受,如今为何没了同感?细细追究,估计还是戒烟之故,换了环境,一张白纸好重新画画,竟然戒掉了接二连三写作抽烟的习惯,那作品是烟熏出来的啊!为了写出那启化世人之书,他荒费了修练,亡羊补牢,如今算是补课了。
补课考试能及格么?夕阳无限好,人己近黄昏。
两小时功能状态不到一半时,蓦然,一种无声的大爆炸,炸得虚空粉碎,无了世界之相,进而运用自如,古华踏进了那玄门,那无以世间语言表达的玄妙“境地”却使他产生了陌生的惊怕感,急动念喝斥自已:“怕什么?小家子气,本该有此的,不惊不喜随它去!”
古华得道了,逐运用自如,超光速中,见证了过去、现在、未来因果事,进境中,顺带得到了宿命通!岂是一世一生积累的功徳呢?虽然神通非大修者的最终目的,若执着前进路上的小利,那便是魔为,如何能渡达无上的彼岸?
曾经的古华己非凡人,已有过“顿悟”,不然何以能读懂天地这本大自然无字天书?但终究说来只是理明,并未实见实明。古华补课,例外地及格了。
嘎刺轰!一声炸雷嫉妒得发怒,把古华唤回现实世界,要阻挠一个佛人的脱胎换骨。那就下次再来,继续打磨不就得了?听到电闪雷鸣,花净赶快跑去推回古华。
花净哪里知晓,她推回的,己是另一个古老师!
但她懂得,成佛之人不一定健康,那要受完该受的孽果。
但古华下轮椅时,却觉腰腿较前灵便多多。又一个奇迹出现了,一个刨造了几个小奇迹的人!大不幸中有小幸,那腿根烫伤的自然平复、那医学公认的顽疾慢性荨麻疹、那两次车祸的有惊无险、那顿悟,那都显得渺小。
古华也惊讶,花净也惊讶,花净的惊讶那就是青春人的表现了,欢喜地叫道:“师姐、主持,你们来看咧,古老师能走路了!”
所有人闻声而至,了尘道:“啥?走我们看看!”
于是古华作了表演,虽然未恢复正常,却也大变走姿。当观众的光子主持玩笑说:“人家一岁学爬,岁半学走路,你几十年了才学走路,要活千年吧!”众僧抬起一笑。那是欣慰的笑。还是了尘惊觉,道:“咋古老师突然变好了?”
古华略一思索,己明所以,微笑中带着玩笑道:“天机不可泄露,嘻嘻!”
晚斋饭,古华一改饭来伸手的规律,可以和众尼坐在一起用餐了。大家好不欢喜,唯这个半拉子佛门弟子古华居士心态如常。不过,饭后悄悄对了尘说:“晚上请来我寮室一下。”
了尘己习惯服侍古华生活起居,给古华洗衣服、倒冼脸水、洗脚等等。这晚整理好床辅后,坐下道:“古老师,叫我何亊?”
古华笑笑道:“有一件小亊要你验证,五天后的下午,天晴,你儿子与另一壮年人大概是你从前俗家的那一半要来找你。”
“啊?”了尘这一惊两疑,也算头脑敏捷,“你怎么知道的?你又孤陋寡闻?”她用这成语还是受古华的熏陶而得,联想到古华腿脚的突变,“莫非你......你修得了宿命通?”
古华说:“生命最愚弄人的就是隔世之迷,隔世关窍阻塞,使人妄活于世,目光短浅,不能体悟作人的前世教训,我曾发愿如破得玄门,当首先知过去、现在、未来世亊,以惊借鉴。你的猜测不假矣!我还知道了你,还有其它人很多过去世、未来世亊。但天机不可泄露的道理是,它本是因果造就,不可强变,泄露有悖于本来,只有用佛心化解,方可弥补过失之罪也,你切不可大肆张扬,为我低调,顺其自然,随遇而安,以免额外生出是非来!”
“那.......你能给我讲讲我前世吗?”凭她和古华特殊的感情、关系,了尘实在想知道。这俗人的观念岂非随便能够修练化灭的?人之常情。
谁不想知道?
“唉,触目惊心,六道轮迴,剪不断的因果纠葛,我既愿意给你透露,当然可以......”
翌日了尘的表情变了,变得更泰然,像经过了一场洗礼。
几天后,了尘的前夫、儿子果然出现在小丘山。好不容易,终于打听到昵称林嫂、如今了尘的去向。
“娘!”儿子见面认出了僧装的娘。了尘平静但微笑地瞄瞄原丈夫、儿子,她看儿子长高了,丈夫老面了些,象被土地厚厚地裹了一层苍桑。而丈夫、儿子看了尘,却愈发滋润。“既来了,耍两天,”了尘说,“把衣服脱下我洗,换套僧装,当两天和尚,我们没别的衣服。”
被佛化的了尘,昔日的因果还在延续,麻烦是有的。该解释的还得解释,尽管对牛弹琴,该坚持的还得坚持。父子俩也沒那个能力令了尘重穿俗衣,只当旅游见了一次世面。儿子说:“晓得娘在这里,还是有空给家里写个信,我想娘。我们有空了,还是来看你。”了尘平静地说:“娃,回去多读点书,希望娃也有敬佛之心。”
能说修佛人六亲不认吗?
无情无义真佛人吗?
那过去、现在、未来三世的生命浪潮,尽在古华的慧观中,如放电影,从那天外天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