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五卷 > 114:路过了丢弃了遗忘了平息了
114:路过了丢弃了遗忘了平息了



更新日期:2016-09-0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察看,空间日记情缘篇章,在《网络情缘:我是水你是……》添加了一段结语:这个谜语,无法解开了,包括《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后续中所提及的阳江笔友,都一直在佛前祈祷,希望能让找寻回,不是为某种目的或愿望,仅仅是解开那些疑虑,不想带着心结走开,卸下所有牵绊,轻松的来去。可惜终究不能,如同真爱,都将成为沉淀千年的秘密,在生命消逝之前都拿不出的答语。或许那样也好吧,所有留给后人去说,如果爱能成传奇,也许所有谜语都会解开了。只是已经听不到,而剩下也只是长长的叹息,跟随着尘世久久不能散去……

  

  其次是,《究竟谁在伤害着谁》,真爱故事中最大牺牲,也是原本属于却错过的姻缘:会想到上这来补充,是作为真爱追逐中重要情缘,且没有给留笔叙说,同样是太多不曾解开就沉寂。当事人或是家人,若有天获悉背后这些,定然也不会有何表情,不会知道,有位女孩路过他们之后,出于一份善心与良心,却会是掂上了自己的一生包括性命。这就是做人太好了的结果,凡事为他人着想最终是逼死自己。确实是自找,怪老天给了这么一颗“柔善”的心,怎么样也硬不起坏不了。如今回想所有都不会再有情绪了,而那些也不过是牺牲与铺垫,导向最终的路上生命来人间的定义。那么所有都会释怀了,连同生命跟着消失,问询无语的人世……

  

  最后是,北方情缘《过尽千帆皆不是》,其实什么都不想说,就想如同真爱的无有关联,更不想看到任何的表情,都是对生命的玷污折损:这个,曾经成为了一家人的男人,有天传去死亡消息,更加不可能会有什么,而我同样的更不稀罕,那些虚情假意的表示。亦如真爱,这两个姓周的,不管生或死,都只想不要有任何的牵连,生生世世都不会再有关系!说了,姓王与姓周的家族之仇轮回冤孽,这一生世彻底割断消失茫茫宇宙天地……

  

  最重要一篇,在那才发出连接到此,写的是真爱追逐从惠州离开《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中人投奔东莞那位,也就是文中多次剖析婚姻《为了离婚而努力赚钱》人物。之所以要摆上,是因为有些在那里不曾现,而这在多年后回读的心情,让止不住的泪流痛哭起……

  

  

  爱,不一定要说出来,只需轻轻放于心底,保留一份感觉的美好,足够!

  

  ——题记

  

  对不起,明知不应该,我还是爱上了你。这与其他无关,而我只是把你放在心里,就这么简单。

  

  从一开始,其实我就对你产生了一种好感。也许也可以说是一种缘份,我们在茫茫人海里相识。第一次给你发信息,我就可感觉出我们本属同一类人,可以成为知己的那种。但可能因我过于自以为是让你有所误解,后来还无缘无故被你骂,说我“神经病”。就因这句话,我再也不和你联系了,而你自也没再联系我。

  

  本来,各自各的生活,两条平行线,不可能还会再有交织的时候。谁料半年以后,我们竟又重新联系上,并成为好朋友,知己,真的有点意外。说来我也并非存心再联系你,只是那天走在街上脑海忽萌发一条很好的信息,于是逐个给朋友发送出去。最后一个想到了你,不容多想就按下了那个键。没想你会回复,多少让我有点惊喜。我以为你早已换了电话号码,或把我忘了。

  

  事实上,那时你也根本不知道我是谁,可能缘于我那句话正好说中了你的心事,产生共鸣。于是,便相互聊了起来,此中我始终未谈及自己身份。你也没多问,也许你也觉得只是萍水相逢,不须知道得太多,聊聊就好。可就那么偶然地一聊,相信我们就已深深走进了彼此的内心世界。没有过多明显的语言表述,多是一些含蓄深沉的字眼,然而不用解释,彼此心里都能读懂,也能心照不宣用同样的语调回复。你的成熟与深度,让我折服;而你对人生有如此高的感悟和你不一般的修养更让我震撼,起码在外遇到的人群中,可以说是个奇迹。我相信,你也有同感,对吗?

  

  那时,我们说得最多是关于“真爱”的话题,你持一种质疑的态度。我却坚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时间的问题。最后,你说但愿,仿佛有点无奈的感觉。我想,也许是你在感情或生活中遭受过太多的挫折和打击,亦或是遇到那样的女人太多,所以让你怀疑“真爱”的存在。而我可以说比你有着更深刻的体会,只不过,我学会转换一个角度来思考问题,凡事不看表面只看本质。所以,我始终坚信,人间自有真情在,上苍定不负有心人。当时和你说这些,并没别的意思,就如我对其他朋友的劝解和鼓励一样,只希望你们能放开,过得开心快乐一点,就此而已。不知会否让你误解,或者能否达到我心中一点点的意愿,但愿。我毕竟也不是什么“救世主”,有时同样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谈什么助人为乐未免就有点苍白无力了。人,还是得靠自己给自己勇气信心和力量,才能长久。

  

  后来,便开始了断断续续的联系。有一次偶尔说到家事,原来你也是从小在一个缺乏亲情温暖的家庭中长大,让我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更拉近了彼此间的距离。你还发了一首诗给我: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你问我能领悟吗?我说这是我经常挂在嘴边的。还复了另一首给你:生固欣然,死亦无憾,花落还开,水流不断。我兮何有,谁敧安息,明月清风,不劳寻觅。我不知道你能否读懂理解,这一次,我发现我们的思想达到更高层次的同一水平。

  

  有一次,你发信息给我,不巧我手机余额不足,无法回复。当时心里挺着急,甚至有点难过,怕你误解或久等。当然,其实也许是我多想了,或许你根本就不会放我于心上。在那个时候,我想我就挺在乎你了。不知你心里怎么想,会否有种期盼,牵挂,亦或根本什么都没有。你们这些人整天只会为工作奔波忙碌,差不多成了一台24小时不停运转的机器。生活呀,现实呀,就是你们心中最大的词眼,哪能有什么东西可以走进你们的心窝呢。

  

  第二天,我坐车到另一城市,怕你来信息复不了,上车前便给了你电话,简短的叙述。你说没什么,然后随便聊了一些,互道问候和祝福。也许那时我们还远远说不上真正的朋友,可当我要远走,心里还是有点什么东西,似割舍不下。那时,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否出来,或者再和你继续做朋友,心里有种莫名的惆怅和伤感。

  

  到别处后,有一次收你信息,你说到商家之道,说你以前就是太心善心软了,说做人要学会怎样怎样。不知为何,这话出自你口中,让我有点陌生甚至失望的感觉。以前这样的话听得太多,那是别人的事情,可你,不一样,因为,你在我心目中占有份量。我以为,你可以做到像我这般若然,走自己的路,但求问心无愧。当然,也不应怪你,生活的无奈与现实的残酷,人人都是环境底下的牺牲品而已。

  

  也在那时,我才算是向你表明了身份。我说你得意时骂我“神经病”,失意时把我当救生的“稻草”。你问什么时候骂过我了,然后就说半年前是有接过一女孩信息,只会发诗歌一问三不答的那种,我想你应猜到。不知你心里是什么感受,有没一种重获故人的感觉。后来,你反问,我什么时候把你当救生的稻草了?我还想回复的时候,手机又不行了,便没和你作过多阐述,不知那时你心里作何感想。

  

  从那边出来,我把手机充值,第一个就是给你发信息。谈到一些工作的事情,想让你在某种程度上帮我。你复,说真的我一定会帮你。这么一句话,让我挺感动,可另一方面又不无担忧。我回,不需条件吗?我知道,你能明白我的意思。不一会,你说朋友之间如果要谈什么条件那就说不上帮忙了。朴实的话语,却不无传送着人与人之间最纯朴的情怀,我满怀欣慰与感动。还想和你具体多说一会,可惜因那时用别人手机,也就不能详谈。你似乎觉察出我有难言之隐,问我是不是有点身不由己。我不得不佩服你的细心,我每一句简单的话语都能让你读到深层内容。以至于有时,我和你交流也得挺小心,怕说得太多,不好。沟通,越深入,就越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后来,我们互留了qq,偶尔在网上联系。有一次,我忍不住对你的工作性质提出质疑,得知你是自己开公司,我很佩服。还是什么首饰之类,我便开玩笑说有没优惠,给留几件。你说不卖只送,也许你只是随便说说,还是让我有点感动。不过,说真的,我对那些穿金戴银的实在不感兴趣,就是喜欢水晶饰物。恰巧的是,你们公司就是生产这些东西,于是又就此话题探讨了一下。我很佩服你对这方面的博学精通,让我自愧不如。

  

  你发信息过来的时间很长,总让我久等,我想你是很忙,原来却是打字速度不够。我不相信,你经常可接触网络,我说我电脑什么都不行,就是打字速度特快,还跟你开玩笑说要不我做你文秘,怎样?你说,好。然后我又开玩笑问那你给我多少,你也跟着我瞎扯起来,甚投兴。你又说到你现缺少一英语方面的人才,我附和道我英语勉勉强强还可以,你说你要,那话听来多少会有点让人误解的意思,表面和你反驳,其实内心里却暗含着点什么。我说为你以后好好学习英文,到时帮你,你说好啊……

  

  我们这就样像小孩子胡闹般聊着,不知为何,给我就有种情侣间打情骂俏的感觉,如此随便自然和熟悉。不知你那时会否有,也许不会,你们男人总习惯人前一套人后一套。

  

  有一次,在qq上聊到我家中之事,如果不是同样的经历,我也不会回答你,把一切都不加修饰的坦露出来。你得知后,问我有没时间,我说怎么,你说过来看我,被我找理由搪塞过去了。那时心里说不出一种什么感受,不知是我相同的际遇让你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还是我不一般的际遇牵动了你内心的情弦,让你心生怜惜之情。给我有种像走在茫茫黑夜中,有人给我送来阳光与温暖的感觉,真的。你让我感到,被人关心与牵挂的幸福,可在家里,从来不会。那时都有种想掉眼泪的冲动,喜悦、感动、心酸,百感交集……

  

  后来,因工作的事情,便有了进一步的沟通和交流。我想要看看你是否真心,有意试你说,过你那边怎样,你说好呀,叫我有时间过去看看你也无妨。我知道你一直都挺想见我,我也有点期盼,但又免不了种种顾虑。我还是想试你真情实意有几分,开玩笑般:你条件比我好耶,我又带不到什么好处给你,你就不怕我给你添麻烦?你说,朋友如果总是建立在一种利益关系就说不上朋友了,这样的话让我多少有点感动。的确,在如今这个太多尘埃遮住人们眼睛和心灵的世俗里,能收获一份至纯至真的情谊,真的是难能可贵。

  

  你还问我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应该怎样可以帮到我。因我在qq上曾无意中透露过自己的矛盾,可见你是一个挺细心的人。只是有些事情非人为可改变,好意心领。你也许有点惊讶于我的成熟与沉重,笑笑说我似乎比你还有着更加崎岖坎坷的人生,我笑,人人有本难念的经呢。真的,也许我天生是个苦命种,注定得历尽千波万劫。彼此还聊了一些关于命运人生的话题,你说你以前不相信,现在很相信了。我也一样,只是更因此让我坚定了一样东西,不再去计较所谓命不命运,只想跟自己心中意愿去走,但求曾经付出努力过,无愧亦无憾。

  

  每次通话,你似乎总会规律性地要咳一声,不知是你嗓子真有问题,还是有点紧张想以此缓解些什么,亦或别的。也不知为何,总是有点难以把电话里的你和信息里给人成熟感觉的你联系在一起,可能是你那过于随便的语气容易让人误解吧。说来这人与人的沟通也真怪,有时电话里的人未必和信息里的人能联系在一起,现实中的人又未必能和电话里的人联系在一起。就如以前也遇过不少那样的朋友,在信息或电话沟通的时候给人很成熟的感觉,可一走到现实中便大大不一样,多少有点失望感。当然,可能人都有多面性,本身就没有一个很具体的轮廓。

  

  当我对你说起这些的时候,你问如果在现实中见到你会不会失望,我没肯定也没否定,虽然以前有过类似经历但并不能作为以后所有的参考。我说你自己评价一下自己吧,你觉得自己怎样呢?你说你很帅的那种,听你那语气可见并非夸夸其谈,倒让我有种担忧,我说过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子。我跟你开玩笑,倘若我跟你走在一起岂不有损你光彩。虽然从不认为自己很差劲,但那时可真的是有一种潜意识底下的忧虑,甚至想不相见算了,保留一份心灵的美好就最好不过。不知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也许只是因为在乎你吧,怕你失望。

  

  说真的,我不是很喜欢你对我说话的那种语气,就如你和你身边朋友所有人说话的态度一样,难免给人一种过于随便与轻浮甚至敷衍的感觉。我希望我们之间是知己,那种把心拿出来谈的朋友,坦诚真心,没任何遮掩和包藏。我直言不讳地说出来,这是我的个性。你认可了,而且慢慢地,我感觉得到你的变化,真的把我当知心朋友,我很开心宽慰。

  

  后来,忽然想了点什么,问你到底有多大,你让我猜,我说大概三十吧,你说不止,三十多了,我有点不是很相信,然后问有家庭吗?说不出出于一种什么心思,但我知道这个挺重要。你说,有,小孩都已经好几岁了。很坦诚的。

  

  当你说出那个字,我竟是许久无法回过神来,确切地说是瞬间转不过弯来,不知该说些什么。那一刻,我真的有点迷惘的感觉,原本这不在我的意料之内。于是,稍微沉默了一会。还是你先打破沉默,让我多少有点尴尬的感觉,为自己的失态。

  

  你说,怎么,有点失望,我说没有,事实上内心就是如此。想你应能理解,不便道破而已,人之常情。在后来的谈话中,我已经有点迷乱了,不知该和你说些什么,或者说如何再和你交往下去。于是,我看看时间,半个多钟了,我说这次聊得时间长了点。你大概想到我处境,说给我复过来。我说这电话不知可否打进来,如果不可以,就算了,你说好。结果那电话真打不进来,也好,我需要一点时间平复心情。

  

  也在那时候,我可以理解你为什么会用那种语气和我说话了。因为,跳进婚姻里的人,可以说就是跳进了“坟墓”,一座自己给自己掘起来的坟墓,会慢慢地在其中沉沦,埋没直至麻木。在“坟墓”里面的人,是不会再寻梦的,而没有梦的人生,实际就成了“认命”与“妥协”的另一种代名词。我可以理解你的处境,只是我却无法用此来说服自己。

  

  在街上慢悠悠地走了一会,坐车,回到住房那边。我再次拨通你电话,响两下,挂下。没一会,电话响了,有点激动,以为你不会想到是我,复过来。这次,我们聊了一个多钟,其中谈了许多,感情、生活、人生、社会、包括国内一些现象,国人的人文素质,世界各地社会发展境况等,我们都有着那么深刻的体会与相同的见解,你的深度让我彻彻底底地折服。真的,除了网上,在现实中,真正深交的,你可以说是第一个能和我如此聊得来的朋友,聊到心坎里的那种。相信,你也有差不多的感受,对吗?在我之前,可曾会有人能和你如此掏心掏肺地聊?如此理解与认同?如此心有默契??可,另一方面,我又想,这样的开始到底是好是坏?或者说应不应该?会不会是一种错,你说呢?

  

  后来,我对你解释之前所问问题的原因,我不想你误解,尽管我明知道大家内心都深知不疑。我说,我只是想明确一样东西,然后明白该以一种什么身份态度很有分寸恰到好处地和你交往,不致影响彼此,你表现出很理解的心情。也因此其中又涉谈到了一个“知己”存在性与永久性的问题,之所以会用这问题问你,是因为我知道有可能我们将面临这种决择,我觉得还是之前就摆明态度与立场要好一点,就可以避免以后有可能会产生的一些不必要的纷扰和麻烦。值得欣慰的是,你持肯定态度,和我一样。但,尽管这样,内心里还是难免有种种疙瘩。你毕竟是有家室的人,不可能不有所顾忌,曾经我就试过因此失去一位知己,所以我害怕,你懂吗?假如一开始你就可预料,最好就不要和我继续交往。朋友其实也和感情差不多,知己更是,你说呢?相信我们都不会如往常一样,千千万万的朋友,失去无所谓。人生,难得一知己,得一知己,足矣!!我希望你会和我心中是一样的想法。

  

  我可能又犯了一个很幼稚的错误,我要你当我是小妹,尽管我明知道这没什么可能。以前也有过不少类似经历,可我还是这样说了,不知是自欺欺人还是别的什么。你也认同了,也不知是真心还是自欺欺人亦或别的,我希望是前者。你得知我生活有困难,答应帮我,毫无异议地,让我感动。可另一方面,我又害怕会在无形中玷污这份真挚的情谊,害怕你以为我也是图你什么,影响彼此间的交往。我又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女孩,无形中也让我看不起自己,心里很矛盾争执自责与难过,你懂吗?也许你可以理解,也许永远不会……

  

  你问我,为什么不找个爱人呢?我说我也想呀,但找不到合适的,总不能随便凑合吧。心里却在想,唉,本来也许我会把你列入考虑范围,可现在……

  

  终于,我决定放下这边一切到你们那边发展,不为什么,纯粹生活。当时临时匆忙,也未来得及提前和你打招呼。当我在车站才给你电话,你二话不说立刻就开车过来接我。那天还刚好是个节日,本不应打扰你们一家人共享天伦之乐的,我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当你挺拔的身姿,衣领敞开,随风舞动,如一片云飘然而降。带着点随意与洒脱,成熟含蓄而又有点如小孩子般狡黠地微微一笑,出现在我面前。我的眼前仿如忽然一亮,瞬间开满鲜花,灿烂暖和,赏心悦目,给人一种意外的喜悦和淡淡的欢欣。

  

  我想,在那一刻,我从心底里爱上了你,如此直接又如此强烈。

  

  当我提着背包拿着行李出现在你面前,那情形本不是我所要,至少不应在那个时候和你见面。让我有种如流浪人投奔去处的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更怕你误解。你很热情,主动帮我拿东西,然后到餐厅里吃饭。你说,如果我决定过来工作应事先和你打个招呼,提前把一切安排好。为此,我心里也很难受呀,如果不是为了生活,唉……

  

  当晚,我们聊了许多,多是工作生活上的事情。与你的一番长谈让我学会了许多工作的经验和做人的道理,受益非浅。你就像一个长辈对晚辈般的关爱呵护一样,让我甚感欣慰。我想,以后如若在这边上班,有些什么事情都可请教你,是件多好的事情。你知道,我其实是一个头脑单纯颇没心计的女孩,很多时候在现实生活中就是行不通。我希望能有个人在身边给我一点参考和指导,你愿意吗?

  

  其中,我们还谈到一个“幸福”的定义,当我直言不讳地问“你觉得自己幸福吗?”的时候,你没直接回答,而是说不同阶段的时候,人们的追求不一样,幸福的含义也会有所不同。虽然这也许是说不上答案的答案,但却如此现实和有力度,让人不容置疑。也在那时,我对幸福这个字眼又多了一层理解和渗悟。应该感谢你,从你那里我可以学到这么多东西,是我的荣幸。

  

  可能我在你面前产生的感慨太多,让你有点无法把现实中的我和电话里的我联系在一块,感觉我不如你心中想象的乐观。我笑,再开朗乐观的人都难免会有一些自己的心事,只不过是否展现而已,这是事实。也许,生活的无奈与现实的残酷真的可以把人的心一点点地消磨吞蚀掉,到最后再也找不到踪迹。从你那里,让我更深一层读懂“现实”这一词。而且,我也不喜欢把自己的忧伤感染给别人,我希望给别人带去快乐,朋友本应如此。仅仅因为我们是知己,才在你面前展露最真实的自己。

  

  偶尔,我们也谈及感情。每次说到婚姻,你似乎都有意回避,不会像有的男人那样,刻意夸大婚姻的不幸以达到某种目的或愿望。你只会说你的婚姻很不幸,很痛苦,当我还想继续说下去的时候,你就会有意岔开话题。真让我有种想要探究的好奇心,或想尽自己微薄之力看能否给你解开一点纷扰。但,最终忍住了。人人都有本难念的经,有些东西真的不须去揭晓得太多,而别人也根本帮不到什么实质上的忙,凡事重在于己。不如不知道得好,于彼此也许都会是一件好事。至于说到我自己方面,很感激你的理解,不会以一种世俗的眼光和心态看待,只说,自己过好就是。

  

  于是,我们就这样聊着,在西餐厅里坐了许久。向来,我很少喝咖啡,那晚,我就陪你一起,慢慢地品味,体会。正如生活一样,从入口的苦涩再到甘甜,苦中带甜,甜中有苦,也许这就是人生。夜深了,店里人不多,安静的环境,诗意的布置,柔和的灯光,悠扬的音乐,一切都是如此的完善与美妙。那感觉,可真的如与外界隔绝般。心想,如果一辈子能够在这么一种气氛底下生活,该多好。当然,我知道,这于我而言,永远,永远都只是一个梦。

  

  你曾说,我一个女孩子挺有勇气。大概你有点惊讶于我对你的信任,甚至对我目前的行为有点难以理解,也许。可是,我更相信,人与人之间不一定非在现实中才能深知,不一定越是相处得久就了解得多,就越熟悉与信任。我始终相信,人与人之间是相互的,你怎样对别人,别人就怎样待你。也就如你所说,如果你要骗我也实在太容易了,可你没有,甚至无条件地帮我,为什么?也因我的坦诚与真心,对吗?在我之前,在这个人心越来越复杂化的社会,我想在你身边可曾会有过一个人如此地信赖你,是吗?有时,被人信任,其实也是一种幸福,一种快乐。那是别人对自己的一种尊重、肯定与赏析,谁又会如此忍心毁掉这么一份真挚的信任呢?

  

  当晚,你让我先住旅店,到时再给我找房子。你开着车,转了许多地方才找到一家相对较好一点。我本说哪里都无所谓,可你非要坚持,让我既感动又不安。你帮我提东西上去,一会就起身回去了。我送你下去,并给了你一样东西。是一副挂历,我说就当是见面礼吧。当你打开车门,把它就这样往车里一扔的时候,你知道吗?我心里多少有点不自然。你可以在我走后,扔到公路,或撕碎烧烂都无所谓,但请不要在我面前表现出如此不屑一顾的态度,无形中难免有伤我心。当然,不能怪你,男人都如此粗心大意漠不在乎,女人,只是太细心与敏感了点。

  

  当你第二天带我看房子时,你不知我心里有多难受。唉,你给我找一个那么好的房子,我说过我只是一个低微之人,只要有一个容身之处就可以了,如此破费……你知道我经济困难,这些你都先帮我垫着。我没手机,很不方便,你也帮我解决。后来一切的费用,基本上都是你负担。虽然我知道,这笔数以后定当归还,但心里真的好难受。我,一个千里以外的人,如此给你添麻烦;你,一个相识不久刚见第一面的朋友,如此真心地帮我,不带任何杂念与企求,怎能不让人感动?可是,我心上的压力却越来越大。我知道,其实那时你的公司正处于最大危机时期,资金一时也挺短缺。虽然于你而言,几百一千还远远不成问题,我却不能不放心上。我真的好难过,不但帮不到你一点忙,甚至还给你一味添麻烦。你工作那么忙,却还要因我这些事分心,还叫我有什么事就给你电话。你知道我在那里人生地不熟,没亲人朋友。如此细微和周到,我在满怀歉疚感动的同时又不无惆怅。为什么我偏遇到那么多的好人呢,这还得清的是钱债,还不清的是人情债啊。

  

  你的存在,让我多少心安一点,可以无后顾之忧地去谈工作。可有时,又会让我有点害怕,害怕自己会习惯你的这种照料,再难走出。真的,以后,你不要对我太好了,我也是一个女人,一个性情中人,任我再怎么懂事理智也难以确保自己啊。说不定我还真缠上了你不可,那可怨不得我。所以,以后,请你一定,一定不要对我太好了,好吗?就当是我对你唯一小小的请求吧,可以吗?

  

  你是有家室的人,我也怕这样会在不知不觉中干扰到你们,这是我最不愿看到的。而你也难以对自己作出百分百的把握,对吗?虽然我们都有自己的原则和立场,但我们毕竟还只是凡人一个哦,有些事情能避免的就尽量避免。虽然我也一直很强求“知己”的永久性,但我想朋友其实也如爱情一样,更多的是一种付出。如果我的存在会对你们造成一些不必要的影响,任我再怎么难以弃舍这份情谊,我想我也会默默走开。只要你们生活得好,只要你把我轻轻放于心里,就足够。

  

  当然,有时候,我也难免会想,假如你未曾结婚,假如我们相识早一点,你会否选择我?我们会否有可能走在一起?我知道,你的心里并不是真的一点点的撼动都没有,对吗?只是,在生活面前,我们没得选择。你是对的,而我,也许只是在某个困了的时候,不小心思想打了个岔。当精神恢复过来,思绪便回到了正常的轨道。

  

  后来,与你的电话或交往中,我都显得很小心谨慎。别人都说我对人太好了,容易让人误解。事实上,那只是朋友间的范畴,对谁都一样,不明白为什么别人会那样想。不过,有过类似经历也就吃一堑长一智,免历史重演,更不想害你。所以,有时我得刻意随便淡漠一点,或故作坚强洒脱一些,害怕会触发某些东西。哪怕只是朋友间的问候关心,于我而言都变得如此困难,希望你可以谅解。有时,我似乎也可感受到那种来自你内心里对我真切的关怀,可在表面上又如“欲语还休”的感觉。如真这样,我想也许你也和我有一样的想法。都害怕自己成为对方的负累,或无意中造成一种无法填补的伤害。我多么感激你啊,虽然我表达不了太多的谢意,却有许多东西,点点滴滴珍藏在心底。

  

  终于,把一切安置好,我给你电话。我说给你添麻烦了,你说是朋友就别说这些。我说希望以后我能成为一个百万富翁,然后帮你。你笑,我能自己照顾自己就好。末我用一种试探性的口吻问,要我怎么还你呢?你笑笑,那种语调,我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我知道,那里面已经包含了一切,一切。只希望我过得好,如此。说不出的,感激,感动。人生,有人如此,有情如此,夫复何求?今生无憾矣!

  

  其实,有时候,当你在我身边,当我为了生活奔波,感觉有点累了倦了的时候,或者有时难过得想要哭的时候,真的也好想借你的肩膀靠一下,哪怕只一瞬间,让我感到一份踏实。可我知道,我不可以那样。因为,你那里不是我有力的避风港湾;而我这里,更不是随风而动的风帆,飘摇不定,误人歧途。于是,只能看着你,一步,一步地远离,重新走进那片茫茫人海,慢慢从我眼帘底下消失,我的泪水终于无声滑落……

  

  我想,我是真的爱上你了。与你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的感觉,多少有点难过。当然,不能怪你,要怪只能怪自己。只是,有时好想问一下,当初我刚和你联系上的时候,你为什么要说你的事业和爱情都刚处于起步阶段,如果你已有家室就不应那样说,还是某种潜意识底下的行为?很容易让人误解的,知道吗?还有那次在网上看到你留言,你说每次上来,打开qq,只为了等我的出现。那时我刚好遇到一些不顺心的事情忍不住被你那句话所牵动,当时就哭了起来。唉,你知道吗?这样说太暖味了点,容易让人误解的哦。建议下次你再与异性交往时不要说得那么认真深挚,任何一个女孩子都难以抗拒的,无形中就成了一个引诱别人跳进来的陷阱。你看,你是不是也有一点点错啦。当然,更多的错在于我,自己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对不起,我知道,我不应该对你说“爱”字;我知道,我没那资格和权利;我也知道,我高攀不上。可是,对不起,请原谅,爱与其他无关,也与结果无关。我可以有千万个理由说服自己不去爱你,却找不到一个理由可以停止不爱你。所以,我还是爱上了你,没理由的,义无反顾的。爱,本无罪,把握不好才会成为一种错。所以你尽可放心,我不会影响到你也不会干扰你,甚至不会对你说。只是放在心里,一份轻轻的感觉,胜于一切。

  

  爱你,不一定要说出来;

  

  爱你,不一定要拥有;

  

  爱你,不一定要结果;

  

  只要拥有一份心灵的美好,已经足够,就这么简单。

  

  自始至终,你也从未对我说过些什么,我也不知道,在你心里是怎样的想法,也从不曾刻意去探知或揣测些什么,都没任何意义和必要的。而这些,我也从未对你提起。也许有一天你会知道,也许永远不会,都不重要。你可以笑我,天真,幼稚,或其他,却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对不起,我爱上了你……

  

  

  【结语】

  

  这篇文章,我想了很久,要不要把它发上(Q空间),毕竟有点,过于情感化。或者说,有所夸张了些吧,现实中还达不到那样的程度。如果当事人看到,真不免有所尴尬,不好意思了。最终还是决定,发出来,作为人生的记录。它是追逐真爱过程中遇到发生,也可谓是重要情节了。前面所写离开惠州《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中人去往东莞投奔就是这一位了,偶然出现像是解救却又不成。可能都是牺牲铺垫,所有是服务于最后。当作爱的见证吧,不管哪一种,总是生命活过的真实,不必要忌讳。

  

  关于它,是此文,背后有些可以说。因最早是发表于《烟雨红尘》(http://www.cc222.com),当时挺有名一个中文原创网站,后来关闭就不存在了。那时没有保存下,也便丢失了,造成真爱创作中某些不能添加,就没那么详细,有些内容遗漏而不能完整。后来意外找寻回,有了个“忆红尘”怀念版(http://www.yihongchen.com/author/85955.html),个人全部文集都在那。于是它也被找了出来,是在多年经历更多以后,重读回此前文字,品味那些往事如烟如梦。

  

  这样说,自从找回,我没有一次,把它从头到尾读完,几乎是匆匆浏览而过。或许就是因为,文字太朴实,太平淡了,反而就给人更大的心碎,感受当时的心情,怎么样的淡淡倦倦的努力与坚持。直至生命的尽头了,也就是把它整理添加空间时,居然读着泪流满面失声痛哭起……如同生命的最后回想老师,学校情缘《那段年少轻狂的岁月》,也是次次触动不停地流泪。是因为,没有那个开始,就不会推入社会,造就后面人生如此大的悲剧,而生命步入死亡的格局!同样那里也是,他原本,也是可挽救那位女孩的呀!如果在那个时候,他拉住了她,那么就不会有后面人生走得更悲苦,更死得如此之惨。是的,那么多的路过,那么多的人啊,原本都只是,轻而易举就能救起了所有,可为什么,偏偏就是不能,反而会是加重与推动,上演生命更大的悲剧呢?这一切,真的就是命吗?天意之手操纵着一切,所以凡人怎么样也是推不开,看似一步之差却会是偏离,写下如此残碎悲哀的结局。

  

  在那之后,一边吃饭一边慢慢品读,开始会能平静了,有勇气回忆。无论哪一种,此刻已无有意义,而生命也将消逝,还有什么放不开,不能面对的。看到一半,还是止不住,仍然哭起,更加放声的大哭……这种情形,只在真爱与老师之中,回首太多感慨心酸难言。想不到的是,会在一个,并非多么刻骨铭心,很普通平凡,且基本没有情节上演的故事里面发生。仅仅是因为,读到了那一段,说到家庭身世,对方想要见面。或许他是为那女孩感叹,有那么些的心疼与怜惜吧,不管出于哪一种,触动触痛到了。可他不知道,那说的太浅显了,与真正的实质差远,那个女孩的家境身世有多么的悲苦可怜,不仅是没有亲情温暖生病无人问津生死都没得保障的。这句话,在临别之前重读,让她感到如此的温暖温情,还会有人关注有人为那女孩牵挂。所以她哭,哭得如此的伤心,为这份小小感怀而又最终不能见到的实际。他在听到对方一些处境,说希望可以帮到她。当时是给予了她多么大的力量啊,为那份善心相助。可后面呢?什么都做不到,也只是如同真爱,都只会说成就的失望。但尽管如此,她在回读到此,依然感动泪流,为曾经的注视关怀,在生命离去前成了最后的慰藉。他也有说,希望她过得好就行了。朴实的言语,让人无比动容。可他更不会知道,那位女孩,怎么能过好呢?等待她的,只有无尽的苦难不幸历练!这就是上天安排给她的人生啊,来到人间就是受苦受难受罪,一刻都不能安宁平静。你们曾经想要给她的祝福,没有一种可以成真,却全部会是写成了残酷。不知道有天获悉会怎样,而无论哪种都无有意义,一切终究回不去沿着天意走成沉重轨迹。

  

  这位朋友你知道吗?如果你在东莞的时候,能够相助那位女孩留下,她就不会流回深圳遭受更大的风雨磨难,不仅是在那挨了一刀没死成,而最终还是要走上那条路,而此中却会是经受得更多,饱受尽痛苦悲凉地离去。当然,如果是命中注定,那场孽债未清,却是怎么样也逃不过,总会被推着走上命运轨道,上演这三生世离奇的一幕。她想说,她那时真是有考虑你的,虽然是走在追逐真爱路上,但她更希望此中有人能拉住留下,不想围绕着那么一个无情无义的男人转,她更看不起自己反复挫伤。当然,你未必有那样的心,这也只是她的想法而已,只是想想,真的很多人都能止住,为什么却都是不行呢,遭遇得越多越加沧桑曲折。其实她对每个人都给了机会,就看是否有人能收得住她的心,但很遗憾可惜的是,就没人能做得到,让她甘愿停下不再走,以至只能朝着那个方向走去,步入一条灭亡之路。可能真是情债偿还吧,注定所有不会有结果,只是帮助演绎生命悲剧,让承受得更悲惨凄凉罢了。

  

  她帮你,把你的故事写出了,你心中想要说的话,曾经表达的写文愿望。她是给你看了网址(http://www.yihongchen.com/article/267028.html),没看到回复与发言,但她想,应该是帮你道出了心里话,而网友跟贴大多表赞同,应也能给到支持与动力了吧,证明有人理解的宽慰。同时,也把她所写关于个人经历与真爱故事的长篇小说网址发于,不知有无上去看,至少会有所了解了。那个女孩其实和你差不多,也谓是围城中人未婚有育,情感破损出来找寻,遭遇所谓真爱,追逐来去到了东莞,才会结识的你。你更不会对有何表露,不管是同道中人,或也只是叹惋。或者那样,会更加的拉远,是复杂际遇让避讳。如同真爱,获悉某些不良念头,转身得迅速与坚决。男人永远是最现实,所以也永远不会是女人的拯救,存在只会加重了她们的灾难。女人的悲情是天生的,当她们重情时换来只会是可悲,男人世界里永远不会需要,给予不起的情意成就了生命的悲剧。

  

  配上这首歌(爱的天国),可能不是很适合,只因它是我在东莞时,追逐真爱对方的心情,让我时刻都记起,那时的路走得有多苦,有种距离如此遥远,怎么样也追不上,如此绝望的爱恋,没法努力与触及。真的应了歌中所言,天国的嫁衣,现实中上演,天堂里面梦的飞翔。为什么一个偶遇会掀起那么的多,为什么一个转身就会是生离死别,为什么所有都会成了过错与罪过,在一个无人知的角落生命彻底的沉默……

  

  不知道有天事发,是否你会偶然的路过这里,然后看到自己也成了故事中人物。其实你是她小学一位同学给的电话,只是想不到也会牵涉了进来,至少是成就了某个角色的上演。在原长篇小说第三卷11、12、19、24几章节都有提到了你,那些也是如同真爱如同其他太多路过,都成了来不及揭晓与解说了。想不到所有都要用死亡说话,在生命消逝之后也许一切都将水落石出真相大白。想不到有天会为你哭,不!其实只是为人生的际遇,遭遇了那么的多却都挽救不了,为什么给了美丽而最终都成无尽的叹息。所有都会丢弃了遗忘了平息了,这一次真的静止再不需感伤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