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五卷 > 107:明月清风不劳寻觅
107:明月清风不劳寻觅



更新日期:2016-08-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2016年8月9日,七月初七,也可谓是情人节了。对我又是个重要日子,也是人生最后一个,还能再感受的了。

  

  07:00起床,简单梳洗,拿起东西,往仙湖去。08:15到达,08:20坐车上去。这回可不像平常那样,慢慢步行点香放曲,因为要花的时间会很多,不能在途中太耽搁。

  

  08:37,弘法寺。先不拜神,而是到卫生间,把衣服更换了。48章《爱是永恒闪烁不变的星辰》所写,那些天国的嫁衣与陪衬,全部带来了换上,衣服、鞋子、耳环、挂链。然后就是,拍照了,记下这一幕,成为去天国的形象。我说过,世人不配目睹的风采,不让尘世玷污爱的纯洁真挚,所以我只在佛祖菩萨面前穿着,只在这庙里以新娘红妆的面貌出现。

  

  08:57,51章《雪花飘飘天地苍茫》真爱纪念日所写过的那片竹林,先是在那开始记录。主要是以竹子为背景,从不同方位来摄影。有这个自拍功能真是好,一个人也能收集的足迹。照完以后才想起忘拿花了,那是此中重要物品之一,怎么可能遗漏呢,重新再照。快收尾时又想起,雨伞忘打了,那自也不行,同样必不可少,要让进入镜头。只得再来,以至一下就照了很多,真是多多益善留够观赏。有位大师路过,说庙里不能打伞。我听了,连连回道,不好意思,一会就行了。心里有所纳闷,为什么不行呢?外面太阳大,很多人照打。不知是否与,“和尚打伞无法无天”,那句歇后语有关。不过都是些繁文缛节,我倒觉得心清正,却是胜于太多的条文规矩,徒有形式而无实际。

  

  09:32,出到二楼,从上面往下照。这个时候,披了红色自制头纱。我当时样子,真像个少数民族,就不是汉人服饰,天竺少女一般,如此的高洁让人靠近像要亵渎。感觉不戴好像好看些,是发饰的完整显露看着很恬静,总之整体效果就非常好了。当然,这个与衣服搭衬起来,也是另有一番味道,更加飘逸与独特了,真就像天上掉下的仙子,人间的灰尘怎么也玷染不了,生命的那一份真。

 

  09:44,二楼照完,下到中间层,照了几个留念。09:47,下到一楼,照得比较多,有太阳时都打伞。10:00,出到庙门口,在正门前面照。10:14,阶梯下去平地,前后左右来回的照。其实都有点匆忙,因为天气太热了,感觉就很沉闷,没有一丝风动。那衣服,又是比一般的厚实,把整个人包裹着密不透风。我浑身都是汗水浸湿了,感觉得出里面不断滑落,那滋味真是太难受了!后悔忘带纸扇,要不扇一下凉有所缓解,真的都快要喘不过气来。只想着,快点照完,结束这旅程。虽然如此,还是不能疏忽,毕竟留给人世最后的风景,要做到最可观最完美。至少,不差于白色婚纱,这个同样的不逊色。

  

  拍照过程中,我觉得,旁人看我,可能就像看演戏一样。这一个人,穿得那么盛装,在不断照相,是干嘛的呢。且又是七夕节,按礼说该有个伴是吧,没理由独自而无陪衬。而且多少,都要投以些注目礼,毕竟太特别了,在那人群之中,一眼就能看到。此中,我手上链子掉了,有女生提示,美女,掉东西了。当然,这是个敬称,我们在外面,看到人也这样叫,不代表什么。有位男生,看我摆相机在栏杆,特意跑过去观看。是不是觉得很好奇,不知道相机能自拍么,看搞什么玩意。不过倒也是,我以前用了好几年也没发觉,是回到南方之外意外调试而得知。而我的表情呢,那是从容悠然,步伐慢慢走着,完全丝毫不受身边影响,只专注于自己的事情。这与身上服饰,刚好又形成了那么完美无瑕,就如跪拜祈祷时像个神一样,不入那俗流高洁的世人只可仰视。的确,别人怎么看有什么关系,又不是为他们而活,我也只是活自己的人生,给了一个完满结果甘愿离去。总之当天,又是如此前的白色婚礼,尽揽尽眼球了。虽然没庆贺,至少也是个见证吧,我就是那样装扮告别人世,到天国做一个漂亮美丽的新娘子。

  

  10:21,结束照相,回去换衣服,开始参拜祷告。10:27,天王殿,三遍经文不遗漏。其他,逐一拜过,念诵心经。还都投了一块钱硬币,当是世间派发婚礼红包吧,真正封有包装好的则在天堂。那是用装沸腾片长瓶子装着,开盖时用手抠有点费力,可能就因此把拇指上一小块皮掀掉流血了,虽然不深还是拿纸巾止一下看到血就怕。有所懊悔,怎么没带个创口贴过来,但也是不会想到出这意外。然后跪拜整理背后头发时,香又烫到旁人手臂,不停说着对不起,阿弥陀佛!那女看了下,没有多大反应,毕竟在庙里,神灵面前呢,有气也不好发了,外面却难说,宽容度有多少。当时是赶紧移开来,可能就是移得太快了,又把自己手指给烫到,都起了个很大的孢。又想着,应该拿绿药膏过来呀,就能止一下痛了。更加不会想得到,有这么多的情况,让人应接不暇。看来,就该带个药箱,什么都备足才行,到哪都受伤。难怪身心都伤痕累累,支离破碎千疮百孔。

  

  网上购买的红烛,我拿来了一支,在佛前点燃,另一支就留着备天国之旅。既然不是成双,刚好分开就对了,人间和天国各一。每拜完一个,我就双手捧着往前走,非常小心翼翼的,很怕会不小心灭掉了般。嘴里说着,我要把这灯,从人间点到天国,照亮三界六道。尽管如此,在往二楼走时,可能是挨近脸前,鼻子喷了一下气,给吹灭了,很是懊恼自责,赶紧拿出打火机点着。快要上到时,有阵风吹来,又给灭了,再点燃。只要心在,永远不会让灭,用爱与热量点燃。

  

  11:09,二楼如来佛祖,最中心重要部分。和天王殿一样,把鲜花也拿出奉上。和蜡烛摆放一起,先来个拍照记录。真是巧合,那个时候下起了雨,是我最希望看到的。当时的天空,已经流转着无数乌云,能看到像有风雨的阵势。而且还不止如此,打雷,真的是有雷鸣,声音还不小。难怪此前天气闷热得让人受不了,正是预示着雨水到来,如同台风的降压降温,却是那么巧碰上特别之日,刚好在我路过的时候。我自然是与此爱联想,是否真的感动了天地神灵,连它们也为这心酸的婚礼而哭泣。或者提前悼念相送,有天走了是不是也会这样,真的为我显灵打开天窗。

  

  因为下雨,且又有风起,蜡烛就很成问题,放到神桌上,很快就吹灭或淋熄。试了几回不行,我便把它放到前面门栏上,借着周围保护让火光依然。而我,就这样在雨中祈祷起来。雨水不是很大,像61章《那次是你离开成为不变悲哀》城市纪念日那样下着。当然不管哪种我都不会躲避,迎着风雨勇敢地让爱坚挺屹立!

  

  跪下说话:佛祖,你还记得吗?七年前,我也曾穿过婚纱,就是在这里举行的婚礼,你们和天地是证婚人。如今,我又穿来了,只是成了红色,是我到天国的盛装。想不到一切过了那么久,而爱也走了十年……

  

  说着,喉咙哽咽,泪水就下来了。想起那年,自己在这里,跪着诉说,心酸的情形。七年后再重演,曾经一幕,只是身边更冷清,一个陪伴都没有,我一个人走这条天国之路……

  

  继续:我希望,我离开时,你们会为我哭诉送行吧,让生命清白的来去,不要玷染世上灰尘。我真的希望,看到的人间最后一眼,是那片片雪花飞舞,在清澈晶莹一尘不染中,戴着纯净的灵魂到天上去……

  

  说到这,泪水不断下落,悲不自泣要痛哭起。旁边有人,事实是大家都能看到,我是在哭泣。说是新娘呢,还如此的悲伤,是不会明了的苦。这个愿望,只要一提到就让“心碎”,那是我对你们唯一的诉求,用活着的千辛万苦和那善良无私,交换一个奇迹……

  

  说了一阵,平息之后,就开始念经文回向,同样是三段,和初一时的凝神专注,更加的纹丝不动。山上的精灵,天地宇宙的神灵,三界六道里的生灵,你们都会听得到,给予回应为爱守护吧。别辜负了这么一份大爱,有人那么样的经受与付出,成全一个神话后世流颂……

  

  最后说的是:你们看,我这个衣服是不是挺好看?这是只有在你们面前,我才会穿出来,世人都不配去观看。我要穿着它到天国去呢,到了那边,还要把喜庆传播,用爱去度那里,让也像尘世开满清莲,芳香洋溢。我走的时候,一定会是笑着的,因为我把在人间的任务完成了,爱的路也走遍了,不留悔憾了。如果我真的做到了,不负期许托付,那样你们是不是就会为我哭了。如果真的可以,我真的就会含笑了,也瞑目了……

  

  那个时候,已经把经文换成了“莫失莫忘”,忧伤即刻流露的触动,泪水更加崩溃无以止住……真的就像告别般,生离死别,那些哀伤全部倾泄。真的要走了,只求最后的心愿完了,天国的路不再哭……

  

  11:48,行礼完毕,面向苍天再拜,说着同样的心愿。天上,依然有很多乌云,看着一片阴沉,像暴风雨要来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会有场风雨,把人间好好的过滤与洗涤。

  

  拜完,回卫生间把衣服更换了,一大堆东西累赘得很。12:04,走出庙宇。12:13,湖畔,给金鱼点香。说着,没能穿衣服到这,让看看主人的样子。不过,在家里穿了看过,也不会遗漏了。之后,念一遍经文,回向于爱,让整座山上听到,都一起出来呵护吧。

  

  12:24,仙湖门口。12:42,饭店吃饭,叫了个“黄焖排骨”,加汤26。想着,前几天心情之糟,几乎是没进食,好好补一下。谁知道,油腻得很,根本吃不下。勉强吃了几口,剩下大半不动,真是浪费。主要是喝汤,也不行,比沙县小吃差远。总之是,钱花了,却没吃饱吃好。自己做,没手艺,外面吃,不习惯。怎么样都不成,吃饭也成大问题。找不到有人为你做,就算有那能耐也享用不了。北方就是了,再好轮不到自己。没有爱,不会想到的关注。

  

  回到,照常打开电脑,发现Q空间留言板又有增多。最近真的是,几乎天天增加浏览量,已经达到10520了。有位昵称叫“都注册N次了”,很普通俗气名字,会留意是因为,真的是同学,叫出了我学校的小名,还让联系加他。我自然不可能会了,是没有必要,谁也挽救不了,这场生命的悲剧。而他们,又有那样的能力吗?不是说有心就行了,重要的是现实。十万块,谁能拿得出,再来发话。而事实是,十万根本就治不好我的身子,百万那还差不多。我更不相信,现实中几个能达到,会有的却不会是爱心真情奉献,只会守着自己的金山银山成为他人灾难不幸。那么又何必呢,我更不想分出多余身心,应付那些与生命无关的事情。好像都急着想要做些什么,而其实谁都更改不了任何,太多的悲哀是无奈无力。或者说,只是看非凡特别让瞩目而靠近,就像有的人留字,也只是借此打打名字,至少我那路过之人不少,确实能让有所宣扬。那更抱歉了,我不喜欢做那个张扬的人,尤其不向往那些虚名浮利。不要把我捧得那么高,其实我很普通也渺小,我与大家唯一不同的只是,我是“真实”的活着自己的人生,不受这世俗所捆绑与束缚。大家也可以这样的,只不过自己放弃了,那些人生的信仰与追求罢了。最重要的是,他们也只是俗人一个,除了会生存吃饭还有什么?更不可能是人间真君子,兼顾理想与志向,能助我一起把爱的希冀托起。既然如此,就更加没必要了,我不是来满足大家好奇心或是胜利感。那种感觉就像是,帮不到真正的忙,却还要来给我添乱,让我不能全力以赴,难免有所分神了。如果找不到那么样的人,我只能选择自己一个人扛负,只是付出的会更多要用生命去证明。

  

  对方还留下了名字,王剑。我还有印象,一个男生,笑起来,挺灿烂的。那么多年,成为大人,或者父母了,儿时的纯真是否还在,都有了沧桑容颜。不知道,在获悉背后那样,是为同学痛心,还是难以想象的经历遭遇,而不管哪种,都是无有意义,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我把他也拉黑了,不想再让熟悉之人跟随到的消息。很抱歉,曾经的同学,感谢这份真诚与心声,只是我也只能无动于衷,因为你们也救不了我,而我更不想成为大家的不好。既然都是有心无力,就接受命运和天意,不必要再多余的辨析,揭开的越多只会是越沉重。又想到,那位“人在旅途”留的是家乡邮编,很可能也是同学。不免在想,究竟又是谁,在关注追随着信息。那感觉,真是不好受,你在明人在暗,被人跟踪般,所有无可隐藏。怎么那么多人会知道我的Q,难不成真是弟泄露出去?没理由呀,他这样做对他没有目的区分。要说是从网络文字看到,机率更加低微了,哪能那么巧就都碰到。尤其是,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怎么人人都找上来了般,让我想过段平静日子都要成奢侈了。

  

  如果说,在之前,特喜欢看到点击量,现在却希望为零,没人关注的就好。开始不停祈祷,上天,不要传递信息了,不要让人知道干扰,影响爱的进程。现在别说人了,就是妖魔鬼怪出来,也阻拦不了爱的脚步,我会坚定不移地把路走下去。开始有所希望时间过快些了,总是担心夜长梦多,还会有什么事情。越是到最后,好像就越是不安,希望一切平顺不要再出乱子了。

  

  把《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中人审核留言全部通过,并且在后面补充上所发时间,否则全部为当时年月日。毕竟也是爱的历程,且是此中重要,仅下于真爱故事。只是有电话号码的没有放上,是不想给造成纷扰,公开了难免有影响。然后是自己写留言,公开回诸友:“请所有可能擦肩或路过,不要急着想做什么,因为很多事是无力的,人世间太多悲哀原本就不能避免,不必如此耿耿于怀。有的更是天意,凡人无可主宰。最重要爱过活过,则生命足矣,来去从容洒脱。感谢在此留言朋友,没那么多身心去应付也不必要,更改不了任何。相识过就好,珍惜善缘。为真心人、有情人祝福!”的确,人世间太多的无奈与悲哀,非凡人可操纵更改。我都坦然,那么路过,也不该有什么情绪了。不管是哪种,而生命总得走到终点,只是了结的方式不同,和走过留下的证明活过或是没有。

  

  空间名称为网络创作名“走过人间千百回”,这个一直不变,代表着人生最后反映。签名则由原来的:“如果有天要离去,一定给背后留下从容平静的画面……”改为“宁鸣而生不默而死,生固欣然死亦无憾,明月清风不劳寻觅……”最重要的是,背景音乐由“云水禅心”改为了,生命最后唯一倾听的旋律“莫失莫忘”。我觉得太适合了,对应的忧伤哀婉,完全的展示着心情。而且与竹林幽深背景,也是能搭衬得上,丝毫不会逊色。如今再写作,就直接打开这的音乐,让跟随从早放到晚。星钻购买了50个月,在我走后还能唱很久,两三年时间保持的圆满。只是我听不到了,这一次真的静寂……

 

  剩下的日子,生活并没好转,是身上病患更重了。荨麻疹,经过几天吃药,完全没有缓解,且明显加重恶化。有的抓到烂掉化脓腐烂,脚上都是伤疤了。想买点绿霉素片磨成粉敷上,对伤口愈合结痂很有疗效,问了好几家药店都没。抹药更没用,不管医院还是买来,就连最昂贵的“他克莫思”也不行,所有都失效完全的无计可施。感觉脚是最明显,身上也有却是轻多,不知是否与穿裙子有关暴露在外接触物质,上身衣物裹着减少亲近性过敏度降低,可我又没有裤子天热也不想穿。白天还没什么,一到下午整只脚都痒起,只能不停地拿酒精来烧,一下就能用掉小瓶子半瓶。这比湿疹烧时严重多了,那只是脚底脚面,现在小腿大腿包括手上,几乎是全面积的来烧。有些皮肤又那么嫩,火候把握不够就烧痛,而它的痒性也比那个大,烧好久才能止住。不免想到,若是身患此病的朋友,痒起定也是难受,而国内药物就没那么快能压制,发作起来怎么去忍受。如果不是获悉此法子,用酒精火烧绝对的能压住,否则会被抓成怎么样,把肉剜掉也不行还是痒,太恐怖可怕了,几乎真是成了救命。说来,多得十几年前,贵州上演过而学会,否则真不能想像,这生命的最后如何度过,简直就是逼人没法活了。新兴治疗之后,睡了一段时间的好觉,如今显然又不成了,晚上又得痒醒起来烧。想不到人生的尽头,连个觉都睡不好,这么简单的愿望也成了奢求。

  

  这回真的是把“博爱”牌子给打倒了,在那也治不好,控制不住。也就个人例外吧,那个得湿疹那么严重也治好,到自己身上就如此困难。如此自是不会考虑再去了,开了那么多的药,花了那么多的钱,一点见效都没有。虽然医生态度是值肯定,但这治疗上达不到,再好也是无用了。想到,我此前提过新兴皮肤看不行,说着专科都这样,难免带贬低,而对方也表附和,给人感觉是,他们医院比那好多了。事实证明,也不过如此,虽然别人那破费多,但当时很明显看到疗效,治疗最初几天就能安睡。这呢,从第一天吃药感觉不到好转时,我便已经起疑觉得不行,只是想到慢性没那么快一下就能见效,至少也吃上个两三天看情形如何再说。次日复诊时我也有提,好像是更重了,对方说没理由,可能有个反弹,是正常现象。那种安抚语气,让我还有信心尝试,选择继续在那医治。否则第二天就想回新兴了,用那个光疗会不会也好得很快,虽然花钱但能解决到痛苦让睡个好觉。但另一方面也有顾虑,那个照的只是针对小部分,现在如此多的地方几乎全身都是,又怎么能操作呢。还是说,他们医院另有针对性的治疗仪器,总之会有方法能压得了。但我更担心,他们那也治不好,深圳所有皮肤医院都要栽倒了,没人能治我的病,给我片刻安宁都不行。

  

  原本是打算再看,如今几乎花尽用光,却是腾不出钱财,得紧凑着用了。幸好时间也不长,否则又得为生活发愁,基本安稳都没有了。怎么也不会想到,有如此意外的事件,瞬间又把所有计划给打乱,几乎让人措手不及。也是如此,更加断绝了所有后路,让那条路也变得更坚定,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只能用命去抵了,不管是疾患或其他,以此来消除。难道也是天意?就是这样逼着向前走,所有只能通过死亡说话,用生命去证明托举。

  

  剩下药还有很多,吃了没用也还是照吃,除了花钱不浪费,可能用着药会让人稍微安心些吧,哪怕是加重也会觉得保障些,我就是个离开药物无法存活。其实那些药看来就很普通,苦心胶囊、复方甘草酸苷片,给人就很常见,就像调理而不是对症。比较针对性的,赛庚啶片、盐酸安他唑啉片,但也镇不住,还是身体对所有药物失效。还有西咪替丁胶囊,用途说明:缓解胃酸过多引起的胃痛、胃灼热(烧心)、返酸。感觉与这就挂不上关系,还是说调节药物对胃损害不得而知。当时还说,吃了这些药,连湿疹也会好了。谁知道,那个都不行,更别说其他了。不知是现代医疗技术的不过关,还是说我这个顽固性病人让难攻克,挨哪家医院都倒霉跟着失水准丢名声。在北方,是把西安那么多的医院给拖垮了,回到深圳又祸害这的医院,就没人能治你。不属于人类,天外来客,反常的存在。

  

  虽然如此,但这心里,还是比较接受,是因为,我此前在佛前起誓了,愿意承受多么病患折磨,只求换安然无恙。如今不过是验证了,我所要付出的代价,死前备受尽煎熬折磨,连最后的平静都要不来。我并不在乎也甘愿,我只怕能否扛过这段时间,只要不会死那就没事,再怎么样也熬得过去。这些也可以说,是为人间与苍生所承受,因为都是处理在那些事情上面,导向最终的定义。而且还不止如此,当时说的,死的时候也要很痛苦,要在那生死边缘挣扎咽下那口气。不能很干脆的魂飞魄散了,化为灰尘找不到就最好,粉身碎骨挫骨扬灰不留痕迹。那么我就一直的呼喊着“苍天”,直到没气直到叫不出,看老天会不会打动。在我的躯体被抬出来的时候,请为我打雷闪电鸣冤,下雪覆盖掩埋,不要让世人看见,不要让尘世玷污生命的清白。如果我真的做到了,你们也心息,而我也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