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五卷 > 101:天国点灯照亮爱的旅程
101:天国点灯照亮爱的旅程



更新日期:2016-07-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2016年7月25日,又是远行。当天刚打完针回来,病情未能完全保证。没有时间去等待了,只能分秒抓紧着运行。

  

  下午5点多出门,还是336到龙华大浪,这次却是八点多才到,坐了三个多小时,太久了。应该是,那会正是下班高峰期,车多拥堵塞车缓慢了。还好时间不是很急,路上绣着十字绣,找得到时间消遣。满座后,我是往里坐去,头顶正对着空调。拿出夏天帽子戴上,做足了准备,让身子不受凉,加重病情。又戴着口罩,人多空气混浊呢,正是感冒不得不注意。我那样子,可滑稽了,车上最明显,又绣着活儿,再不会有的身形。走到哪都是如此,另类出众,如同人生的与众不同。

  

  路边转车等待,看到有交警摩托经过,那种心情,就回到了东门事件之后的厌恶,不想接触不愿看一眼更不会询问,这一切只因,罗湖救起形象后被龙华打倒,让原本已经变好心情更加糟坏,便成这么样一幕了。一个人的影响作用力多大,直接干扰整个行业,包括对世界的评价。

  

  在那之后,再有找不着路不得不问时,就找那些民工、清洁工之类,最低微的最朴实热情,最高贵最是冰冷漠然。一边用汗水挥洒,却最不引注视的一群人,偏偏就他们成了那真情薄弱的希望。一边享受安逸,生活条件最好的那些,却会是传播冷漠的杀手让城市跟着失色。何为好坏,正如真假对错已经没了界限,找不到度量衡的世界一切都偏移。

  

  又看到,有几个年轻女孩子,穿着遛冰鞋,公路边轻快擦身而过,让人羡慕得不行。那鞋子,还是带着闪光,夜色中非常明显,一路走一路闪动,像那舞动青春的激情飞扬。想到要是自己,只怕早把握不住方向往车子撞去,到时不是摔跤而是生命威胁。她们是能那样,不像你如此命苦,活着除了悲惨就是凄凉。

  

  坐车,到达,整理,下来。九点了,才找饭吃,太晚几乎都没了,随便吃了个红萝卜肉片,煮出没吃一碗饭,菜剩下大半走了。没心情,没食欲,所有成了强撑,为活着最后一口气。

  

  那里,也是工业区之多,晚上,是拉开大排档场面,桌椅都摆放外面,更加空旷与乘凉。不少朋友,三五成群聚餐,坐下慢慢喝喝酒聊天,此等良辰美等不辜负。不会有我,永远要不到,不管是哪一种,亲情友情爱情。最关注不是这个,还有人在打桌球呢,瞬间牵动了曾经向往,对此的喜好。《究竟谁在伤害着谁》情缘,龙岗南布时,我们在楼下共打,对方教我,那样温馨场景。都过去了,早淹没在人世,那些走过足迹。而今,很快生命也会逝去,让所有彻底消失,记忆里的痕迹。

  

  十点多,出来打车,站在公路边,给路灯照了个相。灯总是让人触动,这样的时间里,生命又一次路过。会有一盏灯光,在天国那边点亮么!别让爱的路,还走得那么艰难。

  

  打的,问远路,还好能去。虽然贵些,夜晚感受,不是白天换来。那司机,还是打开手机百度地图导航,装个GPS多省事方便,要几个钱还会装不起。之前夜车回深圳也是,都是到车站时找不着路,跟着手机指引才走得了。幸得出了智能,所有功能具备,否则还得问路了。

  

  坐车就犯困,因了此前教训,不敢再睡,是怕错过,最后一眼万家灯火。上次没照相,这回无论怎样,一定要记下。可惜路程不远,基本难以看到那种,隔远观望一路延升。看到一片,高楼大厦,非常有气势,灯光点点闪烁。拍了下,是因为,这么多且集中,很少见。问,这也是深圳吗?感觉除了它,其他城市,没有那水准级别了。回,是的,还在呢。都走好远了,还未出城,是想快点,进入平淡温馨,而不是这些,大都市里的繁华高贵。那些闪烁让迷乱,远离市区的却让人平静,回归真实与自然,生命的最可贵。没拍多少,是拍了很多,找不到合适,此前路过那一幕风景。太遗憾可惜,不曾捡拾,却是不可能再回去重走,心情也不一样了。正如告别后,所有抛于身后,再也不要回首。这个世界依然安静,不会知道有个人要离去,是永远都会运转存在,而生命只是短暂过尘飘逝。

  

  一路上,半睡半醒,是留意车外,捕捉镜头。这个车,倒是不如之前,空调开低,让人凉嗖。想着冷了,就多穿戴帽,都备上却不能发挥。虽然没找着,那最想要灯火场景,但还是不免的,多了几分注视,是夜晚引起的暇想,非白天能触及到心底去。我看着外面景物黑色伫立,想到自己很快要离开这个人世,是种什么心情?没有伤感不舍,不是那种依恋难过之心。就只是,从容的,平静的,用平常,每一次路过心情,那么样的,静静观望。如果不是活够了,把人世间都看遍尝遍体验遍,是不可能如此,淡然无谓。你一定会有情结,对这个世上,不管是哪一种,总之不会是,了然无物。哪怕疾病煎熬折磨,让你想要解脱的痛楚,回看还是会有情绪,绝不可能真的空然,一切了空了。这种境界,只怕寺庙修行者都未必,因为爱是最好的超越,帮我们超脱生死尘世间所有。而有多少人,可以这样,走到生命的最后,真的能真实的跟自己说一声,无怨无悔无憾了?从这来说,我也算是荣幸,能够体会达到,是相对太多同样得死,而他们到死亡那时,心情不会能如此平缓,那么样彻底的放下,这个人世间的一切。所以,不会哀伤,不会悲戚,不会叹息了,因为够了,足够了!活这一世,胜过别人的几生世,都不能比的生命历程。

  

  十二点过,跨越次日,到达惠州惠阳淡水汽车站,花了三百元,仅次于台湾打的昂贵旅程了。开始怀念起坐夜车了,越来越眷恋夜晚的深邃与静寂,就像生命进入到另一个境界天地,再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噪乱难安。只是,这样的机会,也不会多了。若非托了死亡福气,也是不会能有遇,换来的享受安逸。

  

  直接找到附近旅馆,挑了个最便宜30,二楼不高好走。没有空调有风扇,之前就因此着凉,换来生病折腾还破费,再也不要了。什么毛巾浴巾都无,公共冲凉房卫生间,没关系省钱就好。备有蚊香,睡觉点着,确实看有熏死床上。当晚也是不冲洗了,虽然出一身汗水,太晚太困太疲累了,只想倒头就睡。不知是身子虚乏原因,还是说坐车更加体力消耗,每回都如此难支持。

  

  把佛像菩萨与金鱼图片拿出,就摆放在床头桌上,就像是陪伴入睡那样,你们一直在身边守护,给我安稳与踏实。还打开功能机播放经文,到哪都不忘梵声轻唱,跟随爱传遍世间每个角落。但愿走了之后,还会一直唱下去,心灵的守望爱的旋律。

  

  睡不好,一点多就醒来,是被身上痒醒。还是脚,只不过不是脚底,是脚面和小腿。只能拿出酒精来浇了,不烧都没法安睡,让人骚痒难耐。看到突起青筋,和手一样可怕,分布密麻,都不敢看。不知是瘦还是病变,整个身体都垮了,已经不是人的体能。随身带着药膏药片,天天坚持涂抹服用,没缓解没有用。又回到了,皮肤看病之前状况,那时夜夜烧睡不好。看来,只能这样烧到死了,生命的最后连睡个好觉都成奢侈了。老天让我这样惨死,应该会安慰知足了,再大的罪孽也该能洗清了。

  

  2016年7月26日,十点起来,漱口洗脸。带了牙膏牙刷,杯子没有。那有公用,想着不卫生,横竖是死无所谓。自己一身病痛,不传染人就不错,还担忧他人传给。还是感觉不舒服,最后换了饮料瓶,喝完正好。毛巾,没带小的,大的用来沐浴。当时没想到,以前都带了无用,现在没带却是欠缺,总是次次经验次次不同。屋里镜子都无,也是在那梳理头发了,任何时候都不能随便。

  

  回去,拿衣服,冲洗一下才舒服。有三个冲凉房也是卫生间,有人清理也不脏乱,足够供给不用争抢。那有热水器,调得比较大,病才好不敢太凉。沐浴露都带了,洗衣液也带了,换下衣服可以清洗。衣架也带了,三个足够更换,夏天炎热好干。不能保证时间长短,生活日用基本配备,提早便打点好。一个小箱子装得下,就那个网上购买,不用提得沉重难受。

  

  忙完,到中午,吃饭时间。旅店一楼就有,倒不用跑了,随便吃点。叫了个生菜肉片,尽量让清淡,胃口不好,油腻更吃不下。14元,感觉挺贵,龙华十元都有。半天住宿费呢,多吃几餐,真不低。可能挨近车站,可谓风水宝地。不知外面有无,到时找找去。

  

  饭菜上来,装了大盘饭,用小碗舀。我能吃多少,感觉是浪费。虽然吃不下,得强撑。昨天就没怎么进食,早餐也未补充。不能放任,现在还不能死。就是这样,机械性,往嘴里送,慢慢吃着,毫无味道,为活着而灌。总算撑了两碗,菜基本吃完没剩,不像昨天太可惜。最后一碗,我是让自己听着音乐,就像往常看着视频,那样陪伴着来吃。听着听着,投入感情,悲伤起来,泪水泛滥,就要掉落。越来越感谢歌曲,如今只剩下你了,和我相依为命。陪着我,走完这人生,最后一段路。

  

  对面公交站台,想找车子,没看到有,去达目的地。问旁边小卖部,一个男的,说不知道,然后不作声,那种不热心,冰冷面孔尽现其中。想不到,在惠州,也能遇到,深圳常有一幕,本地人的尊贵,漠视不理。其实他不知道,我也是广东人,且他们说的家乡方言,我完全听得懂。可我不说,就是不想做广东人,怎么了有什么了不起?看不起外地人,更鄙视他们,丢了自家人的脸!在那站着一会,又听到停留公交车上,司机拿着手机,对着那边大声谈论,有点类似争执般,还站起做着动作,给人就是,非常之无礼不文明之状,作为一个司机如此,带给乘客什么感受?还愿坐他的车么!我在想,里面的人,也很不舒服吧,除非同类,没有感觉不妥,原本也是那一种。反映的还是那个老问题,整体民众素质不行,哪个行业都是杂乱让人烦躁。什么时候能够像香港台湾那边就好了,这样走下去永远够不着,是指不重视教育,不用心改善引导,只会越加糟糕败劣。

  

  打的,直接坐进,没说价钱,以为是打价,下车收20,比深圳贵了,没有多远。对方说,他们这都那样,一口说价。怎么这样,好像不合符,的士条例。心想,下次不敢坐了,如此昂贵,太不合算。对方有问,哪里人,我略一沉疑,回西安。其实也如广东一样,我同样不想说是那里人,只是又无奈而圆口。听得出,他们是本地人,有的还说客家话, 完全能听懂,只是不想应充理会。原来我对广东,也成了如此抗拒,要不是出生这里,会否扭转人生悲剧。高速发达,不需真情,偏要追逐于,粉身碎骨伤痕累累。

  

  好宜多商场,惠阳区最中心地段,繁华热闹场所了。当然,与深圳东门、华强北那是不能比,原本城市级别就不同。进去转了下,看到很多帽子,如同深圳,都不比我台湾所买,大陆就找不到同款,太特别也喜欢。我不是买东西,只不过到当地了,初来乍到的逛悠。直接上到四楼观赏,是因为中间也像北京的大红门服装商场,一些摆设很是吸引人,挂着好几个闪光不同颜色大球,然后还有丝状缎子从上坠下,围成一个灯笼式模样,也是给到人美的感受。在哪都能看到同样一幕,就如爱的辗转反复,重复着同样残缺的轨迹。

  

  大亚湾,《人生难得一知己》情缘产生地,我们就是在那附近熟悉。自然没有去,如同龙华没到南布,带有《究竟谁在伤害着谁》走过气息。我怕自己,承受不了,多年后重走回那些道路的苍凉,是在生命的最后。我会是怎么样的心情,面对那一路走来的血泪,而今换来这样凄凉的下场。不想再走了,不要再看了,也不想再写了。让它们沉寂,在无人知的角落里,如同生命的消逝,再不开启。

  

  回去,叫摩托车,那里很多,都有编排,穿着像交警服装。我起初还误以为,怎么会这么的多,且都装着大伞,后来才知是拉客。这样也好,统一管理,不要断了谋生工具,老百姓多不容易。只顾着城市面子,忘了大家的肚子,生存成问题,引发太多弊端,更难以预防制止。

  

  在路上,想到某些,泪水又出来,直接滑落脸面。现在是,眼泪无时无刻会在流,随时随地便被牵引。外面太阳那么光亮,心头却如此悲戚,死亡越近越哀伤。想不到会这样走到头,想不到离去比活着可悲,想不到生命承受如此之多,最后会是那么样冤屈不瞑的逝去……

  

  到达旅馆,联网修改发文。尔后写作,把当天发生记录,再不留剩余。没桌子,搬个小柜子,靠近排插电脑通电。坐在地上,像个小孩子,最喜欢这种无拘无束。太矮了,坐床上又太高,怎么办。最后是,拉出抽屉,翻转过来放地上,坐那里正好,只是坐久了屁股疼痛,却是比没有的好了。带来了护辐射眼镜,换上不忧虑了,眼睛疼痛影响写作。

  

  电脑,往常写作放着“梅花三弄”纯音乐,如今改为“莫失莫忘”。不戴耳机,用它来隔绝。在深圳却是不能,非得耳朵塞上。真的是,对地方排斥,才会对人声厌恶。走在别处,不会有那样的反感与躲避。而且也会开口说话,不再只是用笔做哑巴。不仅不想听,连说也不愿。深圳,对我来说,真的没感情了,我连呆在那都不喜欢。如今远离,有种说不出放松,像是生命笼牢给捆住,只是又不得不回去,死在那里了。因为除了那,也无别处可去,而那是,去到之时便想着家园停留,而今只是验证,死亡之后的回归。

  

  写到此,上床,歇息,睡觉,又困累了。感觉越来越想睡,都睡不够般。很快会能,睡上一个,不会再惊醒的觉了。这会却是不得安宁,又是痒醒,大白天都睡不好,夜晚来临就更糟糕。起身烧了止住后,抹上最贵药膏,看是否有所压制。脚底的好了,显见有疗效,若这能起作用,再网购一些。只要不去医院,更加折腾费力,多少钱也愿花了。

  

  听着忧伤歌曲,沉沉睡去,不是很熟睡,只是又比不睡好。疲倦困累,有种想倒下,不愿再走下去。六七点醒后,起来不再睡了,打开电脑添加内容。八点多下去,另一家饭店吃饭,蒸出来一碗饭吃完,像有所食欲。不管怎样都得吃,为目前的活着。

  

  出去打车,没坐摩托虽然便宜,夜晚撞风容易着凉,病才好不能不注意。吸取白天教训,问好价钱,说到合适才上。途中与司机搭话,说他们不打价,价钱都要高。对方感叹,又是生意不好做,很多人都退车了。估计应是,当地摩托拉客太多,基本都拦截了客流。在深圳不会,那里禁摩禁电(动车),不坐公交就只能选择的士。说,退车扣五千,赔也没办法。问,是否签了合同,西安涟漪也是,供车不到一年得扣车费,以此解释应当合理。对方感叹,合同不合法则,写着也不能生效。说是政府不管,就只能这样了。心有所感,叹道,找不到说理的地方。普通人士,没权没势,确实没发话权。又回了之前打车对话,都成了没有条文,只在当权者手里。

  

  问及,这的公交车,怎么那么快就收了,八点多便停运。说道,深圳那边十一二点还有,也是环境有关吧,那边人群深夜游荡,不下于白天繁忙。司机听了说,公交车不好等,有的直接过去,有站台也不停,乱得很。感觉是,怎么好像哪里都没秩序,就没有个规矩,也无监管。大陆所见,似乎就只有负面不良,是否正是印证着“教育”问题,基本没做好,导致一系列偏移。还叫我不要坐摩托,不安全,我说,不会那么巧吧。回,怎么不是,天天有出事。心想,命未到,你想死,还死不了呢。命到了,怎么也逃不脱,随时会来临。但愿这次,我的命到了,再也不要留着,不肯收走,继续人间受罪。

  

  途中,经过一座很高大楼,吸引了我的注意,一面全是LED显示屏,夜色中尤其突出,变幻着五颜六色。询问才知,惠阳地标性建筑,最高楼层“壹中心”。问有几层,一百。不信,深圳“京基大厦”才有,那是比这高多。七八十,差不多,已经不错了,在这也能见这样的高楼。因此拉开,谈到深圳,说那边工资高,我说消费高了都一样。对方否定,很多朋友都说低,比这不如。我说,去过便知,与香港有得比了。北方钱,回到折半使用,都不及。问,我在那边买有房子?笑话,都租不起。那是天堂,能容留穷苦。说不信,在那生存,怎么都不差。不会知道,世上最苦难凄凉可怜人,活着无依死了也没居。又说,你说你们难,我们也难。我回,叹息般,这年头,什么都不易。一句总结,打住,话题。后面,再说,嗯哦附和。不想牵引内容,增加心里不适,笔下写没完。他们有何理由感叹,在一个世上再没有的凄凉苦命人面前,不知自己已经是够幸福的了,还在叫苦不满。如果换作他们,没人能扛得过来了,让生命写下完满无悔的离去。

  

  看到好几个酒吧,拉妃,当地最大型有名。外表装饰,霓虹闪烁,真的像皇妃一样高级,据悉消费也不低。哈曼,英文名般,一听来头不小。后起新建,也能跟上,生意不错,热闹非凡。从外面看,也是豪华高档,灯光璀璨。场所还挺大,容纳人流之多,大家一起疯狂劲舞。还有新地,相对小些,客源也满,人都喜挤一块,燥热气息弥漫。想起深圳所见,感觉那又不如这了,进去怎样不得知,但从外部展现,已经是居于之上。也是,惠州,原本就是以“夜总会”闻名,且是光明公开运营,成为一个产业支柱。深圳,怎么说文明保守些,开放程度是不如了。所以在那里,有了秩序,却太多压制,让人不能随心所欲,找点乐子都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