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五卷 > 82:我的心不后悔反复为了你
82:我的心不后悔反复为了你



更新日期:2016-07-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2016年4月12日,阴雨飘摇,风雨迷离。那几天,天气一直不好,天空灰暗阴沉,雨水下落不停。就像人的心情,眉头紧皱不得开怀,让更加显得阴郁,加重了的伤感氛围。好像每回,最多事最折腾时,天气也会跟着变脸,进入到那么好的陪衬。是否,苍天也能感知心声,知道那一路走来的凄楚心酸!它们也会看不过吧,为这女孩在人世的多事,那条人生路的坎坷不平。

  

  2016年4月13日,闹钟未响,七点钟,就醒来,睡不了。心里搁着事,下意识地记挂着,无法安然入睡。当天的天气,更加糟糕了,下起倾盆大雨,更电闪雷鸣。好像真的是,天都陪着我一起哭,如此的风云变幻。偏偏又是在这个时候,最糟糕落寞时,天地万物都变异,传递着心声。

  

  中午,接到对方打来电话,说大概周五六能下来,这是肯定的答复,证明再没问题了。我听了,自是安慰,总算确定,不枉此前经受。询问,在忙什么?我说,做饭呢。又问,做什么菜,还说过来一起吃。我自然不会让了,心想,哪有那么简单的事,别把我这又变成了旅馆。这有佛祖菩萨呢,别把人类的规则,也带到这来玷污。说,你就一直住那小房子?回,是呀。心底在说,我不住这能在哪?天地之大,都没有一个家。可怜的人,无伴可依,无处可居。

  

  此中,说到,忙碌写作。问我在写什么,说要过来看看,以证明我的说辞那样,确实是作家其实虚假。我自然也否决了,说还用得着走动,大老远的过来吗?那未免太麻烦了,毫无必要!其实是避开,过于亲近的接触空间,有些事就不能保证。最后决定,让我把文稿打印下来,拿过去让他过过目那样,确定你不会是说谎真的属于创作。虽然我不喜欢向他人展示作品,是身边熟悉之人让了解,但出于工事也是无奈,只好选择了几篇,自我感觉比较满意也精简,不会夹带太多情感性色彩,让人会读到你心底里去。两篇心灵,两篇情感,两篇人生,可谓包括统概,有个全面认可。

  

  记得之前,对方曾经问过,我平时会做些什么,是指哪些活动之类。我没敢说,整天呆在家中,是怕人家生出异议,觉得不合常理所在,又影响到办证之事。便说,有时出去走走,买点东西,闲逛一下。其实基本没有,除非特别所需,才会走动,就是一天呆在屋,隔离隔绝的世界。其中就说到了一个,附近有仙湖,山上有庙宇,平时常会过去,参拜一下佛祖那样。说出便懊悔了,是由此引出新话题,差点又不好脱身。对方听了,便说,什么时候,他也过来,大家一块去。我自是问,你也信这个?对方回,当然了。我听了,心里在想,就这副德性德行,还好意思供奉佛祖,简直就是侮辱与亵渎,前后违背表里不一,嘴里喊着暗地推翻。他的所作为,就足以说明,否则怎么会那样,做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事。从这又可见,世人是多么的虚伪,所有信守都只是做表面功夫,实际里就毫不遵循与奉行,更做出极其相反言行折损与磨灭。我当时真是怕,他一定要跟着去,让我无法拒之。我是想到,带了这么一个污秽的人去见佛祖,我都觉得自己是在造罪了!无颜面对的愧对,把我们的罪行都显于神灵面前,再无可遮掩的难堪与羞耻。尤其是,还一同跪拜作着祈祷,我更觉得对自己都成了玷污,把我的人生真义都给败坏了,辱没了这份如此虔诚与真挚的信仰。鉴于此,我是不可能那样做,坚决的不与同行。当然,表面上,我是不可能,表露出心中意愿,毕竟,求人办事,还敢得罪不可。只能找着话语,敷衍塞责与推搪过去再说了,此刻为了更大利益不得不容忍。而后面终究没有上演,幸得没有造下更大罪孽,否则我就更难以佛前守护了。

  

  这次,对方又说及,到时怎么感谢我?我一听,知道不对劲了,又是那样的事。这人可真是贪心,一次还不行,还想要没完没了了。真是想不到,为了办事,把自己会卷入了一个陷阱之中,走不出的迷阵。自然,我也只能,装不懂,说着,和最初时的应充,请你吃饭呗。虽然知道,才不稀罕,别人要的不是这些。那边,没有继续,就此扩展,毕竟电话里,是谈不到哪去。只说,到时再说。这显然就是,过去就会有的实际,曾经的事又要重演。证未到手,只怕又再次卡你,让你不得不顺从。心里也做好,最坏的打算了,毕竟都有开始了,不能中途中断。再怎么样,也得拿出结果来,不管是付出多少,奋不顾身的。

 

  2016年4月14日,对方来电话,我以为是证来了,让过来领取。谁知不是,我的相片扫描不行,还得再去处理一番。其实,我电脑里就存有相底,直接网络传送就清晰了,但当时匆忙而遗忘,以至因此又给自己制造了个不利,而给对方又创造了一个条件,刚好借用的机会。而事实是,我也不知道,到底是真不行还是假不行,过了几天才跟我说。虽然我是能看到,我拿相片过去,他在那重复扫描,但这些,却是可以做来,应付你,混淆视听,具体是否真需要,我也是无从验证,更不可能提出质疑。人家在做事,你作为求助者,还能(敢)发表意见不可,就算有不满也只能埋藏了。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就是这个道理了。而他,无非也是拿这个来压我了,知道我的无力与无奈不能推之。

  

  试了几回,终于好了。未走,请吃饭。对面有个,“家乐园”餐厅,是煮好现成,各人自点再计价。这个,却是比此前那些大酒店煮出好吃多,也符合我胃口。后悔怎么不早来,花的钱还多,又吃不到哙。那里生意也是很好,都排起长队,供应的附近上班族午饭。两份,也就一百左右,自然是我出了,讲好要请客呢。不管是否就行了,这餐你还是得付,我更不想欠人情呢。

  

  一楼基本坐满,我们端着,上到二楼。那里更清净,且还靠窗,我也喜欢。饭菜基本都吃完了,确实美味,不能浪费。只是当时,饭店里反复播放着一首曲子,是改版了的,非常恬静优雅,邰正宵的《千纸鹤》,一首很早期的经典老歌。这歌,我曾用于真爱中,自然,把我又带回到了里面去。一遍遍听着,泪光闪烁滚动不让下落,听着那歌词无比心酸:我的心不后悔,折折叠叠也是为了你;我的泪流不尽,纠缠在梦里夜里的负累;我的心不后悔,反反复复也是为了你;千纸鹤,千份情,在风里飞……

  

  这,曾经是,我对那个男人,多么真挚的心声!为了你,为了这份爱,我不知流尽了多少的泪水,更是受尽了多么的辛酸与苦厄。回首那一路,真就像梦一般,我至今不能想象,那些年来是怎么走过来的,而到今天,我会落得如此“凄凉”的下场!想不到,十年后,我又回来了,回到了这个,最初追逐爱的地方。曾经的一切已物是人非云烟散尽,如今的我却是伤痕累累身心破碎。不管是选择努力还是放弃,最终我都是无法摆脱命运与天意,还是要把这一生世演绎得如此离奇,不可开启的轮回戏剧在人世写下一段凄迷。

  

  吃完,对方说,出去走走,就知道没好事。此前电话里,特意叮嘱让拿身份证,自是为开房准备了。对方问,像要征求意见般,我回:我有发话权利么?意思是,我说不行,你就会同意不作想了了!明知不可能,说得再多,也是徒劳无益。走着走着,忍不住发话:一定要我跟你走么!像商量恳求般,能不能不要。虽然知道,这些都没有作用,只能被人牵着走。对方问了句:你不想么?真是老练的男人,知道抓住女生心思,口是心非,完全的能看穿,女人心声。这种男人,是最可怕的,女人只能成为猎物,逃脱不了。男女之事,女人从来不会直接,而男人只要主动,便能把女人带入了。还不停地问着,我要听你说,非要你亲自说出那一句,有点与人玩策略,又带着那种,挑逗性的口吻。我说,我不想,我想要回去。这话,可以说真实,也可以说不真实。真实是因为,我真的不想一再犯错,不要再与对方继续发展下去。不真实,自然是人性本能,只是从心理上却不得不否认。因为知道没有感情的游戏,投入得越多只会伤到自己,女人永远是玩不过男人,两性问题上更永远都是输。何况,我的身体,本身也确实不允许,会影响到病情,就更加的要制止了。自然,对方是不会放过,一次大好机会。都来了,还能让这样走掉,原本就是设计安排中,否则不会叫带证件。不由感叹着,现代人爱情故事,都是交易买卖。确实是,时下的男女流行关系,某种利益与目的的索取。我们之间,无非也是了,至少也存在了那么一种链条,非现实中的自由恋爱正常过渡。对方听了,有所为彼此开脱地说着,不要那样说,玩玩而已,相互帮助。这不正是了?你帮我,我也不得不回帮,只是帮的性质不同,牵涉到了人性内容之上。

  

  走了一下,没找着酒店,又往回走,原来那家。对方说,如果有钟点房,就开,没有就算了。我当时说,应该没有,就没看上面,贴出房价说明。其实是,不可能没有,现在的酒楼,都知道怎样的提供服务,还能连这点设想不周全。果然,我在公路这边等待,他在对面询问,一会电话来,招呼过去,我说真的要啊!有点无奈的叹息。对方回,都已经订好,你还能退身,只好过去了,拿身份证登记。想想,前一回,还怕被人看穿,特意留到第二天退房。那么现在呢?钟点房,再明显不过,除了男女之事还会有什么。而且多是不规矩,若是正常男女朋友,一般在外租有房子共住,是不需要到酒店来操作,除非其他情人或交易难以说清,才不能光明正大偷摸避开掩藏。人真的是,有了开始,就再无所忌吧,好像反正都错了,还在乎旁人怎么看待,公开也无所谓了。47章《彩霞满天芳草斜阳外》,大梅沙之旅住酒店费用,看到钟点计价之高引发感慨,写到 “只知在罗湖春风万家附近是60,感觉就贵了一倍,那是市区都超过于了。”那里的信息就全来源于此了,只因有了一次人生坏的经历,才会让我有所知闻。包括台湾住房,我会懂得插卡开灯,无不是在此尝试得知,否则我连那些都不会呢,是从来就未进入过稍有档次级别的酒店,可见生活是多落后没见过世面。如果不是因了真爱,我更不可能来到深圳,进而牵引出体验那么的多了。可到底是幸还是不幸?正如人生成了非凡,却太悲怆凄凉!

  

  进电梯,问,多少钱?60。多久?两小时。还不够呀。够了。确实,男人,再有能耐,也不可能全部用上。我原以为,能开一小时,其实不行,酒店想得更周到,那也未免太匆忙,两个钟,就足够,慢慢来。而有的,还达三四小时呢,那价钱倒是值得,当然若这些事倒也是多余,一般完事也就走人了不会再逗留,若是有事住宿就按日计而非时算了。又一次进入,什么心情?或许是,会越来越放开吧,不管是多少回,生命已经被抹上了不良,你终究是摆脱不了的阴影,又何在乎错得离谱。重要是,没得退步,没有选择。虽然,他那边,是在给我办理了,似乎已无后顾之忧,尘埃落定,但所有还是只在于他的一句话。他如果要反悔,却是随时的事,我不敢去赌,毕竟那么艰难都过来了,总不可能中途又出事,更让所有白牺牲经受。如此,为了更加保证,一切都顺利,他有要求,我是不能推开。他不就是抓住我这种心理么?否则过后,他是再也发挥不出来,我不需遭受这种有所胁迫底下的压力,没有抗拒的余地。

  

  还是同楼层,只是换了个位置方向,那里的环境看来却要更好些。因为有窗户,外面没有房间隔挡,能够观赏到窗外景色。我打开来,看到附近的小区,还有林木公园。有种什么心情,这原本,是个多好的欣赏,却因了,不好的事情,破坏了美好的心情。我会是在这里,要上演人生的丑陋与罪恶,真的是连城市都要跟着失色了般,辜负了这清新空气与秀丽景观。

  

  把窗帘拉上,不让光线进入,又把房间内外,所有灯都关掉,那样更好面对,不让一切那么明显。就好如,在偷鸡摸狗,进行着不光彩的勾当。事实也是,至少在我这里,成为了人生的可耻。对方还悠然躺下,说先歇息会,没有那么焦急了。我却急了,说着,还不赶紧?办完事早回!听来,好像我多么迫不及待。其实是,我就不想耗在那,还得回去写作呢,分分钟都不想延误。既然是交易,那就不用讲究什么,直接进入主题就是,给大家自由轻松。我想我真的是坏到透了,如今说来会是那么的坦然,已经不会再有何矜持与收敛了。

  

  同样的,脱衣、冲洗、上床,熟练,完毕。一切,成了这样的有规律,只是在人性范畴下,所有如此的合理。这一次,却是敢于正视了,对方更是说着多美,意思让人观赏,其实是肮脏与下流!却是忘不掉,那些难堪的画面,真是难过。坏就坏呗,人生的最后彻底坏一回,做好女人一直纯洁忠贞又怎样?也永远遇不着一个,会对你疼爱珍惜的男人!我宁愿放纵到底,至少还能给自己一个开脱的理由,我是不应该获老天厚赐因为不配。

  

  躺着,又聊了回,对方问,你平时就不会想吗?我说,想也不代表就要找呀,人性上一些东西,谁也脱离不了,女人更不会像男人那么随便了,需要就去找异性,虽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男人有送上门求之不得。倒是感叹道,其实这样也好,不会付出感情,反而伤害得多。越是真心越是受伤,遇到的都成辜负,让自己伤痕累累。这自是站在个人人生立场上来说,以往的情缘哪个不是如此,重复着这个定律心碎的自己。对方听了附和道,就是,做情人,最安全。我知道,这个情人,说的就是男女关系,解决生理需求而已。不需要讲感情,只是人性原则,没有责任与束缚。爱情什么时候,就成了这样的交易,真是让人叹惜。可难道又不是吗?看自己付出得够多,最后又换来了什么!还不是什么都没有,甚至活不下去,如此悲惨凄凉的下场。难怪没人敢动心动情了,换来的结局太可悲,身心都要受尽痛楚。不知道是什么,把我们都变这样了,伟大的爱情也跟着败坏,而最终谁也没能过好,只是换一种方式游戏人生罢了。

  

  记得,刚到北方,和西安面对时,对方第一次那么久,那是因为,他之前抱我时,就忍不住流泄了,否则一个男人,过了一年的无性生活,忽然间的触碰女人,那必然是控制不了,再有能耐也难以,压制人性而收复自如。同样这个也有点,当然没北方那么差,不知是自身生理因素,太多男人会有的现象,还是因爱而难以把持,流露得快与直接。而能看到是,随着次数时间就会上升了,正说明着久未近女色,一旦接触了便会回归正常。眼前的会是比那里好,并非只是说控制上,重要是,那边总是会把我弄疼,就那种毫无怜香惜玉,能够温柔柔情一点。也可能因他本身更强壮结实,男性特征明显,更深入触碰到伤口,所以就会感到疼痛了。还好这个没有,多少是有差别,否则病情定会更严重,那情形更糟糕,我就是最担忧这个才如此疑虑,不想让彼此缠上关系却又逃脱不了。对方有时,还拿我此前爱人比较,就是谁会更好一些。这就是典型的坏男人,就爱拿言语煽动气氛,让变得更加火热迷离。有时候,他会双手从手臂底下穿过抱住,像是体恤爱惜呵护,事实是是服务于自己体会。北方那边不会,可这边能给到的,也不是爱的表现,只是人性的满足。不管哪一种,都不会是你所要,两者不能统一,也就如生命的残缺取舍,总是难以圆满而有遗憾。

  

  想到第一次的时候,刚进入房间,对方还先抱了一下,然后在要离开时,又特意拥抱。其实我很想那样,强大呵护弱小一样,可惜北方那个,从来不会主动,都是我粘着不放。而眼前的,我却不会是要求,因为只是交易关系,不能索求得多,只会让自己更依恋。我想他也只是做个样子吧,做安慰状那样,是了解女人的心,需要安抚。可就连这,哪怕是表面,后面都做不到了,不会再有。没爱,不是发自内心,是难以强求与维持。其实我最留恋的,并不是说床上给予,更有份量的,应该是那一个拥抱,给到温暖温馨与踏实的感觉。那,才是我真正,一生追求所想要!一个小女人,要的一份,简简单单细水长流的爱。可他不是,那个能呵护我的人,北方是却不给予,无论哪一种,注定又是不会完满,只会徒增伤心与难过。懂爱的女人,逐情的女子,似乎天定就是悲剧人生,从男人那要不来的真情守护,却在性别操作底下演成了离谱。

  

  完了以后,我立刻就穿衣,是想快点回去。那边,还悠闲不动,却只能留下。对方不说走,你还能先走人,总得等到一块。其实,我特怕呆得久,男性冲动又来,到时难保又上演。毕竟机会难得,他平时只怕是找不到对象,和所有单身男女那样,苦苦的压抑与忍受了。还好,只一会,也便收拾离开了。这是,在这家酒店,第二次,记录下,我人生犯罪的记录。想不到,还会再来,就如北方归来,一切如此意外。

 

  2016年4月15日,一个可谓喜讯的好日子,我的证批下来了,已经在他手中,让我过去取。自然,匆忙,赶紧,坐车过去。

  

  那是,PDF图纸,传到电脑或手机上,需要到相馆打印出来。两人一起过去,他用微信扫描电脑,一下就能登录并传送,让我这个天外怪人般看得可惊呆了,想不到如此轻易与简便,我是从不用不知道也不需要。我的生活如今只剩下“简单”,那些多余的一概隔绝在外,不让占据空间成为扰乱。

  

  然后跟着,对方给我办理好了飞行保险,最高金额赔付50万呢。感叹,不会坠机吧,真那么巧就是天意了。心想,也不错,解脱了生命,还能给亲人家人拿一笔钱。那边离了,应该是归为,最亲的直系亲属了。只是害苦他人,和我同坐人员跟着倒霉遭殃,和你的人生一块陪葬了。当然没有发生,爱的路未走完,也不会中途便结束。

  

  办完,自然是去买机票了,此前曾走过那家,翠竹路好又多商场一楼门旁,深圳火车站翠竹路售票处,机票火车票都有。那是一位女生,长着不说很漂亮,但穿着比较讲究,质量牌子的裙子,看着显水准与层次,坐办公室类型。在那也确实轻松,只是给人办些手续,不牵涉劳力辛苦,不忙时还可玩电脑,真是份不错的差事。你就找不到了,没有那样的水平能迈入,也轮不到你好命。拿出所有证件,确定好航程,交予办理。我那时不知道,原来也不是从她那直接可取票,而是同样经过一个转手,要那边购买然后打印传真过来。早知如此,就在旅行社买好了,他那里怎么也熟悉好说话些。更气人是,我拿回一看,人家赚了你五六百块的中转手续费。在她那,两航班共二千五六,在这才二千零几。我听了,自然非常懊悔,尤其是更加痛恨,怪责不早说,告诉我。他的解释是,他有讲了,说在他这买,比外面会好些。可我当时以为,机票是和火车票一样,直接就可拿到,自然误以为,通过他那要多一道手续,未免显麻烦累赘了。我是不懂,没买过,不知情,他也不跟我说,告知这种情况,外面也一样的,那我自然就在这取了。更有意思是,他就是听我嘀咕了那么一句,觉得也是费事了,就让我到别处拿好了。可他不知道,外面和他这一样操作吗?甚至还要我等得久,在他这,只怕很快便可拿到,是经常接触熟悉往来,那么流程便显得简单容易多了。他此前,是在入台证未办下时,就已经在网上给我查询了,并且也问过了哪个日期,准备帮我了解和代理。可我那时未能定下,加之就没想过从他那买,一心地就看好那个售票点,以为最保证与保障,模棱两可地没有给答案,他也便无法再跟踪了。而他当时说法是,就不想强求我,好像非要在他那拿不可,问题是,既然你那能低价,就应该把我给拉去,是帮助而非负面。尤其是,他形容那个“好”字,太笼统了,就没法很明确地让人知道,与外头相比有哪些优惠与优势,能让人立刻判断作出决定来。我事后就是在说了,你干嘛不说,你这比外面费用低,他们会收高手续费。如此,我定然就不会去了,而是首选你这里,还能做那亏本事情,又跑远又破费。这原本也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问题,就不知道在男人世界里面,怎么会成为了“复杂”,以至无形中误导,造就了不应该的损失。

  

  从这可以说明的一个事是,和男人一块做事,真的不行!他们那把嘴,就是吝啬得很,一个字一句话,都不会多说,对人多讲解一下,理解透彻明了为止。这也符合,为什么这个故事,会成为悲剧的原因了,正是如此,误会,误解,不断,而那些,也许就只在于,男人的一句话,便可制止了结。他们不说,不吭声,就做哑巴,沉默是金。不明白,男人与女人,怎么会这么大的差别,完全的两种“不同”人类!外表形体一样,心理思维却是截然“相反”的。难怪爱情和人生,会成为如此的悲哀了,就这个性别定律,足以把一切判进了地狱。这就是所谓苍天捉弄么?这样惩罚世间男女,让大家不得好过!

  

  还不止是这个,花钱的问题不算最大,最重要是,我那时才知道,机票改签是如此困难,并不是拿着,随便到机场便可以改动,而是得在哪里购买,通过他们向航空公司申请,可谓是非常的复杂与麻烦,这才是让我最担忧与害怕!因我无法确定,到那边能否顺利把事情办完,就预留了个余地,实在不行,就改签。我自是想着,像车票一样,那么简单,谁知根本不同,手续之繁琐难以预计。而且,这还得加费用,我在国外,怎么给对方呢?女孩说,支付宝可以。幸好是智能机,有这个操作,不成问题。但仍然担心,万一出什么问题,无法顺利打钱过来,那对方就没法帮改,那岂非很糟糕。也是因此,让我原本第二天返回,改成了第三天,以至票额不同,又增加了一百多,就是尽量多留点时间,免得到时太紧,宁愿多逗留多花钱,也不能让时间不够充足办事。得知这些,我便后悔了,想到,若找旅行社,我们那么熟悉,对方随时可以帮办到,哪怕我回来再付钱,都不会有关系。这绝对不会造成,有可能存在的阻碍,不能如期进行。如此,我自又有所怨责对方,也不告诉我这些事项,我没坐过飞机,哪知有这么的多。虽然这种抱怨,其实是很无理的,他又怎知我会有改签需求,而事实我也未在面前嘀咕,否则他应该会提示,那么就可避免开来了。唉,真不知该说是怪谁的不够细心,或是阴差阳错出这么多的空缺,有可能引发后面的不顺不畅。如此票都买下,也只能自我安慰,不要再去计较了,毕竟尘埃落定就不错。其实我知道,我为什么那么抗拒,避免开来找他相助,指从他手里购买机票,就是不想欠得多,拉近彼此的亲密关系,到时又可能引发点什么,是我最不想看到的。鉴于此,才会让我有所下意识的回避,以至却成就了一次错误的决定。也拿此来开脱吧,就当是靠自己,不曾依赖他人,把界限划清一些,不要再不清不楚。

  

  其实,我出去买票后,就没想过要回去的,是对方给电话,说有事要问我,让过去一趟。我听了,自然说,有什么事,电话里不可以讲吗?我自然在想,如果是工事,没理由通话不能解决。除非是私事,不好说,别有用心。最好不碰面,否则又难保,曾经再演。他肯定知道,我买票必有身份证,这回都不用提醒,能够成就他的好事。对方说,讲不清楚,一定要我过去,很肯定的语气。还未能翻脸,也便只能听从,又一次面对。

  

  到了,问,什么事?是与身体相关,感觉有异样,不适,怀疑我传染给,了解清楚。我自是否定,除了之前说的女性问题,别的是不会有什么了。对方却不断就这话题来讲,还说,出去再说,好像这就不方便,还是暗怀鬼胎,寻找场所?我便说了,你不会是,又想和我去开房吧!说的那么多,无非就一个中心,借话题来引申。对方那时,已经动手收拾桌面,起身之意,也只能跟着出去,后面不可预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