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五卷 > 80:路越走越远越漫长凄凉
80:路越走越远越漫长凄凉



更新日期:2016-07-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2016年4月9日,早上九点左右传来照片,通过电话加Q发送。我当时是特意叮嘱了一下,如果有人问到,去那边干嘛,就说是为工作属于工事,其他便不需多理多讲了。其实我也不知道,是否会电话验证,但还是不能不有所必备保证,万一真的需要让口供一致,别在那又产生多余事端不能不提防。拿到后,当天便启程往旅行社赶去,越早办好越能心定,越拖延越是不安。

  

  12点过,吃了饭后,乘车过去。发现,换了个人,之前是女生,现在是男的。后来才知道,原来对方休息,那天是调人顶替,我还以为是那女坐这办公。不过感觉,这位确实是要熟悉些,之前问话,女生就不多懂,也不是很清楚地告知解答。当时,有两女在办理,询问很多手续,繁忙耽搁。一帝慢慢等待,心急而又快不了,感觉真多事,问这问那。难免发出,一种感叹,不耐烦的声响。是因为,手机和MP3都要没电,听不了歌隔绝声音,防止外界干扰。后来是,让工作人员,用充电宝给充一下,保证回去时不成问题。

  

  在那里,可看到很多往来办旅游签证的人,有问韩国、美国,都是国外有名地方,才更加发觉,深圳都是有钱人,有大把时间和金钱出去游玩,不是像我们这些还为生活愁忧奔波。看来孤苦的人也不多,也就只有我一个罢了,生活这里成为另类。还有一位学生过来询问,韩国旅游办证事项,虽然只是个未成年人,穿着也不是说很光亮,但看那整个给人感觉就是,有气质层次,且带着那种本地优势,展现出来的多少有所高起,而不是像我们这些,给人传递平和亲近气息,这些是尊贵高贵,非一般人能靠近。深圳就跟天堂般,专养宠物金丝鸟,普通族类都不能并排。只是,那漂亮羽翼底下,藏着是一颗颗冰冷僵直的心,于是这座城市永远传播着是“隔阂与冷漠”,越是发展人与人的距离越加疏远,整个城市都成了孤寂与麻痹的滋生地。

 

  墙上,贴着很多国内外有名景点,只是我都没能力也不会有机会去光顾。说不出一种什么心情,看着周围人幸福运转,你生活在深渊黑暗里不见天日。谁人能为我点上一盏烛光,带我走出这黑夜的迷惘与彷徨?在这一路的追逐中,我早已迷失了方向,陷在那张无边无际的情网,把我紧紧捆绑看不见阳光。路越走越远越漫长,爱越深越痛越凄凉!不能隐藏的哀伤,醒来只是梦一场。付出了一生的时光,换来是人生的灭亡……

 

  把复印件拿来了,又说,可能还不行。我一听,心里就抖动了,好不容易拿到,又还需要什么?如此折腾人!原来是,不止我母亲那一页,包括我本人的也必须。我晕,之前不说,要不就一块弄了,现在若是又来,怎么好意思让家人再走?那些原本就是很难使唤的人类,你还敢再让为你跑腿一次!我简直就是感到,天都要崩溃了,无法承受的又一个打击。他们是不会知道,那是怎样的家人,你要找帮办点事,真是比登天都还要难!找个人可能都还要容易些,好过去求他们的愿意。而且我还有个最大的担心,我的户口已经迁移出去,可能都不在那了,那到时怎么办?对方说法,这样子,难以证明到母女关系。我是在想,他们有公安系统,是可以查询得到。对方说,查不到,那拿这些来干嘛,随便捏造一个也不会知,当户口搬出时就与身份证不一了。只要和对方套好口供,假如真要电话查询,他们也是无法证实到什么。真不明白,弄这么多,把我们给折腾得不行。还好,对方查了一下,说最近取消了,以前确实是需要,试过帮办不通过。如此,感觉老天,也有对我眷顾之时,总算不至又枝节旁生。我觉得,我的心脏承受能力都要不行了,一会被吓一跳,简直是超心理的历程,快要负荷承担不了。

  

  记得当时,我是不自主发出感慨,说到拿证件的艰辛不易,你不会知道,那是些怎么样的家人,一个身份证要人从北方坐车回到南方,都不肯帮办一下。这次是如何苦苦哀求,当姐的,那么小的忙不肯帮,还是让母亲,带着孩子往街跑。说的时候,喉咙都哽咽,声音也变了,就是忍不住想要哭出。对方听了,是怎么样回应?感叹,和家人搞好点关系。这就是,不理解,不知情,还认为错在你这了,没与人共处好。却不知道,有些人的面目,是与生俱来的,就像那个家的恐怖可怕,甚于魔鬼与地狱。我真是极端的“后悔”了,为什么要在他人面前诉苦?要不来同情与安慰,反而给自己招惹了一身不是,更加的增加心灵不适难受!我早说过了,不会向任何人博取,却还是犯错了情不自禁陷入。

  

  当天办不了,因为适逢周末,周一才上班。那时是月中,“五一”长假就快要到了,我特别的怕会在此耽搁,到时过去游玩人群之多,这签证就不好办可能会由此受阻。如此我才更加着急,必须保证当月能过去,不可能再拖了。然而我没想到,此前做好的准备,却会是不起用处,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让人头痛犯难麻烦。

  

  从那出来,看到天空乌云密布漆黑一片,快要下雨了的样子。不知是不是连老天也感知到了心声,知道我此刻心里的苦,正是无处可泄的积压。我就抬头望着天上,不断说着:苍天,苍天,苍天!佛祖,菩萨,请你们一定要守护,保佑我办证顺利呀。求你们了,开天眼显显灵吧,不要再设障碍与阻拦了,我真的快要承受不了了……

  

  2016年4月10日,早上七点多便起来了,睡不着,可能是因了心事,证件的问题让人忧虑,寝食难安坐立不定。当天,真的下起雨了,是否也在感伤难过,为连日里奔跑不易和心里的苦楚,老天也会看得到吧。外面,特别的天黑阴沉,与昨天的阳光相比,完全的变了个脸,笼罩着阴凉在人间。是否连苍天也发怒,那个女孩可怜不幸的经历了,用雨水来洗礼陪着落泪哭泣。

  

  2016年4月11日,九点起来,倒不急。旅行社十点上班,足够时间来回,去太早也得等。把证件都交予,其中看到户口只有我的一页,我自然说明是离婚,虽然不是那么光彩,也无法掩埋的事实。手续都齐全了,对方打电话,与那边受理人沟通着,听到,不是很平顺,此中出现问题。原来,如果是深圳户口,就特别好通过。我的是西安,连广东都不属于,不一定能批得下。台湾移民署,签证可严格了,据闻有的外貌样子不行,可能看着不正,下机查到,立刻就遣回了,不让逗留。尤其对方还说,我的又是离异,这能证明什么?为人不良不行,还是说不正经!真是,世上离婚人多着,难不成由此都给否定了,完全的就没有逻辑道理的事情。如果跟团走就不需那么复杂手续,而这个证也是很容易集体性给办到,毕竟有旅行社在后面撑着就没有担忧了,他们是得负责此中所发生和保障。但那样的话我又不能走开,无法独立办事比任何都严重,鉴于此必须得办独自个人,而偏偏在这就给卡下,让人真是焦急万分。对方额外说了一个,可以增加保障性的途径,就是找“担保人”,他以旅行社职工身份出面担保,成功率就大多了。如此,我自然提出要求,希望他给我担保。对方当然不可能一口答应,这做担保是很有风险性的,万一出问题,直接找到本人身上,承担所有的后果责任呢。尤其是,他与我,非亲非故也不熟悉,就这样贸然给人担保,是不能不谨慎考虑的事情。他是提出,对我不了解,就是那种忧虑,怕出什么事,他脱不了身呢。这也是正常,谁都不可能无私与爱心,假如可能威胁到自身利益的事情。

  

  鉴于此,我便只能向他解说一下自己,家庭出身、人生经历、婚姻历程,包括曾有过小孩,那些都道出了,就不再掩藏,要让人知道,才能相信,提供帮助。也只是大概简单描述,不可能说得详尽,那么复杂的人生历程,好几百万文字故事呢。说完以后,特别的强调了几句:你放心,你帮我,绝对不会对你构成任何影响与干扰。我如果是坏人,人生就不可能会走成这样了,就是因为太心善心软了。不断地保证着,是让他去了后顾之忧,这真是一个可以信赖的好人,人世间就不会再有的了。最后是总结性说了一句:你就当作是,帮一位“可怜不幸”的人吧!如果可以,我都想要求你了……我觉得我那时,都想要哭了,是焦急无奈无计,全部希望压对方身上。真的,只要他肯答应,我都愿意跪下来了,苦苦哭诉与哀求。可能就是因了,我如此之“重视在乎”的态度,让他萌发了一种心思,属于男人的。因我一直戴着墨镜,他当时就有说,我都看不清楚。我以为,他至少要对我本人有个认识吧,我还像见不得人般,还怎能让人深信。自然就摘下眼镜了,感觉真像是走秀般,特意让人观赏。其实应该是,他想看看我的相貌如何,至少不是很丑陋差劲那种,能够让人接受范围。然后对方还是不断说着,对我不了解,犹豫徘徊之中。最后问到,我的住处,说要去看一下。我当时听了,心里自有在想,这看住房,就能了解一个人吗?显然不是,能够前后论证的道理。但我却也给自己一个说服的理由,至少知道家中,是否正常人所在,不会是某些不正不当,确实也说得过去。我是这样相信了,太单纯了,不知道男人之心,早已往别的地方想去。你还一味以为是工事,早掉进别人的圈套陷阱中,正步步为营把你诱骗过去。枉为我经历如此之多,在感情方面更是栽倒无数,没理由还会再犯错,却会是犯了人生最大的一次,真的是不可原谅和宽恕。

  

  当即便决定,坐车过去,我也想快呀,早看了早回,把事情办妥。原本打算坐公交车,门前就有站台,有路线可到达。对方嫌慢吧,说叫车,那就打的了。自然自己付钱,求人办事,怎好意思让他人破费。对方却不让,原来是公司有专车,员工使用公司付钱,也是小车,只是非挂牌营业,如此是帮我省下了,也才二十来块,不多出得起。其实事后有在想,他是急着为工作还是其他呢,却是比我还要热心般有点不合寻常。

  

  车上,沉默,不说话,因为多一个人空间,很多事是只能压抑。下车,碰上下雨,真是天公不作美!我带了伞,打开,两个人走,便很亲近了,原本位置就不大。我也不知道,这老天,为何在这个时候,偏偏还要促成人般,有意的增加气氛。如果不下雨,我们就是分开走,大街上应是不会怎样,有多么亲密的举止。但因为打伞,对方几乎紧靠着,而且把手放我肩膀上,有时还碰到后背那样。我当时心里,是有感到一阵不安,觉得有不妥。后来转念一想,又有所帮开脱了,只是情形下的反映,不能代表什么。人家也许当你就是个小女生,大人呵护小孩那样,我不要把人心想得那么卑劣。事实就是,是你把人性想得太美太好了,所以总是栽倒跌倒受伤。可能那个时候,亲近的接触,对方就有男性本能了,只是空间的不适宜,让他目前还得规矩。

  

  到屋,打开房门,进去。孤男寡女,我没觉着性别气息,是因为只当作工作伙伴,只是办公事的来往接触,压根不会想到哪去,内心是坦荡毫无杂质。可是,对方却未必了,原本就是渴望之中,就我还蒙在股里一无所知。我是站在主人的立场,向客人介绍房屋那样,让观看里外一切,证明这是正规居住,没有什么违法违规之类,他大可安心放心。对方虽然是跟着,东看看西望望,只是做个样子,醉翁之意不在酒,早在乎其他。因为房里有佛祖菩萨神像,我还不断说着,看,我都供奉着这些,信佛的人就不可能会是个坏人。还说,如果连我也不可信的话,世上就没有人值得相信了,也不会再有好人了。我还是站在自己角度,说个不停,殊不知,那些根本不是重点,别人想的不是这些,我纯粹是在浪费口水与力气,只是抱着最后的希望去努力。

  

  对方听了之后,看着像是有所勉为其难的答应了,说着,好吧,我给你担保了。其实,他明知自己会答应,是因为,他以此向我索要条件,我就没能拒绝与推开。他是胸有成竹,对我这个猎物,逃不出手掌心,必将能到手的保障,除非我不要办理,否则他就是可以毫不费力。

  

  我听了,自是欢心,终于得到,肯定答案,不枉费功夫。但是,后面紧跟着而来的事,却是会让人欢喜得意外!对方说,那你怎么感谢我?我自然说,到时请你吃大餐,去哪都行,再高贵的酒楼,都不成问题。对方听了,不是欢欣,而是回了句:就这样啊?带着那种,暗含其他内容的笑意。我一听这个,顿时紧张敏感,几乎瞬间惊醒的那种,是知道对方指的什么。我终于真正,把他当男人看了,确实是带了个男人过来,而不是什么办工工作。尽管我知道,他会指的什么,但却不能不接口,回了句很笨的话语,几乎就正中牵引话题:那你还想怎样?对方说,很直接的:我想要你。听到那话,我就意识到,自己又惹下一个大麻烦了,而且,为了这趟飞行,我可能得付出,巨大的代价,必须作出“牺牲”才行。

  

  我听了,自然得找话语周旋,说着,开什么玩笑。然后不断说着个人不好,折损着自己:又不是年轻貌美,都人老珠黄,还有小孩。你条件这么好,找谁不行,还找我这样的人。意思是,也未免跟着贬低了,实在是不值。自然,对方可不听从你这些,最主要是个女人便可,这一点才是至重。说着,就是要我,就喜欢你,听得出是认真的语气,让人没法开脱。看样子,这样僵持下去不是办法,而那又是个如此有利场所,单身,房屋,床铺,都备有,完全的就能现场上演。我担心,再呆久了,还不知保证会怎样,便开始说着,走,我们出去了再说,这里有佛祖菩萨看着,真的不好!我不得不,拿它们出来挡箭牌,再怎样,也不能神灵前犯事吧。可能就是因了这点,才让他愿意半推半就走开,否则只怕未必请得出去。他借看房为借口,目的不就是在于此?两个人的单独空间,便利于行事了。我之前,还在担心着,对方看到这些,会像房东女人那样,引起对人不好定义,造成事情的更不利于。可我也是,没法事前提前搬移或覆盖,对方跟着一同上来,只能什么都看到了。如今却庆幸了,幸好是有它们,否则怎么帮我脱得了身。如果不是我说,只怕他都没这方面顾虑,正如深圳蛋糕店房地产经理事情,就是可以当着神灵的面去欺侮一位体弱多病的女生。而他,也完全的可以在这种环境里,周围有神像看着的前提下,真的进行那些不正不纯的事情。可见,男人的心理,真的是不能言喻,不怕造罪不怕天谴,亵渎侮辱神灵的神圣与尊严。

  

  出去,又碰下雨,老天怎么不帮我?非要给制造近距离,更加的坏事!还是打伞,紧挨靠着。这回,我的心理不一,没法单纯了,是知道对方在想着什么。原本很快拦到一辆车,又被前面的给先上了,以至还得多在雨中等待。我是希望快点坐入车内,拉开这种贴身距离,避开过度亲近,真的就是种危险。在车里,对方的手会有所动,是比较的想靠拢,但有司机在,还是没有太明显。只是,下车之后呢?一切只能看着办了,走一步算一步。我的心事沉沉,开始想到很多,一刻都没得开怀。

  

  正碰上中午休息时间,又得等那边上班才行。两点钟,人来了,得到一些详尽事项,第一个问的是,我去那边干嘛?我自然撒谎,说自己是搞文学创作,过去进行文学交流,听着有点名堂声势,以提高可行性。反问,有没一些学术界的邀请函之类?笑话,原本就是没有的事,哪有那么郑重。回答,没有,只是过去,找人协议,出书之类。都是虚假,哪有那么厉害,不敢说得太差,怕拦住过不了。有没地址电话联系可提供,那样更真实可信?回:也没,只是过去找,知道大概位置,报了出来。其实他们也不知道,我只是在网上搜索出来,作为一个应付放上去。这个,没法得到什么有效保障,就转向其他方面作考虑了。

 

  第二个,需要公司出具证明,打印A4纸说明职业,并盖上公司的印章。这么一来,又给难倒了,我就没有工作,让我到哪开去?当时是想,实在不行,只得又跑去找份事。这都不成问题,我担心的是,进入不久,就得请至少一个星期的长假,作为新进员工,别人会批吗?一进去,就办这些,人家会怎么想,是不是就为这个,而不是真的做事!感觉是不行,我只好说出实情,自己是自由职业,难道这还有要求?我听了,如此多关卡,真的是层层忧心,处处都难倒了。而后来我才知道,这只是他们办理人加上去,并非是签证那边规定。那就好办了,有缩减的空间,只要不是死定,就未必是照着走,可以相互谈判那样。最怕是,移民署要求,他们也没办法,必须得遵循,就无计可施了。他们这样做,自然是出于自身保险性,怕我们过去了不回来,对他们这些经手参与人责罚很大,一个罚款五万!确实是不敢冒险,我们没事,最受罪的是他们。也因此,反而更巩固了过去人员的遵守性,因为后果严重难以承担,他们是不敢随便轻易给人办理,自然这其中可信度就高很多,台湾移民部那边也放心得多了。他们这个风险确实很大,会如此谨慎注重也是说得去,好几万呢真出事亏死了。

  

  最后就是,让我给他们打“保证金”了,开有收条收据走不了,又是那么大一家旅行公司,不会这点信誉度都没有。我也只能先从信用卡上支出,回来时便会归还于银行了,到时我又再还进去那样操作。幸得手上有那么卡,东凑西拼的差不多了,否则这都过不了关怎么办的才好。一系列的繁琐,终于全部手续递交完整,只等那边交上审批了。我听到,他给对方电话时说着,有所催促那样,让赶紧帮忙办妥,一位很重要客户。心想,他若非有所企图,还会能那么注重我的事,从此前的不了解不敢担保,现在倒成了最重要最熟悉最认定了般。不知接电话一方,听到这种态度转变,是否也会有所疑虑,当然那些不在工作范围内之事,也是不该去多关注料理了,别人给你钱去办就是了。那一刻,倒是深刻体会了一种人生真理:钱能解决的不是事情,不能解决的,才是真正大问题!真的,再没有这一会,那么感到,钱真是救命的好东西。如果没有钱,都办不了事,哪怕是开后门,至少还能疏通点关系。最怕花钱也没用,什么办法都想不出来,那才是彻底的糟糕呢。虽然说有时候没钱,穷苦时候是不能高声说这话,但只怕当你有了时也用不上,就会知道钱不是万能并非万事都能通的道理了。当时感叹,去台湾那么的难,需要办这么多手续。对方回了句,还是自己祖国好,意思是,在这自由出入不受约束。可问题是,这里生存环境和人文风气都不行,只会让人感到压抑与疲惫。不管外界怎样,只要能找到自己的所爱就行了,足以托起头顶那片天空让我们的人生完整美满。可惜难过的是,偏偏在这里又成了红尘弄人悲欢离合,最终才造就了人世间的悲哀无可更改。

  

  我这边,自然得付手续费用,一共四百,不多。对方不断说着,别人就不是这个数。我则说着,该多少就多少,我又不是给不起。心想,还不想欠这个人情呢,不用对我额外开通道。他若非也“别有用心”,还会对我优惠?司马昭之心,昭然若揭!

  

  因为这一忙活,大家都没法抽身离开,连午饭都没有吃。心里有所歉疚,确实让人家跟着你,都饿肚子了。不管是出于何种心思,至少是把其他搁一边,先把你的事料理了。原本准备办完,就去吃饭,补回午餐的了,偏偏后面又有客人询问,办理明天到香港旅行。用他的话说,如果不是因为超市里面人员,都不会理给推掉了。那女人得知我们未吃饭时,还说了一句,他那么胖,不吃没事,你那么瘦,就得多吃点了。有种,把两人牵连在一块的感觉,我们又不是什么人更非男女朋友,只是工作与客户关系。当然,这在后面就给改变了,如同第四卷《浮沉红尘万里路》所写,进入真爱人物公司“聚成”前最后一家工厂,广西那位朋友没想会发展些什么,然而天意之手就像是在刻意安排着,步步把人推近而创造。这里也是,轮不到你选择后退,一切就那样意外而不可拒绝的过渡。其实我觉得,我当时穿的是冬天服装,怎么会那么明显看得出,一个人的胖瘦,更能知道很瘦。那要是穿夏服,超显身材裙子,真的就不是“瘦”字来讲了,而是竹竿风吹就倒,瘦弱成那般,如此的可怜。去北方一趟,我是把自己糟践成怎么样了啊!就为了那么一个,和真爱一样“无良”不是人的人,我把自己这么样傻地赔了出去,回来换得满身伤痕更是连性命都丢却。真是前世欠姓周的太多了,这一生世不止是用命去还,之前还得饱受尽人间痛苦,生不如死地活着再到死不瞑目地离去,生生世世都是个冤鬼轮回苦海不得申张。

  

  后面,又有一位老人询问事宜时,他是说,手机不能上网,查询不到。我开始,也信以为真,后来才知道,是假的,他只是不想再耽搁,才有意说谎打发走人。说着,看,什么都不理了,就只想着和你。给我感觉就是,他此刻所有心思,都放在了那个上面,其他都不能影响阻碍,一一清掉铺平道路。我在那等待时,是一种什么心思?既希望快点办好,又不期盼多么的快,是知道,完了之后,那边等待的会是什么,你不能推开,得想着面对的事情。知道是个难题了,只能强迫自己应对,走到这一步没得可退路。

  

  工作中,对方不断地问着,一会去做什么?吃饭呀,午饭都没用!我回,然后说到,喜欢吃什么,对方说,就想吃你。全部为了你的事,忙活这么久。意思是,多么有功劳,你不得好好犒劳一下我呀!那种,典型的坏男人,写在脸上。我不作声,心想,你有那么热心好人,还不是为了服务于自己。还显得多么伟大高尚,实则卑鄙无耻占人便宜。又不停问着,之后呢?吃完饭,准备去哪里!我知道他的心思,只装着不懂,说着,先吃饭了再说,止住话题拓展。至少现在,还可以不去直视,而后面见机行事。

  

  那时,已经是四点多,相当用晚饭了,一天都未吃。拿来菜单,各点了个,说没有辣,还是有一些,没怎么吃。也没胃口心情吧,心里一直想着,下面的事情,怎么办?好像是避不开了,此刻像是在拖延时间。对方一旁看着,他的未上桌,说让我多吃点,还问吃饱了没。我便说,胖人容易饥饿,瘦人,就没有饿的食欲。只是为了撑生命一口气,才不得不强迫进食。我知道,这话,只是以北方人为标准,让我想到,身边人就是那样,肚子胖圆吃得就特别多,还很快就叫饿。那些,曾经那么熟悉的生活习惯,朝夕相处也帮准备着,现在都不会能再做,也不需要了。一切都逝去了,再不要想起,陷进回忆伤感不已。

  

  对方坐着,表现是心急,菜上慢还在催促,吃的时候也像没心思,是早已不在那,飞哪里去了。还是在问着,吃完饭,做什么?带着坏笑的神情,就给人下勾那样。我依然回,吃完了再说,对方这才止住。感觉就是,他多么的猴急等不及了,连一刻时间都在浪费般,恨不能立刻就走人,完成心中意愿。而且,还把手机调成了飞行状态,就是免却旁人可能因工事的打扰,提前做足那么多的准备。那一刻,我不知什么感受,就是,你只能成为笼中食物,等待着人吞进分享了,再没有逃脱的余地。

  

  吃完,出去,找酒店。那是最终目的,此刻只能跟着走,是没法再后退。那时,对方是牵着我的手,并用手不断的摩挲着手掌,有点像深圳华侨城相识网友,在车上时就是那样动作。我不知道,这是否男人的一种奢好,或是以此能唤起女人什么,可以给出回应那种,可我觉得很寻常,不会有何感觉。只是,那一幕,颇给人像是男女恋爱情景,手牵手街上散步欢心。当时想到了,北方那个男人,宽大的手掌拉着自己时,是如此踏实安稳的感觉,有他带着我,我就永远不会迷路。只是,那双手放开了,不再握牢了,从此我又迷失了,红尘中游离。而如今,被另一个男人牵着手,是如此的生疏与别扭,什么都不算是却也能握一起。你渴望握的手不抓,不期望的偏偏要来拉,爱情真是有意思之极。

  

  一路上,我是不断说着,这样子做法,仿如落井下石趁火打劫,就因为帮了忙而无奈,抓住我这样的心理。我是以此,看能否激发对方的良心,让意识自己的不应该,太龌龊猥琐了。对方听了回,你要这样说,我都觉得自己很什么了。原本紧挨走着,有所松手放开,像是不满了。原本就是,男人的卑鄙之心,尽现其中了,还不承认。又说,你把我自己都带坏了,从未做过这样的事,就像是交易般。确实是,若非紧急需求,也不可能勉强自己,破坏人生的原则,把此前坚持都推翻了般,也入了那浊流之止。话语,不敢说得太过,强烈批判斥责那种,也是怕有所刺激到不欢喜,到时不肯给你办事了。毕竟,决定权在人家手中,随时一句就可让成为泡影。

  

  然后,又开始给自身,找不好理由了。说,身体虚弱,面黄肌瘦,病秧子一个,一身骨头没有肉,又不丰腴,谁稀罕。问对方,以前是不是很多客人,也有过这样的情况,意思都有一手。回答,否定,不是,只是喜欢看上。鬼信,我这副状态,年轻相貌身材都无优势,还能吸引人。以他这条件,可找到大把,比我好的。而且,我还比他大些,更加的不应该了。提出担忧,我身子如此虚,未必承受得了。因为在北方试过,就是体质下滑,造成不适。而他,本身就属于强壮体格,和北方差不多,胖重而不瘦小,更增加严重性。尤其是,身边没女友,一个多久没碰过女人的男人,更让我忧虑了,会越加不可抑制的冲动,我是真的怕身体吃不消,到时出问题就麻烦。他就有说过,晚上睡不着,早上又很早起,是寂寞惹的祸吧,体内的蠢动让人没法静心,承受着欲火的焚烧,找不到倾泄的难受。男人的生理,比女人更强烈,也决定了他们更难以忍耐。疲累了之后,就很好睡了,男人那时的最享受。我心想,他是身体好,有精神,像我这身子,一天到晚都睡不够,虚弱而体虚困乏不已。对方听了,倒是会说,这个放心,不会有事,好像他能很好安抚,不会是粗暴粗鲁那类型,能给到温柔或怜香惜玉,但男人的自制能力有多少呢?不能保证的事,我是忧心忡忡。

  

  每一个借口,似乎都圆满填充,让我没得可再说。最后,直接地说,我有“妇科病”,你就不怕到时会传染?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哦!又说到,现在有的女人,自己得了艾滋病,就是有意找男人,传染给他们。你们要是经受不起诱惑,到时就惨了,一时快活贻害终生。对方问,严不严重?我说,挺严重的,都在吃着药呢,一直输液打针。这个事,是会影响的,医生就建议,不可以。我那不是假话,原本就是有病,只是看了一段时间,停止了,没再治理。而且,男女之事,确实更是不能,明显的就会加重。你别害我,到时前功尽弃,这病看起来,可辛苦受罪了!当然,这些,都不会让对方打退堂鼓,更不可能体恤着想了。应了那话,男人用下半身思考,永远的只图一时贪乐与享受,不怕给彼此身体会造成怎样的严重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