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五卷 > 78:彼岸花开风吹雨打
78:彼岸花开风吹雨打



更新日期:2016-07-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写完这些,又得穿插一段时间倒序,海外游相关的事情。为什么放在最后?而不按顺序来走!是因为很“重要”,且必须拿出结果才能摆上,否则是没法进行连接。主要是,飞行之前所经受,验证此中艰辛困难与不易。这些文字也早写好,只不过在等一个答案,如今出来便能发上。

  

  早在北方时,便已在西安办理“港澳台通行证”,必须是家乡所在地才可以,回到深圳就办不了了。当办完离婚手续,并到派出所拿到属于自己单独户口本时,我便到长安西区长兴南路的候家湾综合市场一楼,那里开设了个“出入境办证大厅”,让当地民众出行更加的方便了。

  

  此前,我是特意到相馆照相了,说好办什么证,对方知道给照的2寸黑白。可到去,就用不上,人家是采集条码,让我白费钱,且还加快了。不免在想,这些办事机构,也不在官网公告,需要些什么手续,总是让前来人员弄错,费钱又费力。而我后来又知,回到深圳那边,人家相馆把这一项包揽,像以前家乡办身份证一样,出一张条码登记表,直接交给可以通过。西安那些照相的,却会是不知道这一规则,更是胡乱地给人拍照,让人破费不说还耽搁时间了。想想真是来气,什么事都弄得来回跑,如此复杂与折腾。原本也许只是一句话的问题,却不公开告知,省下老百姓办事的功夫了。

  

  在那里照,可讲究了,什么衣服不能穿,身上挂饰自不许,拦头发的也脱掉,还得往后扎起来,总之难看死了。我感觉,那可能是我一生中所照过,最丑陋无比的相片了,都快成个老太婆,苍老了不知多少,真是自己都不能相认。当然,还是得用,不管怎样,只要有效便可。人都半死不活了,剩下一口气苟喘残吁,还指望多好的姿态。在北方,尤其在西安,就是把人折腾成那个样子。这就是爱的代价,只要感情不要金钱,最终把人生彻底埋葬毁灭!

  

  一共花了两百多块吧,一个星期后取证。我是在月底办理,有意把时间推后,因那个签证,是半年时间,而我回到南方,还有很多事料理,一时未能走开那么快,自然尽量延长了,免得规定时期内走不了,更麻烦。证拿到之后,我也没仔细看,就直接装进包里了,以至回到深圳才发现,香港的办成了团队游,而我填表勾选时全部是“个人游”。如此就造成很大困扰,不能自己一个人出行了,我是不可能跟团去不好办事,又不是为了玩更不愿扎堆。当时真是那个来气,直想打电话批判声讨一顿,这么“严重”的问题居然都会出错,可见这些工作人员是抱着怎样的心态做事,毫无认真与负责的本心。走马观花眼睛一扫而过,压根就不曾真正的用心,实在是太让人气愤也不可容忍!不过后来,终究是没打,而我也不可能,再跑西安又重办一回,那得多麻烦与折腾呀。最重要是,我不是直接去香港,从台湾过去就没事了,否则真的是把人给害惨。也怪自己,稍微看一下背面,就会知道出错,在当时就能纠正,不会成为南方发觉,就无力了相隔之远。也是第一次,没意识到的问题,不够周全考虑了。也只是去一次,用完也再不需要,总算不耽搁行程,只是让人的心七上八下,提到嗓子眼上忐忑不安,真是心灵的考验与煎熬。

  

  2016年4月7日,写作完成,才到考虑出行的事。我放在清明之后,自然是上山祈祷了才心安,否则是无心于其他。第一个要做的是,兑换港币与台币,去到那边人民币不通用。然而在这,就出了问题,首先来到“金光华广场”附近的中国银行,询问怎么没预约?才知道,一般小分行不是随时备有,是客户有需求提前约定,才会帮筹备好到时来取。我怎么会知道,从来就未接触过,会是那么多的陌生不了解。说只有一千的港币,但不好用,面额太大,会认为是假币。那我自是不敢拿了,且台币还没有,我是必须两种都备好。对方让我,到对面一家看看,那里还有个大点的中国银行。那时已经四五点快下班了,我匆匆忙忙赶过去,还是迟了已关门。只好第二天又再去了,更加糟糕,就没有现成,还是得预约。我表述,着急用,不能等,哪里能即刻拿到?对方提供了个位置,建设路2022号国际金融大厦的“中国银行”总行,那里就能有了。如此,赶紧打的,又往那奔去。总算有解决,不至卡在这里,真是把人急得不行。

  

  一下车,真的就是惊呆,被眼前这栋如此辉煌奢华的建筑所震住!自然是高楼大厦,直耸云天,全部是蓝色琉璃瓦,阳光下闪闪发光。总之是,在那附近一带来说,就是够引人注目鹤立鸡群了。不愧为“国际金融中心”,从外表规模来看,就把身份地位给抬上去了,能够压住人的气势。当然,其实那片区域,基本都是此类建筑,全部高耸高档豪华粉饰,完全的代表着城市的水准。难怪走在当地,可以看到很多外国人身影,尤其是华强北一带,在那出入采购物品之多。和北京一样,能成为国外挑选,进来谋生与发展,从这就可见是不错,一般中小城市是不会有的景象。深圳,确实是有能耐,建设得出一座现代化水平的大都市,仅次于上海之下,都要超越于香港跑得更快了。可惜,你越美好我越糟糕,你越前进我越退后。你的荣誉我永远分享不了,而我想要给予你的也永远不会需要,我们就这样交错分开也永无交织。看见的熄灭了,消失的记住了,我站在海角天涯,听见土壤萌芽,等待昙花再开,把芬芳留给年华。彼岸没有灯塔,我依然张望着,却等不到采摘,风吹雨打不能到达……

  

  进去,看到很多人排队,那个热闹汇集。看来,很多也是和我一样,都在这换外币出行呢,只有这里唯一考虑了。先取个号,坐下慢慢等待,观赏起周围环境来。自然,和外部一样,内部更不会差了,都是高级别高水准高质量。服务人员态度也好,有位小姐不断问着几号,快到时让坐前面,大家都省下功夫,能快速的办理。这还得要身份证,如此严格,换个钱还要身份验证。分别兑换了三千人民币的港币与台币,感觉应该差不多足够可以使用,我在那边逗留时间也不会多长,预多不预少剩下了回来再换,当地却是找不到能换的了。不能不说,那个钱下来真是惊呆,比我们大陆的好看多了,而且是不同图案不会只是单一,不同面额有不一样的设计。尤其是香港的,简直就像艺术般让人观赏,花花绿绿五颜六色色彩斑斓,看到爱不释手都不舍得花了。然后发现一个现象,上面图并非都是取于人或是重要级人物,有的是普通民众都能上露面,展现的是一派和谐融洽共舞欢腾。不像我们这边,就只是独一的哪个,普通人是进不去,能登上货币流通。从这也可说明吧,有的是独裁专制,有的却是与民同乐,展现着两种不同的治理,然后也得到不同的效果,一边矛盾尖锐突出,一边和睦温馨愉快。民之根本,民之所在,原是最应重视,却会成了最低,受尽官权底下欺压迫害,水深火热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在那发生的小小事件,我拿出相机拍照,想要留下个纪念时,被制止住了。对方说,这里是不允许照相,强制让我当着面把照片删了,连最外面照的一张也不得不跟着删除。我并不否认,这属于国家特级机关,放的都是钱保守严密,是不能像公共场所那样,我们当成娱乐作为背景上镜。然而我也想说的是,她们管我们客户,怎么不管管那些外来进此推销行骗的人员呢?那里,就有一位,挺着个大肚子,看着像老板的人,一直停留走动着。我估计,天天都来光临,把这当成自己发挥之地,因为这里来换币人之多,就会涉及到一些证件办理,对方就是借此拉拢推销了。我那时,跑到客服台,询问那位工作男生,到台湾香港不能用人民币吧。对方不是很清楚,没法很肯定或否定地回答我,让我这心里没有底。那位人员,便热情地回应你了,说,不需要,人民币都通用的,非常肯定强调语气。并说,自己经常过去,带的都是这边的钱,一样照用。

  

  我听了,仍然疑虑,说着,听人讲,都用不了,需要兑换。如此,对方言语又有所放松,说着,换一些也好,你要不放心,更保证些。事实是,就不流通,我要不换,就成大问题了。这些,旁边员工就看着听着上演,怎么不对我提示一声,说那些人是骗子,就不多正经之类,让我不要听信?尤其是,他们怎么能够允许,这么样的闲杂人士进来,就不是办理什么手续,整天在那游荡,想要抓住那些不熟悉懵懂者,三言两语给蒙骗上勾服务于自己。对方当时还问我,有没办“入台证”?我是从未听过,不知道需要这东西,心里就忧虑了,担忧又卡在哪里。座位等待时,便问服务小姐,对方说,没听过,应该不需要吧。由此小事,也可见证到,这些人员的水平层次,一个在那么大一家银行工作办事,经常接触外币国际交易,居然会连这个如此“基本”手续都不知,未免太说不过去了吧!我是第一次去,不懂情有可言,她们可谓作为客人导引,却会是给了个错误的指向。事实就是,真的需要,并且是最“重要”,否则买不了机票。这成为了我最大的“麻烦”,后面为此做的事可多了,慢慢说下去。

  

  然后,我自然提到,那个人怎么说,看着像是骗人,不敢听信。对方也附和道,那些人,不可靠之类,不要去相信。从这,又可说明什么?显然,他们内部人员,也深知明了,这么一个事实所在,就是个骗子,专门在招揽生意,蒙骗客人。那么,他们为什么,不直接驱赶出去,而留在那,贻害更多的人呢?照个相,你都有权利管,还会监管不了,那些不相关,整天在这晃悠的人群,让损害更多人的利益!还是一家,那么大的银行,更是在深圳来说,就是个“总部”最大,引领着所有的运行,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真的是匪夷所思的。明明都知道不良,还不去干涉,任由继续败坏,影响企业形象。难不成,又是有后台关系背景,里面打通了交道,自然就是没人可管敢管了。真有意思,拍个照怕影响了,那么小心谨慎忌讳,那些人在此光明正大招摇行骗,怎么就不怕招致更大的毁坏呢?真不明白奉行的是一种什么原则,尽会盯着那些无关要紧的小事,重要关乎人民切身利益的却是睁眼不见。这传出去,只怕丢的银行脸面更大,更是连深圳也跟着折损了呢。这是代表着城市中央,最高级别的处事中心,揭发出来就是这样一幕,不能不让人心凉与心寒。那人,在那之后,也还会在那里,是一直都停留着。只祈祷,不要有人上当受骗,自己多留几分心眼。我在那等待中,对方后来又过来问,需不需要办时,我直接就否定推辞了,连连说着不用了不用,非常生硬拒绝不给情面的语气。对付这种骗子就应毫不留情的赶出去,还为他下台活该就该让当众丢颜面,一个大男人整天在那蒙混真是有失身份与形象。35章《再回首背影远走泪眼朦胧》中有一段,“没看到上次来这换币之时,经常晃悠欺骗他人办理出入境相关业务,以此获取钱财营利价格是比正当流程昂贵得多。”说的就是这个事了,还好后来给清理走了,否则种下一个隐患,还不知多少人可能成为上当受害。早就该治理了,还能放任不管,原本就是失职,发生在总行更砸招牌了。

 

  我在后来,买机票时拦下,知道必须办这个证,便给对方打电话询问了,只因给了张名牌,是非常高级精美制作那种,都闪光硬片像门卡身份证,上面写着头衔还挺大呢:香港康辉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地址:香港佐敦上海街30号恒邦商业中心1802室。董事长:喻江宜。难怪长那么胖,有条件能力,是不用发愁,尽能安逸享受。和真爱人物一样,同一级别,人家都命好,不像你饱受折腾,瘦小虚弱。大陆公司是:深圳市阳光假日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地址:深圳市罗湖区迎春路8号安华大厦13楼131室。我当时接下,在明了之后,是没想过会找他的,包括办这个证也不可能从那经手。我只是先稍微了解一下,看对方那里什么个说法,再到现实中找一家可靠的来办理。主要是关于,签下时间,需要费用,这些最基本了。回答是,一个星期左右,价钱好像几百,没有很具体说明。我听得到,他是在问旁边一位女生,我估计,那便是这家旅行社,而对方只是相当个托,帮着拉客那种,从中提升油水,大家营利分给。这就更纳闷了,如果真是一位,堂堂董事长,开一家大公司,那是有足够的生存能力,整天坐在办公室就不用做事,更不可能,去做如此低下,还给人跑腿服务是吧!由此得出结论是,可能那些都是虚假捏造,只是为了吸引注意让认可,事实就没有那么高的身份地位,可能也只是和大家一样,在混工作利用此来赚钱生计。如此,我更不会考虑,不可能会交予办理了。说,到时需要,再联系,便挂电话了。可在那之后,对方不断来电,我都不再接听,是知道不可信,不想让骚扰。后来接到一条信息,是说的价位,你猜多少钱?三千三百四十多!真是够口大,开口就叫天价,比那个机票还要贵。实际上,正规旅行社办理,只是几百块足矣。看吧,他们银行,放这样的人进入,那样误导顾客。若心眼不够,真有可能会中招,那损失可大了。自然,其实只要多一份心思,不会那么容易被骗,岂非自己愿栽,否则没人能拖下去。对方还以为,这回有生意找上门,正是满心欢喜又可诓一笔了吧,谁知却是希望落空再无后续。却是不会知道,被我写了进来,作为负面的披露,且也成为爱的路过,见证着一切的真实发生。

  

  找到,机票预售点,附近的旅行社,还正好有一家,隶属于“中国旅行社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在翠竹路1057号“华润万家”二楼服务台旁边。那家商场,也是高级有层次,二楼售卖很多鞋子衣化妆品,自都是牌子了差劲还能摆出,深圳这更是无人看得上了。有钱人都是往商场走,那里都是明码标价,只有我们这些下层人士,才会净挑能讲价,磨来磨去合适为止。我不想在那走,是不愿触动感伤,映衬自己的不幸。然而有一次,还是上去了,只因上厕所。初到不知,询问商场人员,指引了方向往哪走。我走到最后,看到一个通道,不敢确定,又问旁人,那女态度就不好了,说着,那不就是吗?你看不到!如同上海问路的不耐烦,那种高傲不热情也尽在其中了。其实上面根本就没写有卫生间字眼,甚至也没有那样图案标识,也由此才会疑虑怕走错。见惯不怪了,深圳太多这样的人品了,别人是有条件高贵得起,你混不入就别表示不满了。

  

  原本是指路告知,就在对面走过去便可,我走了半天找不着,最后还是坐了两三站才到。大陆的人做事,都是不够热情细心,往往又是误导人多折腾。到去,询问,办“入台证”手续,更加的麻烦累赘。我一看那好几项,心里就直发抖,自己都达不到怎么办。年薪二十万以上,我现在都是失业;或者具备信用金卡,我那些一堆普通卡用不上。最重要是那个,必须提供一个联系人的身份证复印件和手机联系,我当时是要求办理女生帮一下忙,把她的留给我。不行,必须直系亲属,之外都不算。这是最大困难了,我如今和所有人都断绝了往来联系,包括家人也一样排斥在外,早在回南方之前把电话本都丢掉,哪里还能寻得回更找得到人。那时有所后悔了,是不会想到这么复杂,要不就留一条后路,不至于完全的无计。那时也是想着,不可能会再有关联的了,如同Q相册删除的得快而懊悔,仅仅也是想把所有多余从生命中清除出去,不带有任何的包袱奔赴生命最后旅程。谁知道却会是成了坏事,让我瞬时如跌入了“谷底”,心沉进了万丈深渊,看不到方向找不到出路。然而,却又不得不强迫自己面对,尽管是非常不情愿与那些家人再有关系,但现在出于紧急之事却不得不有求于人了。

  

  无奈,开始,绞尽脑汗想法子。家里电话号码,我记得,但早已停,都换手机了。西安那里应该保留有,特意存了个“无名”,当时交待过,若日后来电,就说不认识,水站转手换人。可是,我并没有寻求这条,最便捷得知之路,自然是因为,不想与北方之人有联系,都已经分开离散了,再不要有任何的沟通交往,能听得到彼此的声音,成为又一个心头疙瘩。虽然家人我也不愿意,同样刻下太多心灵痛苦,但相对于两者来说,却是要比后者好,就只能取那个,不是最糟糕最排斥了,强迫自己不得不找寻。我也不知道,假如我真的找上,让翻寻一下家人电话,对方是否有那热心肠,哪怕只是站在一位陌生人身上,也能适可举手之劳地帮助一下。最终是没法验证,而我也不想去赌更多的人性,免得失败挫伤下来让更多的跌倒扶不起。

  

  凭记忆想起,小学同学结拜姐妹的电话,也就是真爱追逐中反复出现提及过。虽然我知道,她也已经嫁出去,这只是娘家的电话,且又不在同一个村落,怎么能让别人过去传递信息?但也只能做一下赌注了,现在是没有办法之中的法子,只能尝试赌胜算与希望。拨通,有一个是空号,再换一个尾数,总算通了,记忆是其中之一。一位男生接听,就有点不符合,应该是母亲在家,父亲早已离世。说出名字,反问,是谁,不认识般。后来问到,这是哪个村子,才知,打到自己村了。《究竟谁在伤害着谁》写过门前香蕉树纠纷事件,那位有残疾人士都能欺压骑到我们家头上,就是他了,门口开的店铺电话。如此更好,不用担心别人不肯过村帮忙,现在是直接让叫唤出来接听,我们就在他后面不远,一分钟的路程。阴差阳错,撞上了点运气,老天不至在此为难。

  

  一会,电话来临,又断了,是个手机号,复回,以为是家人,却不是,接电话之人。打我手机干嘛,真有意思,是想存号码么,毫无必要。当然,我的那个卡号,在办完事之后也会消失不用,他们谁也休想干扰得了。隔一会,打过去,是母亲出来了,问是谁,听声音,知道是我,说出名字来。然后问,怎么不打手机?我说,号码都丢失了,作为那段时间失联的理由,其实是刻意躲避。想想,这是自2014年初结婚时报告消息,两年了之后才有的一次联络上。而这两年内,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找不着那个孩子的消息。说来,还不是怪北方那个无用无能的男人?生活永远不得安稳与好转没法交待,才会让我如此的无颜面对亲人家人与友人!也不能怪他人,是你自己专门瞎了眼的找人,非要一头撞进去摔得惨败粉身碎骨,又一次体会真爱的历程一点不错,在两个姓周的人身上彻底的栽倒。前面能站起,这回却是再也站不了,生命在此倒下停歇。

  

  我问,要姐的手机号码,说有事要找她。母亲当即挂断了,我知道是回去拿号,有些许感怀,为这份注重,放于心上。可惜,那孩子在身边时,总是不会善待,把她逼得到处流落来去,最后是成就悲剧性人生,更是过早地断送掉生命。拿到号码,又问要了她的,可能会需要的联系,后面确实应用到。最后,也没多说什么,避免展开内容,问个没完没了。如今这状况,怎么回答,不仅是离了,命都要没有。只能沉默,哪怕是误解,没法让知道,那些更加不好不良。

 

  拨打,接通,并未切入话题那么快,也是种陌生距离感,慢慢先拉近。同样是求人办事呢,难免低声下气,怕遭拒。先说到,Q加不进了,想留言不行。对方说,早就不用了,设置拒绝添加。我知道,是因为,有家有爱人有孩子,心定了,再不在网络里漂,彻底的脱离虚拟,回到现实世界中。我们都是这样过来,从最初的热衷到冷淡,直至再也不触碰。原本,我也是那样的,在遭遇北方情缘之后,再也不进入网络找寻什么,彻底的把心给收定了。可谁知道,那个人活生生的,又把你的心推往外面去,以至又引发更多的暴风雨。她还是有所幸运,至少上天不让遭遇磨练之多,能最终是安稳下来一个小女人的人生。可惜有些人永远要不来,是命不会给予的安稳,注定只能一生不停地漂泊流浪,至死也找不到一个家的归宿和停靠。

  

  然后说到,工作中事,要到香港一趟,需要办个证,要亲人提供证件和联系。我没有说台湾,是因为,那听来更夸张,怎么会飞得那么远?怕难以理解与认可,在此又出乱子。香港,却是与大陆挨近,这边过去人之多,比较容易接受,不会引发其他枝节。然而,最终还是不能,一样的过不去。对方说,去香港,哪要这么样复杂?她那些同学,经常来回,都没听说要家人怎样之类。最后,无奈,我只得报出台湾了,那里比较严格,与香港不一,必须得这样。然后告知怎样操作,用手机拍一下户口正页和自己名字页,再通过QQ传送图片过来便可以。说来就是非常简单,只是轻而易举更是“举手之劳”,可让我包括人们不会想得到的,就是在这么一件如此“细微”极其小的事情上,居然遭遇了“最大”的困扰阻拦就是办不到!

  

  电话挂下后,我这边自然等待,好一会没回复,拨打回去,通话中,再打,还是。我心里预感不妙了,是知道,她肯定给母亲打电话,报告这事,定然是在愤愤发泄甚至辱骂着:不知道要弄什么,又要跑台湾去?多久不见人,家人都找不着联系。现在一出来,就是找人办这个弄那个。需要人的时候就联系找上,平常就不见踪影,还有这样的人。谁会给她弄?背后在做着些什么……

  

  我可以猜想得到,大概就是这样的内容了,总之就是极端抱怨与不满,以她那么种“为人”,绝对是少不了。我也承认,这听来好像确实如此,你有用上别人时才会找到,可平常就玩失踪让人找不着你,就像在利用玩弄他人情感般,确实太不尊重与不负责。可他们知道吗?并非是那位亲人不想联系,而是有太多的苦衷迫不得已!因为自己过得不好,因为全部是负面伤感,因为不想倾诉求助,因为不想拖累依靠,所以选择,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不想牵累于任何更让知道。如果有能力,如果生活得好,怎么可能会不联系呢?而如果是糟糕,确实是无颜,更又遭来一顿臭骂,如此的差劲落寞,找个人把日子过成这样。这就是,北方那个男人,交给我的人生,让我在这些亲人面前都无地自容,天大地大无处可去!是我自己太“重情”了,最终要为此付出终身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