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五卷 > 69:痛哭痛悲痛心痛恨痛失去
69:痛哭痛悲痛心痛恨痛失去



更新日期:2016-07-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15:24,开始,下山。这才到了,最艰苦的承受,此前那些还不算,远远超越于登山的攀爬!

  

  不知道,是否正是因了,前面上山的体力消耗,加之一天没吃东西,刚刚又哭了会,伤心过度的心力交瘁。我当时,就觉得,头有点晕眩了。当我站在那高处,看着前面那最陡的一段,心里就在犹豫了,我能下得去吗?会不会一个发晕,摔倒滚了下去!这并无夸张,以我原本就极度虚弱身子,且已经足足撑了一天没进食,更是进行的登山剧烈运动。其实我那时,应该跑回去吃点东西,来回又不远,耽搁不了多少,只要有能量增加,就会有力气与精神。我觉得最重要在于这个,虽然爬山是疲累,某种程度是加重,但因为没吃午饭,一点东西都没有,都到这个下午点了,身体能受得了?我还依然死扛,不知后果的严重性。

  

  当时也有在想,要不要换另一条路?那些登山上来,看到的都是阶梯,唯独这里石头型。终究没有,主要是因为,这条路,是我在07年,真爱追逐时走过无数遍。我自然是希望,追忆过去,再走一次,看看是种什么感受。这是最后一次了,如果我不走,日后更加不会有机会。鉴于此,这是必须道路,没得可选。何况,其他路途,也未必就是好走,那只是前头所见,谁知道后面会有什么,可能比这个更难走。尤其是,我还不熟悉,更加重危险性了,迷路在中间就更麻烦,到时真的要回不去了。至少这个,我走过,能找到下山的方向,更能保障性。如此,我也顾不了那么多,确定方向后直走无误。

  

  在“倚天招风亭”下去一点,碰到一位上山男生,询问着还有多远?我说,不远了,前面过去,很快就到了。其实那还有一段距离,我开始也以为到了,兴奋得很,谁知还得再走。但相对于从前,自然又是好多了,确实接近目的地。不管怎样,都会刻意说得乐观些,是不要打击别人的信心士气。好不容易撑到了这里,已经几近消耗所有力气,人真的是疲累不堪奄奄一息了。如果听到很远,更加泄气难坚持,听到不远,就如看到希望,会赶紧加速冲过去。我看到对方,听完脸上就有光彩神情了,感觉终于熬完那种海阔天空。后面,也还有人陆续上山,都是好几个一大群,很少会像我这样独自爬行。再看他们,此中不乏男性青少年,手中都拿着根棍子,是作爬山支撑所用。可见这山真是不好爬,我一个女子都没有靠外援呢,且身子比他们差劲多了。

  

  我觉得,他们从这个方向上来,那是好爬多了,我从庙里那条路走,才可以说是最陡峭难爬。这段路我走过也知道,基本都是统一的台阶,很多是走几步有一个平台有所缓冲,像平地走上两三步再爬,就不会是那么陡坡,处于连续性的用力,让人体力难以承受。至于那些有高度的,一直都是攀爬之中,也没有仙湖那边最陡时,台阶也高得很。那种垂直性角度是不会有,所以阶梯不会有那么高距离,让人更加的不好迈了。想想,我那样都爬了上来,他们这一点又算得了什么呢!当然,城市里的人类,多是不曾运动过,基本是呆着不动,所以一下出来,进行这登山之旅,真的也就是挑战了。利用闲暇时间,到野外踏踏青,既可锻炼身体,又能呼吸清新空气,确实是个很好的去处呢。远离都市那片浊气,感受大自然的美好,还能给到精神的陶冶,劳逸结合才是生存之道。如果我有伴,也可常来了,可惜找不到,到最后也只是你自己在爬,这人生最高的阶梯。

  

  寻寻觅觅一生一世,总是找不到相亲相依,一点一点被遗弃的真实。生生世世都在无尽的梦里,一段一段的回忆早已变得没有意义,所有只是在嘲讽着那无知的过去。痛哭痛悲痛心痛恨痛失去,无声无息中消逝茫茫天际,情深缘浅抗不过天意,相爱不可以分开不容易。不想等在来生里,再踏上彼此故事的开始,所有在今世了结彻底的丢弃分离……

 

  15:55,到达一个分路处,一边下仙湖,一边去莲塘,但却不是我此前走上来位置,应该是另一条上山路径吧。主要是看对标识,不要走错路,否则就更糟了,原本就体力不支。从上往下看,也是长长望不尽头的台阶,就像那漫漫人生路没有终点与出处。这条路,我太熟悉了!此前走过多遍,想不到还会再走。那时,我就是这样,靠着自己,一步步,把爱坚持了下来,去到了最高无悔啊。而如今,我却是沿着它走回,生命的起步也会是终点。特意拍下了景物照,那象征着人生般的路途,无论怎么走都不会结束,只有无止境的风雨与磨难。只是,这是最后一次了,而生命也终将停歇,再也不会有漂流。

 

  如果说,前面还能正常脚步走,越到最后越是沉重难以支撑!一路上,我只顾低头走着,就不敢抬头望远,不仅是怕给自己更渺茫难以支持,最重要是,那样一望的话,眼睛就更晕更难受了。就到了那样的程度,不敢看周围任何,否则就会晕眩。耳机,我也不敢听了,因为虚弱到,连声音都承受不了,哪怕只是一点点。这就回到,北方西安生病场景,对方背我到门诊,晚上回来,我不能听耳机隔绝声音,让对方拿耳塞看电视还不欢喜。也回到了深圳动手术时,当时也是眼睛最成问题没法正常注视,回家休息调养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慢慢恢复。那时的情形是多恶劣,几乎差点就没命了,现在却是能与之等比了,显见就比病了还严重,到了那般糟糕的状态。但有时候,碰到过来之人在说话,为了隔绝那些最厌恶声音,我也只能打开手机了,哪怕同样是难受也好过那些干扰的烦躁。尽量把声音开小,太大就承受不了,紧贴耳朵还是有效应,基本就听不清不知内容,不会进入心底成为影响。我现在就是,不能走在外面这个世界了,因为所见所闻都会让我厌倦,极端的增加心灵难受。这样的人是没法活了,只能到天国里寻找那一份清净,再不会有任何的外界打扰。

  

  起初步子,还迈得比较稳重与轻快,就是能够重重踏下去。现在不敢了,会震动到让身体受不了,而是尽量轻放。过于陡时,还得两脚同时移动,也就是那个踏在台阶了,这个也迈下去并排,而不是一只一个更加快速。也有像上山时的拍照,但相隔是越来越长了,是因为走路都没气力了,哪还有心情照什么相。但为了要留纪念,我又必须照上一两个,哪怕多么疲累,强迫自己去面对。我觉得我那时神情,真的就是,那种全然散塌的感觉,已经不会有表情了,整个人都是憔悴,虚乏无力。我戴着眼镜,人们是看不到,就跟死了一样,定定呆着坐着,毫无神情反应了。僵尸木偶般,已经不是个人了,没有了思想感情,只是机械地走着,本能性的反应动作。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了,死人一个,就剩一口气在撑着,还有呼吸而活着。还好,我主要不适是感到头晕,并没有心难受,否则只怕就撑不过去了。如果心悸的话,却是任再多意志力,也是没法抵挡的能站起走动了。

  

  我从未试过,下山会是这么艰难的,比上山还辛苦受罪!越往下走越难受,越走越难以支持,越走越心里没底,越走越害怕惶恐,担心真走不回去怎么办。尔后,也如同大年除夕爬行进庙和5月26日跪拜过去那样,必须找一种意念来支撑,给自己灌输信念和力量。于是,一路上,我也不断在重复一句话:佛祖菩萨小金鱼,请给我力量!真的,只能倚仗你们了,现在身边空无一人,找不到任何的鼓舞。只有你们的陪伴,还能让感受到点动力,你们一定要助我走过,这段最漫长的道路啊!这样念的作用,除了能激发力气前行,还有一个好处是,去除了心中杂念,心无旁骛清净空灵。因为,如果我的思绪牵起,也会加重心力交瘁。不管想到什么,都已经没有气力了,就到了那么“虚弱”的程度。思想都不能存在了,必须得制止,尤其可能触动伤悲的,更加不能联想的画面,让心灵受折腾,而跟着身体更垮。可能也是靠着这话,让我撑了过来,坚信身旁会有守护。也相信佛祖不会无动于衷,真的让这女孩倒在了那里,为了见它们连命都要丢掉。

  

  我事后想起,都觉得太“可怕”了,那时才真正意识到事件严重性!如果我真的晕倒了,情况会多么糟糕情形多恶劣。那是在杳无人烟的山上,不像城市里周围都是人,随便能呼救且也会有看到,总会有关注不会真任由死去。唯一就只能打120求助了,可问题是,等他们到来,又再爬上山来,得多久时间?我能扛得住吗,等到救援的到来!就算是让仙湖里头人员先到,他们是就近应该最快能赶到,但这爬山或下山,不管哪边人员赶来,都是需要一个时间,且不会短之。低血糠晕倒,没及时救助都会死人,何况我身子本就病弱,剧烈运动没吃东西,山上耽搁了一整天。我不知自己能坚持多久,若真的睡去了,也许就醒不来了。当然那样也不无好处,至少也是解脱了,且不用自己为此费心。只是还有心愿未了呢,爱的路未走到底,也未能拿出一个结果。无论如何是不甘心,不能就这样的枉死。

  

  山上,偶尔会碰到有人进山,他们看到陌生人晕倒,会伸手施予救助吗?如今的“扶不扶”作风那么流行,谁还敢多管闲事做好人!尤其是,我走不动就只能扶或背,谁又敢进行这么长久的抢救,万一途中闭气了,自己能逃得脱关系么。出于种种自身忧虑,确实是很难让人敢予搭救,即便有那心也没那胆,别到时惹一身麻烦。好点的,也许会留下守护陪伴,或者也拨打求救电话,我自己早打了也用不上。而不好的,当没看见,直接扬长而去了,还能管得了那么多。鉴于此,若真的出现,那是不能想象的事情,我可能真的就死在那里了。别说是夸张,看我后面回去表现,就可知道,我几乎是走完就倒下了,硬是撑着扛着那一口气,熬到了住的地方,否则才真的是后果不堪设想!我真的是太“冒险”也大胆了,更是疏忽太多考虑不够周全,如果真的出事后悔都莫及。也是佛祖菩萨的佑护,怎么样也让走过去,不至于真的途中毙命。

  

  其实我觉得,应该像国外那样,出台一个,施救过程中,出现任何状况,都不需负责任。也就是说,救人时,因施救不当或是其他什么原因,总之就意外导致或碰到了死亡出现,那也与他们无关,因为别人是出于好心,原本就够冒险,不能再把责任划分于,否则就没人敢救了。因为毕竟,大家都不是很专业的医务人员呀,有时候救人是好意却可能因不懂出差错,但这份心却是顶过于任何,我们应该给予肯定,也能鼓舞到更多人加入。曾经就有报道过,一位小孩,玩那种,就很多店铺门口,投硬币进去,小孩能坐着摇动的车子,结果却会是卡在那里死了。这本也不算什么,而是当场那么多大人小孩都围着看,居然没有一个人伸手救援,眼睁睁看着那孩子眼帘底下死去,太考验人心理底线了,还有没点基本的人性良知。当然,我事后给他们做法找到一个,相对能比较解释得过去的,并非大家无那心,或者很多都想要去救,但考虑到,万一救不成,也出事了,自己能赖得掉吗?会否到时成了你的责任,找到你头上,岂非很冤枉,好心不得,还捞个官司,那确实不能不让忌讳。而等到亲属朋友接到消息,赶紧跑下动手时,已经太迟了,无力回天。

  

  他们为什么那么积极,一点也不害怕顾忌呢?答案再简单不过,都是熟悉的亲友,就算出事,也不会找上对吧。陌生人,就难说了,谁晓得人的心是怎样,太多以德报怨恩将仇报行为,的确是让人想做个好人就难。所以说,法律,得保障到,“施救者”的利益,那么就可动员到更多的人参与了。当人心都自闭时,就得需要找寻一种力量去开解,而法律的倾向于哪一方,是最好能够触动让人无后顾之忧。如果不想法子加以改善,只是任由看着发生与发扬,只会越来越加的滑坡更多人成为受害,谁也不能保证谁不会出点什么意外,那个时候你是“非得”需要他人帮忙救助才行。当“冷漠”成为一种风尚时,扼杀的绝对的是所有人的利益甚至是性命,谁也不可能逃脱成为幸运的一个。当然更重要追溯其根源,还是在于那个反复说的“教育”问题,如果民众教育教导得好,都有素质有品德有良心有爱心,就不会出现反口咬人现象,也不会有那么多的麻木冰冷了。就像在国外,为什么那里不会有,那边能形成如此友善的氛围,哪怕是对待异国到来,一样的热情善待毫无隔阂。无非也是人家教育的成功,否则都像大陆这边的顽劣,无秩序无文明更无真情,那样败坏的社会风气谁受得了。我们是在这习惯了也脱离不了,注定得在此“辛苦悲哀”地过一生了!

 

  16:11,又到了个分岔路口,上面有路牌子指示。虽然没有力气要枯竭,还是拍照记录下,毕竟比较重要标识。16:34,到达大的平台地面,那里还有房屋建筑。有印象,以前从莲塘上来,最先是走到这里。知道快到了,像看到了希望,整个人有了干劲,不能懈怠继续向前。照了一个,身心交瘁,再无心情,也没精力。

  

  16:36,又一个小亭子,有两层可上去。这更有印象,2011年,与北京相识网友“似曾相识”,从这开始爬山,最早路过。那时,我们还爬到二楼,在那里站着观光拍照呢,如今只剩自己一个人的冷清。也照了两个,都是在下面,二楼,爬不上了,哪还有力气。只是为了回首,记录足迹,才一定要留下,那个画面。

 

  16:50,又一个空地“平台”,那基本就是登山的起点了,上面立着牌子提示:“大雾天气易迷路,请勿爬山”。心情喜悦兴奋,知道要到了,终于走完了。想想,07年第一次进山,刚好就是选择了一个雾气最重的日子,以至路上备受考验,让人精神紧张不已。早成了历史逝去,就像那幕烟雨迷蒙,笼罩的人世凄迷,看不清的命运天意……

 

  16:51,重要时刻,到达地面。终于下来了,捱过去,扛过来了。那里,有一个高高的大石头,上面写着“登云道”三个大字。自然,这里一定要拍摄记下,曾经以这为起点攀爬的人生高峰,而最终也成为终极来临的终点界限,生命从高处下落回归最后的静止。最后一个镜头,是对着那向上蜿蜒盘旋的石头路径,就像那人生路漫长曲折坎坷不平,走过千山万水辗转反复无有休止……

  

  往下走去,公路边,想着打的过去。再没有气力了,目标完成,没法再坚持。只想快点回去,好好歇息,再不中途迁移。等了半天,不见一辆的士,不知都到去了,紧急需要时不见踪影。就是在那站着一会,居然又发现蚊子来叮咬,难怪那么痒了不断加重。看来,深圳真的是蚊子之多,不管是大山野外还是城里市区,都是狠毒得不行,被蜇上有的受罪。尤其是,刚碰上放学,幼儿园校车接送,从那经过。难怪旁边看一老人,在等着什么,那不是公交站台,不应该是坐车,原来只是接孙儿。车一打开,一位小孩飞奔下来,立刻迎上去,投入怀抱之中,并与车上人说着,谢谢再见。然后牵着,欢快蹦跳街上走着,那么幸福温情的画面。人人都是宝,都有人捧着,呵护着。就你没有,是野草,泥土,只供人践踏,卑微低下。

  

  站了好一会,不见车的动静,不能再等下去了,估计这就没车了。开始找寻其他方式,是否能带得回去。看到,有辆333开过来,顿时希望升燃,证明能找着公交车。我是不知道,才寄希望以打车,也能快点。然后发觉,就旁边,有个站台呢,不到一分钟距离。不能言喻的激动欣喜,否则真不知怎么办好,走路得多久呀,更加没有精神力气了。我走过去,看到113、333什么的,总之是经过住处了,大把的车次可到。那应是“畔山花园站”吧,多久了没有印象,以前应该会知道。站了一会,车就来了,上去,还是问了下,虽然熟悉而确保。这个时候,也不忌讳开口了,心中只有一个事:赶紧回去,不容耽搁!后悔死了,不早来,耽搁那么久,还碰到那些不好画面,一再成为心底的刺痛。这世界真不容许我的所在,你是个另类异种,在这人世间没有的位置。

  

  17:10,回到村里,叫快餐。我此中一直想着的,好好吃上一顿,把白天的补回来,也犒劳一下身子。然而我错了,当饭菜煮出,端到桌前,我拿起筷子,居然吃不下。为什么?就虚弱到,连饭都不能碰了,心要难受起。勉强吃的话,就反胃想吐,会更加的发晕,根本没有力气去吃。就可以想象,撑了一天,身子残碎到什么地步,真的只差一步就晕倒了。这种情形,就是在西安最病重时,我好像都没试过,会至于动筷不了。那时旁边还开着风扇,正常情形下就是这样,那是夏天炎热着呢。我都关掉了,不敢吹,连一丝风,都承受不了,到了那么严重的程度。难以想象那一路,我是怎么样走过来了,如果不是有“爱”的意志,也是不能跨越了。

  

  无奈,只得让打包回去,休息好有精神了,再起来饮食。也幸得,此前到沙县小吃,喝了碗乌鸡汤,否则一点能量都不摄入,只怕都走不回去了。依然是头晕着,眼睛只望地面,两脚机械迈动。再没有哪个身影,有我如此的憔悴与落寞的了,也没有谁,会有我经受得磨难悲苦。

 

  17:30,到屋了,有所安心。第一件事,自然不是换洗收拾了,哪还有体力。赶紧就躺下,也不顾身上的汗水,爬了一天多肮脏。真的到极限了,此刻不能做任何运动,只能睡下歇息。以为是好事,这样终于可以摆脱,然而错了,并不能停止,也没法睡得了。因为,额头两边,极度晕眩着,你就没法入睡,依然经受着折磨痛楚。只是,身子不处于走动,缓解了那些消耗,但本身却不能舒服,还是痛苦难受着。也不知有没睡着,或者是半睡半醒,是能清晰感受身上不适,没法全然的安睡。想不到头晕会如此难受,那也是我一生中“从未”有遇过的!又刷新了一次纪录,在生命的最后不断地创造。

  

  我想是因为,并非仅仅缘于当天的登山运动,还有因素也在于,前面接连而来的纪念日。5月26日,大海哭了一晚,当时就像病了,体质严重下滑。回来,也得好久恢复不过来,至少会让身体更加差劲。6月12日,佛前淋雨两小时,还痛哭流泪,心力交瘁,双重叠加。当时就快受不了,跪到最后在颤抖,显见体质更加滑落,回去又像病了场的难受。6月13日,还跑去唱歌,又是深夜才回,就没能很好休息到。可以说,前一段时间的奔波累积,已经让身体处于一个异常糟糕状态,情形就非常的不佳不利于再折腾。这登山,是所有之中最高难度,也是最后的推动,顽强爬过去之后,精力就用完了,生命都已经挥霍完毕,自然承受不了要倒下了。如此,便出现了,如今看到的,这么严重的现象。文中就一直强调着,过于伤心痛哭也不行,会感到体质明显的败落。这些天几乎都在哭流泪,一个个告别强忍着割舍,挑战着生命难以容忍的悲伤“极限”,怎么可能吃得消呢?身体经受不起烈度运动,心灵更受不起悲痛欲绝,身心双重的接受磨练,那是巨大摧毁无以承担的负荷。说来,我还能强撑下都不错,在那么多的奔跑哭诉之后,还能留着一口气活过来。还有个爱的意念,告诉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挺住,信念不倒生命就永远不会坍塌。

  

  19:45,醒来,不是睡够了,而是难受让人惊醒。我想到,只喝了点汤,没有什么营养补充,状态能好转么?于是起身,打开饮水机烧水,加蛋白质粉与麦乳精一块冲泡,喝了之后再躺下。当时也有想到,要不要到莲塘社区门诊那里,像在西安塔坡村生病那样,就是到去输营养液,尔后慢慢好转。终究是打消没有过去,是想到那里没有床位,要我坐着打,那是更辛苦,也承受不了。何况这个样子,还经受得了走来走去,只怕会更加重,如此终没考虑。又想到,真严重到受不了,扛不过去时怎么办?只能也像家里那样,拨打120了,多少钱也得出,性命悠关呢。只怕车子开进村里又引关注,这生病又要病出名堂来了。尤其若是碰巧房东女人在更加麻烦,以为你又出什么大事都不敢留住。这种种如此坏的情形都不敢去设想,虽然情急无奈之时也没法思索得太多了。又想到,生病不舒服的时候,身旁总是没有一个人,只有自己孤自面对。人生活的二三十年如此,生命的最后时刻还是那样,永远没有人为你照料心疼怜惜。只是想找个,在生病时嘘寒问暖,能够给予到安慰力量的人,怎么就会是那么的“难”呢?!至死都要不到,那份小小的关怀。

  

  还是躺下,依然未有好转,额头两边晕得很,你想靠休息缓解就不行,因为根本没法入睡。我当时真的很是担忧,回到这里了,这最后一步都会撑不过去。我也不想寄托于外界,去医院更折腾,也是没人照应。最后是,如同山上念佛号给力量,这次也是遍遍念着:“佛祖菩萨小金鱼,请给我力量度过!”就只有你们,守护着这个可怜的女孩了,你们一定要助她,安然度过这一劫啊!她是为了你们,才扛成这样呢,你们忍心见死不救么。想不到,在她病了的时候,能够陪伴给予力量的,还只是你们而已。没有一个同类,连神灵天地都不忍,那苦难不幸的生命。

  

  当时,我是拿出“驱风油”,往两边太阳穴抹去,也就是最晕的部分,以此提神与清醒。尔后睡的时候,就一直念着:阿弥陀佛。心里想着是,上山进庙前插香的那个石柱,上面就印着那几个字。我不能联想佛祖,所有可能引发思绪的都不行,那是会触动情弦加重元气损耗,只能让画面一片空白,脑海里什么都不想,让思维静止,才好过去。就是到了那样,衰竭虚脱,再装不进任何,只是想一下都受不了。这种情形,在二十多年的生病历程中,我都“未有”尝试过,包括深圳动大手术那次,都没有糟糕到这份上。你就可以想象,那次登山是造成多“严重”的后果,真的差点就丢掉了性命。如果这些不适,早点在途中出现,定然回不来,晕死在山上了。所以说,想想都很“可怕”,还好熬过去了,没真出事。下次再也不敢了,也不会有了,用生命去创造了这个成绩,超越了生命本身能做到的极限。也是因了爱,给人无坚不摧的信念,让羸弱的生命还可以再次强大地站立天地!

  

  从这些也可见,我的身体,在北方是怎样的摧毁与经受,回到南方成为如此的败落毁坏。那个男人,我去那边,为他做了那么多,付出了所有的青春岁月,甚至把命也给掂上了,换来是这样的下场。我没负任何人,可所有人却负了我;没负天下人,天下人负我!老天,真的不为我哭吗?为那善良的情怀苦难的生命,为人生的那些不平与哀怨……

  

  说来也怪,念了一下之后,真的就好了,是指明显的减轻消失,不再晕胀得厉害难受。不知道,是佛祖的感应,冥冥中给予呵护,还是说“驱风油”发挥了作用,亦或是增进了些营养,这种种加起来,最终是抗了过去,那最难承受的症状。总算好了,扛过去了,真的是如闯过“鬼门关”般,生命看到了希望,还能坚持下去。在那之后,我便能安然睡去了,可以好好睡一觉了。梦中也许还会有泪水,至少没有那些疼痛纠缠,依然折磨跟随。

  

  23:07,醒来,睡了那么久,三个多小时呢。证明,恢复正常了,正常吃喝睡觉不成问题。不能想象,这么一个大于所有病患的考验,我又是怎么样靠着一个人挺了过去。还是爱的意念,让人无论如何也要战胜,就算死神来临也与之抢夺到底。我不可能让自己这样倒下,否则前面所有都前功尽弃,更辜负了这一路来的坚持。

  

  起来,有点力气了,至少可以走动,拿点东西。自是,把饭给热了,现在能吃了,赶紧补回。然后烧水冲凉,身上都是汗水,衣服都粘连了。若非病重,没法料理,回来就应该换了。把床单、毯子、枕巾,所有的都拆下清洗。原本进山,可能接触过敏性物质,没换衣就上床睡,别弄得那里也感染,到时盖被子睡觉,加重皮肤骚痒度。如此,是不能偷懒,必须得清理掉,睡着才安心。也好吧,夏天来了,也有气味了,趁着这个时候,一并收拾打理。自然如同海外回来,当晚是没精力操作了,这次比那回更严重损耗呢。放盆里浸泡着,明天起来,养足精神再洗了。这么一折腾,都到两点了,那么晚才入睡。不过,因此前睡了那么久,倒是不困倦了,并不着急。

  

  那时,我的脚并未好,指蚊子叮咬,依然天天抓痒。那天下山回来,无疑于更加严重了,拿出酒精浇得更厉害。隐忍了一天,晚上剧烈痒起,让人又难安睡。一边烧一边说着:佛祖菩萨,看我的脚多可怜,我就是这样去看你们的。能不能不痒啊,让我好好睡个觉。

  

  当时情形,满脚都是孢,皮肤一抓,一片都是红的,看着可吓人。这野外一走,加重了感染,之前未能好,又要新生伤疤。如果不是为道别,为了生命最后的坚守,怎么会熬成这样。不仅让身上的疾患加深,还差点陪上了一条命,真的不幸之中有大幸!

  

  除了这个,还有其他不适尾随而来。戴着眼镜,眼睛发晕,摘下缓解。以前没这保护镜,眼睛遭受屏幕辐射,就试过疼痛不已,最后没法写作才购买。如今怎么相反,有了眼镜似乎更难受,没有又相对好些。当然其实是,看得久写得久了就不行,我得让眼睛移开一段时间,睡眠休息那样调养好后才能继续。并且还滴眼药水,珍珠明目滴眼液,缓解疲劳症状。也做起了眼保健操,能够更好地帮恢复,不管是否有效给人希望。这些,以前我也有做着的,后来便放弃不弄了。自然是,时间都不多了,有什么好保持的。只要不会看不到就行了,没那么多讲究,花费那力气。没有爱支撑的人生,就是这样,所有都成了消沉消极!好或是坏都不重要,因为已没必要,生命将不存在。所有都成了没有力气,失去了爱,找不到任何动力支持。如今会再做,仅仅是因影响到了写作,没办法而不得不进行,一种强迫底下而不是发自内心。希望能快点康复重要呢,几个纪念日加起,又有一大堆内容可写了。我猜想就是,身子过于虚弱,才会让视力也受影响,看得久了就模糊疲累。真的得需要好一段时日,才能慢慢回复到正常生活里去,而如今只能慢慢等待与过渡了。

  

  然后又发现,鼻炎似乎加重了,时不时要用力喷一下鼻子,比以往频繁很多,也要影响生活,可难受了。没得过这病的人不知,患过的朋友,就能深刻感知,让人忍无可忍。小时候便有了,熬了二十多年,不断加重,是怎么样的煎熬承受,硬是活了过来。如果不是爱的信念在支撑,早就放弃了,还能如此顽强存活,更让生命去到圆满爬得那么高。现在,不忧了,它也折腾不了我多久,很快都得跟着消失于这世上,所有的疾患病痛。咽喉炎好像也加重了,吐得频繁与厉害,回到了西安的经常走厕所。有时都让人烦了,整天得起身,中断创作。后来,也如同那里法子,接了小半盆水,放在脚底旁,如此随时能吐,不会再耽搁。有时咳得难受,站起来到洗水槽旁,拧开水龙头冲洗,双手扶着支撑起,都要呕吐起来,眼泪鼻涕一起流。这在西安时太常见了,如果不是回到南方,只怕还得继续煎熬遭罪。不知怎么会这样,爬一趟山回来,身体到处都出问题了,新疾旧患都牵引出。这代价也真是太大了,不仅差点回不来,回到了还得承受种种后遗残留。还好,这也只是短时期,并非长期持续性,慢慢的又好转回到正常了。当然,不管怎样,也是阻碍不了我的脚步,没有任何能够抵挡爱的坚决。

  

  最惨的不是这个,而是小腿的疼痛。因为平时少走动,一下进行剧烈运动,身体各项适应不了,爬山回来的腿痛是最明显。那时是痛成怎么样,走路都要成问题了,只能慢慢拖着走,看不到利索了。蹲下拿药时,得扶着前面高高纸箱,慢慢弯下去;上厕所时,同样也是双手抓着前面的门,借着倚靠来支撑;跪下祈祷时,双手先扶着地面,再慢慢的跪下;下楼梯,那是抓着扶手,一只一只脚慢慢往下移,迈得太低脚弯曲就更痛。别以为我是夸大,真的就有那么的痛,让人行动都受影响。我在07年求佛时,也试过登山腿痛,那与现在相比是差远了!当时我还能上班,匆忙行走招呼客人,如今是不可能,就在屋里,像个老人,慢慢摸索。尤其是晚上,这腿还抽筋起来,怪了,难不成又与登山有关。我们都知道,腿抽筋,脚是会很痛,那是没法制止,只能等待自动过去。这次,脚本身就是疼痛不已,再加上个抽搐,那是不得了。我没法形容那种痛,只知道当时都想要哭了,若非不会太久而过去。为什么所有事到我身上,都成了灾难般历练?进一次山,没了半条命,还要不停受罪。

  

  看到墙上相片,忽然有点可爱的说着:你说我跟以前还像不像呀!看不到不像,真的。对着镜子特意观看,仔细的端量着自己,那么多年变化了,但那些“柔善”不会变,依然的写在脸上,那么的温暖人心。

  

  眼望佛祖,说着:真的都回首完了,撑着最后一口力气,爬到了最顶端。这回可以安然无忧睡觉了!再无——牵虑……